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资格
    :

    “雨恬大侄女,你在说什么?二叔没听清,可否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呢?”蓝天成眯了眯略有些狭长的眼睛,唇畔泛起了一丝冷笑来,慢条斯理地问道。

    “没问题,如果二叔要是没听清楚,我可以把这话说上十遍、百遍、千遍都没问题。刚才我是在说,他就是我在外面交往的男朋友,叫做梁辰,今天,我就是把他领加在各位长辈及宗亲面前看的。”蓝雨恬朗声说道。

    “混帐!谁允许你在外面交男朋友了?难道你不知道家族已经特意为你操办明天即将举行的这场比武招亲?你现在领回来一个男朋友,这算什么?是公然与家族对抗?还是想怎样?”蓝天放怒喝了一声道,声若洪钟,震得红楼四檐上悬挂的风铃都叮当直响,显然是动了真怒。

    “是啊,大哥,不是我说,雨恬这孩子真该好好管教一下了,她的能力出众,确实没有话说,却敢如此轻视怠慢家族宗堂议事会集体做出的决定,简直就是蔑视家族的权威。多少年来,我们蓝家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逆反的子弟。如果要还是这样由着雨恬的性子胡闹的话,恐怕一旦开了这个先河,接下来族内的年轻子弟一一效仿,怕也要坏了我们族内的百年大计了。”蓝天成在旁边添油加醋地说道。

    “就是,雨恬这孩子确实太不像话了,宗堂议事会都已经定下来的事情,你居然说改就改,这怎么能由着你的性子来呢?简直就是胡闹。”旁边几个族内的长老也开始议论起来,话里话外,矛头都对准了蓝雨恬。

    而那两个原本相帮蓝雨恬的长老,此刻却沉默了下去,不再说话了。不是他们不想说,而是实在说不出。

    毕竟,蓝雨恬在这个理字上,确实有些站不住脚。宗堂议事会已经决定的事情,她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就在现在这一刻说改就改?就算是他们,现在想帮蓝雨恬,也是有心无力了,只能站在那里看着一群人攻讦蓝雨恬而干着急。

    “来人,关蓝雨恬两天禁闭,把她领回来的这个男子,逐出镇去。”蓝天放一挥大袖,看也没看梁辰一眼,转身便往屋子里走。

    没办法,他是家族族长,必须要为家族负责,纵然蓝雨恬是他的女儿,但现在这一刻,为了大局着急,他也暂时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处理了。

    “是,家主。”旁边今天轮值的蓝雨生兴奋起来,大声应道,而后向着左右一挥手,怒吼了一声,“遵从家主命令,把大小姐带到禁闭室。把这个野小子,给我轰出镇去。”

    周围的族内子弟应了一声,上了一大票人,就要动手。

    “且慢动手,爸爸,我还有话说。”蓝雨恬双臂一震,已经挣脱出来,向着蓝天放的背影喊道。

    “你不必再说,此事属于原则问题,不允许再商量。你自己禁闭反思吧。”蓝天放头也没回,便往屋子里走去。

    “家主,听一听小姐想说什么,也未尝不可。就算她是你的女儿,凡事总要公平起见,也要给她一个申辩的机会嘛。”这个时候,旁边最开始向着蓝雨恬说话的一位长老开口了。

    “是啊,家主,小姐话还未说完,总要让她说完才好做出决定嘛。”另一位长老也开口劝道。

    “那你就快些说,说完了,自己去禁闭室。”蓝天放哼了一声,倒也停下了脚步,重新转回身来望着蓝雨恬。

    “爸爸,我带回这个男朋友,不仅仅是大家看看,还有更深层的意思,就是想让他参加比武招亲,用自己的能力证明他有资格成为我们蓝家的女婿,成为我未来的丈夫。我想,如果他能在公正、公平、公开的情况下参加比武招亲,并且赢得最终的胜利,恐怕任何一个人也说不出一个不字来了吧?”蓝雨恬终于博得了一个难得的机会,赶紧把自己想说的话一骨脑全都说下去。

    “笑话,你在外面随便领回一个人来就要参加比武招亲?拿我们蓝家当成什么了?宗堂议事会当成什么了?更何况,这小子哪里有这样的资格来参加比武招亲?他有显赫的身世么?他有丰厚的身家么?他有足够的政治资本么?如果他什么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格来参加这场比武招亲?又有何德何能娶起我们蓝家唯一的千金大小姐?”还未待蓝天放说话,蓝天成首先便怒了,指着梁辰怒喝声声道。

