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谁是凶手
    :

    “哈哈哈哈,你这个外来的野小子,居然扯到了我的身上?难道是想把这件事情栽赃陷害给我?真是贼咬一口,入骨三分。好,好,好,大伯,既然事情已经扯到了我,那我就不能脱身于事外了。为了以示清白,在此,我恳请传唤昨天从梁辰身上搜出凶器的几个护卫,用事实证明,这件事情确实跟我毫无关系。”蓝雨生狂笑了一声道,似乎早就料到了梁辰会这样说。

    “传唤证人。”蓝天放皱了下眉头,点点头道。事关重大,必须要把所有细节都搞清楚,不能遗漏下一星半点了。

    不多时,几个护卫已经被传了上来,“我且问你们,昨天是谁从梁辰身上搜出了做案的凶器?”蓝天放喝问了一声道。

    “回家主的话,是我,还有其他几个人也都亲眼见到,那把枪确实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其中一个矮墩墩孔武有力的护卫躬身回答道。

    “你们几个确实看到了吗?”蓝天放神色肃穆地问道。

    “是,家主,我们都看到了,确实从这个人身上搜出来的那把枪。”那几个护卫齐齐躬身回答道,只不过,神色间都有些惶恐,眼神闪躲,脸色苍白,冷汗噼哩啪啦地往下掉,一个个都是强做镇定罢了。

    蓝天放看在眼底,心底下只是冷冷一笑,也不说话,放缓了语速,缓缓地问道,“你们几个,应该知道我们蓝家的家规吧?事关重大,一旦你们做了伪证,或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不光是你们,就连你们的家人,也要跟着遭殃。就算现在是现代社会,但在蓝镇,这个规矩却是从来不曾废止的,你们,可明白我话里的意思?”

    “是,家主,我们都知道兹事体大,不敢胡言乱语,所说的每个字都是确凿无误的。”几个人护卫相互间望了一眼,脸色愈发苍白,依稀可见每个人的额头上都渗出了细密的汗水,一个人躬身回答道,语声里都略有些颤抖。

    “家主,您这样问是什么意思?难道您真的相信这件事情真是雨生做的?我现在以议事会长老的身份,强烈提出抗议,家主您现在所作所为,分明就是转移视线,现在我们是在审问梁辰这个外来的野小子,而您现在却是变相地审问雨生。”蓝天成怒无可怒,豁地一下站了起来,怒喝了道。

    他实在愤怒了,蓝天放这么做,分明就是怀疑自己的儿子是凶手,怎么搞来搞去的,凭着梁辰的一番话,就搞到自己的身上来了?简直太可笑了,也太可恨了。

    “天成,你坐下。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又何必动怒?况且,从理论上来讲,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每个人都有嫌疑,每个人都应该接受审查,我这也是例行公事罢了,你又何必如此动怒?”蓝天放望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

    “我……”蓝天成还想再说什么。

    “我现在以家主的身份命令你,坐下!”蓝天放“啪”地一拍桌子怒喝道,蓝天成狠狠地一咬牙,坐了下去,可是盯着梁辰的眼却是恶狠狠的,恨不得吃了他。这个该死的小子,居然把这一摊子烂事弄到自己的儿子身上来了,就算凶手不是他,也要让他扒层皮,要他好看。

    “呵,好,很好。希望你们说的是实话。且退到一旁去。”蓝天放语调放缓和下来,望着那几个护卫,和颜悦色地说道。@&@!

    “是,家主。”几个护卫应了一声,如蒙大郝地退了下去,甚至其中有一个腿一软,险些栽倒在那里。

    “这几个人,平时都是由谁训练带值的?”蓝天放缓缓地问道。

    “家主,是我。”此刻,蓝雨众排众而出,在下面一抱拳道。

    “哦,是你,唔,你且退下去吧。既然是你训练并调.教的部属,那跟蓝雨生关系应该不是很密切,从这个角度来讲,雨生想指使他们去做什么事情,似乎也很难了。”蓝天放看了蓝雨众一眼,缓缓地说道。

    “事关重大,雨众不敢置喙。”蓝雨众抱拳说道。*&)

    “嗯?雨众,你好像话里有话?”蓝天放皱眉问道。

    “雨众不敢,只是有些疑惑而已。”蓝雨众抱拳说道,不卑不亢地道。

    “你有个屁的疑惑你有疑惑?蓝雨众,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疑惑?”蓝雨生实在忍不住,又跳出来骂道,却被蓝天放一个凛厉的眼神逼了回去,不敢再说什么了。

