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尹爷
    :

    刘莎莎踉踉跄跄地走出咖啡厅,昏昏沉沉地上了自己的车子,启动了好半天居然没启着。好在后面的一位兄弟看到不对劲,紧急下车跑过来请下了刘莎莎到另外的车子上去坐,替她把车子开了回去。

    一路上,刘莎莎力争平静地闭着眼睛,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好不容易终于回到了家里——虽然经济条件好了,可两个人一直没有搬家,依旧住在原来的楼上楼下,刘莎莎觉得这里温馨,最像个家里的样子。

    打发起了所有的兄弟,刘莎莎拿出钥匙打开了梁辰房间的门,走进去,坐在梁辰的床上,环顾着屋子里的一切摆设,感受着这里梁辰留下来的每一个气味分子,忍了一路的泪水汹涌而下,蓦然间扑倒在床上,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她舍不得梁辰,舍不得自己的爱,可是,她却无能为力,根本帮不到梁辰半点,如果有可能,她真希望蓝雨恬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但她知道,好像,这并不可能,该发生的一切,终究还会发生,她倒底,该何去何从?

    ……

    梁辰上了飞机,顺风顺水,下午两点钟,已经到了华京国际机场。

    下飞机后,打了个电话,说了几句什么,随后放下了电话,打了个车,直奔张大年的住处而去了。

    三点钟,他已经出现在了张大年在华京买的一栋别墅外面。这栋别墅他曾经来过,二层建筑,还带了一个v型游泳池和小花园,在寸土寸金的华京来说,绝对是一个天价。不过对于张大年这种富豪来说,却并不算什么了。

    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他按响了别墅外的门铃,随后,自动铁门无声打开,他走了进去。只不过,刚刚拉开别墅一楼的门时,几个红点便无声地出现在了他的额心、胸口和小腹上,随后,一把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要乱动,否则打死你。”

    梁辰脸上神色不动,举起了双手,身侧已经出现了一个身材瘦削的男子,大约三十出头的年纪,尖嘴猴腮,右脸上有一块拇指盖大小的青痣。

    他已经迅速地关上了门,同时在梁辰身后拿枪指住了他,另外一个矮小的青年男子走上来熟练地对他进行了搜查,随后向那个尖嘴猴腮的男子点了点头,示意梁辰是安全的,并没有带武器。

    “走过去。”那个男子在后面哼了一声,很粗鲁地推了他一把。梁辰并不以为意,只是耸了耸肩膀,走到了大厅处沙发前方,坐了下来。

    “你就是梁辰?”那个男子转到了梁辰身前,坐下来,冷冷地望着他问道。

    “没错,就是我了。这位大哥怎么称呼?”梁辰举着双手满面堆笑地问道。

    “青面虎,刘国声,替尹先生看场子的。”刘国声哼了一声道,对梁辰的态度还是较为满意的。

    “原来是虎哥,失敬失敬。”梁辰拱了拱手,却招来了后面一阵枪机扳动的响声,只得再次举起手来。

    “少废话,钱呢?你居然什么都没有带?”刘国声瞪着眼睛,声音有些不善。

    “虎哥,谁会把那么多钱提出来带在身上?十个亿,估计要用卡车装吧?”梁辰哈哈一笑,神色很是轻松。

    “警告你,少耍花样儿,否则我现在就崩了你,把张大年抓到了澳门去。”刘国声用枪口磕了磕茶几,冷冷地道。

    “不敢,不敢。我只是想问一句,虎哥,张大年现在在哪里?按照道上的规矩,如果要是见不到他,我也无法付钱了。只要见到了他,我现在就可以转帐。”梁辰满面堆笑地说道。

    刘国声没有丝毫犹豫,一挥手,两个隐藏在暗处的手下现出身来,上了楼。不多时,张大年已经架了下来,却是被揍得鼻青脸肿,眼睛肿得只剩下一条缝儿,就他老母亲来了现在估计都认不出他来了。

    一见到梁辰,张大年登时眼泪就下来了,嘴里呜呜呜地叫着,只可惜被塑料胶带封着,他无法喊出声来。

    “人你已经看到了,转帐吧。只要钱到手,你们就平安了。我们立马打道回府,不做半点停留。”刘国声哼了一声,招了招手,另一位下属已经拎过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在桌子上打开。

