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洪兴鬼门五道关
    :

    “尹爷,我们之间彼此都清楚情况,好像不用找这么多理由吧?反正我已经来了,就坐在烂面虎对面,怎么办,就您一句话吧。”秋林冷冷地哼了一声道。

    “哎呀,这个事情确实很不好办的啦,不过既然你秋少出马,那就一切好说,减半吧。”尹爷在电话里哈哈一笑道。

    “减半?尹爷,你的下属利滚利狮子大开口滚到了十亿,本金才两亿,你现在就算减半,好像也有五亿吧?这个高利贷未免有些太黑了。”秋林心底下火往上涌,却是不能发作,毕竟,发火是要分对象的,对于烂面虎刘国声这种人,当然不必客气,但对于尹爷这样的澳门博彩巨头,他还是要悠着点儿来,实力和地位都在那里摆着,大家都要相互给几分面子的。

    “好吧,好吧,那就还个本金就可以了,利息就都不要了。这下,秋少应该满意了吧?总不至于让我这个老头子连本金都收不回来吧?”尹爷在电话那边笑哈哈地道,依稀还能听到电话里有人喊了一声“碰”,稀哩哗啦的麻将声不绝于耳。老家伙原来一边在打麻将,一边在接电话,娱乐谈事情,倒是两不耽误。

    秋林没有说话,望了梁辰一眼,梁辰明白他的意思,笑了笑,伸手去接他的电话,秋林一愣,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电话给了他。

    “尹爷您好,我是秋少的朋友,欠您钱的那个张大年,是我罩的兄弟,这样,我知道您是开博彩业的,以赌起家,纵贯多业,但现在仍以博彩业为主,在这个赌字上耗尽了半生的心血。所以,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跟你赌一下,怎么样?”梁辰呵呵一笑,云淡风清地说道,可他的这番话一出口,却让旁边的秋林登时就是一惊,刘国声他们更是惊怒交加,这个混蛋,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居然要跟尹爷赌一场?他也不撒泡尿照照镜,自己有跟尹爷对赌的资格么?

    电话那边陡然间便沉默了,连麻将声都沉寂下来。

    隔了半晌,尹爷的声音才再次传来,这一次,却透着一股子阴森森的感觉,“年轻人,你以为你是谁?无论你是混哪里的,如果不是看在秋少的面子上,你连跟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又何谈跟我对赌与否?”

    “呵呵,您说得都对,我确实没有这个资格。不过,如果我要是把话说完的话,或许您就不会这么认为了。”梁辰笑了笑说道。

    “好,你说,现在像你不怕死的年轻人倒真是不多见了。”尹爷沉默了片刻,哼了一声说道。

    “我是想说,澳门道上无论是十四k还是什么,归根结底,都是洪兴一脉的分枝,按照洪兴的规矩,只要过得了鬼门五道关,所有恩怨凡此种种,一笔勾销,是这样吧?”梁辰呵呵一笑问道。

    “没错。洪兴的老规矩,在咱们澳门道上,依旧不变。怎么,你想过这鬼门五道关,为你罩的兄弟清债?年轻人,你可知道,这鬼门五道关下可栽过无数英雄好汉。七十五年前,就算内陆道上鼎鼎大名的王海川王爷,也没过去三关,死在了香港。”(一切都是杜撰,仅供大家一笑,各位兄弟切莫当真。)尹爷倒是惊讶起来,缓缓地问道。

    “呵呵,区区不才,还是想试一试。也权当拿这个跟尹爷赌一赌。如果我死了,债务继续,非但要偿还本金,并且还要按现在的十亿金额偿还。如果我侥幸没死,尹爷,那就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的兄弟,不但清债,还要把之前他输掉的三亿拿回来,你看可好?”梁辰笑笑说道。

    旁边的秋林都快急疯了,一个劲地拿眼向他示意,梁辰却只当做没看到。@&@!

