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阴招
    :

    “申诉?哈哈哈哈,这是比武招亲,能者和强者才会笑到最后,巧取豪夺更是能力和强悍的象征,所以,这本身就是规则,你还真是天真的以为这会是一场农民趣味运动会吗?还申诉?哈哈哈哈。”宋明义张狂地大笑道。没办法,这些世家子弟因为家世的原因,向来已经养成了这种强势思维和强盗逻辑,只要能达目标,管他是什么手,存在就是合理,完成就是胜利,至于过程是否邪恶乖张,那根本不重要。

    果然,如他所说,周围那些穿着黑衣的警卫们就像是对这边的情况根本没有看到一样,只是抬眼望天。只要赛场里不把人脑袋打成狗脑袋,有出人命的危险,他们是不可能参与进来的。似乎,这场比武招亲也在有意怂勇这种事情的发生。大概,如狼一般强取豪夺,已经成了这些家族养成的固有定式思维了,抢别人的东西为自己所用,对他们来说好像根本就是天经地义了。

    梁辰心底下叹息了一声,对这些家族的认识又再加深了一层。

    “可是给了你,我怎么办?”梁辰满脸苦像,好像真的害怕了宋明义一样,这倒是与刚才在凉棚里用烟头摆了宋明义一道时的那种强势有些格格不入了。

    不过现在宋明义也没功夫理会这些了,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必须要得到梁辰手里的那个罐子,只要得到,他就能第一个率先爬上那个木楼,拿到那个绣球。

    如果真能跟蓝家成功联姻,他也将成为家族最大的功臣,到时候,前程似锦,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想到这里,宋明义眼珠子更红了,他必须要得到那个象征着权势与富贵的罐子。

    “你真以为,就凭你这种来滥芋充数的家伙,真能得到蓝家的青眯,最后迎娶蓝雨恬过门?简直就是他吗的笑话。也不撒泡尿照照镜,你是个什么东西!把罐子给我,如果不给,我保证你出了蓝镇,活不到三分钟。”宋明凶相毕露,咬牙切齿地低声骂道,生怕惊到周围的人,让他们也来效仿,必须要快刀斩乱麻,把罐子夺下来。

    几步跑过来,向着梁辰便是恶狠狠地一扑,他脚底下也学着梁辰绑了木板,倒是不害怕被钢针扎了脚。

    梁辰轻轻巧巧地向着旁边一跳,早就躲开了宋明义的那一扑,宋明义气急败坏地转过头,正要再扑,却发现两个人的行动分明早已经引起了周围不少世家子弟的注意,有人已经抬头往这边看了,如果他们一会儿也跟自己一样,要来这边抢夺,分一杯羹,那可是大大的不妙了。

    看样子,梁辰这小子身手好像很灵活,如果自己真要一对一跟他打起来,先不说能不能占得便宜顺利抢到这个罐子。就算是抢到了,恐怕要也大费一番手脚,到时候会起起好大的动静,搞不好周围那些人就会全都冲过来抢这个罐子,那时候就麻烦了。

    咬了咬牙,他迅速做出了一个决定。

    “小子,你别跑。今天就跟你说句实话,现场这些大世家子弟,哪一个家族在华夏都能排进前五十的位置,谁家都不可小视,尤其是龙门,更是号称华夏第一家族,强大而神秘,就算你能提前去爬那个木塔,拿到了绣球,蓝雨恬也不可能会属于你,蓝家出于利益和政治的考虑,哪里会把蓝雨恬嫁给你这个无名小子破落户?就算你跟蓝家老太爷有关系,这个雨点也不可能落到你的头顶。所以,你现在抱着这个罐子,不是美梦成真一步登天的阶梯,相反,却是一个随时可以爆炸的火药桶。要知道,这场比武招亲可是允许相互争抢的,就算你不给我,现在如果我大喊一声的话,你也势必要遭到那些早就看你不顺眼的世家子弟的围攻,到时候,你依旧会竹篮打水一场空。搞不好还会惹来杀身大祸。所以,现在把这个罐子给我,对我是一种帮助,对你是一种解脱,我这是在帮你的忙,希望你能认清楚形势!”宋明义巧舌如簧,在那里向着梁辰威逼利诱,倒是让梁辰颇为刮目相看。

    没想到,这个家伙看上去粗鲁且没有头脑没有教养,却这么会说,而且心机颇深,每一句都点在了理上,一针见血,直指问题的要害,如果梁辰真要是他嘴里所说的那个“无名小子破落户”,他这番话对梁辰的心理打击无疑是十分沉重的了,这小子的心理战术倒也真的不容小觑。由此看来,这些世家子弟中的精英,个个都不是白给的。

