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梁辰的反击(下)
    :

    “唔,具体而言,就是这几位老大好像并没有全部交出他们的衍生资产,每个人至少截流了百分七十以上的衍生资产。”梁辰很是云淡风清地说道,好像述说着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

    “你放屁,纯粹是污蔑,你有什么资格和理由这么说?我们对盟会可是无比忠诚的,所交出的也是自己的全部身家。”孙青第一个便跳了起来,破口大骂道。

    “孙青,给我坐下。”虞占元向着孙青怒喝了一声,同时哗啦啦一片枪械响声,几把枪几乎同时对准了孙青——刚才虞占元为了防止再有意外发生,已经加派了人手,密切地“关照”着每一位老大。

    孙青咬牙切齿地重新坐了下去,不过嘴里却是不服,“虞叔,就算我下位了,但也依旧是j省道上的一份子,梁辰这是对我们的污蔑,往我们身上污脏水,我们强烈要求虞叔还有分盟区盟的监督代表还我们一个公道。”

    其他几个人也纷纷叫嚣了起来,个个怒形于色,好像受了天大的侮辱一般。

    “都给我闭嘴,事情自有公道,我自会秉公处理。”虞占元怒喝了一声,暂时把他们全都压制了下去。重新转头望着梁辰,“梁辰,你凭什么这么说?给我一个理由。如果你现在真的是在信口开河挟私愤报私怨的话,那就对不起,我必须要按照道上的规矩惩罚于你了。就算下位的老大,也是不容污蔑的。”

    他盯着梁辰说道,缓缓地说道——也是迫于形势必须要这样说了。不过眼神里却有着一丝担忧。其实他很清楚,这些老大当然有衍生资产没有交上来,并且数额肯定不会少,但这种事情都是约定俗成的东西,只有公有资产不损失,衍生资产有盈余,能够保证j省的产业不断发展壮大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东西,也没必要揪得太深。并且,这些资产一般来说都隐藏得很深很深,那些老大个个都不是白给的,无时无刻不在考虑到自己的退路问题,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把这些产业都深藏起来。

    想要把这些资产都揪出来,难度也是相当大的,他也没那么大的精力逐一去揪了。可是梁辰现在居然把这个话题端到了台面上来说,这其中的问题就大了去了。如果梁辰只是捕风捉影地这么一说,一旦核实不准,麻烦可就大了。

    “呵呵,虞叔,我倒真是听到了一些消息,不知道虞叔是不是感兴趣呢?如果大家都愿闻其详的话,我可以略述一二。要是真有不准,那我宁愿接受虞叔的惩罚。”梁辰笑笑说道。

    “好,分盟和区盟的监督代表都在这里,况且现在还是现场直播,你说吧。”虞占元点了点头道。

    “虞叔,刚才资产总额已经分配完毕了,如果要是我所说的这些衍生资产真的确有其事的话,那请问虞叔,这笔资产怎么办呢?”梁辰微微一笑问道。

    “这个……”虞占元倒是一愣,却不知道如何回答了。沉默了半晌,才缓缓说道,“按照以前老祖宗定下的规矩,这些资产的百分之五十由举报人私人所拥有,终身不变。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充公,由盟会指派的守望人监管,或是自主分配。”虞占元这一刻才算是明白了梁辰倒底想要干什么,暗叹了一句,这小子,真是好狠,不出手则已,出手必伤人。他当然清楚梁辰绝对不是一个任人欺负不吱声的善茬子,被人一直阴到现在,他肯定是要报复回来的。却没有想到,他谋而后动,隐忍多时,突然间就出手了,这一次出手,恐怕会要了不少人的命。只不过,他有些替梁辰担忧,那些老大的衍生资产都藏得极深,他能挖得出来吗?能挖出来多少?

