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密谈
    :

    “正相反,我却觉得合情合理。”蓝天放在墙壁那边喟然一叹道。

    “噢?愿闻其详。”梁辰活动了一下被卡在脖子上的枷锁夹得有些麻木的手臂,淡淡地道。

    “因为我知道行刺的人必定不是你。”蓝天放沉稳地说道。

    “凭什么这么判断?要知道,按照当时的情景,我可是嫌疑最大的人。”梁辰饶有兴趣地挑了挑浓眉说道。

    “不,我相信不是你。第一,一个能在五个月之内以学生的身份赤手空拳、白手起家、没有任何身份背景便能统一了j省江城大学城且成为j省道上第十四位终身制荣誉老大的人,必定不是简单之辈,甚至可以说是大智大勇之人。以我见过的所有年轻小辈而言,你当得上是个中翘楚。如果没有过人的勇力和智慧,就绝对不可能做出如此轰轰烈烈的事情来。无论你有什么目的,即便是你真的想行刺老太爷,也绝对不可能在彼时、彼地用如此愚蠢且瞎子都能看得出来的办法。”蓝天放轻轻一笑道,显然对梁辰的来历现在已经了若指掌了。对此,梁辰倒是没有表现出半点惊讶。毕竟,以蓝家家主的身份,如果想查自己,那简直是再轻松不过的一件事情了,这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第二点呢?”梁辰颇有兴趣地问道。

    “第二点,是因为你没有逃跑。一个能在砥剑节上打通关的人,勇力之强,恐怕无人能及。起码,凭借着当时飞来观中的那些护卫,如果你真的发起飙来想逃走或是挟持人质。恐怕没人能拦得住你。但你却并没有那样做,相反,却异常沉定,甘愿束手就擒,甚至连蓝雨生抡刀砍向你的时候,你都没有半点避开的意思,这足以表明,你问心无愧。而我阅人无数,如果连人本心深处的这种心理都看不出来的话,那我倒也不配做这个蓝家家主了。”蓝天放凝声说道。

    “我倒要感谢蓝家主对我的信任了。”梁辰不置可否地一笑道。

    “第三点,我相信我自己的女儿,也相信她的眼光。她素来心高气傲,普通男子根本不入她的眼。一旦她真正喜欢上的男子,必定是顶天立地,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猥琐令鄙夷不屑的事情来?就算要做什么,也是光明正大的通天阳谋,这种卑鄙至极的小技俩,我相信不是雨恬丫头喜欢上的人所屑于施展出来的。”蓝天放说到了自己的女儿,一丝爱怜不经意间油然流露出来,显然了严父慈怀的一面。

    “应该还有最后一点吧?”梁辰微微一笑道。

    “确实,最后一点就是,你没有行刺老太爷的任何动机和理由。首先,你并不知道飞来观中的老道士就是老太爷,否则以你为人的沉稳,也绝对不会轻易进入飞来观。其次,就算你知道老太爷的身份,可老太爷对你观感极佳,只能有利于你和雨恬成事,你又何苦这样去做?最后,你现在已经麻烦重重,如果不出所料,恐怕与雨恬相好,也是有借蓝家之力之势的想法,更不可能想去行刺老太爷。除非你是个疯子。可就算是疯子,也应该有一个出手的理由。但你没有任何这样的理由,所有的一切都是强加在你身上的,所以,综上所述,我并不相信你是真正的凶手,必定会另有其人。当然,还有一点需要补充,我蓝天放,毕竟还没有老到要糊涂的那个份儿上了。”蓝天放说到这里,自嘲地一笑道。

    “既然如此,那您为什么不放了我呢?又何必在这里以这种私密至极的方式跟我谈话呢?”梁辰笑笑说道。

    这一次,蓝天放沉默了下去,随后长长地叹了口气,从那个黑窟窿里递过来一枝烟,梁辰叼在嘴里,蓝天放亲自打火给他点燃,随后墙壁那边也蒸腾起了一阵缭绕的青烟。

    “梁辰,你是个聪明人,我觉得你不应该问出这个问题。”蓝天放叹了一声道。

    “对不起,蓝家主,我这个人有时候脑子并不算十分够用,您是高看我了。”梁辰叼着烟,斜靠在墙壁旁边,淡淡地一笑道。

    “呵呵。”蓝天放倒并没有争辩,只是笑了笑,随后继续沉默了下去。而梁辰也耐心地等待着。他已经等了很长时间,再继续等下去也所谓了。

    “梁辰,你读过史书吗?”蓝天放突然间问道。

    “读过一些。”梁辰眯了眯眼,知道正题来了。

    “嗯,那你知道玄武门之变吗?”蓝天放继续问道。

    “为夺皇位,杀兄弑父。”梁辰言简意赅地道。

    “哈哈,好,说得好,好一个杀兄弑父。其实,我想跟你说的是,任何一个帝国或者哪怕是稍大一些的利益集团,时间长了,都必定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很不幸,传说中的豪门恩怨,你恰巧亲眼见证了一回,也亲自体验了一回了。只不过,你是以一个囚犯的身份见证的,这个让我也有些汗颜。”蓝天放哈哈一笑说道,可是语气里却充满了自嘲与悲凉,还有一股不平之气。

