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卖花的小女孩
    :

    早饭是直接送到房里来的,只不过蓝雨恬一口都没吃,只顾着怎么弄面膜消除黑眼圈儿了,倒是便宜了梁辰,一个人吃两份,看得蓝雨恬目瞪口呆。她还真的没见过食量这么大的人,太能吃了。

    吃过了饭,两个人下楼而去,准备动身出发去离泰庆百公里开外的一座小镇,那里就是蓝氏家族发家的祖地,是比总部还要神圣的地方。历经近两百年的风雨沧桑,甚至就连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场著名的政治运动也没有一点半点冲击到这个小镇,那些喊打喊杀的红卫兵甚至连进这个镇子都不敢,更别说进了镇子打砸抢了。这个小镇留存下来的威严延续至今,无人敢动。

    今天是由蓝雨恬亲自开车,那个司机并没有来,梁辰也没有多问。

    路况很好,全是有隔离带的四车道省级公路,并且维护得也很好,甚至路面上都很少见那种重车掏出的破碎路面,看上去这里的车辆管控还是很严格的。

    车子一路疾行,路两旁红花绿柳,纵然已经是冬天来临,这里依旧一派春意,绿色葱茏。三面环山的独特气候造就了这里永远的春天,一路驶去,满眼风光,美不胜收。这与北方一到冬天便寒风怒吼、草木凋零的景像绝对是两重天的表现了。

    当然,大气候下这里毕竟还是冬天,这里晚上也是比较寒凉的,但只是寒凉而已,不过穿件夹克就可以了,倒是谈不上所谓的冷了。

    两个人也早已经换了单衣,蓝雨恬上身是一件短腰小夹克,下面是一条牛仔裤,整个人无比的英姿飒爽、精神靓丽。没办法,她的身形,无论穿什么衣服都比模特还要靓丽了。只不过,现在她却是黛眉紧锁,眉心处藏着说不出的阴翳,似乎,她很不愿意回这个家。

    “怎么,是近乡情更切么?”梁辰靠在座椅上瞥了她一眼,淡淡地笑道。

    “如果可以,我宁可一辈子飘泊在外,也不想回这个家。”蓝雨恬轻叹了口气道。

    “我觉得你这样的想法并不对。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只有当失去的时候你才会知道有家,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就算这个家曾经了你再多的伤害,但起码那是一个念想,是你的根之所系,灵魂之源了。”梁辰摇头叹息了一声说道。对于这个,他有着深刻的体会。

    蓝雨恬沉默了下去,一时间,两个人都望着窗外,各怀心思,谁也不说话了。

    车速很快,再加上路况很好,百多公里的路,四十分钟便到了。

    车子沿着公路拐下了一条乡间小路。

    出奇的,这条小路居然不是柏油路或是水泥路,也不是石子路,而是那种青石路——完全是由一块块厚重的青石铺就的。这条路最少有三公里长,并且至少已经存续了上百年的时间了。可以想像,当初修这条路是需要怎样的财力和魄力,是多么大的一个工程。

    “这条路就是我们蓝氏家族曾经在一百二十年前修建的,一直延续使用到今天。这条路当年也被称为通天之路,是蓝氏家族通往外界的枢纽所在。现在也是。”蓝雨恬开车行驶在已经年深日久有些凹凸不平的路面上,向梁辰介绍道。

    “古风依旧,蓝氏长存。”梁辰沉默了半晌,说出了一句饶有深意的话来。

    “应该算是吧。反正历任家主都曾经在国家相关重要部门或是挂任过荣誉职务,或是担任过实质职务,蓝氏家族存续至今,也并不是幸气了。”蓝雨恬淡淡一笑道,不经意间一抹只属于巨阀豪门的那种骄傲的笑容掠过脸上。那是一种来源于骨子里的骄傲,天生养成的。这一切都源于对家族的自信。

    无论如何,就算她再讨厌这个家族,也依旧是这个家族中的一份子,而且是极其重要的一份子。那种骄傲自然而然的也就是与生俱来的了。

    说着话间,车子已经开到了一座石门楼下,这里也是小镇的入口处。

    小镇背靠青山,镇门前整座一座石门楼高达十米,巍峨耸立在小镇入口处的必经之路,上面写着,“蓝镇”两个大字。两个大家笔走龙蛇,灵俐飘然,笔意直透苍穹,仿佛随时都要破空飞去一般,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两只巨大的石狮庄严地守卫在两侧,虽然历经岁月沧桑,却依旧有着震摄人心的威严,仿佛对外来入侵者时刻提出了警告,守卫着本地的同时,也审视着每一个外来者。

