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龙天行
    :

    那把声音听上去倒是很客气,回过头去一看,却是一个长得很俊秀的年轻人,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此刻正半躺在凉椅里,神态很放松地侧脸望着他问道。虽然语气很客气,但那也只是没摸清梁辰底细的原因了,话语里的敌意却是隐隐若现,梁辰听不出来才怪。

    “呵呵,无名小辈,不值一提。”梁辰笑笑,并没有直接回答他。

    “哟嗬,小爷问你一句,你倒拽上了,还无名小辈,你以为你是谁啊?隐者啊?高人啊?啧啧,看你这穷酸样子就知道你最多是个陪榜替补的,要不然,就是来凑数垫底的。否则,参加这场比武招亲的所有世家子弟,哪一个我宋明义不认识?你也真是就个无名小辈,马尾穿豆腐提不起来的主儿。”宋明义冷冷一笑道,丝毫没有给梁辰面子,直截了当地讥讽道。

    梁辰只是看了他一眼,好脾气地一笑,并没有理他。

    “小子,你可真是属王八的,我这么损你你都不敢回骂我?看起来真是个没种的孬货。喂,孬货小弟弟,从现在开始,我就这么称呼你了,好不好?”宋明义愈发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地道。

    周围的世家子弟离得都不远,听到这句话,登时就哄笑成一团。

    梁辰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坐回到椅子里,点起了一根烟来,悠然望着远方,全当狗放屁,就好像没听见一样。

    “真没种。就你这个熊样儿,还来参加比武招亲?赶紧滚回去找个村姑结婚算了。你们家族派你出来丢人现眼,真是够寒碜了。唔,倒是忘了,就你这德性,估计也不是什么正经八本的大家族派出来的,否则的话,岂能孬种成这个鸟样儿?”宋明义将大拇指往下倒着竖了竖,不屑地撇嘴道。

    梁辰还是没有说话,依旧默默地抽着烟,不过,好像一阵风吹来,正巧他往外吐着烟气,结果像是被烟呛着了一般,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没用的东西,抽烟还能呛着,大概是被小爷我吓的吧?哈哈。”宋明义指着梁辰,极其恶意夸张地大笑起来,可是刚张开嘴巴,突然间“嗖”地一下,好像什么东西弹进了他的嘴里,紧接着,舌头上狠然间就被什么烫了一下,并且还在持续地烫,揪心地疼啊。

    “啊……呸呸呸呸呸……”宋明义向外狂呸着,喷出了嘴里的东西,仔细一看,那混合血和唾沫的东西,居然是半截烟头。

    惊怒交加间再抬起头时,就看梁辰向他很是人畜无害地一笑,随后将自己的两掌摊开,正反面向他一摆。“不好意思,风太大了,把我的烟头吹进你的嘴里,宋少,你没事吧?”梁辰很是“关切”地问道,同时真挚地表着自己的歉意。

    “我没事你吗个头!”宋明义只觉得舌头上火烧火燎,轻轻一舔,上面早烫起来一连串大泡,尤其是喉咙处的那个大泡,水灵灵的,让他现在说话都有些困难了。豁地一下站了起来,狂怒着便向着梁辰冲了过去。

    周围的那些世家子弟们典型的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全都站了起来,嗷嗷地起哄架秧子,恨不得他俩直接掐死,同归于尽,这样也好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宋少,我觉得要真是打架的话,你一定是这位朋友的对手。”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随后,一道身影已经拦在了宋明义面前。

    那是一个年轻男子,身高大概与梁辰相仿,一样的玉树临风,年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不过看面相却是要比梁辰成熟老练了一些。

    “我当是谁,原来是夺冠大热门,龙天行,龙大少。”宋明义盯着眼前的这个英伟的男子,含糊不清地怒哼了一声道,脚步却停了下来,犹豫着,有些不好再上前。

    毕竟,他宋家虽然也是一个大家族,但跟龙门这种庞然大物比起来,与有一段差距。虽然不至于就真的怕了龙门,但在这种时候,与龙天行结怨,倒是有些犯不上了。

    其实说起来,这些敢在龙门都派出子弟来参加比武招亲的这场盛会中企图想分一杯羹中个头彩的家族们,哪一个实力底蕴不是极其雄厚的?他们之所以敢来参加这场盛会,一来自然是有着几分倚仗,也不怕这场比武招亲就真的得罪了志在必得的龙门。二来也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如果真要是成功的话,能跟蓝家这样的商业帝国联姻成功,那是更好不过了。反正这场比武招亲是公平竞争,拼的就是临场发挥,万一要是走了狗屎运真打败了龙门大少,中了头彩呢?就算不敢说是天上掉馅饼,起码也算是掉下来半拉子肉馅了。

