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令人惊骇的答案
    :

    梁辰随着蓝雨恬走进了屋子里去,蓝雨恬回眼一瞥,已经看到了梁辰现在的狼狈样子,浑身上下的衣服满是血迹,破烂不堪,抿了抿嘴唇,并没有说什么,眼神里却有一丝说不出的痛惜来。

    拿起了电话,拨到了总台,吩咐了几句。不多时,几个人已经走了上来,敲开了房门,居然是医生和护士,还有一个高挑靓丽的服务员,手捧着一个大大的衣袋。服务员将袋子放在台子上,低头退了下去。医生和护士留了下来。

    “给他检查一下。”蓝雨恬向梁辰轻摆了下头。

    “不必,我自己来。”梁辰哼了一声,将医生的药箱留了下来,随后挥手赶走了他们。自己则坐在梳妆台前,先用清水清洗了一下伤口,而后用消毒碘酒在额上擦拭干净,便露出了左额上的伤口,虽然血流得很多,但伤口并不大,只不过皮肉翻卷,看起来有些吓人。

    对于这样的伤口,梁辰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再重的伤他也受过,这并不算什么。拿起针来,连麻药都没有打,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在额上缝了两针,仿佛那针线不是穿在自己的额头上,而是在别人身上似的。针线穿过皮肉的声音吱吱作响,旁边的蓝雨恬却看得有些心惊肉跳,强忍着没有说话,眼神中痛怜相并,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怒意,很是复杂。

    梁辰的手法很利落,比起专业的医生来也不遑多让。不到十分钟,已经缝完了额上的伤口,连纱布都没有贴,只找了块大号儿的创伤贴贴在额头上。一切处理完毕,坐了下来,转头望着蓝雨恬,“蓝小姐,现在你可以说了么?”

    蓝雨恬盯着他,眼中情愫复杂,良久,才叹了口气,“我真怀疑你的神经是不是铁打的,居然自己给自己缝合伤口,而且连麻药也不打?痛也要痛死了。”

    “我是贫贱出身,皮粗肉厚,经得起折腾,也习惯了一切自己动手。痛并不重要,只要能活下去就好。”梁辰淡淡地答道,将自己满是血迹的外衣还有那条缺了一条腿的裤子脱了下来,毫不客气地打开了衣服袋子,拿出了里面的衣服来,居然是一套阿尼玛的顶级休闲男装,纯手工制作,面料优质,手感极佳,做工精细,别的不说,单只这衣服上的每个扣子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如果丢了就只能用配扣,配扣要是丢了,对不起,换衣服吧,因为生产这种配扣的模具早已经不复存在了。蓝家的财与势,由此倒也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了。

    边说着话,已经边扯去了自己的衣服,将这套衣服换上来,居然很是合身。换上了新装的梁辰尽管额上还贴着一块大号儿的创伤贴,但那种英风俊帅却依旧带给人以强大的视觉冲击力。蓝雨恬看得有些怔了起来,目不转睛地望着梁辰,直到梁辰轻咳了一声,她才脸上一红,转过头去望着窗外,看着夜幕下的城市灯影,目光渐渐地迷离了起来。

    “如果是违背自己意愿的委屈活着,我宁愿死去。”蓝雨恬坐在旁边,拄着下巴,望着窗外的景色,沉默了半晌,幽幽地说道。梁辰敏锐地感觉到,她应该是话里有话。

    “违背自己的意愿?你出身于这样的顶级豪门,千金大小姐,恐怕平时都在违背别人的意愿行事吧?谁又敢让你违背意愿地活着呢?”梁辰洗了洗手回来,坐到了她后面的床边问道,同时也抬头望向窗外,在幽暗的灯光下,便看见明亮的玻璃窗上,映出了一个托腮而望的绝美女孩子的倒影,突如其来的,从那权势辉煌的华盖下掀起的一丝缝隙里,从这帧唯美的画幕里,他看到隐藏在深处那某种说不出的、与她的出身是那样格格不入的忧郁、悲伤和哀怨,触摸到了一丝缱绻的柔软与落寞。这一刻,他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的话说重了。

    “呵呵,梁辰,你这样说,其实是对我的一种伤害。”出奇地,蓝雨恬并没有动怒,只是从窗影中望着身后的梁辰,或许以这种方式的凝视让她更舒服一些,态度也能更冲淡平和一些。

