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押入大牢
    :

    这一刀劈得凶狠至极,就算劈不到梁辰的要害,恐怕这一刀下来,也会砍掉梁辰的半边手臂,要他半条命。

    事起突然,蓝雨生动手实在太快了,周围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远处的蓝雨恬一见之下,登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一声喊,却又哪里来得及营救梁辰?

    刀光如雪,更如恶魔张开的獠牙,即将劈在梁辰的身上,眼看着就要血光迸现,梁辰非死即伤,就在这一刻,一只大手突然间伸了过来,快逾闪电,一把便抓住了蓝雨生的手腕,生生地将刀子停在空中。

    彼时,那把刀距离梁辰的右臂仅仅不到两公分,刀上的寒芒激得梁辰脖子上的寒毛都根根竖了起来。不过梁辰依旧神色不变,只是冷冷望着眼前的这一切。

    “雨生,住手。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之前,他只是个嫌疑犯而已。我们蓝家向来处事公平公正,不能给外人留下任何滥杀无辜的口实。况且,就算要行刑,也要经过家族的正式审判之后,在镇外执行,难道蓝镇之内不得有血光之灾的祖训你忘了么?”蓝雨众的声音响了起来,厉声喝斥道,同时劈手夺过了蓝雨生的刀,扔在了一旁。

    钢刀与青石地面撞击,发出了当啷一声脆响,激得石屑纷飞,显示了刀锋的锐利。如果不是蓝雨众及时出手,恐怕梁辰刚才真要有难了。如果他敢反抗,怕是即将招来更加凌厉的雷霆打击了。

    “你一个养子,算什么东西?敢在这里训斥我?”蓝雨生砍刀被夺,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望着蓝雨众怒吼道。

    蓝雨众望着他眯了眯眼,冷冷地道,“公理在,人心知,这不是血缘与身份的问题。况且,你是蓝家嫡系的血脉传承,就更应清楚祖训,清楚现在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如果你真这么直接杀了他,非但于事无补,反而会造成更恶劣的影响。就算事实上是梁辰行刺老太爷,但你这样做,却有损家族声威,更让外人怎么看待蓝家?难道我们蓝家就是草菅人命、不分青红皂白的糊涂之地吗?”他语利如刀地反驳回去,顶得蓝雨生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你少在这里跟我摆什么大道理,拿我当三岁的孩子?我刚才只不过是一时义愤罢了,别在这里给我扣帽子。”蓝雨生不甘地反唇相讥,蓝雨众却只是冷冷地望了他一眼,并没有再说话,只是退到了一旁去。却让蓝雨生这一记重拳打了个空,颇有些失力闪了腰的感觉,空自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却找不着对象,不知道跟谁发泄了。想再上去踢梁辰两脚,但蓝雨众就拦在自己的面前,也只能做罢。

    “不,不是他,不会是他,他不可能杀我爷爷的,他没有杀我爷爷的动机。他也是刚刚来到这里,与我爷爷也是初次相识,又怎么可能会想到要杀我爷爷?那把枪也不是他的,绝对不是他的,他根本就没有带枪来。”蓝雨恬大哭着站了起来就要扑了过去,却被蓝天放一耳光抽倒在地上。

    “你这杵逆不孝女,如果不是你带着外人来蓝镇,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算不是他行刺老太爷,此事也必定与他脱不了干系。否则,凭什么他来之前任何事情都没有,他来之后就发生了行刺血案?把这个杵逆女给我押下去。”蓝天放怒喝了一声道。同时拿过了那把枪,反来复去看了两眼后,满眼含煞地地交给了身旁的人。

    旁边早已经跑过来几个护卫,下了蓝雨恬的枪,直接把蓝雨恬押了下去,尽管蓝雨恬哀怨地哭泣、替梁辰求饶,蓝天放却铁青着脸,根本连看也不看她一眼。

    “你,还有何话说?”蓝天放转头凝视着梁辰,语气如三九寒冬般冷厉。

    “事已至此,我无话可说。不过确实不是我行刺老太爷,只不过,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蓝家主的秉公执法了。我相信以家主的法眼,必可明辨事非,查出谁是真凶来。我静待着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梁辰淡淡一笑道,神色间平静得令人发指。

    “好,年轻人,我十分欣赏你的态度,这也不枉你被老太爷请进飞来观一叙。我自会查个清楚,给你个交待。如果不是你行刺的,你自会安然无恙。如果是你行刺的,那你就要被凌迟处死!押下去。”蓝天放挥手喝道。

    几个人护卫已经将梁辰直接押了下去。梁辰走到观门口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就看到两个正盯着自己。

    一个是蓝雨生,眼睛阴狠恶毒,恨不得吃了自己。

    而另一个则是蓝雨众,始终皱着眉头,见梁辰望向自己,禁不住轻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像是在安慰他,不必担心,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家主必定会给他一个公道的。

    “今天是谁轮值?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现在才知道?”蓝天放威严的目光一路审视下去,最后定格在蓝雨生的身上,让蓝雨生一阵头皮发麻。