    梁辰并未说话,依旧在静静地沉默着听着,同时心底下也多少替蓝天放有一丝悲哀。这个豪门帝国的家主,表现上风光无限,其实内里面也并不是那么好当的了。

    “其实说起来很俗套的事情,情节上也没什么新意,但我们都是凡人,永远都不能免俗,所以,这些庸俗的桥段也依旧会在我们身上发生并且上演。真是可笑又可悲。”蓝天放仰天叹息道,墙壁那边,一个红红的烟头亮点儿在那边明明灭灭,时而黯淡时而明亮,像征着此刻蓝天放起伏不定的心情。

    “您说得对,生活在凡尘俗世之中,谁都无法免俗。就算再想特立独行,也不可否认的是,庸俗是人与生俱来的劣根。”梁辰也喟然轻叹了一声道。

    “其实我很恨。如果雨恬要是个男儿身,或许,一切都不是问题了,所有的困难都会迎刃而解。可正因为她是个女儿身,却又如此出色,难免就招人嫉妒了。我一生无子,唯有雨恬这么一个女儿,她自幼无比聪明,什么东西看一眼就会,如果她是个男子的话,这份家业恐怕百分之百会由她来继承,蓝雨声那个绔纨子弟,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指望,连个边儿都摸不着了。但就算雨恬是个女儿身,很多人也嫉妒得眼红,再加上她能力出众,而且还深入老太爷喜爱,所以,尽管祖训规定,蓝家永远要由男子掌舵,这份家业传男不传女。但很多别有用心的人依旧心底忐忑,生怕再有什么变化,为避免夜长梦多,拼死也是要把雨恬嫁出去的。呵呵,我这样说,你应该明白吧?”蓝天放苦涩地一笑道。

    “嗯,我很清楚。就是在为某些不成气的人铺路罢了,将可能的变数减少至最低下限。”梁辰点了点头,吸了烟道。

    “就是这么个道理了。其实雨恬以未出生时,很多人就已经别有用心,将她直接指腹为婚,许给了龙门门主的儿子,可是后来,龙门门主的儿子意外死亡,所以,这门婚事也便搁浅了下来。现在雨恬已经到了婚嫁之年,而且能力如此出众,有人心底便不安起来,为了将雨恬这个变数减少到最低限度,所以,他们再次以蓝家在非洲的铁矿利益为由头,又起了与龙门联姻之意,说穿了,打着为家族未来的发展而强强联合的说法,不过就是在为了满足某些人的野心想把雨恬尽早赶出门去罢了。真是可笑。”蓝天放说到这里,有些愤怒起来。稍微平息了一下胸中的怒火,深吸了口气,才继续说下去,“他们又向通过长老会与宗堂议事会,旧事重提,强烈要求与龙门联姻,并且暗自里向龙门传递了信号。而龙门因为利益的考虑,也答应了下来。可怜我个性强烈的雨恬,就这样当成了利益联姻的牺牲品,并且要为此葬送她一生的幸福和自由。尽管我努力争取,但为了平衡大局,最后也不得不折衷想出了这样一个比武招亲的办法,无他,只是想对我的雨恬表达我这个为人父歉意,同时让雨恬的选择范围在尽可能的条件下扩大一些,也算是对雨恬的补偿了。”蓝天放语气低沉地说道,话里语间,充满了对女儿的愧疚与歉意。

    “我想雨恬会理解您的。”梁辰沉默了一下,淡淡地道。心底下却在为这个蓝天放这个父亲感觉到了悲哀。堂堂一代家主,却被人逼迫如斯,表面的风光掩不住内里的苦涩,换做是他,恐怕也会无比苦郁的吧?

    “其实我就在想,如果雨恬是个男儿身,断不会有这么多麻烦。就算退一万步讲,如果雨众要是我的亲生儿子的话,恐怕也不会这样了。哪怕,就算是蓝雨生如果再出息一些,能力方面完全超越了雨恬,恐怕也不会有这样的担心。但他的不成气候,却让太多人为他这个嫡亲血脉中的唯一男丁担心,才想出了诸多卑劣的办法来。我,真恨啊!”蓝天放仰天一声长叹,语气里不尽沧桑、不尽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