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尘埃落定?
    :

    “都别过来,谁过来我就杀了他。”蓝雨声两眼血红,将刀架在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脖子上,狂吼着。

    宗堂之中,除了护卫之外,谁也不许带武器,尤其是枝支一类的武器。不过他的刀藏得倒很隐蔽,居然就藏在腰带之中,属于那种伸缩软刀,轻轻一甩便能成为杀人凶器。只不过,这一刻,寒凉的刀锋对准的却不是其他人,而是他的生身父亲。

    “你这畜牲,居然敢拿自己的父亲当做人质,把刀给我放下!”蓝天放用枪指着蓝雨声怒喝道。

    “少他吗的废话,蓝天放,你这个老匹夫,我忍你已经好久了。你千方百计从自己的利益着想,就是不肯将蓝雨恬嫁出去,弄出了这场所谓的比武招亲只不过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现在蓝雨恬变本加厉,居然从外面带回来一个野男人,你们里应外合,分明就是串通好了,就是不想把这个家主的位置让出去,最后让蓝雨恬这个死丫头来当这个家主。当我看不出来么?蓝天放,我真后悔,后悔为什么不连你也一起杀了,光杀一个快要死掉的老头子,是我这一生做出的最愚蠢的决定。”蓝雨声此刻已经是穷途末路,索性也不再顾忌其他,纵声狂笑。

    “雨声,你,你就这样拿刀指着爸爸?”他身畔的蓝天成却怔怔地望着他,仿佛到现在还不能相信,自己的儿子居然拿自己做为人质要挟自己。

    “你给我闭嘴。如果不是你的懦弱无能,能让蓝天放的阴谋得逞?弄出了这个比武招亲?如果不是你如此没本事赶走蓝雨恬,她又怎么会敢变本加厉带个野男人回来居然还让那个死老头子高看一眼乃至影响到了整个大局?”蓝雨声手中的刀一紧,蓝天成的脖子上登时便出现了一道血痕,鲜血沿着刀锋淋漓而下,滴滴嗒嗒,望之触目惊心。

    可蓝天成犹若未觉,依旧站在那里,拼命向后扭着脖子,直勾勾地望着蓝雨声,语气颤抖,凄惶无助,说不出的悲怆甚至还带有一丝后悔,“雨声,爸爸承认自己的无能,没有为你营造出最佳氛围和环境,给你以后接任家主打下牢固的根基。可是,就算这样,你也不至于去行刺你的爷爷啊,他可是从小最疼你的亲爷爷啊!”蓝天成望着自己的儿子,无比悲怆地颤声道。

    “少废话。那个死老头子已经看中了这个小子,并且还那么高调的宣扬。他虽然已经退下来了,可是在家族中的位置当我不知道么?到现在还有百分四十的隐蔽产业和资源是由他亲自掌控的,他的话就是圣旨。如果他真要同意了这个小子跟那个臭丫头的事情,甚至再弄个入赘,最后我怎么办?蓝家最后不还是蓝雨恬做主说了算?所以,这个糟老头子必须要死。如果他不死,等到真让这个野小子和死头成了事,一切就都晚了!我必须先下手为强。”蓝雨声面带凶狠地拿刀子横亘在他的脖子上怒吼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天成无话可说,蓦然间抬起头仰天大笑,可是脸上却有惨淡的泪痕纵横交错。

    “可惜,你最终还是失败了。你认为,刺杀了老爷子,就可以改变一切,得到蓝家的一切吗?你难道不知道,一旦败退,你就等于是直接退出了蓝家家族继承权的争夺,最后成全的又是谁?如果我是你,一定会再容上几年,甚至十几年,暗中培植势力,等到时机足够成熟的时候,再去动手与雨恬较量。可惜,现在的你,还是太嫩了,或者说,是太愚蠢了。以你的这种心志,的确不配接任蓝家家主的位置。”蓝天放摇头长长地叹惜了一声。

    “都滚开,给我滚开。给我辆车子,直接开到停车坪去,我要开着直升机飞走。谁敢拦我,我先把他杀了,就算他是我的父亲,也没用。”蓝雨声丧心病狂地吼道,手中的刀又是一紧,蓝天成脖子上的伤口顿时扩大了一辈,开始哗哗地向下淌着血。而遭受了如此重大打击的蓝天成此刻就如同痴呆了一般,被蓝雨声撸着脖子拎来拎去,浑浑噩噩,只是眼神直勾勾地望着眼前的地面,脖子上那么大的伤口,却好像连痛觉都失去了,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蓝雨声,你投降吧,无论如何,我对天发誓,血债必须血来偿,你今天是不会走出蓝镇的。”蓝天放眼神狠狠地眯起,盯着蓝雨声,语气里有一种血淋淋的味道。

