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七杀碑
    :

    秋老将军倒是不再说话了,只是深深地望着他,锐利的眼神仿佛要刺穿他的灵魂,看穿他的内心,看他倒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半晌,将笔一掷,准确地掷进了旁边的洗笔筒之中,负手站直了身体,向着秋林一挥手,“出去。”

    他对自己亲孙子的态度十分恶劣,就如同轰苍蝇一般,不过已经汗湿重衫的秋林却是如蒙大郝,赶紧鞠了一躬退了出去,只不过关门的时候却忧心忡忡地望了梁辰一眼,也不知道梁辰这一次倒底是祸还是福了。毕竟,老爷子向来行事神鬼莫测,天威无从琢磨,就算他是老爷子的亲孙子,也照样琢磨不定。

    屋子里,只剩下梁辰和秋老将军对视着。在秋老将军凌厉的目光注视下,梁辰依旧神色淡然,只是微笑着,淡定无比地望着秋老将军。

    “你害怕我么?”秋老将军凝视着他,终于再次开口了,缓缓地问道。

    “对您,我只有尊敬,没有害怕。”梁辰摇了摇头道。

    “理由!”秋老将军短促有力地问道。

    “人不做亏心之事,便不怕夜半门声。”梁辰直截了当地回答道。

    “没做亏心事?现在这个世道,浮躁、浅薄、功利、虚荣,红尘大河岸上行,谁的身上不沾泥?就看自己能不能遮住而已。你能保证你自己没做过半点亏心之事?”秋老将军嗤之以鼻地道,显然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对现在这个世界的把握可谓是一针见血,深刻至极。

    “您说的都对,但晚辈一直想做一个心里不沾泥的人。算是理想,也算是做人的原则。哪怕身上泥涂遍,只要心有莲花,便自然高洁。”梁辰不卑不亢地道。

    “心有莲花?好一个心有莲花。不过,这可不是靠嘴说说就可以的。”虽然言辞依旧犀利,不过秋老将军语气倒是逐渐放缓下来。

    “做到了,自然会有人知道。这也不是靠嘴说说就可以的了。”梁辰淡淡一笑道。

    “哈哈哈哈,好,好,好!”老将军蓦然间便大笑起来,声若洪钟,加之离得这么近,梁辰的耳膜都有些被震得嗡嗡做响。

    “唔,我知道你做的事情。抢了不义的钱,救了些该救的人,帮助了些贫困的学生,还可以。不过,可以告诉我,你还能做什么吗?”好半晌,秋老将军止住了笑声,重新望向梁辰道。

    不过,他的话却让梁辰悚然一惊,秋老将军并没有明说,但他当然明白秋老将军的意思。尽管脸上神色未变,但心底下却翻起了滔天大浪来。虽然“秋老将军,居然调查过我?他为什么要调查我?这倒底意味着什么?我再怎样,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人物而已,如蚂蚁一般的存在,他调查我,倒底是为了什么?”

    不过,他嘴里却没有半点停顿,依旧回答道,“回老将军的话,我无法预料我还能做什么,人的命运还有以后他将会做什么,不是完全以自己的意志来决定的,看经历、看环境、看世界。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或许我唯一始终如一做到的便是,持守本心,仅此而已。”

    “哦?你的这个回答很圆滑,好,那我问你,如果真能一生通达的话,你想怎样通达?”秋老将军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他问道。

    “呵呵,秋老将军,不管您信与不信,于我而言,真正的通达是解开心底下的一个谜团而已,其他的,并不重要。至多只能做为一种通向答案的奠基罢了,是手段,是方法,也是过程。”梁辰摇头笑了,轻叹了一口气道。

    “看起来你是个有秘密的人。”秋老将军负手盯着他问道。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梁辰点点头,轻叹了一声道。想起了自己的秘密,只觉得心底下有些酸楚起来。

    秋老将军出奇地没有再说话,甚至没有再问他,只是向他招了招手,“过来,看看我写的字。”

    梁辰转过了桌子去看那幅字,只见上面龙飞凤舞,由右向左,写满了一排排张旭风格的草书。依稀是,“天生万物以养人,世人犹怨天不仁。不知蝗蠹遍天下,苦尽苍生尽王臣。人之生矣有贵贱,贵人长为天恩眷。人生富贵总由天,草民之穷由天谴。忽有狂徒夜磨刀,帝星飘摇荧惑高。翻天覆地从今始,杀人何须惜手劳。不忠之人曰可杀!不孝之人曰可杀!不仁之人曰可杀!不义之人曰可杀!不礼不智不信人,大西王曰杀杀杀!我生不为逐鹿来,都门懒筑黄金台,状元百官都如狗,总是刀下觳觫材……”那是坊间流传的大西王张献忠曾经的圣谕七杀碑碑词,通篇都是一个杀字,墨汁淋漓,杀伐之意力透纸背,冲宵而走,看得人惊心动魄,脊背生寒。

    “你看到了什么?”秋老将军话有深意地问道。

    “我看到了一颗慈悲心。”梁辰抿了抿嘴唇,沉吟了一下说道。

    “嗯?”老将军却不再说话了,只是轻嗯了一声,抬头望着梁辰。

    “字有杀意,武为止戈。杀是为了不杀,杀少数该杀之人是为了天下大多数不该杀的人不被杀。”梁辰说道。

    老将军眼里闪过了一丝笑意,轻轻地叹了一声,“现在能看懂这幅字的人越来越少了,你是其中一个。”

    “谢谢老将军的夸奖。”梁辰微笑说道。

    “去吧,没事了。记住你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心有莲花,人自高洁。”老将军挥手说道,已经坐了下去。

    “那晚辈告辞了。”梁辰心底下如释重负地吁了口长气,躬身退了下去。即将出门而去时,老将军的声音却又再响起,“秋林那件事,你做得不错。但太险了,世上从不会有不透风的墙,你好自为之吧。”

    梁辰一怔,身子顿时僵在了那里,额上一滴冷汗早已经悄然滴下……

    半晌,才躬身道,“谢谢老将军提点。”随后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出门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