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疯狂的复仇
    :

    清冷冷的月光下,蓝雨众正持着一把手枪,指着他,脸上有着痛快至极的一丝笑容。一块在背后让所有人提起来都不寒而栗,寝食难安却又隐藏得极深的这个人,居然就是蓝雨众。

    “没错。就是我。梁辰,没有想到吧。”蓝雨众阴沉地一笑,居高临下地站在梁辰身畔,用枪指着他回答道。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梁辰扶着额头,痛苦地倒在地上,他终于想起来了,刚才自己与一群世家子弟交谈中,从旁边的侍者端盘中拿了杯红酒。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恐怕自己现在头昏脑涨,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就是这杯红酒在做祟了。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哈哈哈哈哈,我不仅要这样做,我还要将蓝雨恬驱逐出去,拿到蓝家的一切,然后,再杀了蓝天成,杀了蓝家所有的人,从明天开始,我就要血洗蓝家,让这群万恶的禽兽都死无葬身之地。”蓝雨众狂笑起来,笑声中,却有着说不出的悲愤。

    “这倒底,是为了什么?难道,蓝家主养育了你,就是养了一头畜牲?养了匹吃人的狼?”梁辰脸上浮现了惊骇且悲愤的神色来,望着远处倒地已经中枪死去的蓝天放,愤怒地吼道。只可惜,他现在浑身酸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想拼命地大吼说话的声音也跟蚊子咬强不了多。

    不过,既然蓝雨众已经选择了就在这一刻动手,可以肯定的说,他现在必定做了万全的准备,早已经把所有的警卫全都支开了,所以才敢这样公然行刺杀人。

    别说现在梁辰喊不出声音来,就算能喊得很大声,恐怕在这片茂盛的竹林之中,也传不出去多远。更何况现在前面的红楼之中乐声宏大,人声鼎沸,也根本听不到这边的半点声音。如果不出意外,现在竹林之中恐怕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其中的一个还是死人。

    “哈哈,梁辰,我来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为一个家族辛辛苦苦、殚精竭虑、耗尽全部心血,拼死拼活多少次在枪林弹雨中险些丧生,而结果这个家族却一直待你如一条狗,你会怎样想?”蓝雨众似乎并不急于杀掉梁辰,而是疯狂地大笑起来,扯过了椅子,坐在梁辰的身畔,用枪指着他狂笑道。

    梁辰沉默了下去,而后抬头缓缓地摇了摇头,“无论如何,蓝雨众,也蓝家主养育了你,并且这个家族给了你应有的一切,如果没有这个家族,你也活不到今天,恐怕早就做为一名弃婴死在了荒郊野外,仅仅这一个救命之恩,就够你报答一生了,你却这个家族、对蓝家主是如此的怨恨,这,至于吗?”梁辰摇头叹息了一声说道。

    “少在这里跟我讲什么大道理。好,没错,我承认你说得没错,不过,我不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有一个与你从小到大就青梅竹马的女孩子,甚至早就私订了终身,然后,等到她们已经订了亲,马上就要举行婚礼的前夕,却被另外一个万恶的绔纨以残暴的手段强.暴了她,并且硬生生地从那个男人的手里抢走了她,你又会做何感想?并且,如果我要告诉你,那个男人就是我,而曾经的那个万恶的绔纨二世祖就是死人蓝雨生,当初就是他强.暴了我痴恋一生的未婚妻,并且还通过他的父亲蓝天成,强行要举行宗堂议事会,逼迫着我的未婚妻嫁给那个混蛋,而且我的养父,蓝天放,居然为了所谓的家族面子,而纵容了宗堂议事会通过了这件事情,不仅强行拆散了我们,还让我永生永世在那个王八蛋面前抬不起头来,在所有人而前都活得谦卑而像一条狗,你又会做何感想?哈哈,梁辰,你可以告诉我么?”蓝雨众的笑容已经疯狂了起来,两眼望向夜空,眼中已经有仇恨且卑微的泪,流了出来。

    他想起了小时候,自己做为一个外来人,被蓝雨生强行勒令趴在地上当马骑。想起了那个令人疯狂切齿的一晚,自己的未婚妻光着身子,两眼痴呆地坐在床上。想起了那个万恶的人渣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还在向他狂笑,“蓝雨众,你这样的一条狗又怎么配拥有这样漂亮的女人”。想起了在宗堂议事会上,所有人都一致地要求他让未婚妻子让给蓝雨生时的那种凄惶无助。想起了结婚典礼上,蓝雨生喝多了,端着酒杯搂着那曾经是自己未婚妻的女人强走到他面前恶恶而刻意的笑声……