    “好,有虞叔这句话就行。为了我自己的利益,我倒也是不得不说了。”梁辰哈哈一笑,随后打了个响指,梁子恒的一个下属已经走了过来,递过了厚厚的一摞纸袋。

    “刚才说到孙青老大掌管的公共产业在全省共有三十四家,算上衍生资产,一共有四十六家,啧啧,孙青老大,您好像少报了二十九家衍生资产吧?就比如,您在j省的b市好像还有一家大型的配货站和物流公司没有报上来吧?好像那是借用了你一个远房亲戚的名字,实际是由你注资六千万搭起的架子,是不是这样呢?”梁辰拿出了最上面的一个纸袋子,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单子来,转头望了孙青一眼,哈哈一笑道。

    “你,你胡说八道,那家产业根本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孙青脸上青白不定,强自争辩道。可眼神里却已经有了惶恐不安的神色,梁辰说得没错,这家产业确实就是他的,可打破他的头也想不通,梁辰是怎么调查得这么清楚的?他已经做得极其隐蔽了。难道,这是梁子恒派人查探的消息,然后借梁辰的嘴说出来的?但他一直密切地派人关注着每一位老大人马的动向,只要是那些老大的人,想查他而不被他警觉,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他心底下又惊又怒又是惶恐,怎得一个坐立不安了得。

    “虞叔,如果您不信的话,可以现在就打电话让人去查一下。我想,以您做为j省守望者的能力,只要是知道了这家产业,查清楚是谁的产业,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剩下的,我就不一一念了,都在这里。”梁辰淡淡地一笑道,将那六个牛皮纸袋往虞占元面前一推道。

    “好,我马上派人去查。”虞占元脸色凝重了下来,这件事情其实说起来可大可小,说得大些,那是对盟会的不忠诚,相当于变相的侵吞公产,甚至跟反叛都差不多了。不过向来那些下位的老大都是这么做的,只不过就是交多与交少的问题,也是一个惯例了,只要没人举报,基本都没事。当然,要是有人举报的话,那就必须要查下去了。尤其是砥剑节上,如此重要的一个场合,现场直播,画面与声音都会即时传到总盟会去,还有总盟、分盟与区盟的代表在这里监督,如果瞄报资产的数额过巨的话,那就不是闹着玩儿的了。

    “下面暂时休会,谁都不许离开现场,把一切武器通讯器材都给我交上来,任何人不允许外出,但凡是有半点风声走漏,一旦查出,严惩不怠。现在,我会立即派人把这件事情查清楚。”虞占元冷哼道,已经面带寒霜,二十九家衍生产业,而且仅仅只是其中一家便达到了六千万之巨,居然就这样被孙青隐匿下来了?如果这真是事实,做为j省的守望人,他的老脸也有些挂不住了,必须要严查到底,弄个水落石出。

    随后,虞占元命人抱着那厚厚的一迭牛皮纸袋,匆匆而去了。与他一起离去的还有分盟和区盟的人,此刻脸上神色都是极为严峻,同样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梁辰略伸了一下懒腰,疲累不堪地走下去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精神也有些萎顿下来。

    毕竟,连打了十几场的生死拳赛,受了这么重的伤,还用了兴奋剂,并且还要斗智斗勇,耗费心机脑力,就算是个铁人现在也要崩溃了。他没倒下去,已经是个奇迹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真的很想睡一觉,大睡一觉,最好睡他个天昏地暗,人事不省才好。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却不容得他继续睡去了,毕竟,还有大事要做。

    “梁老大,真是好深的心机,好狠的手段啊。我向来被称为j道上第一狠人,但现在跟你比起来,我才发现,自己还差得很远,还要向你好好地学习。”刘华强此刻转过身来,望着梁辰,冷冷地说道。不过眼神却极为不善。

    “哪里哪里,刘老大过奖了,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些自己该做的事情罢了,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公有资产的流失嘛。那可不是我个人的,而是大家的,是盟会的。”梁辰打了个哈哈,仰靠在椅子里一笑道。

    刘华强再没说什么,只是深深地盯了他一眼,随后转过头去同样靠在椅子里假寐起来。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几乎打了一夜了,这些人彼此都有些困了。

    旁边的那几位已经失势的老大眼神怨毒地望着梁辰,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现在恨不得直接举枪将枪梁辰轰杀至渣。不过身后站着一排枪手紧密地盯着现在所有老大,就是怕再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他们只能用眼神表达愤怒和怨意,却不敢造次了。毕竟,葛立手下的下场就在那里摆着呢,他们哪里还敢造次?

    梁辰也不在乎,爱瞪你们自己瞪去,不怕把自己眼睛迷了就成。

    这个时候,梁子恒已经走另外一侧走了过来,轻敲了下他的桌子,示意梁辰跟自己来。各位老大现在还是可以自由活动的,只不过要在枪手的监视下活动了,交谈当然也是可以的了。

    梁辰点了点头,起身跟他走到了铁笼旁边,在虞占元的两个枪手的监视下站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