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再求你一件事情
    :

    烦燥地吸烟,不停地吸烟,等他吸完了第五枝烟的时候,蓝天放终于回来了,却是满面春风,一脸的喜气。

    “哈哈,梁辰,你干得不错,相当不错。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有那么大的勇气,敢真的去拽那个绣球。”蓝天放一进来,便已经挥手喝退了那些警卫,坐在了梁辰的对面大笑道,颇为一幅老怀甚慰的样子。

    “您也干得不错。”梁辰冷冷回答道。

    “嗯?怎么了,年轻人?谁对你有什么不敬了么?哦,我明白了,你肯定是在想比武招亲过程中有人偷袭你的事情,是吧?放心,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必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真是可恨可怒,居然还有人在暗地里捣鬼,如果查出来是谁干的,就算追杀到天涯海角,我也必定要将他活活剐碎。不过,你也不必着恼,有雨恬给你送去的避弹衣,你现在不没事嘛。只要人活着,一切都不是问题。”蓝天放重重地拍着他的肩膀说道,眼里一片欣赏之意。

    “蓝家主,不必在这里演戏了。是谁偷袭我,这件事情现在来看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您现在应该兑现您的承诺,把我放了吧?”梁辰轻轻耸肩,甩脱了他的手去,望着他冷冷地说道,脸上没有半点笑意。

    “放你?呵呵,梁辰,你这样说话好像不太对劲。你原本就是自由的,谁也未曾经禁锢你,难道不是这样吗?”蓝天放笑了笑,缩回了手去,坐回到椅子里,重新恢复了那个凛然威严的家主的模样,缓缓地说道。

    “蓝家主,现在玩儿这种文字游戏其实并没有必要。如果我真是自由的,刚才您又何必让几十名荷枪实弹的警卫把我押送回到了这里?如果我真是自由的,现在好像就应该是在蓝镇外跟您告别了,而不是坐在这里,周围有无数人拿枪指着我跟你谈话,您说是吗?”梁辰坐直了身体,眼中泛着冷光,盯着对面的蓝天放,语利如刀地说道。

    “没错,是这样。”蓝天放沉默了一下,居然点头应道。

    “蓝家主不愧为一代枭雄人物,敢作敢当,确实够爽快。不过,能告诉我具体的原因吗?不会是在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吧?”梁辰轻轻拍了两下手,哈哈一笑道,可是嘴里笑着,脸上却是毫无笑意。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原因很简单,我还要再求你一件事情。”蓝天放居然对梁辰很有耐心,毫不动怒,只是微笑着望着梁辰说道。

    “够了,我们的交易已经到此为止,今天我历经九死一生,自问已经对得起蓝家,对得起您蓝家主了。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为您做任何事情,您也不必再为难我了。”梁辰冷哼了一声,摇手说道。

    “哦?真的是这样。那你就不想查出,倒底是谁在背后打了你一枪?”蓝天放微微一笑,突然间以极低的声音、极快的语速对他说道。

    “什么?”梁辰怔住了,若有所思地盯着蓝天放,皱了皱眉,半天不再说话了。

    “你们都退下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上来,否则,杀无赫!”蓝天放也未回头,只是坐在藤椅上喝了一声,刹那间,四周一片悉悉索索的响声,显然所有人都已经退了下去了,现在这里,除了蓝天放和梁辰之外,再没有任何人了,也不虞有人偷听到他们的说话。@&@!

    “其实我不说你也应该清楚,这个人,恐怕埋藏得很深很深,今天打你一枪,不仅仅是针对我们蓝家,也想针对龙门,更是针对你。如果不借着今天的契机把这件事情查清楚,我想,以后再查估计就会很困难了。况且,就算现在你走了,日后恐怕也还会遇到来自于偷袭你的那个人诸多的麻烦。敌在暗,你在明,明枪易躲,暗箭却是难防。我想,很多事情,不必我再深说,你也是应该清楚的了。”蓝天放轻叹了口气说道。

    “可是,就算如此,您又何必当众宣布明天就举办结婚大典?难道您真的想把女儿嫁给我?”梁辰皱眉思索了半晌,抬起头来,转而问道。

    “梁辰,我很纳闷的一件事情是,你真的就那样讨厌我的女儿?认为她配不上你?我觉得,我的女儿无论是家世,还是容貌,至少都是万里挑一,平常人想攀都攀不起的高枝。你对他就这样不屑一顾,如避虎狼般避之不及?”蓝天放眉头皱了起来,死死地盯着梁辰,眼里有着疑惑,更有着说不出的怒意。

