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奋起反击
    :

    宗堂议事红楼,一层二层都是宗族议事所用,三层却是最高端的特护病房,里面配备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其先进程度堪比世界上最大最好的私人诊所——梅奥诊所,甚至随时可以专机请来外国专家做手术,或是直接远程会诊。事实上,任何一个大家族的宗堂所在之处,基本上都有这样的医院,这也是为了保证族内重要人物的生命安全而设的,也仅有极少数人有资格能够进入这所医院。

    当然,就算仅仅有一个人有资格能进入这所医院,那也非蓝家老太爷莫属了。

    “老太爷醒了?”哗的一下,屋子里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惊喜交加的表情,但远处的蓝雨声脸色却是一下苍白了起来,随后眼神很是阴狠,暗自里握了握拳头,随着一群人一起往上涌。

    梁辰则也被几个人押着,同时上了三层楼。大概是蓝天放害怕他借机跑了吧。他倒也无所谓,只是沉静地戴着手铐往上走,同时嘴角边浮起了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来。

    蓝雨声一直观察着梁辰脸上神色的变化,一见到这种情况,禁不住就是一怔,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可他却说不出来倒底哪里不对劲。

    楼上的特护病房内,蓝雨灵正站在蓝老太爷身畔,满面泪痕,同时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喜悦,一见到蓝天放带着所有人匆匆赶了过来,立即站起身来,惊喜交加地喊道,“家主,老太爷,他醒了,他真的醒了。”

    蓝天放脸上同样有着按捺不住的喜悦,点了点头,竭力保持着镇定,向身后摆了摆手,“你们在这里候着,我进去看看。”

    说罢,蓝天放已经进了屋子里去,外面的人站在门口处,焦急地等待着。

    好在宗堂三层红楼很大很宽敞,站下这么多人完全没问题,所有人在门中自发地排成了两排,不住地向里面探头探脑着。

    此刻,蓝老太爷面色苍白,嘴唇上没有一丝血色,身上插满了各式各样的管子,正静静地躺在那里。

    “老太爷真的醒了?”蓝天成坐了下来,凝视着蓝老太爷苍白脱皮的嘴唇,皱眉轻叹了一声问道。

    “真的,真的醒转了。刚才我就已经看到了,看到了他老人家都动了,然后好像还说了一句什么。”蓝雨灵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用力地点了点头道。

    “他说什么了?”蓝天成脸色登时凝重下来,转头向蓝雨灵问道。现在正是非常时期,老太爷遇刺的线索无从下手,如果他真能醒过来直接指证当时的凶手,那这件事情自然而然就水落石出了,也用不着再这样耗费心力地查来查去了。

    “他说,杀我者……”蓝雨灵说到这里,咬了咬嘴唇,向外面瞟了一眼,却没再说下去。外面的人群中,登时有人脸色便苍白下来,悄悄地往人群外退了出去。

    “说下去。”蓝天放眼神中放射出了一道狞光来,狠狠地盯着蓝雨灵道。

    “接下来,我就没有听清楚了。”蓝雨灵有些害怕地向后缩了缩身子,小声地道。外面有人如释重负地轻吁了口气,挪了一下脚步,却摆在了最外面最有利于逃跑的位置。

    “废才。”蓝天放有些焦躁地怒哼了一声,刚要说些什么,却听到病床上,蓝老太爷突然间发出了微弱沉闷的一声低哼,随后,身子居然动了一下,嘴唇蠕动着,喃喃地,好像在说些什么。

    “父亲,倒底是谁行刺了您?你在说什么?说清楚些……”蓝天放放低了声音道,同时将耳朵伏在了蓝老太爷的嘴唇边,想听个清楚。

    “是,是……”蓝老太爷轻蠕着嘴唇,以细微混沌的声音说着什么,门外的人听得并不仔细,可是蓝天放将耳朵贴在了蓝老太爷的嘴唇,分明已经听清楚了这个声音,登时脸上神色剧变,身子一颤,豁地一下站了起来,满脸不能置信的神色,同时夹杂着雷霆震怒,“畜牲,简直就是畜牲,他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来?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蓝天放站了起来狂吼道,同时满眼煞气地望向了门外,就在蓝天放狂吼之际,门外已经有一道人影条件反射般弹射了起来,向着楼下玩儿命地奔了出去。

    “把他给我拿下!”蓝天放一声怒吼,震得红楼梁柱上的灰尘都瑟瑟而下。

    楼下的护卫同时间一涌而下,将整个楼道堵得满满登登,围得水泄不通,根本没人能够冲得下去,登时便将那道人影截停在了楼道口。

    等所有人都反应过来,望过去的时候,登时便愣住了,每个人脸上都满是震惊、愤怒、不能置信等等神色。

    只见,门口被截住的那个人,分明就是蓝雨声。

    “给我拿下这个畜牲!”蓝天放狂喝道,同时大步腾腾地向外便走。

    旁边的蓝天成傻在了那里,见到跑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儿子,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这件事情真的是他做的?