    电话那边再次沉默下来,随后蓦然间尹爷的大笑声响起,“哈哈哈哈,好一个年轻人,看起来你对自己还真的很有信心。好,我就破例,跟你赌一回,如果你赢了,非但你罩的兄弟的事情一笔勾销,返还三亿本金,并且,你将成为澳门道上永远的座上嘉宾,无论什么时候来,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只要不违背道上的原则,都可以。哪怕你跑路过来澳门,这里照样保你不死,锦衣玉食,直到终老。”尹爷哈哈大笑道。

    “好,就等你尹爷这一句话。新年过后,二月初二,龙抬头,我就去拜会尹爷。”梁辰哈哈一笑道。

    “小伙子,我等着你,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对了,托秋少跟秋老爷子问个好,说我尹望山祝他老人家永远健康,等他百岁大寿的时候,我一定去给他老人家祝寿。”尹爷哈哈一笑,挂上了电话。

    “秋少,那我们就告辞了。得罪之处,还望海涵。”刘国声深深地望了梁辰一眼,随后向秋林告辞,带着人悄然退了出去。

    一场风波,就这样暂时止息了。*&)

    “辰哥……”张大年此刻已经撕去了嘴上的胶带,半跪在梁辰面前,失声痛哭起来。

    “好了,张总,已经没事了。我有事,先走一会儿。你这边就安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吧,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给我电话。”梁辰扶起了他,拍拍他的肩膀道,不待张大年回答,便已经跟秋林走了出去,张大年一直将他们送到门口上了车,才紧急打电话叫人,让人送自己去医院。

    “你疯了么?洪兴鬼门五道关,你以为那是闹着玩儿的?真那么好过?还把话说得那么死,要跟尹望山对赌,我现在连替你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秋林边开着车边转头向他又急又气地怒道。

    “呵呵,没关系的,不必担心,我的命硬着呢。”梁辰呵呵一笑道,却是丝毫不以为意。

    “你得了吧,真当自己是铁人了?要是你死了,你欠你的情怎么还?实在不行,我就得去找我家老爷子说话了。”秋林恼怒发瞪了他一眼,脚底下油门发狠般死命地踩,车子开得飞快无比。

    “算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圆,你今天能来帮我这个忙,让我跟尹望山通上话,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再说,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还情不还情这一说吗?至于惊动你家老爷子,那更是不必。没多大的事情。”梁辰摇头笑笑道。

    秋林皱眉望着他,沉默不语,半晌才摇了摇头道,“我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倒底是你舍不得那几个亿,还是你就想替朋友出口气,亦或是你根本没拿自己的命当过一回事?怎么动不动就要以命去博呢?这值得吗?如果你真舍不得那几个亿,没说的,我帮你出了,两个亿的赌债,三个亿的本金,多大个事情?至于你这样拼死拼活?”秋林越说越来气,索性一脚刹车将车子点在路旁,心下气闷得紧,掏出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才算缓解了一下胸中的这口闷气。

    梁辰也伸手拿过来一枝,点上,吸了一口,转头笑着望向他,“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不过没必要那么紧张,我既然敢这么赌,就有一定的把握。这只不过是一次小小的冒险罢了。难道你这么不相信我?”

    “我不是不相信你,可洪门鬼门五道关啊,我就算再相信你,你也不是神哪!”秋林气得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车笛声大作。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向你保证,我肯定死不了,这总成了吧?”梁辰摇头笑道,随后转头望着他,“难道你不想问一问,我这么做,倒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因为你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大胆儿。”秋林骂了一句,骂完了自己都忍不住乐了。

    “人傻胆子大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好了,不说这个了,其实,我这么做,只是想给自己多留条后路。或者说,想借这个机会跟澳门那边搞好关系。或许,可以当做一个暂时隐蔽的地方,也可以当做一条出海的便捷之路,更可以当做一个中转站,我这说,你应该能明白吧?”梁辰深吸了口烟,一笑说道。

    “嗯?”秋林皱起了眉头盯着他,半晌,眉头缓缓舒展开来,“呵呵,才发现,原来你图谋甚大啊,想建一个租借基地?”

    “你说呢?”梁辰吐出了一口烟雾,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地道。

    “算了,你这人向来算计比海还深,我不想管了。反正,你得给我好好活下去。要是你死了,澳门,就算豁出去这身肉,我也要闹他个天翻地覆。”秋林哼了一声,眼里流露出了毅然决然的神色来。

    “为了国家的安宁和长治久安,看起来我还真得好好地活下去呢。”梁辰幽默地道,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只不过,就在这时,秋林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他登时就吃了一惊,将手指竖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家里老爷子的电话。”秋林小声地道,随后小心翼翼地接起了电话。

    电话刚一接起来,话筒便传来了一把苍老却极其威严的声音,“小林子,一个小时内,把你身边的那个朋友带回来。如果带不回来,你禁足三年,在家陪我吧。”

    说罢,电话便挂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