    “你但讲无妨,谁要再敢多嘴,拖出去,抽五十鞭子。”蓝天放点了点头道,语气里却带上了血腥无比的味道来。蓝雨生心头一寒,背上隐隐生疼,不敢再说了。生怕再说下去,被抽五十鞭子那就麻烦了。

    “是,家主大人。其实我这也不算是疑惑,仅仅是发现了一个情况而已。”蓝雨众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随后望了一眼那几个护卫,“虽然这几个护卫是我一手训练并培养的,但我训练的人确实很多,这个家主明鉴,所以对每个人的心性都不可能有完全的了解把握。当然,我这样说并不是想划山头立派系,只是想说,我训练的人不一定我就十分了解他的情况。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无意中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昨天晚上,这几个护卫私人的帐户上突然间都多出了一千万美金。按照道理来讲,他们现在的收入虽然不低,但就算不吃不喝一辈子,也不可能攒这么多钱。况且,还有一点,这笔钱几乎是不分先后到达他们的帐户里,最重要的是,谁汇给他们这么多钱?为什么要汇给他们?汇钱给他们干什么?这才是最让雨众疑惑的问题。雨众说完了。”蓝雨众说完之后便退了下去,正好碰到了梁辰望过来的目光,两个人眼神一碰,蓝雨众面无表情地移过去目光,梁辰则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说话了。

    蓝雨众一边说话,旁边的那几个护卫便一边发抖,等蓝雨众说完之后,四个人几乎是通体大汗淋漓,脸色苍白一片,抖得如风中的落叶。

    “唔,雨众,你提出的这个问题很关键,也很好。你们几个,可否回答一下,这笔钱倒底是哪里来的?谁给你们汇了钱?为什么要汇给你们钱?”蓝天放冷冷一哼道。

    “我,我……”几个护卫脸上苍白如纸,大汗通透,刚要说什么,猛然间那个矮壮的护卫狠狠地一咬牙,突然间捂着喉头咯咯怪叫了两声,随后七窍之中早已经汩汩流出血来,倒在了地上,痛苦地翻滚了几下,手脚一阵抽搐,却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好,把他们几个全都给我拿下。”蓝天放吃了一惊,怒喝道。但已经迟了,其他几个护卫几乎是同时狠狠地一咬牙,里面的一颗假牙上藏着的毒药早已经咬破,毒液流入喉间,见血封喉。那毒性好不猛烈,转眼间几个护卫都已经七窍流着黑血死在当场。线索就此中断了。

    远处的蓝雨生面止阴沉地捏了捏掌心,掌心处,不知不觉中,已经掐出了一把汗来。

    “查他们的帐户,倒底钱从哪里汇来的。”蓝天成此刻也反应了过来,怒吼着说道。

    几个工作人员早已经扑了过来,紧急地开始查那几个护卫的帐户,不多时,都已经查了出来,钱居然是从瑞士银行汇过来,而瑞士银行号称是世界上最保密的银行,绝对不可能向任何外人提供半点客户信息。

    线索就此中断了。

    “可恨,这几个混蛋的东西!”蓝天放狠狠地一拍桌子,怒骂道。

    “家主,您刚才可是说过,没有查清楚之前,任何人都有嫌疑,而我们眼前摆着具有最大嫌疑的这个梁辰,却好像放到了一边去,专查这几个护卫,似乎有些舍本逐末,没有道理吧?依我看,这边的线索暂时查着,先把这个梁辰审清楚再说。无论如何,他拥有有作案时间,还身揣凶器,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凶手。就算不是凶手,也是主谋之一。搞不好,这几个护卫就是被他收买弄出来做障眼法搅混清水的。甚至他想通过这个几个护卫搅得我们疑神疑鬼,以为出了内鬼,甚至家族内讧也未可知。所以,要查,先把他查清楚再说。”蓝天成指着梁辰怒喝道。

    蓝天放眯了眯眼,蓦然间断喝了一声,“验枪!”所谓的验枪,就是检查枪上的指纹,看是不是与梁辰的指纹吻合。

    但结果出来了,却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枪上居然没有梁辰的指纹,半点都没有,相反,倒是几个护卫的指纹就在上面。

    一时间,案情又陷入了僵局之中。

    “我看就是这个小子,他太诡计多端了,把枪上的指纹全都擦掉了。或者当时干脆就是戴着手套做案的。”蓝雨生在一旁阴损地说道。

    刚说到这里,突然间楼上一声惊喜交加地叫声,“老太爷醒啦,老太爷醒啦……”分明就是蓝雨灵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