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肝肠寸断
    :

    一时间,刘莎莎心乱如麻,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我是谁,这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不让你知道我是谁,恐怕你也不会对我树立足够的信心相信我能帮助梁辰度过随之而来的难关。也罢,让你略微知道一点点吧,也算是向你露这冰山的一角。”那个女孩子淡淡地一笑道,随后打了个响指,于是,两个人侧面的液晶高清电视亮了起来,画面中分明显示着的是一个大礼堂,人来人往,俊男美女不计其数,居然都是世界级大牌名星,分明就是一个世界顶级明星大派对。

    但这并不以为奇,因为这样的明星简直太多太多了,星光耀眼,什么东西一多,都显得不值钱了。

    此刻,台上的灯光亮了起来,随后,满场的喧哗静止,而后,一个人走上了台前,居然是北美国宝级的世界巨星,肖恩·康纳利,而这个在影坛之中有着帝王之称的老牌巨星现在仅仅只是一个主持人的身份。

    场中间,灯光俱灭,一个高达半米的巨型塔式蛋糕被侍者推上台来,蛋糕上每一层上都插着十八根蜡烛,构成了一副浪漫而美丽的图景。

    肖恩·康纳利满面笑容地道,“先生们,女士们,感谢大家今天能来参加蓝家公主的生日派对,下面,有请我们的蓝雨恬公主,为大家切蛋糕,让我们一起哈皮起来,共同分享精灵一般可爱、天使一般美丽的蓝雨恬公主的快乐吧!”

    随后,灯光亮起,脸上依稀还有些稚嫩却跟现在刘莎莎面前坐着的这个女孩子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子穿着素白的长裙走了出来,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快乐兴奋的神色。

    再接下来,就是无数世界顶级大牌明星向她道贺,甚至都以能够亲吻到她的小手为荣。台下,包括斯皮尔·伯格、吕克贝松这样的风头狂劲的大导演也一一上来道贺,脸上早已经不见了平素时的跋扈张狂,甚至还堆上了谄媚的笑容。

    这一刻,刘莎莎真正的震惊了。这么多超级巨星出席这样一个场合,仅仅是为了一个女孩儿的十八岁生日道贺?这,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呵呵,你是搞电影专业的,看到现在的这一幕,很震惊,是吧?不过,如果我要是告诉你,当年十八岁的我,仅仅是在生日的前一天随口向我父亲说了一句,‘爸爸,我想在我的生日派对上有好多明星来为我道贺’,然后这个愿望就实现了,你会不会更加震惊呢?”蓝雨恬用小汤勺轻轻地搅动着杯里的咖啡,淡淡地一笑说道。不过说到这里时,她的眼中油然流露出了一丝说不出的惘然来,好像,这些真实又不真实的东西,其实她并不喜欢,并不是她最想要的。

    刘莎莎颓然坐了下去,沉默了。

    她十分清楚,蓝雨恬没有骗她,当然,也没有这个骗她的必要。她这样的人,想要什么直接伸手拿就可以了,又有什么骗人的必要呢?

    只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蓝雨恬的来头居然这样大,大得简直离了谱儿。仅仅是过生日前的一句话,便能将这些顶级的导演和明星都如同叫狗一般喊过来为她庆生,这可不仅仅财力的表现,更是权势的象征了。她的背景简直太可怕了,可怕到让刘莎莎已经有一种压抑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所以,刘莎莎小姐,我可笃定地说,如果梁辰真的有什么不测的事情,我完全能够帮助到他。但你,未必可以。我记得,伟大的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一句句,如果一个人没有能力帮助他所爱的人,最好不要随便谈什么爱与不爱。当然,帮助等于爱,但爱情不能不包括帮助。你说,是么?如果梁辰真要出了不测的事情,即使你再爱他,也要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去,却无能为力,最多与他一同殉情而死,可这样的爱,又有什么意义呢?只有你帮到了他,让他继续活下去,继续好好地爱你,这样的爱才有价值,才有意义,才是最诚挚、最恳切、最真实的,爱!”蓝雨恬收回了略有些惘然的目光,重新望着刘莎莎微笑道,可她的微笑却让刘莎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当然,还有耻辱。

    她依旧沉默着,半晌,才缓缓地开口说道,“是,这是事实,我无可否认。”当她艰难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间发现,自己原本清脆动人的声音,现在却嘶哑得要命,就如同两块锈蚀严的铁片在相互摩擦。