    蓝雨众无比悲愤地仰天一声长嚎,像一头绝地苍狼。

    听了他的话,看着他悲愤交加的表情,梁辰深深地叹了口气,沉默了下去,虽然没有经历过蓝雨众的痛苦,但他做为一个男人,依旧能感同身受到他现在内心深处的所有狂暴与仇恨。

    “可即使是这样,蓝家主也是无罪的,无论如何,是他养育了你,你又何至于开枪打死他?”梁辰轻轻地叹息着说道。

    “他必须要死。如果他不死,我怎么能掌控这个家族?如果掌控不了这个家族,我又怎么可能血洗蓝家?如果不能将蓝家的人全都杀死,又怎能消我这心头一口恶气?又怎么能与我所爱的人,长相厮守,从此以后,再不分离?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蓝雨众狂笑道。

    “原来如此。这么说,你不仅仅是为了报复,其实说来说去,更是为了蓝家的家业了。”梁辰深吸了口气问道。

    “你这样说也没错。天下之物,有才者居之。蓝天放已经老了,蓝雨恬只不过是个女流之辈,而蓝家宗堂议事会的那些老东西更是一个个昏庸无能只知道为了自己的利益暗争暗斗的老王八,蓝家外表庞大强悍,内部早已经腐烂透顶了。所以,蓝天放死了,未尝也不是一种解脱。有我在,会将将蓝家的产业打理得井井有条,将蓝家的事业发扬光大,就算那个时候这个家族已经不姓蓝了,但蓝天放也一定会为我这个养子而骄傲自豪的。他这一生,最希望看到的不就是让蓝家屹立于世界各大家族之颠吗?而这一切,我能帮他做到,就算在九泉之下,他也不会怨我的。”蓝雨众疯狂地大笑起来。

    “这么说,从我到来的那一刻,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做的了?”梁辰勉力地抬头望着他问道。

    “没准。只不过,我是借着蓝雨生那个蠢货的手做了这一切罢了。”蓝雨众说到这里,眼神陡然间兴奋起来,像是自己策划了这样一场漂亮的阴谋,如果没有人知道和分享,那将是多么可惜的一件事情。

    不待梁辰追问,他便自主自动地继续说了下去,大概,也是认为大局已定,所有的一切都将落幕,所以他才会这样肆无忌惮了。

    “蓝雨生那个蠢货,做梦都想坐上蓝家家主的宝座,所以在你到来之后,便疯狂地恨上了你,认为你的到来阻碍了他坐上家主宝座的计划,恨不得一刀杀了你。不过他那个草包,又能想得到什么主意?跟我比起来,如果他没有家族光环的笼罩,连条街边流浪的狗都不如。可笑的是,他还把从别人手里夺来的女人对他的曲婉奉承当做了是他的个人魅力。殊不知,那个女人对他只有无穷无尽的恨,当初忍辱负重嫁给他,只不过是想让他死。”蓝雨众提起蓝雨生来便忍不住切齿大骂,骂了半晌后,才缓了口气,继续刚才的话题,“他自己认为对他所谓的已经死心塌地的女人,偷偷地在他的枕边给他吹风,出主意,说直接杀了你不可以,但完全可以对你进行栽赃陷害,让你身陷家族的大牢,就算不死也要扒层皮。这样的话,蓝雨恬就算不嫁也要嫁了。然后,这个蠢货居然真的信以为真,于是也才有了他处心积虑在飞来观中刺杀老太爷而对你栽赃陷害的一幕。当然,至于泼水节上让人泼你的硫酸,那却是我的杰作了。故布疑阵,转移视线,同时也可以把这口黑锅扣在蓝雨生那个死人身上,再好不过了。不过你放心,我知道你不会有事的,同时暂时我也不想你有事,如果你真的有事,那我接下来的计划又将怎么进行呢?蓝雨声又怎么会死呢?就算你们没有察觉到这一切,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蓝雨声暴露出来,死在你们的面前。”蓝雨众大笑道,笑容中狂暴、疯狂,渲泻仇恨的同时,似乎也在因为自己的智慧而得意。

    “呵呵,接下来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比武招亲上,那颗突如其来的子弹,也应该是你的杰作吧?”梁辰听到现在,已经听出了一个大概,只不过有些细节他还要想清楚。

    “当然。其实当时我是想打死你的,然后再借你的手杀了龙天行。最后再让蓝家跟龙门产生沟沟裂缝儿,积累仇怨,相互间擦枪走火,大打出手。这样,在成功转移视线后,我才有可能真正上位,得到我想要的一切。只不过,没想到蓝雨恬那个死丫头居然给你送了一套避弹衣,而且还能规避狙击步枪的子弹,不得不承认,这个死丫头对你确实很好。”蓝雨众点燃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已经平静下来,微笑望着梁辰说道,可他月色下英俊的笑容,这一刻却狞厉得像独狼的盯见猎物前呲牙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