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这个女子不简单
    :

    只是,一直走到门外时,额上冷汗却不见少,依旧涔涔而下,耳畔犹自回响着秋老将军的那句话,“世上从不会有不透风的墙,你好自为之吧。”

    “难道,真的被人发现了?赵家的人知道是我做的?如果这样的话,他们即便是不敢针对秋林,恐怕也要对我下手泄愤了。可是,他们怎么可能发现?如果,他们真的要出手对付我,我又该怎么办?”因为老将军的这一句话,梁辰后背上的衣襟瞬间已经被冷汗浸了。

    “梁辰,怎么样?我家老爷子倒底说什么了?天,你怎么了?”秋林早已经将烟头捻灭跑过来,焦急地问道,可是看到这么冷的天,梁辰居然出了满额的汗水,登时就吃了一惊,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外面去说。”梁辰回过头去深深地望了那间屋子一眼,扯着秋林便往外走。黄伯则是始终微笑着将他们送出了门去了,而后关上了那扇大门。

    “倒底怎么了?老爷子倒底想跟你说什么?”刚一出门,秋林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没说什么,老爷子只是给我看了幅字,问问我这字写得怎么样。”梁辰想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忍住没有说。既然是兄弟,那所有的压力就由他一个人扛吧,既然可以预见到秋林不会有什么事情,那就不必要再让秋林凭白担心了。这向来是他做人的原则。

    “是不是一幅七杀碑文么?嗬,小辰子,老爷子居然让你看这幅字了?”秋林一怔之下,随后大喜过望,扯着梁辰袖子眉飞色舞地道。

    “怎么了?这很值得惊讶吗?”梁辰有些摸不着头脑,皱眉问道。

    “有啊,当然有啊,太有了。走走走,车上说去。哈哈,小辰子,你要发达了。”秋林哈哈大笑着,扯着梁辰便上了车子,随后将车子发动,走了好远,一直出了将军巷之后,才将车子停在了路边,迫不及待地道,“你可能不知道,但凡是进过我爷爷的书房,能让他当面品字的人,基本上,日后都有了一个好前程,现在有的人已经是部级官员甚至国家头的官员了。咦,不对啊。”秋林说到这里,禁不住挠了挠头,“好像不对啊,你又不是混官场的,我爷爷给你看这幅字是什么意思?难道想让你进官场么?好像,这个,不太符合逻辑吧。另外,你混官场,好像有些太屈才了吧?”他脸上已经堆满了无数个问号,望着梁辰,原本是他给梁辰解答问题,现在可倒好,倒是他希望梁辰给他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了。

    “呵呵,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或许只是老爷子随意为之而已,反正我做官是肯定不成的了。”梁辰摇了摇头。

    “那也未必,你的性子,做官再合适不过了,心机如海,胸有沟壑,韬略如峰,要是做官的话,再有老爷子的支持,三十年之内,必定会成为国字头的人物,一飞冲天是必然的事情了。”秋林摇了摇头,发自肺腑地真心说道。

    “算了,我们兄弟之间扯这些有意思么?”梁辰哑然失笑。

    正说到这里,车门突然间开了,一个美丽高贵的女孩子拉开车门坐到了后座上去,梁辰一回头,却看到是那天在那间满是紫罗兰的店里陪着秋林的那个女孩子。她也同样向梁辰微笑了一下,“梁先生,您没事吧。”她的语气里有一丝真诚的担忧。梁辰回以微笑,不过斜眼瞥了秋林一眼,心底如释重负起来,看样子,秋林应该是接受这个女孩子了,要不然,为什么秋林在哪里,这个女孩子就在哪里?而且连秋家老将军“召见”自己这么机密的事情她都知道了?如果秋林要是依旧放不下千媚的话,依旧不理睬这个女孩子的话,那他大可不必这样做了。

    “废话,如果真有事他还能坐在这里吗?简直就是废话。”秋林没有好气地骂道。

    “秋林,对女孩子你不能温柔些吗?”梁辰皱眉说道,随后转身向那个女孩子笑笑,“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

    “没事就好。我请你们吃大餐吧。”那个女孩子同样如释重负地一笑,展颜一笑,温柔大方地道。

    “用不着,他还得赶飞机呢。你要饿了你自己吃去,我们没时间。”秋林哼了一声,虽然被梁辰说了一句,却也没有收敛。不过车子已经开始向前滑行起来,“吃饭去吧,我知道一家法国餐馆还算不错,里面做的东西也蛮好吃。”身后那个女孩子抿着嘴唇,无声却幸福地笑了,只不过,脸上在笑,眼中却有泪。等了这么多年,她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即使流泪,也是幸福的眼泪。

    “服了你了。”梁辰摇了摇头,对秋林无语了。明明就是已经接受人家了,却还摆出这副样子来,真是自欺欺人。不过只要他能放下那过去的伤与痛,重新振作好好地活下去,那自己为他做过的一切,也算是值了。

    不过,想到以后或许可能会发生的一切,梁辰禁不住有些头痛起来。秋林倒是没事了,也即将开始自己的幸福,而自己呢?恐怕以后的日子却不一定好过了。

    “梁先生,我叫冷若潺,是秋林的未婚妻,你为秋林所做的一切,便是为我所做的一切,为我们的幸福所做的一切,谢谢你。”冷若潺轻轻地抹了下眼角,抬头向梁辰微笑自我介绍道。

    “我们是好兄弟,也是生死之交,冷小姐说这话太客气了。”梁辰笑笑说道。

    “不是客气,如果以后梁先生需要帮忙的时候,要是秋林不方便,尽管向我开口便是,即使做不到,也会做得到。”冷若潺温温柔柔地说道,不过这话骨子里却透着一种坚定和豪情,让梁辰心中一动,转头望向冷若潺,却看到了冷若潺眼里一丝深意。

    “这个女子,不简单!”梁辰心下立时便对冷若潺刮目相看起来,同时间,却也因为冷若潺的这一句话,想到了很多,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