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诡异的一切
    :

    一会儿功夫,铬铁在铜盆里已经被烧得通红一片,而梁辰也被人从牢里提出来架在蓝雨生的面前。

    蓝雨生今天可谓是吃尽了苦头,对于自幼锦衣玉食甚至连割破道口子都要被家里人大惊小怪呵护一番的他来说,这五十鞭子不仅仅代表着肉、体上的伤痛,尤其是在所有人面前打的,更代表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屈辱。而这一切,都因为梁辰的到来才发生的,他无法不恨这个外来的野小子。

    眼睛赤红无比地望着梁辰,里面满是怨毒之意,今天他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发泄在梁辰身上,就算不搞死他,也要搞残废掉他,渲泻掉自己的这一口怨气。

    将已经将得通红的铬铁从铜盆中抽了出来,他狞笑着向着梁辰一步步走了过去,眼神中燃烧着疯狂无比的恨意,“小子,记住了,蓝镇,可不是你能来得的。先给你个长个记性。”他举起铬铁,便要向着梁辰的胸口戳过去。

    眼神中闪动着疯狂无比的快意,似乎已经提前看到了那皮焦肉烂的场面,闻到了那焦糊的肉味儿。

    可手刚伸过去,便听见廊道上急促地响起了一声喊,“雨声,住手。”随后一个人影已经风一般地掠了过来,一把便抓住了他的手,将铬铁压了过去。

    蓝雨生大怒,转头望过去,便看到高大英伟的蓝雨众已经出现在了面前,再一次阻止了他的好事。

    眼睛登时赤红如血,“蓝雨众,又是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闪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收拾。”他破口大骂道,

    “啪……”他刚说到这里,蓝雨声已经一个大耳朵扇到了他的脸上,打得他原地转了个圈儿,捂着脸庞踉踉跄跄地退到了一旁去,眼前满是闪烁的金星,嘴角边也溢出了鲜血。

    “王八蛋,你居然敢打我?信不信我杀了你?”蓝雨生捂着脸极度疯狂地骂道。

    “混帐东西,那五十鞭子还没打醒你?如果你还没清醒,那就让我来帮帮你吧。”蓝雨众扔掉了那个铬铁,提起了地上的一桶水来,兜头浇脸地劈了下去。

    蓝雨生避之不及,登时被从头到脚淋成了一个落汤鸡。

    “哎……你,你这个外来的野种,你他吗的疯了……”蓝雨生急怒攻心,口不择言地骂道。

    对面蓝雨众脸色骤然间极度森寒下来,劈手一把便抓住了他的胸口,将他提到了身畔,“你再说一遍?”@&@!

    他的语气极度阴森恐怖,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血腥味道来。身份问题是他的终身之痛,当然,他发怒也并不完全是因为这个问题,实在是蓝雨生骂得太过份了。

    “你这个野……”蓝雨生怒骂道,可是那个“野”字刚吐出来,蓝雨众已经重新拣起了那块铬铁,直接对准了他的眼睛。铬铁上还残余着惊人的热量,甫一拿过来,便已经激得蓝雨生脸上起了一排的鸡皮疙瘩,同时眼睫毛都被烤得卷了起来。他相信,如果自己再敢骂下去,恐怕狂怒之下的蓝雨众会直接烫瞎自己的眼睛。

    “你,你敢如此对我?信不信我去大伯那里告你!”蓝雨生终于不敢再骂出野种这两个字了,而是色厉内荏地威胁道,无形中倒是已经服软下来。

    蓝雨众手一松,已经将他扔在了地上,同时也扔下了铬铁。

    “你滚吧,家主有命,明天会对他进行宗堂公审。在此之前,谁也不许私下行刑逼供,否则,家法处置。”蓝雨众看也不看他一眼,冷冷地道。*&)

    “好,好,蓝雨众,你等着,等我继承家主大位的那一天,我第一个弄死你。你这个连自己的女人都嫌你没用的男人,我现在就回去狠狠地干.你的女人,哈哈哈哈。”蓝雨生爬起来逃了几步,随后站在阶梯上,用令人发指的疯狂与恶毒的语言攻击着蓝雨众。

    “我杀了你!”蓝雨众陡然间便疯狂起来,一把抓起了地上的铬铁,向着蓝雨生狂掷过去。

    蓝雨生大吃一惊之下迅速一躲,倒是没有被铬铁直接砸中,但铬铁却砸在了墙上,直接反弹回来,正好烫在了他的后背上,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而且还带着烫伤,他狂吼了一声,破口大骂着,一路向上逃了回去,却是再也不在敢这里逗留了。

    “王八蛋,早晚这天会把你收回去!”蓝雨众死死地捏着自己的拳头,骨节都捏得有些发白了。望着蓝雨生走过的地方,眼里有着说不尽的疯狂恨意。

    “蓝兄说得对,这种人渣,人神共愤,早晚不等,终究有一天会被这老天收回去的。”旁边的梁辰笑了笑说道。

    蓝雨众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向着几个护卫挥了挥手,几个护卫一起躬身,全都退了出去。

    他走上前去拿钥匙给梁辰打开了枷锁,梁辰活动了一下手腕,抬头笑道,“蓝兄难道不怕我逃走?”

