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血案
    :

    “好!”蓝天放沉吟了半晌,点了点头。一群人说走便走,倒是毫不停留。立即起身向着道观而去。兹事体大,必须要亲自求证。毕竟,整个家族可是在老太爷这一辈中才发扬光大,打下了不世的江山伟业。就算他现在已经退下来了,但话语权的份量依旧极重,如果他真做出了什么决定,就算是当代家主和宗堂议事会也必须要经过慎重考虑从长计议的。

    不多时,一群人已经来到了道观外,“你们候在这里,我去请老太爷出来。”灵儿蹦蹦跳跳地推开了道观的门,跑了进去。

    梁辰怔了一下,倒是没想到,一群人居然来到了飞来观。结合刚才的话,他终于明白了,原来刚才那个在道观中跟他聊天的老道士,居然就是蓝家的老太爷,蓝雨恬的亲爷爷。难怪当初蓝雨恬看到他从道观里出来时的神情那么诡异,还夹杂着一丝窃喜,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想到这里,他未免有些好笑,同时也有些悚然,这个蓝雨恬,心机倒是颇深的,居然把自己的爷爷都抬出来利用上了。当然,这么说也未免有些过份了,如果不是蓝雨恬的爷爷疼爱她,以他那样曾经咤叱风云一辈子心机如海的人物,又怎么可能被自己的孙女利用到?

    “她叫蓝雨灵,是爷爷十年前退下时在外游历拣回来的弃儿,我们大家都叫她灵儿。平时就在爷爷身畔。这小丫头自幼便乖巧伶俐,聪明得无法挑剔,简直就是水晶心肝,七巧玲珑。平时跟我的关系也最好,今天卖花儿的时候也是考验你的心性来了。这死丫头。不过,关键时刻,她还是向着我这个姐姐的。要不然,也不会来传这个话了。”蓝雨恬用溺爱的眼神望着灵儿蹦蹦跳跳跑进观里的声音,低笑说道。同时心头如释重负,只要爷爷真的发了话,那就算是宗堂议事会也要遵从的了,如果这样,事情肯定就会有一丝转机,完全就能够按照自己的想像去发展了。两个人就站在所有人后面,低声说话,倒也不虞被人听到。

    “确实很乖巧伶俐,而且心思也多。你们蓝家的人,个个都不简单。”梁辰淡淡一笑道,话里却饶有深意。

    “是啊,确实都不简单,一个个的各揣着心机和小算盘,尤其是我二叔,就想着把我嫁出去,免得夜长梦多,耽误了他儿子上位继承家主。他以为我真稀罕这个所谓的家主的位子么?可恨,我大哥不是亲生的,也是爷爷拣回来的,要不然的话,这个位置早晚是我大哥,跟这个混蛋的蓝雨生又有一毛钱的关系么?要我现在是蓝家家主的话,二话不说,就把位置让给我大哥了,打死也不给这个心机叵测的二叔父子两个人。”蓝雨恬极其不屑地说道。

    “雨恬,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以后少说,我只是个养子,永远都没有继承权的。你再说这话,大哥可以生气了。”这时候,一把浑厚的男中音从身后传来。

    梁辰一转头,便看到了一个高大英伟的男子站在身后。大约三十岁左右,猿背峰腰,眼神深遂,鼻梁高挺,绝对的翩翩美男子,是从少女到少妇再到中老年妇女的杀手型帅男兼型男。

    “我说的有哪里不对么?论起能力来,十个蓝雨生都抵不上你一个人。你负责的家族业务,哪一块不是蒸蒸日上?他蓝雨生负责的业务东倒西歪,四处漏风,东南亚那边后院起火,搞不定,还不是靠我去给他擦屁股?现在他只不过就是仗着这一辈中他是唯一的一个蓝氏家族血脉男丁而耀武扬威。切,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你是咱爸亲生的,同样有着蓝氏血统,他根本就没有半点跟你争的资格,对家主这个位置,他想都不要想。”蓝雨恬哼了一声道,不服地道。

    “小妹,住口。这样的话不是你能说的,谁也不能说。我自己的身份我清楚,也能摆得正自己的位置,千万不要再说这些没营养的东西。如果让人听到,无论是对你、对我、对爸爸,都会造成不良的影响。”蓝雨众皱起了眉头轻斥了一句道。

    蓝雨恬看起来很听这位大哥的话,闻言一笑也不生气,倒是不再说了。

    “这位是梁辰兄弟吧?呵呵,听说过你的大名,据说是j省砥剑节上打通关新上位的第十四位终身制荣誉老大,真是幸会,幸会。”蓝雨众转过头去向着梁辰温和地一笑,主动向着梁辰伸出了手去,丝毫没有半点架子。