    反正是种种心理再加上这种本源底气,这群大少才赶来赴这个场子了。不过不怕归不怕,真要得罪龙天行的话,那还是不值当的。眼见着龙天行居然为梁辰出头说话,宋明义有些犹豫了。

    “是我,宋少有何见教?”龙天行优雅地一笑,露出了两排洁白有光泽的牙齿。

    “没什么见教。既然龙大少出面保这个小子,那我就给龙大少一个面子,放他一马。不过,小子你给我记住了,这笔帐,咱们过后再好好地算算。”宋明义指着梁辰,口齿不清地骂道。

    “我不愿意趁之危,等你的舌头消肿的时候再说吧。”梁辰淡淡地一笑,语带讥讽地驳斥了回去。

    “好,好,你等着。”宋明义咬牙切齿地骂道,恶狠狠地坐回到了自己的凉椅中去。

    远处那些已经走过来准备维持秩序的蓝家警卫悄无声息地退了回去。只要这边不闹得太过份,他们不会过来参与的。毕竟,这些世家子弟个个都背景深厚,哪位都不好轻易得罪。

    “小兄弟,怎么称呼你?”此刻,龙天行已经转过身来,望着梁辰,微微一笑问道。

    “梁辰。”梁辰抬头望着这个传说中的龙门四少之首的龙大少——龙天行,微微一笑道。

    细细观察过去,这位龙大少眉宇间英气逼人,眼神尤其深遂,深遂得就像一口千年的老井,泛起晶莹的智光,让梁辰根本看不透。

    “梁辰?呵呵,真是好本事,离得这远,居然弹得这么准,小兄弟的身手很是了得啊。”龙天行从旁边拽过来一把椅子,坐了一下来,饶有兴趣地望着他,看样子好像是准备跟他促膝长谈。梁辰倒也不介意。能跟这样传说中的门阀大世家子弟说说话,也算是增长见识、开阔眼界,更重要的是,能顺带摸摸这些人倒底是怎样的脾气秉性。

    “只是不小心误伤罢了。事实上我只是想弹得更远些。”梁辰摊开了手掌,很是无辜地说道。斜瞥了一眼,却看到了旁边的宋明义正用一种要吃人的眼光望着他。不过,摸着嘴巴,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宋明义倒真是有些吃惊了。两个人的距离少说有两米多远,梁辰当时连看也没看他,只是这么轻轻一弹,便能将烟头弹进他的嘴里,这个功夫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得到的了。

    “哦?这倒真是很巧呢。”龙天行挑了挑黑亮的眉毛,望着他笑了,笑容中颇有些莫测高深的味道。

    “世界上巧合的事情很多。”梁辰同样淡淡地一笑,回答也让人有些琢磨不透。

    “小兄弟真是个妙人。不过,看起来你好像真的不愿意跟别人说话,那算了,我也不勉强。”龙天行站了起来,很是潇洒地转身而去。不过,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再次向梁辰一笑,“小兄弟,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

    随后,龙天行已经走得远了。

    “不要让他失望?这是什么意思?”梁辰怔了一下,皱起了眉头,望着龙天行的背影,若有所失。

    这个时候,对面主席台上的高音喇叭已经响了起来,“请大家肃静。”喇叭里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是蓝天放的声音。远远地,便能看得到蓝天放已经站在了主席台,正对着麦克风讲话。蓝雨恬倒是不见其踪,也不知道在哪里候着自己的“如意郎君”呢。

    “各位世家子弟,各位大少,今天这场盛会的意义想必你们已经很清楚了,这场盛会无论是对我们蓝家还是对于获得最后胜利的那位家族子弟,都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也不必我在这里赘述。下面,我宣布一下比武招亲的具体流程……”蓝天放言简意赅地将刚才蓝雨众跟梁辰说过的那些又再重复了一遍,最后开始一一宣布参加比武招亲的家族世家子弟的名字。当念到梁辰的时候,非常简单,只是用“来自j省的梁辰”来代替,不过让梁辰参赛的理由倒是很充分,是蓝家老太爷一位过世的老兄弟的孙子,这也让那些世家子弟惊讶起来,猜测纷纷,都有些摸不清梁辰的底细了。梁辰在他们眼里,由一个不知名的穷酸小子,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存在,这也让梁辰些有哭笑不得,不过也不得不承认,换做他是蓝天放也要这样安排的。毕竟,让梁辰参赛,必须给他一个足够与那些世家子弟相当的重量级砝码,否则的话,那些世家子弟还不得造反罢赛啊。毕竟,无论如何也要同处于一个水平线上,否则就是对那些派出子弟来参加这场盛会的世家的侮辱了。这其中的关系摆布是很微妙的。

    当然,对于梁辰的出现,虽然蓝家一直闹得沸沸扬扬,但出奇地,外人却根本不知道,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蓝天放对于大局和家族的掌控力,很是强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