    “如果你逃走就证明老太爷确实是你行刺的,连唯一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你不会这样愚蠢。”蓝雨众摇了摇头,已经在小桌子旁边坐了下来,顺手递给了梁辰一枝烟。

    梁辰接过来,两个人打火点着,深吸了一口,都沉默了下去。

    半晌,梁辰抬头道,“还要谢谢蓝兄几次三番出手帮我,否则,这个蓝雨生恐怕真要对我下毒手了。”

    蓝雨众轻叹了一声,摆了摆手,“不必说这些。雨恬是我妹妹,你是她喜欢的人,帮你也是是在帮雨恬。”

    “无论是看在谁的面子上,我终究是现实的受益者,如果此番不死,这个情依旧是要还的。”梁辰淡淡一笑道。不

    “等你不死的时候再说吧。说实话,这一趟,你不该来。”蓝雨众深深地望着他,叹息了一声道。

    “我也不想来的,可惜我也是身不由己。”梁辰苦笑了一下,摇头道。不过却并没有完全说实话。毕竟,他是出于半自愿来这里的,和蓝雨恬之间是一种交易的关系。他现在当然不能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了。

    “你真的喜欢雨恬么?”蓝雨众注视着他良久问道。

    “我……是的,很喜欢。”梁辰摸了摸鼻子,点点头道。此时此刻,纵然蓝雨众是蓝雨恬的大哥,他也不能把实情和盘托出了。毕竟,现在情况莫测,他还需要谨慎行事。

    “愿为了她付出所有的一切?”蓝雨众盯着他问道,眼神变得深遂起来。

    “每个人为了自己所爱的人,都会不惜奉献出自己的一切。”梁辰点了点头,却是很有技巧地用了一个大而化之的答案回答道。

    “那祝你们幸福吧,希望你们们能逃过这一劫。”蓝雨众扔下了快要烧到手指的烟蒂,踩灭掉,重新给梁辰戴上了枷锁,出门而去了。

    望着他的背影,梁辰皱起了眉头,眼里流露出了一丝深思的神色来。

    这个时候,几个护卫已经重新走了下来,将梁辰押回到了石牢中去,不再管他了。

    梁辰扔掉了烟头,也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又是几个小时过去了,已经是午夜时分。四个护卫有三个已经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另外还有一个靠着墙壁对着梁辰的方向在假寐。

    牢房内极静,静得有些可怕,依稀能听见石洞里的老鼠吱吱吱的叫声。突然间梁辰已经睁开了眼睛,向前望过去。只见眼前那四个护卫的身边,居然飘起一丝淡淡的烟缕来,若有若无地将四个人笼罩在了其中,四个护卫几乎是同时耸动了一下肩头,而后,全都睡得更沉更香了,甚至就连那个靠在墙边的侍卫也歪向了桌子的一旁,昏睡了过去。梁辰一怔,随后便屏住了呼吸,生怕同样吸入这烟雾,导致什么不测的后果。

    此记得,四个护卫背靠着的墙壁那边突然间“豁拉”一声响,一块青砖居然被抽了出去,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窟窿,一阵极强的阴风吹了进来,瞬间便将那烟缕吹散开去,甚至将室内的霉味儿也抽走了大半,一时间,牢房内的空气倒是清新了许多,不再那样污浊了。

    梁辰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皱眉望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切,正思考着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身后的墙壁上也传来了“豁拉”一声轻响,紧接着,几块并在一起的青砖同时间被抽了出去,露出了外面另一个漆黑的空间。梁辰转头望着这个近在咫尺的黑洞,心底下颇有些惊悚起来,没有搞清楚这倒底是怎么个情况。

    “梁辰,你受委屈了。”此刻,黑窟窿里传来了一个声音,颇有些落寂沧桑,但梁辰能听得出来那是谁的声音,却并未点破,只是淡淡一笑,“您太客气了。”

    “呵呵,我听得出,你语气里有一丝埋怨的意思。”那个人道。

    “岂敢。不过我很好奇的是,以您的身份之尊,居然在深夜里来看望一个杀人嫌疑犯,还有如此诡异且秘密的手段,这未有些于情理不合了。”梁辰笑了笑道。他当然已经听得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分明就是蓝家家主,蓝雨恬的父亲,蓝天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