    可是见蓝天放已经满身杀气地大步走了过去,爱子心切,也顾不得其他,况且他真的不相信这是自己儿子做的事情,一下便走出来拦在了蓝天放的面前,“大哥,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是他做的,绝对不可能,他,他可是老太爷的亲孙子啊,又怎么会做出这种欺父灭祖的畜牲事来。”

    “滚开,如果不是他,他为什么要跑?”蓝天放怒吼道,已经甩开了蓝天成,几步便走了过去,从旁边的一个护卫手里夺下了一把枪,“哗啦”一声便将子弹上了膛,直顶在蓝雨声的脑门子上。

    “不,不,大哥,他刚才往下跑,肯定是有原因的,求你,求你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蓝天成抓着蓝天放的手,苦苦哀求道。

    “大、大伯,大伯,我刚才往下跑,是出于义愤,想召集下面的护卫,把这里全部包围,不让凶手逃出这里,真不是我行刺老太爷啊。”蓝雨声此刻也叫起了撞天屈,“扑嗵”一下跪倒在地上,苦苦哀求道。

    “就是,就是,大哥,雨声平时乖巧听话,而且胆子还特别小,他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呢?绝对不可能,不可能。况且,老爷子刚才说什么,声音特别小,大家也都没有听清楚,他也不一定说的是雨声啊,或许会是其他人也未可知。”蓝天成此刻也镇定了下来,竭力地替儿子说话,同时居然还反咬了一口,潜在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蓝老太爷根本没有说出凶手是谁,况且也说不清楚,没准儿就是蓝天放想栽赃陷害的。

    “就是,就是,老太爷刚才的话可是谁都没有听清楚的,家主,没有必要这样武断吧?”其他几个宗族的长老也七嘴八舌地说道。

    “你们,真是反了天了。事实明明就摆在眼前,如果不是他,他为什么要逃?”蓝天放怒极吼道。

    “大哥,他刚才已经说过了,是出于责任所在,想召集护卫把这里围住,避免凶手逃走。”蓝天成还在替自己的儿子辩解着。

    就在这时,床上的蓝老太爷似乎又动了一下,紧接着,好像还在说什么,蓝雨灵把耳朵贴在了蓝老太爷的嘴唇上,再次认真仔细地听着。

    “都闭嘴!”蓝天放一摆手,整个红楼三层再次鸦雀无声起来,随后,就能听到蓝老太爷又吐出了几个极其模糊的字眼儿来。

    蓝雨灵一下跳了起来,尖声大叫,“没准,就是他,就是他,老太爷说,亲眼看见了,就是他!”蓝雨灵向着外面蓝雨声的方向一指,尖声叫个不停。

    蓝天放豁地一转身,已经把枪口再次顶在了蓝雨声的脑门子上,蓝雨声身子登时瘫软下来,满脸苍白的神色,豆滴大的汗珠子一滴滴地不停滴下,嘴里却狂吼着为自己辩解,“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当时他是脸朝下倒下去的,根本不可能看到我!”

    满室皆静,针落可闻。

    稍后,响起了蓝天成悲怆的怒吼声,“畜牲,你这个畜牲啊,怎么敢去行刺你的亲爷爷……”

    无疑,蓝雨声的这一句话,已经在这一刻不打自招了。凶手就是他。

    “雨声,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蓝天放这一刻居然在笑,可是笑声中,手指已经缓缓地扣上了扳机,只要稍微一用力,蓝雨声现在这一刻,必定会脑袋开花了。

    “我,我……”蓝雨声上下牙关打着颤,才发现,自己犯了多大的一个错误,居然就这样承认了。

    “雨声,其实老太爷根本就没有醒过来,他翻身、呢喃,只不过是无意识状态下动作罢了,难道你真以为,这么严重的伤,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清醒过来?难道你一直都没有听到,我和雨灵是在用‘你’来代替了凶手的称呼,而不是‘蓝雨声’?真是可惜,如果你再沉着一些,或者干脆就是不承认,现在谁也会拿你没办法,你或许还会再多活两天。不过,你自己的愚蠢却葬送了你的性命。”蓝天放将枪口抵在蓝雨声额头上,轻轻地摆动着,冷冷地笑道,可是那冷笑之下,却隐藏着说不出的剧怒与杀意来。

    “我,我……”蓝雨声喉头格格作响,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样杀你,委实太过便宜你了。把他给我押下去,按照族规,凌迟处死!”蓝天放哼了一声,将枪口缓缓地缩了回去,后面的护卫已经一涌而上。就在护卫们刚想有什么动作的时候,求生的**让蓝雨声突然间爆发出了惊人的潜力,如同一头豹子般地蹿了起来,一把便将身旁呆若木鸡的蓝天成的喉咙死死掐住,同时抽出了一把刀来,横亘在了他的脖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