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宗堂冲突(下)
    :

    这个人语声沙哑,阴阳怪气,不过言辞间倒是好不阴损,上来就给蓝雨恬扣上了好一顶大帽子。

    梁辰回头望了过去,一眼便看到了一个长相姣好如女子却是满脸阴挚之气的年轻男子已经从竹林中走出来,望着蓝雨恬的眼里,有着不加掩饰的嫉妒与恨意。不过看他的面像,倒是跟蓝雨恬长得有三分神似之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跟蓝雨恬有着密切的宗亲关系。

    “河边无青草,何来多嘴驴?哪家的牲口没拴住,跑到这里来乱叫一声?”蓝雨恬轻蔑至极地冷哼了一声,连看也不看那个人一眼,骂道。

    “蓝雨恬,你骂谁是牲口?”那个人大怒,直冲过来指着蓝雨恬怒吼道。

    “哟,原来是蓝雨生蓝二哥啊。啧啧,我骂牲口而已,你激动什么呢?捡什么的都有,还是头一次听说到有捡骂的,真好笑啊。”蓝雨恬连连冷笑道。

    两个人张嘴之间,便是火药味儿极浓。

    “臭丫头,你别仗着大伯的威风便在这里作威作福。这里是议事的宗堂,蓝家最重要的场所,你以为是可以任你胡闹的地方么?还带外人进来,就算大伯护着你,只要你敢带人进去,就是违反祖训,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客气,把你和这个外来的野小子全都抓起来。”蓝雨生怒至极吼道。同时一挥手,竹林中冲过来无数人,直接将蓝雨恬两个人围在了其中。做为族子弟,今天他正好轮值,负责蓝镇尤其是宗堂的防卫工作,所以倒是也有这个资格做出这个决定。不过,终究要看想抓的对象是谁了。

    “我看谁敢?谁敢过来,我就打死谁。”蓝雨恬豁地一下从腰间抽出了两把枪来,双手并举,一把指向了蓝雨生,一把指向了围过来的人群。那些人面面相觑,而蓝雨生盛怒之下,同样举枪,指向了蓝雨恬,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起来。

    “浑帐!都把枪给我放下,这里是宗堂,族内军机重地,岂是你们可以撒野的地方?”一声怒喝响起,冷眼旁观的梁辰再次转头望过去,却看见宗堂里面已经走出了几个人来,当先那个,是一个满面威严的中年人,年纪大约在五十岁左右,眉梢已经有了一丝银白,却更给他平添了一种说不出的魅力来。他与蓝雨恬的面容极其相似,尤其是眉宇间的那丝飞扬不屈的神韵,简直太像了,一看就知道是父女关系。

    身后还跟着一群六七十岁的老头子,个个穿着古式的长袍大卦,不过刚才并不是他在说话,说话是走在他身后的那个中年人,大约比前面的那个中年人小了两三岁,同样的英伟,但眉宇间多了三分阴柔险诈的戾气,同时面容姣好似女子,瞎子也能看得出来,他眼那个蓝雨生倒底是什么关系了。如果谁敢说他们不是父子,那是打死也不要信的。

    此刻,这个人正板着脸,怒视着面前的几个人喝道,不过眼光却始终死死地盯着梁辰,当梁辰的眼神与他一对视之下,稍一碰触,便感觉到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浓浓敌意。他轻哼了一声,已经转过了头去,不再理会梁辰。

    蓝雨恬和蓝雨生刚才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相互间别苗头罢了,倒是并没有真打算动武的心思,闻言都已经放下了枪,那些护卫也早都退了下去。

    “雨恬,你二哥是职责所在,如果有得罪之处,还请你见谅。”刚才那个说话的人神色稍微缓了一下,望着蓝雨恬,挤出了一丝笑容来,向着蓝雨恬颌首说道。但言下之意,却分明有着护犊子替自己的儿子开脱的感觉。

    “没关系,二叔,我已经习惯了。”蓝雨恬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可是潜台词里却有着说不出的讥诮之意,听得蓝雨恬的二叔、也就是蓝天放的亲弟弟蓝天成眉梢一挑,一丝怒意显现出来,不过却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跟一个小辈计较什么,只是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大伯,各位长老,请恕晚辈鲁莽,今天是族例行议事会议,但雨恬小妹擅自带外人企图进入宗堂之内,晚辈职责所限,也不得不稍微阻止小妹这种不当的行为了。惊动了各位长者,晚辈表示惶恐。”当着这些长辈的面,蓝雨生早就收起了刚才那副嚣张跋扈的嘴脸,做出了毕恭毕敬的样子,拱手向蓝天放还有各位族内的长老说道。不过用语歹毒险恶,非要把这顶带着外人擅闯宗堂的大帽扣到蓝雨恬脑袋上,最好能关她三天禁闭,才能消解心头的一口怨怒之气。

