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遇遇与艳遇
    :

    吃过了饭,尽管秋林再三挽留,想让梁辰多在华京玩儿几天,但梁辰依旧婉言拒绝了。家里还有一大帮子兄弟,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他不能在这里耽误太久。

    “如果你真拿我当兄弟,要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或者”秋林转头望了冷若孱一眼,哼了一声,“跟她说也可以,只要不是太大的事情,基本都能摆平。”

    “好的。”梁辰微笑应道,转头望了冷若孱一眼,冷若孱此刻也正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望着他,抿嘴微笑,眼神里却有着说不出的亲切之意。

    “行,你走吧。”已经将梁辰送到了机场,秋林也不废话,向梁辰告辞,两个人转身而去。

    领了号码,坐上了登机牌,梁辰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表面上看去神色平静,心中却是起伏不定。突然间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惶恐来,无法形容这种惶恐倒底来源是什么,就是让他心底深处很焦躁,好像,正有什么未知的危险正于黑暗中潜伏而来,他知道大概的方向,却不知道这个危险倒底何时而至,倒底代表着什么,这个过程才是最要命的。

    毕竟,真正的危险来临时,并不可怕,因为面对了就清楚了,没必要猜来想去,心神不宁,无比煎熬。这个煎熬猜测等待的过程才是最要命的,让人焦灼不安,郁闷无比。

    正心神不宁之间,身畔有轻风掠过,风中带起了一丝淡雅清幽的芬芳,若有基无,却能直接香氛人心底处去,持久、恒远、却不浓烈且流俗媚俗——那是至尊品阶的香水,一滴千金,并且专门订做生产,每个订制者的香氛味道都是独一无二的,绝对不会被重复。

    所以,这并不是有品位的人就能用得起的,也不是有钱有品位就能搞得到的。这种香水不仅代表着高雅,更代表着权势、财富与社会地位。

    轻巧的脚步在身畔停下,随后,居然就坐在了他的身旁。

    梁辰并没有睁眼,只是微皱起了眉头,叹息了一声,“蓝小姐,希望你别告诉我这仅仅是一次偶遇。”

    他嗅得出这种香水的味道,也知道这种顶级订制香水的独一无二性,自然也就清楚,这香风的主人倒底是谁。他与她打过不止一次交道了,就算嗅觉再差也能闻得出来了。所谓闻香识女人,粗浅的字面意义解释,大概也就是这么个道理了。没错,她就是蓝雨恬,来自蓝氏家族的千金大小姐。

    当然,蓝雨恬出现在这里,梁辰也并不感到奇怪。第一,以蓝雨恬这样的人,每做任何事情都不会是盲目的,必然有着深层的意义。既然她出手“帮”了自己,接下来,便终究会在某一天找到自己的,他早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第二,蓝雨恬想制造一场这样的“偶遇”简直太轻松了,也算不上什么令人大惊小怪的事情。

    “你的鼻子比狗还好使。”蓝雨恬格格一笑,已经坐在了他的身畔,不过心底下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喜悦。他闻出了自己的香水味,是不是也可以说,自己已经在他心底有了某个位置了?想到这里,她的心居然砰砰砰地急跳了几下。

    “如果我告诉你这仅仅只是一场偶遇,你又会做何感想?”蓝雨恬已经坐在了他的身畔,轻哼了一声道。她今天里面穿了一件火红的高领小毛衫,下面是一双齐膝皮靴,外面罩了一件黑色的风衣,围了一件七彩纱巾,眸若秋水,眉若春山,再配合上那按近一米八零的身高,简直比t台上的模特还要靓丽十倍。@&@!

    “没什么感想,每个人每一天都在与不同的人偶遇着,轻瞥一眼、擦肩而过,之后便是路人你我,感想如果太多,那个人岂不是要累死了?”梁辰轻揉了一下眉心,有些头大。他不清楚蓝雨恬这一次与自己的偶遇倒底意味着什么。

    “梁辰,你欺人太甚。”蓝雨恬细眉一挑,禁不住心底下怒气上涌。梁辰这句话简直就是把她当成了路人甲,根本没有把她半点往心底去,亏了她这么精心地打扮一番加急专程飞到华京就等着与他同班次飞机来找他。他这么有意无意地冷落自己,让蓝大小姐如何能忍受?她心底就纳闷了,为什么每一次见到这个小子就这样生气?想狠狠地痛扁他一场?当然,如果真论起动手来,蓝雨恬禁不住又有些泄气了,好像自己这个自忖单挑王的霸王女还真就打不过他。

