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 :又见宋大少
    :

    听完了梁辰的这番话,蓝天放点头不停,侧脸望了已经走到了窗边去抽烟的梁辰一眼,突然间笑了,“梁辰,我实在是越来越欣赏你了。”

    “那倒也不必,其实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个现成的人情罢了。”梁辰转过头来微微一笑道。

    “哦?此话怎讲?”蓝天放望着他,有些不解其意。

    “如果所料不错,其实这一切您都想到了,只不过借着我口说出来而已。难道不是这样?否则的话,您又何必这样着急地宣布,明天就举行结婚大典呢?”梁辰笑了,露出了一排白牙。

    “呵呵,你这话倒也有趣。”蓝天放哑然笑道,随即话风一转,“不过我倒是希望,你能够全都猜中。”他隐有深意地望着梁辰,徐徐说道。

    “嗯?您这是什么意思?”这一次,轮到梁辰怔住了。蓝天放好像话里有话。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告诉你,其实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很多变数,希望我们这一次能够成功,这样的话,你解脱了,我也没有后顾之忧了。”蓝天放哈哈一笑,不着痕迹地一带而过。

    梁辰吁了口长气,摇头苦笑,“其实您应该清楚,这个世界上哪有绝对的事情?谁都不能保证每一件事情都必定按照自己的方向发展,我们所能做到的,只不过就是尽力而为罢了。”

    “好一个尽力而为,我喜欢,我真的很喜欢。一个真正的强者,必须事事都要尽苍鹰博兔之力,尽力而为,方才会有大作为了。好,梁辰,那你就好好歇息吧,今天晚上再见。”蓝天放哈哈一笑道,已经站了起来。

    “那就先这样吧。不过我希望,这是最后一件事情,事了之后,希望您能放我离开蓝镇。这个地方,着实是有些复杂了。”梁辰叹息了一声说道。

    “这个是肯定的。我蓝天放说话算数,只要此间事了,你就可以离开这里,并且,我还是当初的那句话,无论你想不想,都会有丰厚的回报等着你,或许,会丰厚得超过你的回报,你必定不会空手而归的。”蓝天放大笑着已经出门而去了。

    “我不需要回报,只想离开这里。您的这个蓝镇,实实在在地让我感受到了什么才叫做到一入候门深似海。”梁辰苦笑说道。

    “放心吧,我会给你一个令你满意的交待。”蓝天放已经下楼而去了。不过梁辰总是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但现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他感觉到了不对劲,又能如何呢?

    揉了揉眉心,他简单在宗堂议事会的红楼里洗漱了一下,刚才在校场上弄得一身泥一身土的,样子颇有些狼狈。

    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而后便起身往外走,这一次周围却静悄悄地,再没有人拦着他了。

    出了这座红楼,他已经走到了街上去,心底下有些烦闷,却什么都无法做,只能负手在街上游游逛逛。

    这个蓝镇,却待得委实气闷了。

    路过街边的时候,梁辰倒是觉得有些饿了,在街边的小摊旁吃了碗混沌。

    小吃摊上雇了一个外地小伙子,一看就是北方人,高高大大,脸庞梭角分明,长得颇为帅气,腿脚也很勤快,却是沉默寡言。

    “呵呵,老板,新雇的伙计啊?”梁辰抬头向那个矮矮胖胖正在和面的店老板笑问道。

    他已经是第二次来这个摊子上吃混沌了,跟这个老板已经混得熟悉起来了。

    “是啊,新姑爷。昨天晚上新雇的。每年年前的这个时候,都是旅游旺季,虽然咱们镇子并不对外打招牌,但也不拒绝外来的游客。这几天外来的游客一多,生意就好,我们两口子也就忙不过来了,所以就得找个伙计帮忙。不过本地人都有生意买卖什么的,哪有人愿意来干这个啊,所以一般都是雇外地人。这个小伙子就是昨天晚上刚雇的了。”店老板倒很是健谈,边笑着边说道,而且态度很谦恭,一口一个新姑爷地叫着,看起来,他大概也是知道蓝家比武招亲的事情了。眼前的这位,日后可就是蓝家的姑爷了,又哪里敢怠慢半点?因此梁辰只不过是随口一问,他立马就详实得恨不能把自己的家谱都摆上来给听梁辰,让梁辰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是这样。对了,我听说,你们这附近,好像温泉也不错吧?”梁辰抬头问道,好像很随意地问道。

    “那是啊,我们这里可有着华夏最著名的神仙泉,俗话说神仙泉里泡一泡,给个皇帝都不要啊。离咱们这儿最多不超过一百公里,就是神仙泉了。新姑爷有时间不妨去泡泡咱们这里的温泉,那才是天下第一享受。”矮墩墩的店老板很是骄傲自豪地向着西北方向一指道。