    按照道理来讲,就算梁辰是j省的十四位老大之一,在j省或许还有些份量,但在这些大世家子弟眼里,简直连根草都算不上,根本就是登不上台面的人物,蓝雨众能这样对他高看一眼,厚爱一层,甚至没有口是心非,眼神里没有流露出半点不屑的神色,倒也让梁辰对他很有好感。

    “呵呵,蓝大哥,同样幸会。没想到我居然这么有名,连蓝大哥这样的人物都听说过我的名字了。”梁辰笑了笑,也伸出了手去,两只大手一握,都是那样的干躁温热,很有力量。

    “对于我小妹喜欢的人物,我这个做大哥自然要多加关心,要不然落下了场子,否则,以后你真成为了我妹夫,我这个妹妹要是挑我的理,我这个当哥哥的可吃不消了。”蓝雨众幽默地说道,惹得蓝雨恬嫩脸飞红,娇笑着上去捶了他几下,兄弟情深,倒是可见一斑。

    梁辰摸了摸鼻子,只是笑笑,也没说什么。事实上,他也确实无话可说了。现在这种情况,纯粹是拿鸭子上架,他是上得上,不上也得上,心里面的这个尴尬和别扭,就甭提了。

    蓝雨恬已经闹到了这个程度,自己再想抽身而走,怕是不太现实了。只能往前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想一想刚才手里的那张字条,心下就有些发寒,看起来,现实情况要远比自己想像的复杂得多了。

    话刚说到这里,突然间就听见里面听起了一声尖叫,“爷爷,爷爷,你怎么了,你快说话了。呜呜,您流了好多的血,别吓我啊。快点,快点来人啊,爷爷受伤了……”道观里猛然间便传来了蓝雨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外面的人俱是心如雷霆滚过,再也顾不得其他,一窝蜂似地往道观里涌去。

    刚一进院子,立马便传来了淡淡的血腥味儿,让所有人心头都是一颤。

    一群人跑过了白石小径,已经来到了大殿门前,眼前的一幕,彻底将所有人惊呆在那里。

    只见,地上一片鲜血,梁辰曾经见过的那个老道士,也就是蓝雨恬的爷爷正躺地上,脸色苍白如纸,左胸上鲜血如注,早已经昏迷了过去。

    而蓝雨灵就将老道士横亘在腿上,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蓝雨恬也狂吃了一惊,一下便扑了过来,跪在爷爷面前哭了一个昏天黑地,着实乱了方寸。她刚才还想着爷爷能帮她说句话呢,转眼间,爷爷就已经变成了这样,生命垂危,让她痛彻心肺之间,也却不知所措。

    她身后的梁辰却皱起了眉头,暗道了一声,“不好”。同时,隐然间,他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但现在想抽身退出,却已经是太迟了。

    “不好,老太爷遇刺了。快,快将老太爷送到医院去。”蓝天放急怒攻心,一步抢上来,伸手在在老太爷鼻前一探,幸还有一丝微弱的呼吸,立马一挥手,旁边早有人七手八脚地卸下了门板,做为简易单架,直接把老太爷抬了上去,行动如风地奔着医院而去了。

    “给我封锁全镇,缉拿凶手。所有来过这个道观包括在这个道观附近路过的人,都给我拿回来,仔细审问,必须要抓住凶手,凌迟处死!”蓝天放悲愤交加,怒无可怒,狂吼道。

    “是!”身后的护卫们已经紧急出去。

    他身后的蓝天成眼珠子叽哩咕碌地乱转着,突然间迈步向前,向着蓝雨灵问道,“灵儿,你刚才是不是说有人进了这个道观?”

    “是,就在泼水节的时候,爷爷把那位大哥哥请进了道观里,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天,爷爷当时还很开心呢。”蓝雨灵垂泪说道。

    “唰……”登时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梁辰的身上,里面有些猜疑、震惊、不可遏制的愤怒,还夹杂着某些人不可名状的幸灾乐祸。

    “他才是最大的嫌疑人,把他给我拿下!”蓝天放怒吼了一声,如九宵之中打下了一个震天动地的雷霆。

    “是。”旁边的护卫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一下便将梁辰摁跪在了地上,同时在他身上开始搜身,不知怎么着的,居然从他身上“搜”出一把枪来,直接呈了上去。此时此刻,梁辰却是百口莫辨。不过他倒是并未争辩,只是静静地跪在那里,神色冷峻,一言不发,似乎在想着什么。

    “你这个王八蛋,居然敢行刺我蓝家老太爷,我他吗杀了你!”这个时候,蓝雨生已经无比义愤填赝地扑了上来,一把夺过了旁边一个护卫的砍山刀,向着梁辰便一刀劈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