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我是你的小甜甜
    :

    如果小姐死了,自己也肯定无法幸免,要给小姐陪葬。而蓝家,恐怕也同样要遇到不小的麻烦了。

    只不过他只是瞬间失神闭眼而已,随即便张开了眼睛,睁眼之际,却看到小姐依旧好端端地站在那里,并没有想像中那满头鲜血栽倒在地的惨像。

    非但如此,反而她现在满脸的惊喜与不能置信,直直地盯着他的身后。

    此刻,耳畔响起了一个声音,“周管家,让你的人撤下去。”他是何等样人?一听之下便能听得出来,那是梁辰的声音。刚才他听过梁辰说话。

    深吸了口气,缓缓地转过身来,就看梁辰那高大的身影就站在自己面前,手里的枪直指向自己的眉心。至于拖走他的那几个人,早已经有去无回了,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了。

    “梁先生,真是好本事,看来我依旧低估你了。”周管家冷冷地道,已经重新恢复了镇定。只要小姐没出事,一切就都在可控范围之内。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梁辰居然这样厉害,被人砸昏过去,还戴着手铐,并且还要面对三个身手不错的枪手,这样居然都能被他逃出来。他的本事也不禁让周管家心底下悄悄生出了一丝敬佩来。

    周围的枪手早已经扑了过来,举枪将梁辰围在了中间,却不敢轻易造次。

    “都给我滚下去。”蓝雨恬此刻也冲了过来,拿枪指着这些原本应该是自己的下属,尖声咤道,那些人沉默着,只退后了半步,却依旧拿枪指着梁辰,看起来,周管家对他们来说有着绝对的权威,纵然是小姐想指挥他们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况且,这又是在非常时期,他们也自然能分得清孰轻孰重了。

    “高估还是低估,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想活着离开这里。”梁辰摇了摇头,枪口已经移到了周嘉鑫的前额上,缓缓地扳动了扳机。

    “就算你打死我,也依旧出不了这里,问题只能更严重。我想,梁先生不会看不清形势吧?况且,我只是一个小卒子罢了,你拿我做人质,却是枉费心机了。”周管家针锋相对,冷冷地道。

    “如果,再加上我呢?”蓝雨恬已经走到了梁辰身畔,与他并排而站,手中的枪,居然还没有离开自己的太阳穴,依旧顶在了那里。

    梁辰惊诧地望了她一眼,蓝雨恬却连看也没有看他,只是语声寒冷地道,同时间扳起了枪的撞机。

    “小姐,您是千金之躯,不要乱来。”周管家急急伸手阻止,却被梁辰将用冰冷的枪口顶了回去,空自站在那里,紧握着双拳,眼睛里精芒乍射,紧急地思考着对策。

    这种情况,他确实在之前根本没有想到,小姐的毅然决然实在让他震撼了,以至于平素里镇定沉稳的他,也禁不住有些乱了方寸。

    正在这时,怀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周管家皱着眉头看了梁辰一眼,见梁辰没什么反应,略放下一颗心来,缓缓伸手入怀,掏出了电话,刚看一眼,便是脸色大变,急匆匆地接起了电话。

    “小鑫子,你应该见到小姐了吧?”电话里传来了一把苍老的声音,离得这么近,走廊里又是静悄悄的,所以隐约中还能听出大概。

    “是,老太爷,小鑫子向您问好,我确实见到小姐了,现在就跟小姐在一起。”周嘉鑫即使是面对着梁辰的枪口,也恭敬地半躬下身子去,回答道。

    梁辰皱了下眉头,却在紧急地思考着,这个老太爷倒底是什么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蓝家家主,蓝天放么?

    “嗯,她什么时候能到家?我想我的宝贝开心果了。”“老太爷”在电话里问道。

    “爷爷,我在这里,周嘉鑫让人拿枪指着我,不让我回家,爷爷,我想您。”蓝雨恬听到了这个声音,登时眼圈儿便红了,向着电话大声地喊道,周嘉鑫登时就是一个哆嗦,满头黑线,险些跌倒在那里。

    “什么?小鑫子,你想死么?敢拿枪指着我的宝贝?马上从小姐面前消失,给我滚回来。”电话那边一怔,随后声音暴怒起来,狂吼道。依稀,还能听见有什么东西被摔碎的声音。

    “是,是,老太爷,我这就滚,马上滚回去。”周嘉鑫浑身上下冷汗直流,“哀怨”无比地望了蓝雨恬一眼,小心翼翼地应道。

    “把电话给我的宝贝。”那边的老太爷余怒未消,在电话中怒吼道。

    “是,老太爷。”周嘉鑫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把电话交给了蓝雨恬。

    蓝雨恬得意地瞪了他一眼,将电话拿了过来,“爷爷,我是你的小甜甜呀,周嘉鑫这个臭管家,以下犯上,不想让我跟我的朋友回去见你,你一定要狠狠地罚他。”蓝雨恬在电话里撒娇道。

