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怎么睡?
    :

    “原来如此。要照这么说,刚才你所说的我那所谓的危机,应该就是来自于赵满堂了。现在我跟梁子恒走到了一起,赵满堂也必定不会放过我,是这样吧?”梁辰点了点头,神色肃重地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确实有够麻烦的了。总盟会的副会长,绝对是一个庞然大物,起码现阶段,他好像真就惹不起。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力气。没错,你说得对,就是这么个道理了。”蓝雨恬拍了拍手掌笑道。“来自全国总盟会副会长的压力,恐怕不是现阶段的你能够承受得起的。可以预见的是,不久的将来,你也必定会遭到赵满堂的雷霆打击。所以,如果现在能够利用我一下,跟蓝家搞好关系,或许对于你化解这个可怕的危机,有一定的好处。起码,赵满堂顾忌到蓝家的力量,应该不敢拿你怎样。”蓝雨恬唇边掠过了一丝狡黠的笑容,抬头望着梁辰说道。

    这一次,梁辰没再说话,再次沉默了下去。半晌,才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浊气,“如此说来,蓝小姐,你这是在帮我喽?相比起你所谓的想要的自由,呵呵,权衡之下,好像我得的利益更多更大吧?而相比之下,你得到的东西,好像微其其微,甚至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效益。”梁辰带着一丝疑惑地问道。

    “你这样说,是因为你同样不了解我的为人。于我而言,或者于我这样的人而言,我们真正渴望的不是更高的权位,不是更多的金钱,而是摆脱束缚之后的自由,对我们来说,这才是最珍贵的。”蓝雨恬摇头一笑道。

    “就算我能陪你走这一遭,好像也不一定就能让你获得那所谓的真正的自由吧?”梁辰有些疑惑地问道。

    “呵呵,你不懂,我这只不过是想表明一个态度,我不愿意任人摆布如傀儡一般的活着,我更不是联姻的工具,而这也是自由的基础。如果连这种最基础的发言权力都丧失了,又何谈什么自由也不自由?”蓝雨恬掠了掠长发,叹口气道。神色间显得有些疲倦。

    “好吧,就如你所说,确实是这样。但问题是,我的身份是什么?难道真要假扮你的男朋友去做这件事情?”饶是精明无比,但在同样精明的蓝雨恬面前,梁辰也有些被她绕得有些糊涂了,定了定神,索性不再去想这些,而是换了一个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

    蓝雨恬眼里掠过了一丝窃喜,无形中,梁辰已经被她“带走了”,终于可以按照她的逻辑思维在思考问题了。梁辰这样问,这表明这件事情已经具备了可行性。

    “当然是要这样了。这本就是一场比武招亲,如果你不假扮我的男朋友,怎么能成事呢?不过你放心,仅仅只是假扮而已,又不会假戏真做。你还真以为,我会看中你这个土包子?况且,这是场比武招亲,你这小子智力与勇魄都算不错,这也是我选中你的原因了。”蓝雨恬咬了咬红唇,恨声说道,不过说到中间处,却多少有些言不由衷的意思。不过梁辰并没有听出来,他只是在思考这个事情的可行性。毕竟,蓝雨恬刚才的爆料,确实让他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如果情况真是这样,那蓝雨恬的提议他真要慎重考虑了。总盟会的副会长,可不是普通的人物,无论地位还是权势,甚至就连某些大家族也无法相比。

    “好像事情也不会这么简单吧?就比如来自你家里的压力,应该不会小。如果不出所料,恐怕你的父亲已经洞悉了你的想法,今天派人来杀我,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了。”梁辰摇了摇头,揉了揉眉心道。这些大家族内部的事情,真是又复杂又血腥。

    “呵呵,这件事情你不必担心。我爷爷是赞同我的。他老人家曾经发过话,比武招亲可以,但如果我真有喜欢的人并且在比武招亲前带回来,如果他也满意的话,那这场比武招亲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如果你真能讨得老爷子的欢心,或许,这场比武招亲自然就流产了,你也不必再去打打杀杀的了。你可放心,我爷爷虽然已经退了下来,不再担任家主一位,但他的话依旧不是家族中人敢违背的,包括我父亲在内。”蓝雨恬胸中成竹地说道。

    “可是接下来呢?如果这场戏演成了,我又靠着你们蓝家渡过了危机,那之后怎么办?我们又将以怎样的关系去相处?”梁辰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丝不对劲,颇有些狐疑地问道。

    “这个问题更简单了。等一切尘埃落定后,我就一脚踹了你,说我不喜欢你了。那个时候,谁也说不出什么来,更不会找你的麻烦。而你曾经是蓝家的乘龙快婿备选者之一,就算我把你踹了,赵满堂之流恐怕也不敢对你下手或是怎样。又或者,到那时候,你已经争取到了足够的发展时间,羽翼已成,也没人能够奈何得了你了。”蓝雨恬轻轻弹了弹指甲说道,语气稳定,神态间也是越来越从容,但暗黑色的窗影中,梁辰无法发现,她眉间隐隐约约有着一丝等待的不安与焦灼,似乎,她很期待梁辰能答应下来。@&@!

