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诡异的司机
    :

    “看来,你知道的并不少。”梁辰沉默了半晌,缓缓说道。

    “总比你这个危机将至却不自知的白痴多。”蓝雨恬哼了一声道,余怒未消。

    “呵呵”梁辰淡淡一笑,并没有生气,却也没有再问下去。梁子恒倒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他虽然很好奇,并不是十分强烈地想知道。每个人都有秘密,不过只要这个秘密并没有威胁到他或是他的亲人朋友,那又何必非要细致深入地挖出来呢?况且,他现在和梁子恒之间是利益联盟的关系,已经都站在了同一条船上,知道得多与少,又何必呢?既然选择了,就别再问原因,尽管直面即将要面对的一切就是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很相信梁子恒这个人。又或者,他是因为欣赏才相信。梁子恒那可以说是野心也可以说是信念的执着,曾经有一刻,让他很敬佩。枭雄也好,英雄也罢,没有大智大勇,终究是做不成的。

    他沉默了下去,突然间不想再说话了。

    “喂,你难道不想知道梁子恒倒底是什么人?他倒底想要做什么?真搞不清楚,你为什么居然跟他混在了一起,还跟京城第一大少秋林搞上了关系,简直就是在刀尖上走路……”蓝雨恬说到这里,捏了捏眉心,颇有些头痛的样子。

    “呵呵,知道得太多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梁辰摇头一笑道,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淡然。

    “什么都不想知道,恐怕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你很愿做一个糊涂鬼么?”蓝雨恬一听他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倒不这么认为。与其知道了一切,惶惶不可终日地去奔走或是等待,焦虑不安,心神不宁,首先在气势上就输了三分。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只让自己保持着一份稳定踏实,反倒多了一分冷静,兵来将挡,水来土囤,见招拆招。这样的结果,或许未必就会成为一个糊涂鬼了,反而成为笑到最后的明白人也未可知。”梁辰笑笑说道。

    蓝雨恬听了他的话禁不住一怔,抬头再望向他时,眼里就已经多了一丝钦佩,这样淡定的人,倒还真是少见。而这样的淡定,也代表着镇定与自信。

    不过嘴里却不肯服输,撇嘴冷哼了一声,“歪理邪说,早知道一切当然有早知道一切的好处,或许会想出更多的办法来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晚知道的下场那可就不一定了。”

    “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不该知道的想早知道也没有用。”梁辰淡淡一笑,说了句很拗口却又很有深意的话。

    “爱怎样随你。你不想知道我还不告诉你呢。”蓝雨恬撇了撇红唇,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两个人下了飞机,蓝雨恬板着脸走在前面,梁辰则在后面打起了电话,嘱咐了家里的兄弟们几句,告诉他们这几天必须要打起精神来,不能有半点麻痹大意,随后又给刘莎莎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临时出门两天,最后又给虞叔打了个电话问了下情况,得知那个与新任六位老大的见面会要在一周后举行,这才放下心来,跟在蓝雨恬身后。@&@!

    机票是早就已经买好了,梁辰注意到期这个小细节,却也不在意。毕竟,蓝雨恬这一次肯定是有备而来,就想“请”自己南方一行,恐怕就算自己再不想去,她也有的是办法让自己去了。

    两个人默不作声地重新又领了登机牌,直接上了飞往泰庆的飞机,那是长江附近的一个山城,号称天府之城,史上有着少不入泰庆、老不出泰庆的美誉,意思是说,年轻的时候千万别去泰庆,因为那里景色太美,太适合人的居住了,少年人一到了那里便容易消磨雄心壮志,最后耽于安逸,闹得一事无成。而老年人则晚年的时候一定要来泰庆住,因为这里山美水美一切都好。

    这一次航班要长一些,大约三个半小时。一上了飞机,蓝雨恬脸色就变得有些阴郁起来,至始至终也是一个字都没说,梁辰绕着弯子问了几句,想套出一句半句关于她对自己和赵培宁的事情,很可惜的是,蓝大小姐好像心情很不爽,根本没搭理他。梁辰讨了个没趣之后,索性也不再说话,两个人临座无言,就那样默默寡声。