    不过那句“我是你的小甜甜”让梁辰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皱眉侧眼望了她一眼,她这样强势的女孩子居然也有撒娇的时候?太让人无法想像了。而且这称呼也太那个啥了,梁辰有点无法接受。

    “宝贝儿,别胡闹了,我知道就算打死小鑫子他也不敢这样做,必定是奉了你爸爸的命令才去的,你也别为难他了。唔,带了朋友来?呵呵,小宝贝儿,你不是在骗爷爷吧随便弄了一个人想唬弄过去吧?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就不让小鑫子回来了,那个人无论是谁,也要死的。”老太爷呵呵笑道,但话里话外却透着浓重的血腥味儿,绝对是杀伐决断绝世枭雄级别的人物。

    “爷爷,不是啊,我唬弄谁也不敢唬弄您啊?其实上些日子我去东南亚之前,我们就已经……嗯……挺好的了,只不过,一直没跟您明说。这一次带回来,就是想给您一个惊喜,让您看看行不行的。”蓝雨恬捂着话筒早已经走到了一旁去,这下谁都听不清楚了,只不过,脸红红地,瞟了梁辰一眼,看见梁辰狐疑的目光正向着这边望过去,却是俏脸霞飞,稍一碰触便转过头去,嗯嗯啊啊地在电话里说道。

    “嗯,那就好,把人给我带回来吧,如果真的可以,你爸爸那边的工作,我来做。我这一辈子最疼的就是你这个小宝贝儿,一切都要按照你的心思来,谁敢让你受半点委屈,哪怕是你爸爸也不行。”老太爷说到这里,哼了一声,又再嘱咐了两句,便把电话挂上了。

    而那边,周嘉鑫早已经带着人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算你们走得快,否则这件事情没完。”蓝雨恬轻皱了一下小鼻子,不屑地哼了一声,随后将电话随手一扔,快步向着梁辰走了过来。

    “你没事吧?流了好多的血……”蓝雨恬关切地望着他道,眼神一痛,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抚他的伤口,却被梁辰闪身躲过。

    “蓝小姐,你倒底想要干什么?”梁辰冷冷地望着他道,心底下实在困惑无比,以他的聪明,也根本猜不透现在的这一幕一幕倒底是怎么回事了。

    “你不必管了,明天只需要跟我回家一趟便可以了。”蓝雨恬手停在空中,咬了咬下唇,缓缓缩回手去说道。

    “抱歉,现在我已经没有这个兴趣了。蓝小姐,经历了刚才的生死,我们的人情已经还得够清楚的,我不想再在这里跟你这样无目的的纠缠下去,再见。”梁辰扔下了枪,转身便走。实则心底下郁忿难平,稀哩糊涂地又打了一场死里逃生的烂仗,可笑的是现在他居然都不知道为什么而打,这他吗的倒底算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很清楚的一件事情就是,如果不出所料,蓝雨恬应该不是刚才想杀自己的主使者,主使者另有其人,听周嘉鑫话里话外的意思,应该就是蓝家家主蓝天放了。可他却从来没有得罪过蓝天放,蓝天放为什么要杀自己?难道就是因为自己跟他的女儿在一起了?跟她的女儿在一起走路的男人好像天天都有吧?为什么又要单独杀自己呢?

    梁辰想到这里,突然间心底下一跳,感觉自己好像正在陷入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能不能脱身出来,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梁辰,如果你没有蠢到家的话,现在最好别走。否则,勿庸置疑,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必定要死在泰庆。”蓝雨恬在梁辰身后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是我的事情,不劳你操心。”梁辰平生最不信邪,哼了一声,举步往外走,只不过脚步确实有些迟疑起来。因为他很清楚,蓝雨恬说的是实情。

    “进来坐坐吧,尽管我不想说,怕挫伤你的自尊,但我必须要说,从现在开始,你只有跟我待在一起才是安全的。我知道你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但如果就这样稀哩糊涂地死在了泰庆,甚至连自己为什么会死都搞不清楚,岂不是很冤枉?”蓝雨恬淡淡地一笑,已经重新恢复了平素里的沉稳与从容,说罢,不待梁辰回应,便已经自顾地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走了进去——刚才梁辰破窗而入时,打碎了是曾经他自己屋子里的玻璃,蓝雨恬的屋子倒是没有事。

    梁辰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停下脚步,转身,走向了蓝雨恬的房间。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并不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大胆,并且,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一切,倒底是为什么。

    或许,一切都到了应该揭开答案的时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