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章 :子弹时速
    :

    要知道,四侧那几根的主体木桩可都是由另外的一根或是几根支撑木桩用缆绳绑在一起的,一旦这缆绳被砸断,整座塔子至少要塌掉一半,而那根主体木桩也毫无疑问地要倒下去了。攀在主体木桩上的梁辰也势必无法幸免。

    最后时刻,龙天行终于亮出了狞厉的爪牙。

    狠狠砍落,一下,两下,三四下,就在梁辰还半一米多即将爬上来的时候,那根缆绳终于被砍断,“轰隆隆……”整个木塔都摇晃了起来,随后木桩如雨点般砸下,梁辰所攀附的那根木桩,以一个令人目眩神摇的方式,缓缓地、令人绝望地向着远处砸落。而木桩外侧的梁辰,也即将被砸成肉饼。

    “梁辰小兄弟,再见了。”木塔之上,龙天行带着胜利者的笑容向梁辰挥手,眼中闪过了一丝悲悯。

    不过,真正的枭雄或许会为对手的倒下而叹息,但永远不会觉得有所愧疚。因为这是与他做对的应有结局。只有对手的倒下才能显示出真正强者的力量,谁又为会因为自己的力量太过强大而愧疚呢?

    尽管这是典型的强盗逻辑,但无可否认的是,这种逻辑适用于大多数枭雄。

    “篷……”那根巨大的主体木桩已经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地面都轻颤了两下,附近的人只觉得脚底下一软,就跟地震了一样,险些要跌倒。

    空中腾起了一朵如蘑菇般的灰云来,整个木桩砸进了地面最少半米深,已经深深地陷入到了水平面以下了。

    “游戏终于结束了。真是可惜,这样的一个少年英才。”龙天行叹息了一声,在塔顶稳住了身形,就准备再次去爬塔顶上那个单独支撑竖起的木桩,将那个红通通的大绣球拿下来。

    相信,只要绣球拿到了手,再爬下塔去的时候,就没人是他的对手了,谁敢来争夺他手中的绣球,那无异于找死。

    可是就在他转过身来之际,却狂吃了一惊,整个人都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定在了那里。

    只见,对面正有一个英风俊朗的少年在阳光,望着他微笑着,他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灿烂。

    “龙大少,我们又见面了。”梁辰站在对面仅余的两根主体木桩之上,向着龙天行拱了拱手,微微一笑道,仿佛刚才经历的一切,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罢了。

    谁也未曾经看到,刚才,就在那根主体木桩倒塌之前,他已经飞快地抽出了皮带,在皮带上扣上一摁,整根皮带瞬间便延长了五米,酷似一根长长的皮鞭,随后向着远处的空中一抽,早已经缠住了另一根主体木桩,借势一荡,以一个令人目眩神摇的姿式荡了过去,逃过了这一劫,并且还成功地攀上了另一根主体木桩。

    只不过,这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了,快得令人目不暇接,快得令人不可思议,况且,周围无边落木萧萧而下,掩住了梁辰的身影。如果要不把现场视频重新回放的话,恐怕也没有人几个人能看得出来他倒底怎样逃过这一劫的了。

    “梁辰,你真的不错。”对面的龙天行沉默了半晌,叹息了一声说道。

    “呵呵,龙大少的夸奖让我愧不敢当。不好意思,得罪了。”梁辰淡淡一笑,突然间一挥手,手里皮带化做的长鞭陡然间便已经如一条灵蛇般飞起,向着他脚下抽了过来。

    龙天行吃了一惊,不假思索地急速跳跃,但已经迟了,梁辰这一鞭正好抽中了他的两只脚,长鞭急速环绕过来,灵活得如人的手指在控制一般,瞬间便已经在双脚上打了个小结,梁辰一振臂,龙天行已经身不由己地整个身体横了过来,向着下方坠落而去。

    “不好,这小子要惹大麻烦!”远处的蓝天放狂吃了一惊,豁地一下站了起来。如果现在的梁辰一松手,早已经失去了平衡的龙天行势必不可能再重新成功地站回到那根主体木桩上去,必定会以一个倒栽葱的方式扎下去。

    这可是十米高塔,从这个高度跌下去,不死也重度残废。况且,现在龙天行还是双脚被缚,如果真跌下去,绝对是九死一生。

    龙天行满眼惊骇地向下跌落着,而掌握着他生命的那根皮鞭,就控制在梁辰的手中。

    就在龙天行即将做自由落体运动跌落下去的时候,猛然间只觉得脚上一紧,皮鞭登时被坠力挣得笔直,上面的梁辰用一只手提着皮鞭,正低头向着他微笑,“龙大少,这一次,你好像输了。”他并没有松开皮鞭,这也让蓝天放一颗心终于放回到胸腔里,暗道了一声,“好险”。

    如果现在梁辰要是真的松手的话,恐怕不仅仅是他,蓝家也要惹上大麻烦了。

    毕竟,来这里比武招亲是一回事,但如果真死了人或是龙天行废了的话,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龙门岂会善罢甘休?龙天行可是内定的龙门未来的家主,如果真要这里出了事情,毫无疑问,龙门必定会掀起轩天巨浪,暴怒向蓝家进行报复了。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头下脚上的龙天行居然笑了,“好样的,梁辰小兄弟,我并没有看错你。成者王候败者贼,我刚才要杀你,希望你现在也别手软,松手吧。死在你这样的对手手下,我平生无憾。”

    梁辰微笑着摇了摇头,“龙大少,就冲你这番话,你当得起是条真正的汉子。如你所说,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对于值得尊敬的对手,如果还施以辣手,那本身也是对自己的不敬。不过,无论如何,龙大少,暂时都要委屈你一下了。”梁辰笑了笑,说实在的,他突然间有些欣赏起这个临危不惧品格强硬的龙天行来,将手里的皮带往木桩上一带,就要缠上去。

    可就在这一刻,猛然间便感觉有异,刚一起身,背心上“啪”的就是一声轻响,布片纷飞,一颗子弹已经击中了他。子弹巨大的冲力让他身体摇晃了起来,背心上的剧痛让他手臂轻颤起来,无力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松手,龙天行也要悲惨地摔下去成为一瘫肉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