    无论是石狮还是石门楼上,都能看得见弹痕的印记,证明着这里经历过战火的洗礼。

    “岛国鬼子入侵华夏的时候,也曾经想要占领这里,但那时候这里离泰庆虽然只有百公里之遥,却隔着七八座山,交通半点也不发达,鬼子的重型装备根本运不进来,只能靠人力步行入侵。也就是在这里,当年曾经发生过激烈的战斗,鬼子连续围攻了一个月,死了上千人,却只能攻到这座石门楼下,根本入不得石门楼门步。所以,这里也被称为丧魂楼,意指是外来侵略者的丧魂之处。从那时开始,无论何人,一律都不允许驾车而入,甚至包括自行车都不许进入,只允许工具车或是畜力车进入,以示对前人的尊敬。现在,我们就要步行了。并且,到了这里,你就算是真正的安全了。因为在镇上不允许发生任何暴力事件,就算是当街斗殴,也要被绑起来打五十记板子的。”蓝雨恬将车子停在了门楼的一侧,边解开了安全带,边向梁辰一笑道。

    “应该的。这是对前辈英雄的致敬。你们这里的规矩倒真也不错,看起来社会治安应该很好了。”梁辰点了点头,也下了车子。

    蓝雨恬也没将车子熄火,就停在了那里,与梁辰并肩向里走去,身后早有人悄悄走过来开走了车子,也不知道是开向何方了。

    镇子很大,足有一个普通中心镇的规模了,一条青石板直接贯通了进去,随后演变成了三横三纵,将整个镇子分成了如棋盘一般的九大块,规划之合理、简洁,让人赏心悦目。

    “既然来了,也便在这里逛一逛吧。这个镇子可是有着四百年历史的古镇,整体被列为国家级物质文化保护遗产,什么乌镇之类的比起它来,恐怕还要差得远了。不过,这里是永远不对外开放的,也从来没宣传过,游人不多,就是为了保护这里的一片安宁静谧。不过对于外来人,我们也从来不排斥,只要不违背这里的规则,我们对外来人还是比较欢迎的。”蓝雨恬走在小镇上,做起了临时导游来。

    小镇上古意盎然,沿着青石板路,临街的商铺一个接着一个挨了下去,鳞次栉比。那些商铺建筑古意盎然,没有半点现代的风格,完全就是上百年前的古风古貌。带格的窗棂上还糊着窗纸,百年老字号的招牌一个接着一个的排了下去,迎风飘荡,不知道从哪里还传来了阵阵香气,像是烤肉的味道,却绝对不同于大都市里普通的那种有些酸腐气的烤肉味,而是纯正的肉香。甚至,大街来来往往走着的老人们,居然都穿着唐装或是长袍马卦,一个个面色恰然,在那些穿着现代潮流服装的年轻人中间,非但没有显得半点格格不入,反而更加的融洽和谐。这真是一个说不清楚的穿越式矛盾统一论。

    “这里真是一片没有被现代化进程污染的桃园净土。如果真要是老了,能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梁辰由衷地叹息了一声道。

    来到这里,足以让人将所有的喧嚣往事都忘记,过滤掉所有的烦燥与焦虑,整个人似乎就像是一个装满了东西的口袋,被这个小镇那无形的灵魂之手抓住,“哗”地向下一倒,袋子里所有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清清爽爽,重新回归到那种原始的单纯与淳朴之中了。

    “如果你想这里定居,也不是不可以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蓝雨恬咬了咬红唇,偷偷地瞥了他一眼,像是漫不经心却又小意十分地问道。

    “将来吧。现在却是不行了。”梁辰叹息了一声道。

    “嗯?为什么?你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亦或是,你舍不得现在的一切?想创造更多的辉煌?”蓝雨恬轻蹙黛眉问道。

    “不是,只不过,有太多关于我自己的谜团还没有解开。或许,等一切谜底都揭晓的时候,我会找这样一个清静的地方,与自己爱的人,度过余生。”梁辰负手仰头望天,想起了自己的心事,眉心处掠起一团化不开的浓郁忧愁。

    “你有什么谜?”蓝雨恬追问道,梁辰却是笑而不答了。

    蓝雨恬也有些后悔自己这句话问得不对,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这样去凭空探究人家的秘密,颇有些不道德了。就算是最亲近的人,也要留给自己的爱人一个自由的空间。

    两个漫步在古风依旧的青石板路上,两旁人来人往,就在这时,身畔有一个人扯了扯梁辰的袖子,“大哥哥,买束花吧,送给你的女朋友,好不好?漂亮的花儿就应该配给漂亮的人儿。”

    梁辰一回头,就看见了一个穿着碎花棉布衣服的小女孩儿,大约十二三岁,稚嫩的脸蛋儿上挂着甜甜的微笑,扯着梁辰的袖子道。可是蓝雨恬一回头,猛然间就是一怔,脸上的神色剧烈变化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