    不过,梁辰当然不是那所谓的无名小子破落户,相反,他才是潜在的夺冠大热门,宋明义哪里知道其中的关键?倒是以为他软弱可欺,看走眼了。

    可梁辰听了这番话,却出奇地没有嗤之以鼻,相反,像是在深深地思索起来,仿佛在思考着,宋明义的话倒底是真是假。

    “别考虑了,你不具备争夺蓝雨恬的资格,况且,就算你真能拿到这个绣球,可是这对蓝家的利益并没有半点好处,相反,因为你的横空出世,蓝家也会因此得罪大多数家族,所以,你拿到了绣球也不定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搞不好蓝家会从利益倏关的角度考虑,随便找个理由把你踢出门去,到时候,你就惨了。没有了蓝家的庇护,你想想,这些被你破坏了好事,恨你入骨的世家子弟,能放得过你吗?绝对会找你的麻烦。起码我就没那么宽宏大量,一定会找你麻烦的。从长远考虑,小兄弟,我建议你别这么傻了,费尽了心力,得罪了无数人,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又何苦呢/赶紧把罐子给我吧,我这也算是在帮你。当然,如果你真是出于利益考虑的话,喏,我现在就可以打个电话,一千万,买你这一个罐子,应该有足够的诚意了吧?”宋明义看梁辰的神色动摇了,继续威逼利诱。

    “你说的,好像也在理。”梁辰的神色似乎有些动摇了。

    “兄弟,这何止是在理啊,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只有傻子才不干。如果换我处在你现在的位置上,没说的,必须答应啊,这还有啥犹豫的!到时候,你还会获得我的友谊,而我的友谊就代表着宋家的友谊,你想干什么,只要说一声,哥哥我保证给你办到,你日后赚的钱保证是个天文数字。这跟你冒着没必要的风险去抢这个不知道能不能抢到的绣球比起来,可是稳妥多了吧?与你成为蓝家的女婿,又有多大的区别呢?要是你同意,把你的帐户告诉我,我现在就打电话,一分钟之内,转帐到你帐户,怎么样?一千万啊,那足够你打着滚儿花上一辈子了。”宋明义打蛇随棍上,巧舌如簧,继续在那里游说着。

    “好吧,我的帐户是,4369……”梁辰似乎真的被他说动了,下定了决心,抬头说道。

    “没问题。你的帐户应该跟你的手机绑定了吧?放心,马上转帐就到。”宋明义哈哈一笑,已经掏出手机拨起了电话来,在电话那边说了两句,摞下了电话。继续盯着梁辰手里的罐子,脸上一片贪婪之色。

    梁辰从兜里掏里了另一个手机,结果,不到一分钟,手机短信铃声真的响了起来,打开一看,一千万,真的到帐了。

    “哈哈,兄弟,相信我的话了吧?拿来吧!”宋明义看着脸上一片惊喜交加的梁辰,得意地一笑,随后已经扑了过来,一把便夺过了梁辰手里的罐子。

    梁辰也未拒绝,只是望着宋明义已经远远跑走的身影,唇边浮起了一丝讥讽的微笑来,猛然间提气高声喝道,“宋大哥,祝你第一个登上木塔。”

    他这一招简直是阴损无比,无疑就是告诉所有人,宋明义已经捡完了铁钉子,准备登塔了。

    “我靠他吗……”抱着罐子跑得飞快的宋明义气得肺都要炸了,这小子,简直太损了,摆明了就是在阴自己。

    果然,喊音刚落,周围哄的一下就炸了,紧接着,就看到十几个世家子弟已经扔下了手里的罐子,疯了一般地向着宋明义跑了过去。

    宋明义还没等跑到那个木塔前方白线处的裁判官身前时,就已经被一个世家子弟直接扑倒在地上,拼命地抢夺他的那个罐子。

    而宋明义奋起反击,却被更多的人涌了上来,一时间,嘶声怒叫,鬼哭狼嚎,甚嚣尘上,场上乱得一塌糊涂。一群人开始群殴宋明义一个人,就为了他手里的罐子。

    没办法,有句老话说得好,叫做,“匹夫罪,怀璧有罪。”现在宋明义抱着的这罐子,跟一块和氏璧倒也没什么区别了,他挨揍被抢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而这一刻,梁辰却是慢条斯理地继续用自己的电磁铁翻拣着钉子,不到一会儿,又已经拣了满满一罐,而那边,一群人依旧打得如火如荼,鼻青脸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