    “我有么?蓝大小姐,如果你的偶遇仅仅只是为了向我发火,我在表示荣幸的同时也深切地表示无奈。”梁辰叹了口气,依旧是那种淡淡的语气,冲淡平和之中,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无形中便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对于这个女孩子,梁辰本能地觉得还是少惹为妙。不过事实上他自己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好像利用了人家一回,驱逐了不少小家族在j省搅风搅雨,虽然最后好像还是没能将那些大家族真正驱逐出去,险些在砥剑节上让他栽了一个大跟头,不过终究还是帮他扫清了不少屏障,帮了他的大忙。要不然,那些小家族纵然形不成多大气候,也要在砥剑节前后闹个鸡飞狗跳的了,浪费他的时间精力不说,跟杨忠勇那边也不好交待。而虞叔这边就算是守望者,但也只能掌控全盘大秩序,至于私底下的一些小规模的火拼,却是也不好掌握了。其实这样说起来,他还是要向蓝雨恬表示感谢的,但他本能地觉得,好像蓝雨恬的目的并不单纯。至于她的目的倒底为的是什么,梁辰现在也有些摸不清楚。对于摸不清楚的事情,梁辰向来心存敬畏之心,尤其对蓝雨恬这样神秘莫测且背后势力却又如此之大的女孩子,他更是“敬畏”,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敬而远之了。

    不过蓝雨恬好像并不打算跟他疏远这个距离,相反,她现在就坐在梁辰的身边,甚至已经挨到一起了。*&)

    远远望过去,俊男靓女,天造地设的一对,俨然成为了机舱中一道靓丽无比的风景线。

    “你无奈什么?是因为利用了我现在却甩不开我了表示无奈么?”蓝雨恬挑了挑细眉,冷冷地哼了一声道。

    “你在说什么,我有些听不懂。”梁辰摇了摇头,故意装糊涂,气得蓝雨恬直磨银牙。

    “梁辰,真以为天底下就你一个聪明人么?在虞叔家里,你们一个老狐狸一个小狐狸,故意激怒我,激将我,然后将我推到了台前,去帮你扫清障碍,借着我蓝氏家族的威名,驱逐那些家族。你以为,区区一个小技俩,真当我看不出?”蓝雨恬连连冷笑道。

    “真有这回事么?我倒是有些记不清了。不过就算是有的话,蓝小姐,我想你也是误会我了。我并没有那么深的心机和智慧,更不敢利用你蓝大小姐去替我做些什么,玩火**、搬石砸脚的道理我还是懂得的。当天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少年人血气方刚、逞强好胜所至罢了,蓝小姐想必不会把这件事情想得那么曲折吧?”梁辰摸了摸鼻子,索性将糊涂装到底,就是不承认。

    蓝雨恬深深地望着他,眼里闪动着怒火,不过逐渐地,怒火消褪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却是说不出的笑意,最后居然“噗哧”一声笑了,“梁辰,我真没有想到,你这种人物居然也会耍无赖。看起来,英雄也有流氓的一面啊。”

    “纠正蓝姑娘两个错误。第一,我只是实话实说,没有耍无赖。第二,我不是个英雄,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当然,说我是流氓我也不会承认的,想做一个真正的流氓还是需要几分勇气的,我承认我没有那份血性。”梁辰笑了笑,依旧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蓝雨恬望着他,目光炯炯,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轻掠了一下长发,也不再跟梁辰斗嘴,只是微微一笑,与梁辰一样靠在坐椅里,只不过微侧着头,望着梁辰,“好吧,就算是我蠢我笨,被你摆了一道却又说不出理去,这一页就算揭过,况且也不算什么事情,提一提只不过是想让你记得欠我一个人情罢了。既然你不想承情,我一再去讲没的让人觉得我蓝雨恬太小家子气了。”

    “蓝大小姐果然兰心慧持,大家风范。”梁辰笑笑赞了一句道。

    “谢谢梁英雄的谬赞,雨恬不胜荣幸。”蓝雨恬微微一笑道,侧脸望着他英挺的鼻梁,突然间便问道,“这个情,我不去跟你计较,但你依旧还欠我的,想必应该还记得吧?”

    “呵呵,看起来,蓝大小姐今天注定是要向我来讨人情的了?这么说来,好像我们真的不是偶遇了,而是必然要在这里相遇的了。”梁辰心底下吃了一惊,有些琢磨不透蓝雨恬这句话倒底是什么意思。

    “只要身在江湖中,有些人情可不必讨,有些人情则必须要讨,梁辰,难道不是这样吗?”蓝雨恬望了他一眼,颇有深意地道。

    “愿闻其详。”梁辰轻轻一笑,闭目说道。

    “就比如,有人救了你,你终究要知道救你的人倒底是谁,对吧?”蓝雨恬唇畔展露开了一丝笑容,轻笑道。

    梁辰眉头皱起,随后,一直闭目养神的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