    梁辰第三次沉默下来,点燃了一枝烟,手指有节奏地开始敲打着床铺,他在反复权衡考虑着这件事情的可行性,从每个角度、每个侧面出发去考虑,左右想了很长时间,觉得这件事情应该算是合情合理。

    毕竟,虽然不是自傲,但他确实对自己无论是在勇力还是智慧方面,都有着足够的自信。否则,他不可能在砥剑节上豪气干云的提出要重赛豪赌一场了。大约,蓝雨恬也确实是看中了他的能力,才不遗余力地想要靠近他,就为了这场所谓的比武招亲了。

    不过,心底下隐隐约约中依旧感受到了一丝诡异,至于倒底诡异在哪里,他却无从说清楚。但考量了半天,他还是决定了,要帮蓝雨恬一次,如果真的能与蓝家搞好关系,就能够为自己赢得足够的时间,同时也是间接地为梁子恒赢得足够的时间,到时候,如果真能全方位控制住j省的话,赵满堂那方面的压力就可以小上很多了。

    他思考的过程中,蓝雨恬一直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着他的回复,似乎,并不是很着急。至于她心底下倒底怎么想,那只有天知道了。

    “好,我答应你。”梁辰点了点头,终于应了下来。*&)

    “识时务者为俊杰,梁辰,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蓝雨恬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来,点头应道,转过身去向他伸出了颀长且有力量的手,梁辰却并没有立即伸出手去,皱了下眉头,“蓝小姐,我希望,这只是一场戏,仅仅你知我知的戏。戏演过了,一切全都过去了,你我之间,就再不相欠了。”梁辰定定地望着她,言下之意就是想让她给出一个承诺来。

    “好,我答应你,只是一场戏,戏过之后,一切恢复如初。”蓝雨恬微笑道。

    “好,那我一定配合你,把这场戏演好。希望我们合作成功。”梁辰吁出口长气,同样伸出了手去。

    两只手握在一起,梁辰却禁不住一怔,那只小手上柔滑冰凉,却又很湿腻,像出了很多冷汗似的。“嗯?蓝小姐,你有什么不舒服么?”他皱眉问道。按照道理,蓝雨恬原本就是正值壮年,再加上气血健旺,而且身体康健,再加上自幼刻苦训练,应该是经脉顺畅,手掌也应该是干躁温暖才对。

    “没什么。只是不习惯跟男人握手而已。”蓝雨恬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去,不过掌心中却永远地留下了梁辰那一抹永远的温暖。

    “呵呵,和男人握手,应该没那么可怕吧?”梁辰摇头哑然失笑道。

    蓝雨恬淡淡一笑,却没有回答他。只是站起来娇慵地伸了个懒腰,完美的身材显现出了惊人的s型曲线,让人一眼望过去,禁不住惊心动魄,不敢再看。

    “时候不早了,我回去睡了。唔,麻烦蓝小姐再叫总台给我开间房吧,我房间里的玻璃已经打碎,不能再住了。”梁辰不好再待下去,起身告辞。

    “站住,难道你真的很想死么?”蓝雨恬喝了一声道。

    “嗯?怎么了?”梁辰皱起了眉头,转身问道。

    “现在你只有跟我在一起,才是安全的。只要你跨出这房间一步,或是离开我的视线之外,我将无法保障你的安全。虽然我爷爷已经发了话,但我父亲这一关也不是那么好过的,为了不让比武招亲中途流产,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杀掉你的。不过,只要你待在我身畔,那他就毫无办法了。并且,最重要的是,你在我房里睡,可以释放出一个信号来,那就是,你现在就是我的男朋友了,这样传到我爷爷的耳朵里,他也不会怀疑是在做戏了。否则,恐怕就要穿梆了。”蓝雨恬哼了一声道,却是偷眼瞄着梁辰,心底下有一丝忐忑。她不知道梁辰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这只有一张床,怎么睡?”梁辰怔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