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万恶沙坑
    :

    蓝天放又说了好大一堆客套话,诸如什么对各位的到来表示荣幸等等,随后就是蓝镇的著名颇具民族特色的花鼓表演,一群穿着彩衣的女孩子们白晰的小手持着系上红绸的鼓槌敲击起了清脆动人的小鼓声,颇让人赏心悦目。

    所有的仪式都结束后,蓝天放宣布比武招亲正式开始,规则也很简单,就是那么几项,只不过不允许用别人替代,要自己亲自上场。不允许恶意伤人,不允许赛场互殴等等诸如此类没营养的话,各位大少都嗤之以鼻,根本没有当做一回事。

    不允许倒也罢了,其他的,仅仅只是听听而已,真正的利益面前,伤人?互殴?恐怕那都是小事,真要为了利益红眼的时候,别说伤人互殴了,杀人碎尸都是有可能的了。

    当然,蓝家会尽力阻止这样的事情的发生,但谁也不敢保证倒底有没有万一。如果真出现这样的事情,蓝家做为主办方,除了表示遗憾之外,剩下的事情,也只能交给两家自己去处理了。

    所有人都已经站在了一条条用白灰划成就的临时跑道上,梁辰边活动着身体,边眯眼向前望了过去。赛道并不长,最多只有一百米,不过在这样的赛道上想要用玻璃托着一个圆溜溜、轻飘飘的乒乓球争分夺秒地跑过去,好像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那不仅需要体力、速度,还需要技巧。

    只不过梁辰心底有些好笑,在他心底下,这场比武招亲弄得跟农民超味运动会似的,居然是以这种方式进行的,实在太有趣了。不过他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毕竟,那些大世家的子弟虽然一个个狂妄不羁,但那些世家敢派他们出来,也肯定是对他们有着强烈的信心,一个个肯定不是那般好相与的,必定有着过人之处。他可以在战略上渺视他们,却不能在战术上轻视他们。那样的话,最后吃瘪的只能是自己了。

    木板和乒乓球都已经发到了各人的手里,木板四四方方,有半米见方,乒乓球放上去骨碌碌地乱滚一气,稍不小心球就容易滚到地面上去。平端着还可以,如果跑起来,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此刻,一个个世家子弟脸上的神色倒是严肃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端着木板,就跟端着自己家祖宗牌位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球下去,掉上三次就要自动出局了。

    蓝天放亲自持着发令枪,向着天空便是一枪。

    随后,那些世家子弟端着球便往前跑,可是有几个跑得稍急一些的,结果迎着前方吹过来的风一把便把乒乓球吹得掉落下去,几个人赶紧拾起球来放到木板上,继续往前,却已经落下了好大一截了。

    这玩意,原本就是欲速不达的一种运动,越想快球掉落的几率就会越大。快跑,肯定是不行的。

    梁辰托着球,不陈不徐地往前走,球始终控制在中心圆点处,脚下步子迈得又大又快又稳,转眼间已经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几十米远,球还未曾掉落一次。

    转头瞥了一眼,大概有二十几个人还跟自己并排走在一起,差距并不大,倒是小小地吃了一惊,看起来这些世家子弟也都不白给。而龙天行则在远处与自己并驾齐驱,还有闲暇侧过头来望着他一笑。梁辰礼貌地回以一笑。

    旁边的宋明义居然也跟了上来,只落后了梁辰半步。不过此刻却有些咬牙切齿的,面目很是狰狞,竭力地控制着木板上的滚来滚去的小球,那副呲牙咧嘴的样子很是好笑。@&@!

    “宋少,放松轻些,没有必要那么痛苦。”梁辰边轻松地向前走着,边转头调侃了一句。

    “去你吗的,你……”宋明义怒骂道,可一失神间,前面风一吹,结果乒乓球骨碌碌地便滚了下去。

    梁辰哈哈大笑,几步便已经将他落下了好远,徒留他在原地手忙脚乱地将球重新放上木板,继续呲牙咧嘴地继续“痛苦”地端着球往前小跑,不过心底下已经将梁辰的祖宗十八代都掘翻了一遍。

    不过,就算梁辰再厉害,这个比赛也确实有些难。再加上天公不做美,居然刮起了一阵阵的大风,结果,球掉了两次。好不容易小心翼翼地快要走到赛道尽头处时,不提防身畔的那个来自北河省的大世家子弟木板上的乒乓球一下子掉落了下去,而这已经是第三次掉落了,按照规则,他应该自动出局了。