    “虎哥,总得让张大年说几句话吧,我必须要确认他是否完全平安,要不然的话,这个钱我也实在没办法转啊。”梁辰呵呵一笑说道,举着双手,神态轻松地道。

    “真他吗罗唆,你倒底是混哪里的?难道大陆道上的人都这么娘儿?”刘国声不耐烦地骂道,一挥手,已经命人撕下了张大年嘴上的胶带。

    “辰哥……”张大年泪飞顿化倾盆雨,哭了个哀哀欲绝,不过看精神状态倒还不错,但皮肉苦头肯定是吃了不少的。

    “你别害怕,回答我,倒底有没有事。”梁辰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估摸了一下时间,随后说道。

    “辰哥,我没事儿……”张大年刚说出了这句话,又被人用胶带封上了嘴巴。

    “现在你确认他没事了吧?赶紧的,转帐吧。”刘国声已经让开了座位,手下人用枪指着梁辰坐下,让他转帐。

    “好,我马上转。”梁辰哈哈一笑,居然真的就开始进行电子转帐。

    只不过弄了好几次,却根本转不过帐去,一转帐就是出现提示,转帐失败。怎么弄都不行。

    刘国声冷冷地望着梁辰,突然间举枪对准了梁辰,“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次转帐失败,你就死定了。”

    却没想到,刚刚说到这里,“砰”的一声,别墅的门已经被踹开了,屋子里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举枪瞄准过去,却发现是一个异常俊朗的年轻人正站在门口,眼中寒光四射,此刻正紧紧地盯着刘国声,满脸不屑的冷笑。梁辰也抬眼望过去,就看到了是秋林站在门口。不过他并没有半点意外,因为秋林就是他找来的。

    “秋少?”刘国声登时就吃了一惊,随后向着周围的一群人怒吼道,“都他吗瞎眼了?敢拿枪指着秋少?活腻了?”

    周围的人登时全都收起了枪,退了一旁去。

    “秋少,是什么人敢惊动您呢?快请屋里坐。”刘国声变脸比翻书还快,前一刻还面色森冷,现在却是灿若春天。不过看他的样子,居然好像还认识秋林,而且还很忌惮的样子。

    “去你吗的,烂脸虎,你他吗算个什么东西,敢来华京抓人讹钱?我看你真是活腻了,想去跟阎王爷打牌去。”秋林上去一脚就踹在了刘国声的腿上,将他踹得一个踉跄,随后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

    刘国声咬了咬牙,却是不敢反抗,只是满脸堆笑极力地解释,“秋少,这可不是我个人的事情,而是公司的事情啊。他欠了公司的钱,利滚利现在已经滚到了十亿,就是不还,没办法,兄弟我也是跑过来催债的,还望秋少给个面子,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也只是办事而已。”

    “你有你吗个头的面子?你的面子在华京,在我秋林面前值几个钱?”秋林怒骂道。

    “是是是,我的面子当然不值钱,不过,这件事情尹爷可是知道的,所以,秋少,您……”刘国声一迭声地陪笑道,却有意无意地将后台搬了出来。

    “你现在是把尹爷搬出来压我么?”秋林寒气森森的一对眸子盯着刘国声,豁地已经拔出了一把枪来,顶在了刘国声的脑门子上,怒声喝道。

    “不敢,不敢,秋少息怒。其实,这件事情真是尹爷亲自过问了的,也是年前公司比较重视的一笔款子,所以我们做兄弟的也不敢不过来追回啊。要不然,您给尹爷打个电话,您们直接通个话,好不好?”刘国声低三下四地说道,刚说到这里,后面的手下有机灵的,直接已经掏出手机去拨起了电话,随后便将电话递了过来。

    秋林将刘国拨到了一边去,同时喝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放开他们。”

    刘国声赶紧依言照做。

    “喂,尹爷吗?我是秋林。”电话接通了,秋林对着电话讲道。

    “哈哈,秋少啊,好久不见啦,怎么这样闲想起我这个老头子来啦?什么习候过来玩一玩啦?”电话那边传来了一口标准的港台普通话,声音很是老迈,看起来年纪不小了。

    “尹爷,闲话我就不多说了,我的朋友欠了你公司的钱,现在已经被烂面虎抓了起来,我现在就在他们这里,怎么办,就凭您的一句话。”秋林没有半句废话,开门见山地道。

    “啊呀,这个虎仔啊,办事这么差劲,居然惊动了你秋少亲自出马。唔,不过,秋少,这个好像不算太好办的啦,毕竟,我们开博彩公司的,要养活好多人的啦,要是一分钱讨不回来,我也不好向下属交待嘛。”那个尹爷在电话那边打了个哈哈,皮里阳秋地道,如一条老泥鳅般,滑不溜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