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惊悚
    :

    “小心!”梁辰来不及多想,一把推开了蓝雨恬,随后就地一滚,翻了出去。

    “哗……”一盆水正浇在他和蓝雨恬刚才站立的位置上,珠飞玉溅,翻滚出去好远的梁辰登时怔住了,抬头向上望过去,就看见旁边的一座二层木楼上,正有一个妙龄女子端着一个古式的铜盆在愤怒地望着他,让梁辰有些不解其意。

    转头向着蓝雨恬望过去,蓝雨恬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梁辰,难道你不知道泼水节么?以水洗尘埃、净心灵,泼水节上躲开人家泼来的水,可并不是好的症兆,同时也是不礼貌的象征。”蓝雨恬笑笑说道。

    “泼水节?”梁辰已经站了起来,举目四望,就看见四面八方大街小巷上,无数人已经冲上了街头,提着桶的、端着盆的、拿着瓢的,一个个相互间泼水,无论来来往往的都是谁,见者有份,照泼不误。

    一时间,惊叫声、欢笑声、嬉闹声响彻小镇,整个小镇瞬间成了一个清水的世界,欢乐的海洋。

    “来吧,来吧……”蓝雨恬欢叫着,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摊来了一桶水,拿着一个水瓢,照着梁辰便是哗的一瓢水泼了过去。

    梁辰想躲又不好意思躲,毕竟,他知道这个泼水节确实如蓝雨恬所说,是荡尘埃涤心灵的,如果躲开就代表着不礼貌,只能闭眼承受。

    “哗”一瓢水已经浇在了梁辰的身上,打湿了他的衣物。

    “噢噢噢噢……”周围无数穿着直筒裙的男子还有穿着民族服饰戴着美丽头饰的女孩子嬉笑着围了过来,边节奏整齐地欢声大叫着,边不停地相互泼着水,当然,更多的目标都是瞄准了梁辰。

    “哗哗哗……”一盆盆的水从四面八方“袭”来,浇得梁辰身上湿了个通透,当然,浇得最多的还是蓝雨恬,手里的水瓢泼洒出一道风帘雨幕,那叫一个密不透风,浇得梁辰几乎透不过气,好像发泄多过泼水一样。

    “你,好,好,你等着……”梁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冒着“枪林弹雨”,劈手便夺过了一个铁皮桶,又抢过了一个水瓢,随后追在蓝雨恬身后一顿追杀。

    转眼间,蓝雨恬也被淋成了一只落汤鸡,举起双手格格笑着求饶。

    不过,她里面穿着的是一件白色的小衬衫,外面只套了一件百搭小西装,结果浑身上下一湿透,登时衣服便沾在了身上,雄伟姣好的胸便颤颤地露出了原形,透明的小衬衫根本挡不住那内部的雄厚的资本,让人一望之见,尤其是男人,禁不住气血涌动,沸腾不休。

    确实很壮观的那种,甚至可堪与西方女性比肩。

    “呃……”梁辰刚要再泼上一瓢水,突然间眼睛便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轻咳了一声,立马挪开了眼睛去,那瓢水也不好意思再泼出去了。人家都已经这样了,他如果再泼下去,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了。

    “来啊,来啊,看你能不能追上我……”蓝雨恬还在笑着,挥舞着手臂向梁辰“挑衅”,浑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春光外泄。

    “咳,天气有些冷,你小心别着凉。”梁辰扔下了水桶,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向着蓝雨恬递了过去。

    “我没有感觉到冷啊。”蓝雨恬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沿着梁辰的眼光略略向下一瞥,登时“啊”的一声大叫,羞愤欲死地掩住了胸,抓住了梁辰的衣服匆匆地套上,脸蛋红得跟什么似的。

    “找家店,我们换一下衣服吧。”梁辰轻咳了一声,转过头去道。望着街上那欢乐的人群,心底下倒是也欢乐了起来。就算此行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或许,能将心境洗涤一下,体验一下这其中淳朴的快乐,倒也不失为一种荣幸。全当做旅游了。

    周围的男男女们欢乐依旧,还在不停地追逐嬉戏着,相互间泼着水,整个小镇扬溢着说不出的快乐,连天空中的鸟儿都随着他们的欢乐而欢乐起来,不停地从头顶飞过,留下了一串串叽叽喳喳的欢快叫声。

    “去那边。那边有个时装店,会有合适的衣服。”蓝雨恬匆匆地穿上了衣服,指向了另一条街。不敢再抬眼看梁辰,捂住了胸口,脸红如血地向前面走去。

    梁辰摇头一笑,跟在后面往前走。不过要到那条街去,首先便要经过街口处扎堆儿相互泼水的男男女女们,这倒也没什么,反正已经湿透了,被多浇几下也不算多大个事。

    眼见着蓝雨恬尖叫惊笑声中,已经穿过了街心,正在人群外等着自己,梁辰也硬起了头皮,捂住头,迅急地扎进了人群之中,准备快速穿过。至于被泼几盆水,那也是无法避免的了。

    刚跑到人群之中,登时,瓢泼大雨般的水便飞泼了起来,险些让梁辰有些喘不气来。正当他深吸了口气,准备加快速度跑过去的时候,陡然间便感觉到有些异样,空气里,居然传来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酸腐味道。与此同时,迎面泼来的水中,居然夹着一丝淡黄的颜色。尽管在阳光下并不明显,但梁辰依旧能在匆匆一瞥中看到那异样的颜色。

    心中警兆突生,来不及多想,狂吼一声,突然间便刹住了前奔的势头,随后脚下一顿,向着侧方便已经扑了出去,就地一个灵活的翻滚。

    远远望过去,倒像是不小心滑倒在地上一般。也就在此时,刚才梁辰身后的人突然间就是一声惨叫,扔掉了水盆,捂着眼睛,狂吼着倒在了地上。

    肉眼可见,他的脸上居然起了一层白色的沫子,同时皮肉也迅速地翻卷焦结起来,看上去好不恐怖。周围的人惊叫着围了过来,七手八脚地去扶那个人,耳畔的惨嚎声响彻了整个街心。

    “该死,居然是浓硫酸!”梁辰心下又惊又怒又是后怕,如果刚才这盆浓硫酸要是泼到了自己的身上,后果想想都让他不赛而栗。

    “梁辰……”远处的蓝雨恬终于看到了不对,惊叫着已经飞扑了过来,与此同时,梁辰一眼掠去,却看见一个人影儿正疾快地消失在了远处的人群之中,眼前水雾阵阵,居然连那个人的背影都没有看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