    梁辰没有争辩,沉默着,静待着她说下去。

    “或许你会说我矫情,但我还是要说,如果能够给我一个选择,我真的很想成为一个普通人,享受到普通人的快乐。如普通人一样,爱、恨、喜、怒、悲,肆无忌惮地按照自己的方式和标准活出一个属于自己的人生来。这,才是真正的自由。可我不能。我从四岁开始,就要学习西方的礼仪与华夏的古礼。从五岁起就要学习四种语言,强行开启所谓的天赋。从六岁起就要锻炼体魄,在痛哭中撕腿。从八岁起就要学习各种贵族运动,十岁起就要品尝红酒,十二岁起就要整天察人观色,十三岁起就要学习各种阴谋斗智,十五岁起就要撑起一方天空,十八成年时就要闯荡天下去历炼……一切都为了所谓的优雅,所谓的贵族气质,所谓的家族传承,所谓的一切……可事实上呢?在日复一日枯躁无味的学习中,我失去了所有的自由;在你死我活的阴谋争夺中,我失去了年少的童真与娇憨;在每天戴着面具生活,以假笑和所谓的优雅征服我所面对的人时,我早已经沉沦到了一个自我封闭的地狱之中,那里,没有阳光、没有雨露、没有青青的草地、没有怒放的鲜花,有的只是黑暗,只是无声无形的暴力摧残。我早已经不是我了,只不过是一架可成长的机械和工具,慢慢地长大,被所谓的家族榨取着自己最后的剩余价值,在所谓一切都是为了我好、希望我过得幸福的旗号下,我的青春还有绽放就已经枯萎了,我的人生还没有靓丽就已经灰暗了。所灿烂的颜色都与我无关,表面加诸我身上看似光鲜靓丽的一切,那种种光环,那脚下的彩虹,实则不过就是禁锢我的牢笼,我在沉沦中麻木,在麻木中习惯,在习惯中失去了自我。……”蓝雨恬喃喃地说道,泪水,已经沿着她那光洁如玉的脸庞缓缓流淌而下,蜿蜒成了两条悲伤的小溪,如独鸣青石之上的孤独泉水,默默地渲泻着属于自己的悲伤和落寞。

    梁辰沉默着,轻叹了口气,他突然间发现,其实看上去阳乐灿烂的蓝雨恬过得并不快乐。难道豪门大族人,都是这样背负着沉重的枷锁活着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未免太可怕了。

    “凌空高蹈轻快舞步掩盖不了背负着枷锁的沉重,繁花绮丽的背后是却是黯淡的囚禁人生。蓝小姐,我同情你的遭遇。”梁辰叹口气道。

    “呵呵,不必说这些敷衍我,我要的不是同情,不是可怜,而是真正的自由。”蓝雨恬惨淡地一笑,轻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道。

    “其实自由这东西,就在你心里,只要你能放得下一切,自然就自由了。有时候人更多的是自我囚禁,喧嚣与负累都是自找而已。”梁辰摇头说道,颇有些不以为然。

    “你这样说,是因为你没有身处其中。有些时候,很多事情不是自己所能决定的,不是你想甩手走开就能走得开的。就比如,你现在好像是自由的,可我如果真的撕破了脸皮,以你的爱人和兄弟朋友的生命相要挟,来换取你这一次与我一行,你会甩手而走吗?”蓝雨恬擦净了脸上的泪水,重新恢复了镇定,轻哼了一声道。

    “那并不一样。我是甘愿为了他们而做事,你是被逼无奈的。这根本就是两码事,你是在偷换概念。”梁辰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地道。

    “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结果总是一样。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蓝雨恬反驳道。

    “我觉得重要的既不是过程也不是结果,而是心情。”梁辰哼了一声,感觉蓝雨恬骨子里有一种高傲且不容反驳的固执,忍不住驳斥了回去。不过驳回去之后,自己都感觉有些好笑,自己什么时候也这么愿意同人争论?还在争论中不知不觉地带上了情绪,这倒是少有的怪事了。

    “算了,争论这些没有必要。我只是想告诉你,关于我希望你陪我此行的答案。”蓝雨恬摆了摆手,不想就这个问题再争论下去。

    “我洗耳恭听。”梁辰神色肃重下来,争来争去,险些把自己最需要得到答案的问题忘掉了。

    “问题的答案就是,我们蓝家,要比武招亲了。比武招亲的女主角,就是我。”蓝雨恬咬了咬牙根儿,一字一顿地说道。

    “什么?比武招亲?”梁辰又是惊骇又是好笑,这都什么时代了,怎么还有这种事情?不过一怔之后,随即又皱起了眉头,“你们蓝家比武招亲,跟你让我陪你走这一趟,有什么直接的必然联系么?”他心底下隐隐间泛起了一丝不安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