    “蓝家主,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心有所属,已经有了情定一生的爱人,所以,这种原则问题,还是不要探讨了,说得再多,没有任何意义。”梁辰摇了摇头说道。

    “好,那就先不说这个问题。其实我宣布这件事情,也有两个用意。第一,无论如何,我也要给所有来参加这场比武招亲的人一个交待,最低限度也要宣布一个结果,免得贻人口实,说这场比武招亲就是一个闹剧,否则将我蓝家的声威置于何处?第二件事情,也是最重要的事情了,对你,对我,对蓝家,都是至关重要的。那就是,借着成亲典礼,找出那个真正的幕后黑手倒底是谁。”蓝家主哼了一声说道,语带寒霜。*&)

    “嗯?蓝家主凭什么断定,通过举办这样一场婚礼就能查出凶手是谁?”梁辰心头一动,皱眉问道。

    “很简单。这个人下手如此狠辣,居然想一箭双雕,既杀了你,又能杀了龙天行,同时借龙门的手对付你我和蓝家,并且下手如此之急迫,摆明了就是不想你雨恬联姻。我这样一宣布结果,他杀你的**必定会更加急迫。明天结婚大典之前,恐怕就是他下手之时。所以,我才故意这样宣布,就是为了给他创造机会。”蓝天放眼里射出了阵阵厉光,轻哼了一声说道。

    “这个说法未免有些牵强。他这一次暗杀已经暴露了意图,还会那么傻继续来暗杀我么?”梁辰摇了摇头,颇有些不置可否地说道。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才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校场内外,甚至包括整个蓝镇,我出动了足足三千名警卫,还有无数明暗哨,结果,这个人居然还能神出鬼没地潜伏了进来,打了你一枪之后便快速远遁,居然谁也没有查到这个人的任何行踪,甚至连半点蛛丝蚂迹都没有留下,你觉得,这样的人,应该来自哪里?”蓝天放两眼炯炯有神,紧盯着梁辰问道。

    “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来自你们家族内部。并且,他极其熟悉蓝镇的警卫安排部署,更熟悉蓝氏家族内部警戒的运作规律,所以,才能出入如无人之境,逃过你们的追捕。”梁辰沉吟了半晌,缓缓点头说道,神色也凝重了下来。

    “这便是了。凶手不可能外人,只能是内部的人。要不然,三千人的警卫部署在这个蓝镇之上,别说是一个大活人,就算是一只苍蝇飞过去,我的人也能找得出来。”蓝天放双手握拳,狠狠地往桌子上一擂,满脸杀气严霜地道。

    “难道,是他?”梁辰悚然一惊,抬头问道。

    “我希望不是。否则的话,就算多年的兄弟情谊,这一次,他居然做出这种丧心病狂险些引起蓝龙两家大纠纷的事件来,我也要将他绳之于法,以儆效尤。”蓝天放咬着牙根儿,低低地骂道。

    “呵呵,蓝家主,我倒不认为,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梁辰摇头叹了口气道。他知道蓝天放说的倒底是谁,却有些不置可否。

    “什么?那你以为会是谁?”蓝天放豁地抬头望着他,满脸惊疑不定的神色。

    梁辰也不说话,只是用手指沾着茶水,在桌面上写了几个字,随后便擦去了。

    “胡说,这根本不可能。”蓝天放大怒,豁地一下站了起来,满脸怒意与不能置信的神色,指着梁辰低吼道。

    “用您的话来说,无论是与不是,只要在事实还没完全弄清楚之前,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凶手,有犯罪的嫌疑。”梁辰轻拍了拍手,甩去了手上的水渍,神色不动地笑道。

    “你凭什么这样怀疑?”蓝天放紧盯着他,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蓝家主,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我以一个外人的眼光,应该能看得清楚一些吧。”梁辰似是而非地回答道。“这样吧,既然您想找出这个凶手,那我就帮您最后一个忙,演完这场戏吧,同时,也算是解决掉我的一个心腹大患。否则,这个危患不除,我总感觉如鲠在喉,刺得有些痛。”梁辰淡淡地一笑道。知道了蓝天放的具体想法,他也就放下心来,要不然,猜不到蓝天放倒底想干什么,心底下总是悬着,未免有些不落底。

    “你想怎么帮我?”这一次,倒是轮到蓝天放惊讶了。

    “您只需要这样……”梁辰已经走到了他的身畔,低低俯耳在他耳畔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