    “呵呵,刘小姐,你可以怨恨我,但你也不必这样自卑自怜。其实,我并不是横刀夺爱的人,我也从来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只不过,梁辰确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有魅力到让女孩子看到他的第一眼,便想征服他,占为己有。不可否认,他是第一个让我如此心动的男人。而我,从来不是一个违背自己本心的人,想做就做。当然,我不会用强从你手中夺走梁辰,并且我也相信以梁辰的专一,就算是我去夺,他也未必会舍弃你而爱上我。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那只能证明他是功利的,那他的爱就不是爱,而是变相的巴结和谄媚,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现在来找你,只是把这些事实一一摆在你的面前,不是威吓,不是恐吓,只是实话实说。何去何从,由你自己选择。刘莎莎,记住一句话,真正的爱,是宁可自己流泪,也不要让所爱的人流血。你说,不是吗?”蓝雨恬叹息了一声说道,以一个优雅的动作端起了咖啡轻喝了一口,放下杯子,静静地望着刘莎莎,等待着她的答复。

    “宁可让自己流泪,也不要让所爱的人流血……”刘莎莎听到这句话时,几乎肝肠寸断,心中柔肠纠结,却死死地撑着,警告自己要坚强,要坚强,不能在这个女孩子面前流下泪来,可是她的心,好痛,好痛。

    深深吸了口气,竭力平复着自己的心绪,想让自己变得更清醒一些,以更好地面对眼前的这个局面。

    “蓝小姐,现在我只想问一句,梁辰真的会有大劫难出现吗?难道以他的能力也无法应对这随时而至的危机吗?”刘莎莎狠狠抠了一下自己的掌心,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抬头缓缓地问道,可是掌心中却已经是鲜血淋漓。而她的心,早已经在蓝雨恬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千疮百孔,血流成河。

    “呵呵,我知道,就算我如何去说,你也不愿意相信,就如同溺水的人想抓住最后一根无望的稻草。其实,无论你相信与否,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真的爱梁辰。这样吧,你完全可以接下去看着,看着事态的演变和发展,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到时候,如果你还执迷不悟,因为自私而抓着梁辰不放,我也无能为力了。最后的结果我想,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清楚的了。”蓝雨恬叹口气,轻摇下头说道。

    “可是,你说过,你也是喜欢梁辰的,并且你还说,真正的爱是宁可自己流泪也不要让爱人流血,难道你就忍心看到梁辰遇到劫难而置之不理吗?”刘莎莎死死地咬着唇,狠狠地盯着蓝雨恬道。

    “如果你退出这场关于爱情的角逐,我当然不能眼看着,否则,我也没有办法了。尽管我喜欢他,但帮助他同样需要冒极大的风险。我总不至于空自帮了他,却什么都得不到,相反,依旧在旁边看着你们卿卿我我,情浓意浓,对不起,我也是女人,我也会吃味,我没有那么伟大。”蓝雨恬摇头说道。

    刘莎莎怔怔地坐在那里,不再说话了,眼里闪烁着复杂且痛苦的光芒。沉默半晌之后,死死地咬了下牙,“那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问出这句话时,她痛苦得一颗心几乎要炸裂开来了,却不得不这样问。因为,梁辰是她的命。梁辰有事,她也活不下去了。

    “刘小姐,我并不会强人所难,更不会危言耸听。其实你是个聪明人,怎样做,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样吧,你可以静观其变,等梁辰危机的到来,如果危机未至或是梁辰有足够的能力去化解,那我也不再说什么了,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你依旧和你的爱人共同享受这美丽的爱情。但如果你预感到梁辰确实无法度过的时候,可以来找我,不过,那时,你最该做什么,自己应该胸中定数了。这是我的卫星电话,你可以随时拨打。”蓝雨恬轻叹口气道,伸手递过去一张名片。那是一张极度奢侈的镶金名片,喷洒的是一克千金的限量版顶级香奈儿香水,名片上还有指纹验证、录音等功能,这一张名片就是一千美金,顶得上白领一个月的工资了。

    刘莎莎颤着手接过了名片,沉默着,缓缓地站了起来,踉跄着往外走。

    蓝雨恬始终微笑望着她的离去,却并没有要求她立即给出答案,因为刘莎莎现在的表现,就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