    “唔,有时间一定去泡泡温泉,想来也很不错。”梁辰笑了笑,吃完后掏出了张百元大钞,递给了那个伙计。

    那个伙计拿过了钱,闷不作声地走回到店老板那边去,“哎,新姑爷,您这可是打我脸了,您能赏光在我们这里吃顿饭,那是咱的荣幸,哪能要您钱呢?这碗混沌我请了。”那个店老板满脸堆笑地道,不过却在钱匣子找钱找得飞快,典型的那种心口不一的市侩小市民了。不过这也没办法,要是天天都有大人物来他这个小摊子吃混沌不给钱,要不了几天恐怕他就要关门大吉了。人家也要生活嘛。

    那个二十几岁的伙计把一叠带着油渍的钱递了回来,梁辰看也没看,直接揣进了怀里,抬头跟老板打了个招呼,便已经回去自己住的旅馆了。

    回到自己的旅馆,梁辰换了下套衣服,在刚才找回来的那叠钱里随意翻拣了一下,而后,拿着手机便走到了洗手间,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这个澡洗得很舒服,不过洗的时间也很长,等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梁辰已经神轻气爽,精神面貌也为之焕然一新。不过,出来后,手里却将一张手机卡捏得粉粉碎,甚至连金属片也彻底扭曲,而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重新出门到街上去,隐蔽地观察了身前身后的动向,最后以一个最隐蔽的动作将那张手机卡扔到了一旁去。

    脸上重新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来。

    “辰少,辰少……”刚在街上走了一圈儿,便听到后面有人含含糊糊地在喊人,好像是在喊自己,回头一看,不禁吓了好大一跳,甚至都想自卫来着。

    只见身后一个脑袋肿得跟个猪头一样的家伙正向着自己挤出了一个难看到极点的笑容来,好在这是下午,阳光还算灿烂。如果是在晚上,他这么向人笑,怕是要惹上人命官司了。

    “你是,哦,宋少……”虽然梁辰记忆力不错,但也足足认了好半天,才把这位脑袋肿得跟个猪头阿三完全变了形的家伙认出来。

    “可不就是我么。辰少,幸会啊,真是幸会啊。”宋明义为梁辰能够认出自己来而很是骄傲自豪,上来一把便紧紧地握住了梁辰的手,摇啊摇的,跟见了八百辈子老姑亲似的。

    “宋少,您好像,受了很重的伤啊……”梁辰心底下好笑,轻轻地抽出手来,上上下下打量了宋明义一番,很是“关切”地问道。

    “这不都拜你所赐么?我伤,我伤,我伤你个奶奶……”宋明义心底下恨得滴血,把梁辰的祖宗八代都掘翻了一遍,可脸上却依旧笑得跟如花似的,“没什么,没什么,一些小伤罢了,到是要恭喜辰少了,恭喜辰少要抱得美人归了。啧啧,蓝家的新姑爷啊,至此以后,辰少将鱼跃龙门,一步登天,脚下彩虹,步步生莲,老哥这是来给你道喜来了。”宋明义哈哈大笑道,重新又死乞白赖地抓住了梁辰的手,摇啊摇,险些摇到外婆桥。

    他这样做也实属无奈。没办法,之前跟梁辰的态度实在是太嚣张了,得罪了梁辰,那是他看走了眼,根本就不相信连龙天行都会败在他的手下,更不相信梁辰居然真的会成为蓝家的新姑爷。现在可倒好,梁辰一步上位,他就傻掉了。其实他这一次来,本意就是来向蓝家示好,如果能赢得这场比武招亲,当然更好,就算赢不到,只要跟蓝家的新姑爷搞好关系,那也算是完成了任务。毕竟,蓝家的商业帝国可是太庞大了,跟蓝家搞好关系,在很多业务上面往来合作,同时还可以利用蓝家的渠道和资源和扩展自己的业务范围,这场比武招亲,绝对是一个契机了。

    可这下倒好,他倒是提前得罪了人家蓝家的新姑爷,没办法,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来亡羊补牢了。

    好在这家伙脸皮足够厚,过去的事情立马就选择性遗忘了,握着梁辰的手就不松开了。

    梁辰当然也清楚宋明义的来意,只是淡淡地一笑,也由他握着手,倒要看看他怎么说。其实人在社会走,该给面子的时候终究还是要给面子的,如果不涉及到原则和利益,只不过是单纯的意气之争,那也没必要往死里得罪人了。

    面对这个宋明义,梁辰就是这样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