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 :倒塌
    :

    主席台上,蓝雨恬再也控制不住,不禁尖声惊叫起来,无论如何,就算梁辰没事,但只要他放手,龙天行就会跌下去摔死,到时候,这笔烂帐就会算在他的头上,就算真的与自己成就好事,也是后患无穷,会惹上滔天的麻烦。一瞬间,所有的念头都闪电般在脑海里转了一圈,蓝雨恬再也控制不住,扶着主席上上的水泥栏,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混帐,派人把偷袭的人给我抓出来,我要活剐了他!”蓝天放怒无可怒,向着周围狂喝了一声,瞬时间,所有的警卫都动了起来,向着四面八方开始紧急撒了出去,无论如何,也务必要将这个偷袭者抓出来。

    可这一切只不过都是亡羊补牢罢了。对于现在的梁辰而言,能不能抓得住龙天行才是关键中的关键。一旦他失手将龙天行扔下去,毫无疑问,从此以后,他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避免不了龙门这个庞然大物天上地下、无孔不入的追杀!

    一时间,万众瞩目,每一个人的眼神都齐刷刷地瞄准了台上的梁辰,无论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每一个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有人盼望梁辰松手,有人盼望梁辰紧抓不放,当然,也有人盼望梁辰最后能直接摔下去,跟龙天行一起摔成肉饼。就比如,现在的宋明义就满脸是血地坐在校场角落里,盯着远处的梁辰,嘴里含糊不清地骂道,“摔死你,摔死你,摔死你,摔死你……”

    木桩之上,梁辰背心处一阵剧烈的疼痛,那颗子弹绝对是狙击步枪射出来的子弹,冲击力非同小可,被这颗子弹击中,就跟被一柄上百斤的巨锤砸在了后心上,好在他身体强健,没有被当场打断骨头,可那种撞击让他喉头登时一甜,一下就喷出了一口鲜血来,身体不禁一颤,因为本能的剧痛而浑身上一阵酸软,再也把持不住那根皮带,手一松,在蓝雨恬绝望的尖声惊叫和蓝天放的怒吼声中,龙天行已经直直地向下坠落了下去。

    “完了,一切都完了。龙天行一死,梁辰就要惹上滔天大祸了……”蓝雨恬闭上了眼睛,一行清泪汩汩而下。她很清楚,如果龙天行真死在了梁辰的手里,就算他能赢得这场比武招亲,就算他真心的喜欢自己想跟自己在一起,可最后家族包括父亲在内,出于种种利益考虑,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和梁辰在一起,那时候,失去了蓝家的庇护,现在羽翼尚未丰满的梁辰,面对龙门这头庞然大物,肯定会被狂怒的龙门碾成齑粉!

    下方的龙天行已经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耳畔风声豁豁响起,他轻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完了。不过嘴里却喊了一声,“小兄弟,我龙天行就算死,也不怨你!”

    就在他已经完全绝望的时候,突然间脚下就是一紧,随后身子竟然硬生生地挂在了那里,停滞在半空中。惊诧至极地睁开了眼睛,他便看到令他惊心动魄的一幕——只见梁辰就在刚才一松手皮鞭掉落之际,居然向下便是目炫神摇的一扑,做了一个自由落体运动,重新将皮鞭末梢抓在了手中,同时两腿向后一盘,已经盘在了那根主体木桩之上,头下脚上,仅仅依靠两腿的力量,硬生生地挂在了那里,也终于制止了龙天行下坠的势头。

    只不过,这下坠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了,要知道高空重力坠落,每下降一米,就等于是将自身的重量乘以三,这一瞬间,两个人最少掉落了三米的距离,而两个人的重量加在一起足足有三百斤,全算在一起,下坠的力量就是近千斤,而且还是瞬间爆发出来,那将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力量?

    况且,那根木桩又是如此的滑溜,梁辰的两腿倒盘在上面,无法完全借力,只能延缓下坠之势,“吱吱”声响中,梁辰已经沿着主体木桩滑了下去。

    好在天不绝人,“砰!”最后一下,梁辰的胸口已经狠狠地撞在了下方刚才被龙天行踢落下来却没有坠落下去而是横亘在两根主体木桩支撑圆杠上的一根横木,两个人终于完全止住了势子。

    “好小子!”蓝天放激动地大吼一声,一拳砸在了水泥台子上,看得眉飞色舞。

    “他就是个傻货。如果刚才他跌下去,现在已经死透了。”蓝雨恬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恨恨地骂了一句道,可是骂声中的担忧、后怕与惊喜却是谁都能听得出来的。