    梁辰只是冷眼旁观,也不说话,同时隐蔽地看着指间的那张白色的小纸条,上面依稀有密密麻麻的字迹,看了几眼,便将纸条揣进了怀里,唇畔掠过了一丝不屑的冷笑来。却依旧不说话,继续冷眼旁观。

    “二叔,请你自重,我并没有跟你说话,我是在跟我的父亲也就是蓝家家主说话,难道你能替蓝家家主做出最后决定么?难道你的地位又在蓝家家主和宗堂议事会上之上?就算要说话,现在也不是由你来说,而是我父亲蓝天放。你这样一再地抢话替我父亲做决定,未免有越殂代疱之嫌吧?”蓝雨恬连连冷笑,语利如刀地抢白回去,蓝天成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却有些无话可说了。

    毕竟,他刚才确实有些着急,只顾着反驳蓝雨恬的话,结果着相了,被蓝雨恬一通抢白,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住口,你这丫头,目无尊长,成何体统?你二叔所说的话,也就是我想说的话,我们兄弟同心,所要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没错,这个梁辰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参加比武招亲大会,所以,你还是让他早些出镇去吧。要不然,恐怕会误了他的前程,甚至是性命。”蓝天放喝了一声道,喝声中已经带上了不着痕迹的威吓味道了。

    “他有没有资格,我想不是爸爸您一个人或者是二叔一句话就能定论的吧?就算宗堂议事会都通过了他没有资格,但如果,我爷爷,蓝家老太爷要是发话承认他有这个资格,你们还能说什么?”蓝雨恬丝毫不畏惧家主父亲的权威,抬头望着自己的父亲,无畏地说道。为了自己的幸福和将来,她不惜与自己的父亲乃至整个家族针锋相对。

    “笑话,老太爷只是平素疼你罢了,在这样的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面前,绝对会尊重整个家族做出了集体决断,你现在抬出老太爷的招牌,焉知是不是在在唬弄大家?”此刻,蓝天放终于抓住了机会,再次做出了反击。

    “二叔,我可以替姐姐做证,没错啊,爷爷确实很喜欢这个大哥哥嘛,还专门请他进道观一叙呢。”这个时候,一把稚嫩的童音响了起来,所有人转头一看,都皱起了眉头,梁辰循着大家的眼光望去,也同样一怔。

    他看到了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儿,十一二岁的样子,正拿着一个棒棒糖吃个不停,边吃边笑嘻嘻地说道。那分明就是刚才大街上卖花的那个小女孩儿。

    梁辰的眼光望过去时,她正好向着梁辰这边望了过去,看见梁辰正在看着自己,不禁做了一个鬼脸,笑嘻嘻,脸上的神色又是调皮又是搞怪,却隐藏着深意。

    “灵儿我虽然在你们这些长辈面前没什么话语权,不过呢,灵儿也觉得这位大哥哥确实与我姐姐很配的哦。他们两个在一起,叫做什么来着?啧啧,对了,是天造地合,天生一对。在天比翼鸟,在地连理枝,嘻嘻,我前几天刚学会这个词呢。好难记。”灵儿摇头晃脑地说道,很是可爱的样子。

    不过,现场的人却没有人真敢拿她当做小孩子来看。就算她是一个小孩子,但她可是蓝家老太爷身边的小孩子,这样的小孩子每一言一行都传递着来自老太爷的声音,某种程度上代表着老太爷的意思,他们可不敢轻视她。

    “灵儿,你说什么?这小子,居然进了老太爷的飞来观?”蓝天放一皱眉头,神色肃重地问道。

    “是啊,而且他当时还不愿意进去,是爷爷把他请进去的呢。两个人在道观里说了好长时间的话啊。啧啧,我都羡慕了。爷爷可是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那么多话呢。”灵儿笑嘻嘻地道,旁边的蓝雨恬如释重负地轻吁了口长气,偷偷地向着那个小女孩儿眨了下眼睛,小女孩子做了个鬼脸以回应。

    “能进老太爷道观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那也代表着老太爷的认可,足以见得,这个人已经拥有了参加比武招亲的资格。”旁边一个一直向着蓝雨恬说话的长老神色肃重地说道,却是来了个趁热打铁,蓝雨恬向他投去了感激的眼神,博回了一个慈祥的笑容。

    “口说无凭,灵儿毕竟是个小女孩儿,她说的话可信,但也不能全信。大哥,为了真实求证,不如我们现在就集体去老太爷那里,拜门求证,你看可好?”蓝天成咬了咬牙,转头向着蓝天放说道。

    梁辰冷眼旁观,四面八方地瞧了过去,却发现蓝天放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蓝雨生的脸登时白了一下,而后,唇畔掠过了一丝阴毒无比的狠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