    “是,是小侄轮值带班……”蓝雨生硬着头皮小声说道。

    “给我跪下,先抽五十鞭子。”蓝天放喝道。

    当即便有几个护卫冲上来,摁住了蓝雨生,旁边的一个护卫一抽腰带,已经将那条做为腰带的皮鞭解了下来,一鞭便抽在了蓝雨生的后腰上,登时衣服碎裂,一道血痕渗透了内衣透了出来,蓝雨生凄厉无比地叫喊起来,听得人有些头皮发麻。

    “大哥,今天是泼水节,街上的人太多了,雨生一时疏忽也是有情可原。况且,老太爷的飞来观向来是没有他的传话,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所以,那个梁辰即使在这里行刺了老太爷,任何人也不会知道的了……”蓝天成心疼得在滴血,小声地在蓝天放身后说,替自己的儿子求情。

    “叫我家主。”蓝天放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阴森,显然胸中狂怒无比,现在已经忍到了极限。

    “是,家主。”蓝天成看得心底下一寒,小声地道。

    “既然是他当班轮值,无论何种原因,出了这样的事情,都是罪无可郝。看在他是蓝家唯一嫡系血亲男丁的份儿上,他死罪难免,活罪难饶,必须先抽足他五十鞭子,让他长长记性。”蓝天放怒吼道。

    “是,是。”蓝天成咬了咬牙,忍下了这口恶气来,缩回头去,不敢再劝。

    耳畔,鞭声震天,二十几鞭子下去,蓝雨生就已经没了声音,身体颤抖着,后背上已经被打得鞭痕纵横,稀烂一片了。血水涌动着,在地面上蠕成了一道小溪,蓝天成看在眼里,心如刀割,却无计可施。

    “其他人,都跟我来,去看看老太爷现在情况倒底怎么样。如果老太爷真要出了什么事情,我发誓,无论凶手是谁,我都要将其碎尸万段。”蓝天放摔下这句话,出门而去。其他一群人紧跟在后面,都噤若寒蝉,没人再敢说话,生怕如蓝天成般再触了霉头。

    这位家主平素里话语不多,为人沉定,并且十分好脾气。但如果真发起脾气来的时候,绝对是九天震怒,雷霆之威,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了。刚才蓝天成都险些被他的怒火喷射到,现在哪里还敢有人再说话?

    梁辰被一群护卫拳打脚踢地押着,终于回到了宗堂。穿过了宗堂后面的竹林,进了一个黑暗的小屋子,一个护卫在全都是石壁构成的小黑屋上的墙壁上摁了几下,随后,墙壁居然就那样翻转过来,露出了一条阴森森的地下通道。

    地下通道上,还点燃着一根根火把,扑鼻霉味和腐臭味儿袭来。

    这里是专门关押家族重犯的地方,现在梁辰也“有幸”到这里来“历炼”一番了。

    沿着湿滑的石阶,梁辰一步步地往下走,最终走到了下面。

    数着石阶,梁辰感觉到这里最少离地面有十米的距离,并且重重铁栏,哪里都有人看守,想从这里逃出去,怕是比登天还难了。

    下面的面积也不大,中间处是一处宽阔的行刑台,台面上摆放着各种刑具,还有一个铜盆,里面燃着明亮的火碳。远处是一座石牢,几个护卫给梁辰戴上了古式的枷锁后,便直接将他关进了石牢之中,留下了四个人看守,随后,其他人便唯恐避之不及地上去了。

    毕竟,这里的气味和氛围实在太恐怖了,跟地狱没什么区别。

    至始至终,梁辰都没有半点反抗,现在也只是静静地坐在石牢中,闭目养神,神色平静至极,丝毫没有半点被冤枉的好人的觉悟,甚至连冤都没有,让四个一直紧紧地盯着他的护卫禁不住心底下暗自称奇,感觉这个外来的野小子好像真的有些与众不同。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七八个小时就已经过去了,墙上的挂钟显示,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梁辰始终就静坐在那里,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当啷……”通道上的铁栏一声响,随后,脚步声传来,几个护卫都警觉地站了起来,抓起了手里的枪,尽职尽责地执行着自己的守卫任务。

    却看见,居然是蓝雨生正一瘸一拐地走了下来,正咬牙切齿,死死地盯着梁辰。

    “把他给我提出来,老子今天要好好地让他知道知道蓝家刑罚厉害。”蓝雨生拄着一根拐杖,咬牙切齿地吼道。

    “是,小少爷。”几个护卫面面相觑,原本这有些与族规不合,毕竟,现在家主还没有发话,任何人也不得提审梁辰,更不得动刑。但现在这个人可是小少爷,而且还很有可能将来坐上家主宝座,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赶紧打开牢门,将梁辰提了出来。

    “晚上还没吃饭吧?我先让你尝尝红烧肉是什么滋味!”蓝雨生已经将一把铬铁塞进了前面那个装着火炭的铜盆里,咬牙切齿地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