    眼里泛起森森的阴光来,那个世家子弟磨着牙突然间装做摔倒的样子,向前便是一扑,搂向了梁辰的腿,就准备假借着不小心摔倒的机会将梁辰也绊倒在地。这些世家子弟心理都特别阴暗,典型的损人不利己,自己既然出局了,那临近的人也别想好过。赛道旁边,各种粗鲁的骂声也早就响起了一片,不少人都中了旁边的人这种阴招,有几个自动出局,已经在赛场上直接扭打了起来,好在有警卫及时过来制止,场面才不算失控。*&)

    不过梁辰早就提防着这一招,向前一跳,落地时早已经闪过了那个人,终于来到了赛道的尽头处。

    那个人没抱着梁辰,也顾不得颜面,就势一滚,居然就滚到了另一个人的那条赛道上,伸腿一踢,直接将辛辛苦苦端着球好不容易跑到赛道尽头处的那个世家子弟绊了个大跟头。

    结果,那个人这也已经是第三次球脱手了,一时间气极急骂,抡起拳头便向那个大世家子弟砸去,两个人瞬间便已经打在了起,污言秽语满天飞,也让梁辰心中有些不屑。看起来,这些所谓的大世家子弟,也不过如此。剥去了外表的那层家族的光环之后,他们跟那些市井小市民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只不过是因为家族的力量才让他们高高在上,说话的底气更足一些罢了。

    “梁小兄弟,干得不错。”远处的龙天行向他展颜一笑,好像很赞赏的样子,根本没有把他当成是对手来看待。

    梁辰回了一笑,已经快速地踏上了那片大约有一百个平方大小的狭长沙坑,可是刚一踏上去,脚下便是一痛。抬起了脚,皱眉向着下方一望,便看见脚下的沙粒中,依稀有一点亮光,用脚尖拨开周围的沙一看,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那居然是一根钢针,倒着竖在沙坑中,上面依稀还有一点血迹。刚才就是这枚钢针刺穿了鞋底。

    远处的龙天行刚一迈进沙坑,同样眉头一皱,缩回了脚来,扳起自己的鞋底一看,鞋底上赫然扎着一根雪亮的钢针,看样子他同样受了伤。

    “哎哟我的吗呀,这什么鬼东西?”周围也同时间传来了一阵阵鬼叫声。那些侥幸托着球跑到了终点的二十几个世家子弟抱着脚一阵雪雪呼痛,都中招了。

    梁辰用脚拨开了那枚钢针,心底下却有些不舒服。按理说,这些鬼东西蓝天放是应该清楚的,可是之前为什么没有跟自己说?难道仅仅是因为公平起见?可这是个毛的见鬼公平?蓝天放本意就是想让自己夺冠,事先透露一下具体细节又有什么?毕竟,这又不是真正的比赛,只是一场关乎于利益的争夺罢了。

    这个蓝天放,倒底在想些什么?难道他不希望自己夺冠?

    不过现在却没时间却细想那些事情,梁辰一皱眉头,在刚才落足的地面上轻踩了几下,确认下面再没有钢针了,随后将脚尖狠狠地插进地下,向前轻轻地一豁一趟。

    “刷拉拉”沙土翻涌,一枚枚雪亮的钢针已经随着沙土涌了起来,还有两枚小铁钉。不过鞋面上却传来了“哧啦”一声响,梁辰再度皱起了眉头,低头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地面上随着钢针翻出来的可不仅仅是钢针和铁钉,居然还有两块锋利的铁片,尖锐的锐角和锋利的断裂处在阳光下闪着晶芒。抬起鞋子再次看了一眼,上好的一双运动鞋,已经被那几块铁片划出了好大的几个口子。如果再这样来上几下,恐怕还没等走到头,这双鞋子就要废掉了。

    梁辰心底禁不住暗骂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谁想出了这个变态的沙坑考验方式,小小的一个沙坑,简直是机关重重。

    无可奈何,他也只能小心翼翼地拿着瓶子捡起了那几枚钉子,这种情况下,他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跟过河一样,小心翼翼地往前趟着走,进度极其缓慢。况且,想要在这条两米,长五十米的沙坑里捡出一百个小得跟纽扣差不多少并且颜色跟沙子相近的钉子来,就算是没有这些机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周围鬼叫声响起了一片,那些世家子弟纷纷中招,手上、脚上,均是鲜血淋漓,有一个求亲心切的,直接一头冲进了沙坑,结果被钢针直接刺穿了脚底板,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不得不被直接抬出了场地外,紧急治疗了。

    望着这个几乎寸步难行的沙坑,梁辰眉头皱得紧紧的,不过随后眼前一亮,眉头舒展了开来,他似乎找到办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