    华灯初上时,飞机终于落下了泰庆,两个人下了车,出了机场,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已经悄然无声地停在了两个人身旁,开车的是一位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高大沉默,但手上骨节异常粗大,右手虎口处老茧层层,并且两肩略往下塌,绝对是一个有真功夫的人。这样的人,居然只是一个开车的司机,可见得蓝家的力量。

    不过梁辰倒也不以为意,要是开车的只是一个普通人,相反他倒是要真的惊诧了。*&)

    但他不惊讶,那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却惊讶了。当然,他的惊讶并不是表现在脸上,只是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异色,似乎对梁辰的出现表示不理解。但不到一秒钟,那抹讶色便已经消失在眼里,他依旧沉默着,为两个人打开了车门。这种淡定的素质却不是普通的保镖能做得到的了。

    “开车。”两个人上了车,蓝雨恬喊了一句,便靠坐在了坐椅上,重新闭起了眼睛。

    梁辰坐在她对面,同样闭目养神。他向来不是多话的人,更何况在这种情况下也不适合再多说什么。

    车子驶出了机场,一个小时以后,已经停在了一座名叫星凯帝豪的五星级宾馆前面。

    “小姐,您的车子在停车场,这是您的房卡。”那个中年人将房卡还有车钥匙递了过来。

    “嗯。”蓝雨恬点头接了过来,已经与梁辰下了车子,至始至终没多说一个字。

    黑色的劳斯莱斯如来时一般寂寂无声地开走了,蓝雨恬在前面一路走去,上了电梯,到了十楼,走了铺着纯羊毛走廊地毯的走廊,到了拐角处,扔给了梁辰一张房卡。

    “你的。”她甩下两个字,已经走进了1012房间。

    梁辰摸了摸鼻子,打开了旁边的1013号房间,只不过,开门的时候,却禁不住愣住了——那个刚才分明已经离开了这里的司机,现在居然就站在他的对面,冷冷地望着他。他的手里,握着一把黑色的枪,上面已经安装了消音器。就算是打死他,外面也根本听不到半点声音。

    “不想死,就进来。”那个司机冷冷地道。

    梁辰眯了眯眼,缓缓举起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抵抗的意思,随后走进了房间,而后,非常自觉地关上了门。

    对方手中有武器,并且还离得这么近,梁辰但凡是有半点不明智的举动,都会招来对方冷酷无情的打击,他并不想冤死在这里。所以,只能配合。

    “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那个司机用手里的摆了摆,示意他转过身去,同时将枪顶在了他的后腰上,两个人一步步后退,已经来到了床边,并且让梁辰面对墙壁而站,避开了两旁可以窥视的镜子——从这一点来说,这绝对是一个经验老到的高手。谨小慎微,不给对手以任何一个翻盘的机会,哪怕是最微小的细节。

    梁辰听了他的问题,禁不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位大哥,你的问题太哲学也太深奥了,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那个司机目光森寒起来,顶在他后腰上的枪挪到了他的心俞上,“这里,是两根肋骨的夹缝,子弹穿过去,必定会打碎你的心脏,两秒钟,你即刻死去,就算华陀再世也救不了你。”他徐徐地说道,语气里充满了无尽的杀机。可是对人身体的熟悉程度和老辣程度,分明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手精英。

    “别误会,这位大哥,我真的不知道从何回答你的问题。如果非要回答,我只能说,从江城来,到哪里去我并不清楚,一切都是你家小姐说了算。”梁辰苦笑说道,这个时候倒也不能再打马虎眼了。不过右手食指已经缓缓屈了起来,指尖儿上依稀有一点精光透射出来,瞄准了上面的墙角。

    “我家小姐为什么要带你回来?”那个司机的语气依旧森冷,显然对梁辰的回答并不满意。

    “这个我真的不清楚。不过你家小姐救过我,我随她回来只不过是还一个情而已。其他的,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知道了。”梁辰叹口气道。

    “还情?”那个司机明显一愣,就在这一惭之间,梁辰屈起了右指指尖已经发力一弹,“叮”的一声轻响,银针撞在了头顶的墙上,随后倒射了下来,精准无比地射入了那个司机持枪的右肩肩井上。

    那个司机右臂登时一阵酸麻,不由自主地垂了下来,枪也掉落地面,可他反应也极为迅速,左手闪电般地一个回缩,再伸出来时,已经握住了另一把枪,直指梁辰,毫不犹豫地便要开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