    “雨恬啊,你这孩子怎么越大越不懂事了呢?不是五爷爷我说你,难道不知道这宗堂是我们家族最重要的地方吗?你进来汇报议事无可厚非,毕竟你蓝家的嫡系,手头上还掌管着蓝家的不少资源。但这个外人,非亲非故,岂能带入宗堂之中?这可是违背祖训啊。”后面的一个老头子慢吞吞地说话了,不过语气里显然偏手偏帮,有着偏向蓝雨生而责怪蓝雨恬的意思。

    听了这话,蓝雨生眼里就闪过了一丝讥讽与幸灾乐祸来,挥手撤去了护卫,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等着看好戏。

    “老五,你这话说得好像就不对了,雨恬丫头哪里是那样鲁莽的人?这么多年她奔波劳累,为我们蓝家出了多少力?做出了多少贡献?行事之稳健、做事之沉稳、为人之大气,堪称为族内年轻一辈的翘楚,也让那些须眉男子汗颜,这也是我们有目共睹的嘛。她今天带人想进入宗堂,以她的为人心性,也必定有着属于她自己的理由,如果连她的理由都不听,就要动用祖训来压她责罚她,这好像有些不公平吧?起码给雨恬一个申诉的权利嘛。”旁边又有一个高个子略有些弯腰的老者说话了,虽然腰略有些弯,但一双眼睛依旧炯炯有神。

    两个人都是蓝家长老议事会的成员,年轻的时候都做为家族的核心子弟成员,在外面打拼,为家族效力,现在年老之后,又重新回到族内,为家族议事贡献心力,发挥余热——家族的长老会,也是这样的由来了。*&)

    “就是,好歹给雨恬这孩子一个申辩的机会。”

    “无论有怎样的原因,也不能做为带着外人擅闯宗堂的理由,这里是我们蓝家何等重要之地?雨恬这孩子,在外面出了几年外勤,怎么连规矩都忘了?”

    另外几个声音响了起来,一时间,这边还没怎么着,七八个长老会的长者倒是你一嘴我一句地吵了起来。不过,帮着蓝雨恬的人长老显然要比帮着蓝雨生的人要少很多,只有那么一两个而已。

    梁辰冷眼旁观,心下却是一声长叹。看起来,蓝家这个大家族,好像也不一定是那么太平的了。内部终究也是有着不和谐的声音,一看这种情况就知道,家族内斗的情况好像同样存在,现在就分为了两大派系,表面上是蓝雨恬和蓝雨生的冲突,其实骨子里好像并一定是那么回事了。

    “够了,都别吵了。”这个时候,站在宗堂门前第一位,负手而立的蓝天放长喝了一声,制止了这种无意义的争吵。随后望向蓝雨恬,“蓝雨恬,你身为蓝家子弟,应该知道世代传来的规矩,今天你带人擅闯宗堂,如果不说明理由和情况,就算你是我的女儿,我也要责罚于你,给大家一个交代。免得大家说我身为家族族长,不知自律,处事不公,涣散了人心,破坏了规矩。”蓝天放眉间带着一丝怒意,望向了自己女儿,也是唯一的孩子,蓝雨恬,缓缓地说道。

    身为家主,他必须要为家族负责,站在最公正的角度上说话,否则又会让人抓住把柄去攻讦了。虽然他不畏惧,但这种声音多了,听着也着实闹心。

    “爸爸,首先我声明一点,我这是带人进入宗堂,而不是擅闯宗堂,出发点就不一样。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想说,这个人,并不是所谓的外人,而是即将可能成为我们族内之人。”蓝雨恬向着各位长者深施一礼,嘴里琅琅说道,并没有半点惧意,显然这种情况见得多了。

    “雨恬侄女,这话你可以说清楚,他是我们族内之人?哈哈,真是好笑,我们蓝家何时出了这样的年轻俊彦了?啧啧,我倒是没有见过呢。各位长老,你们见过否?”蓝天成哈哈大笑起来,不过说话的语声却是阴阳怪气,跟他儿子如出一辙,大概这也就是传说中的有其父必有其子了。

    蓝雨恬细眉一挑,“二叔,以前你没有见过,不过你现在已经见到了,以后也还会见到的。他就是我在外面相处的男朋友,今天,正式拜见族内各位长者,想必,二叔,您不会因为我想带男友回来面见各位长者就和雨生二哥一样,扣我一顶擅闯宗堂的帽子,定我一个破坏祖规的罪名吧?”蓝雨恬语利如刀地反驳回去。

    不过她这一句话,却如同在所有人头顶响起了一个惊雷,满堂皆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