    那边,梁辰虽然已经两腿盘住了木桩,并且跌在了那根保命的木柱上,但下坠之力太凶猛了,梁辰再度被撞了一下,只觉得满眼金星,禁不住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来,感觉五脏内腑都像移了位一样。

    好在他身体强健无比,并无大碍,但这种狂猛的冲击力还是让他这一下受了些内伤,不过喷出口血就好过些了。

    “兄弟,你这是何苦?”龙天行叹了口气,在下方已经向右一荡,伸手抓住了一根木桩,攀爬了过去,同时解开了脚上的皮带。

    “如果你死了,恐怕我就有大麻烦了。”梁辰伏在上面的木桩上,艰难地笑了笑,擦了擦唇角畔的鲜血道。

    “呵呵,你好像并不是怕麻烦的人。”龙天行摇头哑然失笑道。

    “你错了,我很怕麻烦。不过,我更喜欢交朋友。另外,你龙天行龙大少如果以这样的方式屈辱地死掉,如果传出去,恐怕你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吧?”梁辰松开了手掌,满掌之中都是刚才因为用力抓紧那根皮鞭擦出了的鲜血来,好在都只是些皮肉伤罢了。

    “你这小子,任何时候都不肯输上半点么?哪怕就算是在口头上?其实我现在只是想向你表示感谢罢了,又不是跟你斗口。”龙天摇头失笑,已经站了起来。

    “人生在世,就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与命斗,竞争才能让人其乐融融,没有竞争的世界太过安静,也没什么意思了。”梁辰也从上面站了起来,开始继续向上攀爬。

    “不过我现在却不想跟你斗了,甘拜下风。”龙天行潇洒地一笑,随后居然开始向下攀爬而去,转眼间便已经下了木塔,站在木塔下,喘息了几口气,仰头向上继续关注着梁辰。

    “这位龙大少,倒真是个妙人。”梁辰摇头失笑,不过心底下对龙天行这种恩怨分明的潇洒性格倒是越来越欣赏了。不愧是那种顶级豪门望族出来的世家子弟,无论是胸襟还是见识,都不同凡响,绝非宋明义那种土财主似的大家族的子弟所能比得了的。

    失去了龙天行这个竞争对手,而下面那些世家子弟还在撅着屁股忙活着在沙坑里拣钉子,一时间他倒也没有对手了,现在木塔顶上只剩下他一个人,倒是可以从容地去摘取那个绣球了。

    爬到了塔顶,深吸了一口气,喘息了一下,沿着顶着绣球的那根木桩,手脚并用,已经迅速爬了上去,转眼间已经爬到了柱子的顶端,伸手便抓住了那个绣球,可是刚刚用力一扯,将绣球拿在手中,就见整座木塔突然间因为这一扯而摇晃了起来,肉眼可见,那个绣球旁边居然伸出了四根绷紧的铁丝,与另外的主体木桩关键的连接绑之间相连,而那些绑线都是设计成了巧妙无比的活扣,平时解不开,但这个绣球却是关键的扣眼,一旦这个绣球真的要被扯下来,恐怕接下来,所有绑线松动,整个木塔瞬间就会倒塌了。

    蓝雨恬好不容易刚刚平复的心境,这一刻再度揪了起来,揪得难受,仿佛随时都要跳出腔子外。

    “爸,你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你,你这样做,让他怎么拿到那个绣球?”蓝雨恬气得转过头一双秀目狠狠地瞪着蓝天放,如果眼前不是自己的生身父亲,恐怕她当场暴走扑过去拼命都是有可能的。

    “他可以选择不拿那个绣球,这样木塔也就不会倒塌了。”蓝天放此刻的神情倒是很悠闲,唇畔居然还挂上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可如果他真拿了,那岂不是就要没命了?”蓝雨恬咬着下唇狠狠地剜了他一眼道。

    “放心吧,他的命很大,我现在对他越来越有信心了。”蓝天放哈哈一笑道。

    “他又不是猫,有九条命。”蓝雨恬跺脚嗔道,望着远处的梁辰,心底下颤个不停,生怕他这一次再有什么闪失。可是,如果他的就这么放弃而没有将那个绣球拽下来,她却真的很失望。

    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的爱人是个盖世英雄,为了自己可以刀山火海,历尽千难万险最后抱着自己冲出重重困境,走向明天的曙光!

    抓还是不抓那个绣球,这是个问题。

    蓝雨恬一时间都糊涂了,可对面的梁辰却没有丝毫犹豫,深深地吸了口气,突然间抓着那个绣球,狠狠地一扯,刹那间,整座木塔都摇晃了起来,随后,“轰隆隆”一声,原本就已经塌掉了一半的木塔,终于在这一刻,全面倒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