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辰哥救我
    :

    几个人相互间对望了一眼,都沉默了下去。无论如何,梁辰的提议都有些颠覆了他们以前的认知。

    要知道,以前他们每个人都是国家的铁血军人,为了维护这个国家的秩序和安定,为了这个国家而流血奋斗,但现在走出军营后,尽管依旧归属感还在,但却终究是为个人服务了。虽然梁辰的个人魅力让他们死心塌地甘愿为这个安保公司效力,但成立国际武装公司,负责训练真正的佣兵和杀手,这却和他们以前的原则有些格格不入了,或者说,干脆就是相悖的,是背道而驰的了。

    “辰哥,我们毕竟,曾经是,国家的军人。我们所受的教育,也主要是以保家卫国为主,而佣兵公司,则是以赚钱为目的和出发点去杀人或是被杀,与我们曾经坚守的原则和目标有些,相背离了。”耿帅叹了口气,颇有些艰难地说道。

    “小帅哥,话也不能这说。无论何时何地,人终究要找准一个定位和目标。以前我们是为国家做事,这没错,但现在我们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属于国家的军人,就要重新定一个目标和原则。毕竟,我们还要这个社会中生存下去。况且,我们之所以留恋军营,第一,是因为那是一种神圣的使命,让我们具有强烈的荣誉感和义务感。第二,是因为我们喜欢那种军营的氛围。第三,是因为以前拿枪战斗有正义感,就算是要求我们去杀人,也是在合理合法的范畴之内,没有任何愧疚感。其实就算组建佣兵公司,其原则和这个又有多大的区别呢?只不过目标换了而已。同样可以满足我们的归属感和军营感,同样可以合理合法地拿起枪去战斗,所不同的就是,我们服务的对象是雇主而已。当然,如果雇主要我们参加的是一场有违道德和真正正义的战斗,我们也完全有理由去拒绝,毕竟,我们公司有我们公司自己的操守和理念,该坚持的一定要坚持,该反对的必须要反对,况且我们自己也同样可以赋予我们的每一场行动以正义的意义,只要事先把一切都弄清楚就可以了。反正,我没意见,我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况且我这个人天生就喜欢战场,喜欢战斗,如果有真正的仗打,那当然更好了。”董海波哈哈一笑反驳耿帅道,同时转头向梁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我也没意见,只需要你辰哥一句话。做为一个终身要与枪相伴的人,我无法忍受没有枪与战斗的痛苦。”枪王刘嘉逸点了点头也说道。他向来说话不多,今天算是破例了。

    “算我一个,我也喜欢刺激的生活。况且,做一回军人,如果连战场都没上过,那简直太没劲了。我爸就说过,我天生就是块当兵的料子,所以我宁可死在战场上,也不愿意这么没滋没味地浪费掉自己有限的生命。没意思。”黄少君眯了眯细眼儿,哈哈一笑道。他可是这几个人中最具备指挥天才的人,而且还是电子战专家,精通各种电子干扰战术,曾经有机会保送军校学习特种作战指挥和电子干扰,可惜后来居然被人顶了,提干也提不了,也让他十分郁闷,所以要求提前退役的。

    董海波、刘嘉逸、黄少君,三个人分明都表了态,但耿帅、陶则和胡一博都沉默了下去,没再说话了。

    “呵呵,好,你们有这个态度就行。其他人我不勉强,毕竟,组建佣兵公司之后还要接任务,战场厮杀,动辄要以命相博。有人喜欢冒险和刺激,有人喜欢平静和安宁,各有所好,不存在谁对谁错。一博还有耿帅和陶则,你们其实骨子里性格平和,去佣兵公司也确实不合适。那就这样,海波、嘉逸、少君,你们三个人就开始待命吧,同时物色精英人选,就从我们现在这些人中挑,挑那些潜力大、可塑性强、能吃苦且家境贫寒的好苗子,把这些事情跟他们说清楚,尤其是酬劳,按照国际惯例,出一次任务,外勤人员可获标的额的百分之五十,我们加码,百分之七十,剩下百分之三十属于公司,还有伤残战死抚恤,都谈清楚。我们的原则是,只要进入我们的视野范围,愿意来的就收,不愿意的绝不强迫,也不会清退,公司另有重用。第一批,先挑选一百人吧,实行精英特训。”梁辰点头道。

