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最后一击
    :

    “好小子!”龙天行勉强控制住身体,不使跌落,同时笑骂了一句,居然没有半点生气,相反,梁辰的这一记攻击,却激起了他胸中久久蛰伏的争强好胜的那股年轻人之血。

    “龙大少,我已经成年了。”梁辰哈哈大笑道。

    “你说得不错,不过如果真以你的年龄来看你的话,恐怕很多人都要吃大亏的。”龙天行同样笑道,再不主动攻击梁辰,而是如猿猴般敏捷,转眼间已经攀上了头顶上的那一层。

    “其实我很简单,并没有那么复杂。”梁辰同样向上攀爬,不过看起来龙天行日常好像专门喜欢攀岩这一类的极限运动,攀爬速度很快,转眼间就已经落下了梁辰三个格子。

    “复不复杂,只有跟你交过手的人才知道。”龙天行又再爬上了两格,才略微停下来,“小兄弟,你的力量很强,我承认不如你,不过,这个世界上,有些时候,力量并不能决定一切,技巧也是取胜的关系。就好比,有勇也必须要有谋来相辅。”龙天行说到这里,手脚并用,一刻不停,“噼噼啪啪”已经相继踢断可是硬生生用手撸断了一根根圆木杠子。就看见五六根圆木桩子跟下雨一般,时刻不停地向着梁辰头顶上砸了过去,每一根木杠都有三四十公斤重,砸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而且还是高空坠落,搞不好就容易砸碎骨头,甚至直接将人砸晕砸掉下去。现在已经是凌空三四米高了,如果被砸落下去,搞不好就容易摔成残疾,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了。

    “有时候,有绝对的力量之下,技巧只不过是个玩笑罢了。”梁辰夷然不惧,居然单手抓住了一根较细的圆杠,大概有四五十斤的样子,就那样横在头顶,同时用另一只手搂住了主体木桩,借用两脚的力量,急速向上攀爬。

    同时不断地挪动着手里的圆杠,不停地调整着角度,将头顶如雨点般落下的圆杠一一顶飞了出去,有惊无险地往上爬。

    这一幕幕,看得人惊心动魄,远处看台一侧里的蓝雨恬从望远镜里看过去,脸都白了,手里掐着一把冷汗,连喘气都有些费力了。

    “还说不关心他,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就跟中了邪似的。”身旁的蓝天放看着自己的女儿“不争气”的表现,叹了口气道。

    “我就是喜欢他,又能怎样了?难道喜欢一个人关心他也是错么?”蓝雨恬恨恨地哼了一声道,很是幽怨地望了自己的父亲一眼。大概是在埋怨他设计了这么惊险的关卡,梁辰现在时刻都有生命危险。

    “没有错。不过你可能没明白爸爸的意思,只要你喜欢,他就是你的,这才是我想表达的。”蓝天放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摇了摇头。

    “如果他死了,属于我又有什么用?”蓝雨恬不听这话还好,一听这话心底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

    “你觉得,这个小子,会如此轻易地就死掉吗?反正我不这样认为。”蓝天放微笑着摇头道。

    “还你设计的最后一关呢。就算他能打得过龙天行,可能不能过得去都难说。如果真过不去的话,他要是死了,我,我以后就没有你这个爸爸。”蓝雨恬跺脚道,眼里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蒙上了一层晶莹。@&@!

    这场比武招亲之前,她只知道会很危险,但当所有的一切开始后,并且蓝天放已经跟她说清楚各个关卡后,她才知道这场比武招亲有多危险。可是现在去警告梁辰已经来不及了,射出的箭就不可能再回头,如果可以的话,她现在真想中止这场劳什子的比武招亲,让梁辰退下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但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

    她现在只能向上天祈祷,希望梁辰真的能过关斩将,拿下这场比武招亲。至于最后的结果怎样,她已经不抱任何奢求,只要梁辰没事儿就好。

    “呵呵,你不必担心,他应该会没事儿的。况且我已经说过,想做我的女婿,无论是他主观上愿意不愿意,都不会那样简单的。不过爸爸最后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局就是了。”蓝天放拍了拍自己闺女的肩头,怜惜地说道。

    “爸,你这种思想真应该改一改了,我要的是一个爱人,而不是一件东西,或是一个会说话会动的自动玩具。”蓝雨恬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

    “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只要结果你得到了,欢喜了,就好了,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蓝天放笑笑说道,颇为不以意。*&)