    “那我就杀了你的亲弟弟,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说,你是巴不得你弟弟死掉,所以借我的手除掉了家族内部的异己,哈哈,我看你这个家主位置倒底还能不能坐得牢了!”蓝雨生疯狂地大笑道。

    可是就在他张嘴的那一刻,突然间一道细微不可察觉的银光便射出了蓝雨生的嘴里,让他的笑声戛然而止,随后脸上便呈现出痛苦至极的神色来,也就在这一个疏乎之间,“砰……”枪声响起,蓝雨生的脑袋登时炸开了花。

    白的脑浆,红的鲜血,喷溅了满墙满地,也喷了蓝天成满身都是。

    蓝天成就那样傻傻地望着自己儿子的尸体倒在了地上,两眼直勾勾地,依旧是一副痴呆的状态。半晌,才猛然间反应了过来,长嚎了一声,“儿子,我的儿子……”一下扑在了蓝雨生的身上,嚎声凄厉无比。

    旁边的蓝雨众已经缓缓地收回了枪,枪口上,依稀还冒着几许青烟。刚才并不是蓝天放开的枪。

    “爸爸,请原谅我开了枪。我不想让你亲手杀死您的侄子,也不想二叔怨您一辈子,更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蓝雨生这个杀人凶手跑掉。所以,还是我来代劳吧。不妥之处,雨众甘愿受家主还有宗堂议事会的责罚。”蓝雨众将枪扔给了旁边的一个护卫,随后走到蓝天放面前,单膝跪了下去低头道。

    “不,你这是做了你应该做的,又何罪之有?起来吧,这是功,不是过。”蓝天放摇了摇头,沉沉地叹息了一声,已经扶起了蓝雨众,勉强向他一笑安慰他道。

    “是你,是你,是你杀我的儿子,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血浆糊满了全身的蓝天成此刻抛下了自己儿子的尸体,已经疯了一般地扑了过来,扑在了蓝雨众的身上,拼命地撕扯捶打,甚至用上了牙齿,蓝雨众只是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任凭蓝天成撕打他。

    “老二,够了。来人,把他拉下去,送回家里!”蓝天放怒喝了一声道。旁边早有几个侍卫将几乎半疯了的蓝天成强行拉了起来,送回家里去了。

    一路上,依稀还能听到蓝天成疯狂而刻骨怨毒的咒骂声,“蓝雨众,你这个王八蛋,没种的男人,不就是因为我儿子抢了你的女人,你才怀恨在心吗?今天又来肆意报复,杀了我的儿子,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这个外来的野种!”随后,又是疯疯癫癫的大笑声,笑得凄厉惨烈,摇曳在风里,听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今天的事情,想必各位都已经看清楚了吧?”蓝天放冷冷地哼了一声道,命人处理好蓝雨生的尸体,而后就站在廊道上,两眼中威棱四射地望着所有宗堂议事会的那些宗亲长老们。

    不少人都不禁低下了头去,表情很不自然,同时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深层次恐慌。

    “并非是我蓝天放排除异己,甚至拿自己的亲兄弟和亲侄子开刀,而是雨声他委实大逆不道,居然敢借着轮值带班的契机,潜入老太爷的飞来观,行刺老太爷。现在老太爷还躺在病床上没有醒过来,其心可诛,其罪当杀,这样的死法,甚至还便宜了他。如果按照家规,他必须要被凌迟处死,割上一千刀!”蓝天放语气森赛,里面透出了浓重的血腥味儿,甚至让他的眼睛也都蒙上了一层浓厚的血丝来。

    “雨众的出手,算是让雨生捡了一个便宜。在此,我也郑重警告所有人,希望以后别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否则,我要让他受尽人间酷刑而死,我发誓!!!”蓝天放最后一声怒喝让整个红楼都抖了两抖,颤了三颤,梁上的灰尘簌簌而下,显示了他现在心底的暴躁狂怒。

    所有人都散去了,一场家族内部的血腥利益之争,就此落下了帷幕。

    红楼二层之中,此刻,蓝天放正负手站在窗边,梁辰无罪释放,已经去除了手铐脚镣,此刻正有滋有味地品着功夫茶。不过微微皱起的眉心显示了他并不是像现在表现上这般悠然平静了。

    “蓝家主,对于贵家族的不幸遭遇,我深表同情。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深表遗憾。”梁辰用了一种很外交辞令的语气说道。

    “你觉得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蓝天放微微一晒,叹了口气,转过头来望着梁辰道。

    “那您觉得我应该说些什么?恭喜您终于成功地犁清了家族内部的障碍,排除掉了所有将会危害到家族的隐患?”梁辰似笑非笑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