    “好,没问题。”几个人同时应道。

    “行,没事了。你们去忙吧。我抓紧给你们办护照和签证,过几天你们就可以动身带人去那边了,边训练边施工,打造出属于我们的真正精英,公司这边会给你们提供所需要的一切资金。至于这边的训练,到时候就辛苦一博、耿帅还有陶则你们几位了。”梁辰点头说道。

    几个人应了一声,站起来往外走,走至半途,胡一博突然间停了下来,转身凝视着梁辰道,“辰哥,真的对不起,我是想去的,可是……”他说到这里,梁辰已经微笑打断了他的说话,“无论去也不去,都是兄弟。况且,你的情况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已经成家了,并且还准备来年要个宝宝,就算你想去我也不会让你去的。另外,耿帅和陶则也都有了女朋友,也有了成家的打算,哈哈,别当我不知道,既然这样的话,让你们去就未免太不人道了。”梁辰笑了,笑容温暖人心。

    “不是我说辰哥,合着刚才你是考验我们几个哪?”比较活泼的陶则一咧嘴,有些哭笑不得地道。

    “不,这并不是考验,而是真心地征求你们的意见。当然,主要目标是针对海波他们三个未成家的老光棍,你们几个我早已经自动排除在外了。说这些只是想让你们知道,我们永远是兄弟,各司其职,无所谓抱歉与否了。”梁辰笑道。

    “我严重抗议,辰哥你这这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的歧视。合着我们几个老光棍就得去流血打拼哪?”黄少君表示严重地“抗议”。

    “滚吧你,我还不知道你个黄猴子的心思?你天生就好动,最喜欢上战场,原来在大队的时候一出任务你就抢着要去,天生就是上战场的料子。辰哥提出建议的时候我都看到你眼睛都快变蓝了,还在这里得了便宜卖乖。”董海波笑着在他后脑勺上来了一巴掌,几个人走了出去。

    梁辰望着他们几个人说说笑笑地走了出去,摇头笑笑,重新躺回到了病床上。

    这个时候,刘莎莎已经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上面是一碗白粥,旁边是几个大馒头,还有几碟小咸菜,其中就有梁辰最爱吃的老虎菜。

    “你都睡了两天两夜了,一定饿坏了。快吃,快吃,这可是我亲自下厨弄的呢。”刘莎莎将早餐端过来放在床上,一迭声地催促道。

    梁辰也确实饿得不行了,二话不说,抓起了馒头就往嘴里塞,却一下噎着了,“你看你,吃东西就不能小心着些么?真是,快喝口粥顺顺。”刘莎莎怪道,端起小勺子吹凉了喂梁辰。

    望着刘莎莎有些憔悴的脸蛋儿,尤其是那双原有秋水如神的大眼睛都有黑眼圈儿了,心底下就是说不出的心疼。不过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他怕哪个缺德的小子再在外面偷听,莎莎会不好意思的。

    温馨地吃完了这顿饭,刘莎莎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又扶着他到外面转了一圈儿,梁辰的精神逐渐好了起来,照这个速度,要不了两天,又是龙精虎猛的一条好汉。只不过胸口那道刘华强赐给他的伤疤还未完全愈合,每当给梁辰换药的时候,在旁边看着的刘莎莎就忍不住一个劲儿地掉眼泪。

    又过了几天,梁辰终于休养得差不多少了,期间倒是接到了不少慰问电话,包括李厚民的,还有王丽薇的,李想一个劲地吵着要来看他,梁辰哪里敢让她来?刘莎莎可是在家虎视眈眈地守着呢,闲女绝迹。

    这几天以来陈美琪和高丹倒是也不见了踪影,大概是因为梁辰的正牌女友回来了,她们也得到了消息,居然一直没有露面,也让梁辰松了口气。否则几女碰面,还真不知道会是一番怎样的情景,想想就有些头大。

    几天来,梁辰一直住在安保公司训练基地这边,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为避免意外,他还是住在这里比较妥贴安全,况且这么多人,照顾他也比较方便。

    不过消停日子还没过上几天,这一天,梁辰伤刚好,闲不住,正在训练场上跟董海波他们几个较劲比战术训练呢,刘莎莎拿着他的电话跑了过来。

    一接起来,梁辰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居然是张大年的电话。

    “辰哥,救救我……”张大年在电话里刚喊出一声来,便已经被人捂住了嘴巴,同时电话里传来了几声痛苦的闷哼。

    梁辰心底下登时就是一沉,知道澳门道上的人终于找回来了。

    “你叫,梁辰?”电话那边响起了个低沉的声音,操着一口并不熟练的普通话,很明显的港台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