    “你觉得有些东西,在形式上得到了,就能满足,就能欢喜吗?”蓝雨恬望着他,眼神里颇有些悲伤,她突然间觉得自己跟自己的父亲好像有隔阂了,说不到一起去了。

    蓝天放沉默了下去,并不再说话了,女儿的话,突然间刺痛了他的心,让他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他头一次发现,自己想给女儿,或许并不一定是女儿想要的。这个世界上,学会给予也是一门至高无上的情感技巧了。

    那边,梁辰艰苦地挥舞着圆木杠子一一顶开了头顶如雨点般一刻不停落下来的木杠,已经凭借着单手双脚的力量,沿着主体木桩爬了上来。

    而上面的龙天行攀爬速度越来越快,一分钟不到,他已经迅速爬到了高塔之上,那个绣球,就在近咫尺。而梁辰现在离高塔顶端,最少还有三米多的距离。他挥舞木桩的速度明显已经降了下来,就算是大力神,单臂挥舞一根四五十斤重的木桩这么长时间,恐怕也要手臂酸麻,根本挥舞不动了。更何况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上面的龙天行却没有立刻伸手去拿,而是豪笑了一声,“梁辰小兄弟,你要小心了。”似乎,他不把梁辰彻底击败是不肯甘休的。

    随意话音刚落,他已经连续用力踩踏,瞬时间,十几根搭在塔顶的木桩绑带刹那崩断,已经飞了下去,只留下了一根横亘在中间处可供立足的木桩。

    这十几根木桩挟着扑天盖地的威势便向下落去,有的甚至是两三根同时间横着砸了下去,就算梁辰是神,这一次,似乎也躲不开了。

    龙天行踩在上面的木桩上,面带笑容,这一次,无论如何,梁辰恐怕都在劫难逃了。能以这样光明正大的方式打败这个强有力的对手,对于龙天行这样的人来说,绝对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

    不过,笑容还未完全扩展开来,就已经凝定在了他的脸上。

    随着周围一阵阵的惊呼声,只见梁辰居然一下便丢掉了那根用来顶飞木桩的圆杠,而后,脚下一用力,便已经划出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弧线,飞了另一处主体木桩上。同时间,另一个手快速地在腰间一抽,皮带已经抽在手中,双手快速地将皮带环绕在木桩上,同时以两脚以支撑点,整个身子一转,便已经转出了木塔之外的另一侧。远远望过去,梁辰就像是一只会吐丝的蜘蛛,横空悬吊在了木塔外侧。而那些木桩几乎都是从塔内的空间里砸下来的,根本不可能砸到他了。他就这样惊险且刺激的方式躲过了龙天行这致命的一击。

    轰隆隆,一根根木桩翻滚着,蹦跳着,在空中坠落了下去,砸在其他的木桩上发出了沉闷的轰响声,砸在地面上,更是砸得尘土飞扬,将地面都砸出了一个个好大的坑来。

    “好小子,真有你的!”龙天行赞了一句,却是还不甘心,又是一脚踹出,将脚底两根木桩之一,一下便中出了塔出,整根木桩准确无比地就沿着木塔外侧梁辰现在所攀附的那根主体木桩横着砸了下去,似乎,不把梁辰彻底打垮他就不甘心。

    “小心……”蓝雨恬尖叫了一声,刚刚回到胸腔里的那一颗心再度悬了起来,已经无法再矜持住,直接跑到了主席台边缘,尖声叫道示警。

    不过,她的关心显然是多余的了。只见梁辰两手抻着腰带,脚下一发力,往里一转,轻轻松松地便已经再度转到了里侧,有惊无险且漂亮至极的躲过了这一击。

    “好险。”蓝雨恬长吁了一口大气,秀额上已经是冷汗淋漓了。

    蓝天放冷眼望着自己的女儿,无声地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这个向来眼高于顶的闺女现在已经是情根深种,无法自拔了。

    “龙大少,你的攻击全都无效,我来了。”已经躲过了数次必杀攻击后,梁辰大笑了一声,吐气开声,已经沿着那根主体木桩敏捷如猿猴般爬了上来。

    “那也未必!”龙天行已经被梁辰真正激起了争胜的**,绝对不会容忍梁辰如此轻松地爬上来。怒哼了一声,突然间一伸手,只见两手之中,一块锃亮的铁皮已经拿在了手中,边缘处,锋利如刀。上面居然用撒下来的一块衣服做了个简易的把手,随后,拿着那块堪比快刀的铁皮,发力便向着梁辰正爬上来的那根主体木桩与另一根起到绝对支撑作用的木桩之间的联结缆绳狠狠地砍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