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重赛?
    :

    “当然不公平。梁子恒老大的拳手居然被接连选中了十二次,进行对战,就算天大的机率也不可能这么巧,我看这组号码球,要不就是出了毛病,要不就是被人动过手脚。这也幸亏就是梁子恒梁老大的四号拳手英雄盖世,连战连胜十二场,否则的话,这样的车轮战,就算是累他也被活活地累死在拳台上了?大家说,对梁子恒老大的拳手,公平吗?这对梁子恒老大,这公平吗?”孙青做义愤填膺状,挥舞着双臂,喊得唾沫子纷飞。

    “就是,不公平,实在太不公平了。”除了前三位老大和梁子恒之外,其他几个人全都拍着桌子呼喝了起来,一个两个都是无比的义愤填膺。

    虞占元心底下暗骂了一句,“好一个兔崽子。”

    那边梁子恒肺已经快气炸了,强自忍耐着,眯起了眼睛,盯着他,冷笑了一声,他当然不会认为孙青这是一番好心替他鸣不平。

    “哦?难得孙青老大主动为别人说一句话,我倒是有些疑问,为什么刚才打拳赛的时候孙老大没有鸣不平,反而在打完了拳赛之后才想起说呢?这又是为什么?”梁子恒缓缓地问道,可是眼中却已经有杀气腾腾涌起。

    孙青脸上登时就是一红,支吾了半天,强自争辩道,“我,我这是才反应过来嘛。大家也都知道,我这个人脑子向来不怎么太灵光,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好一个脑子反应慢,你慢得可真是时候。直说吧,你个小兔崽子倒底想说什么。”虞占元怒哼了一声道。如果再这样沉默下去,就算他不考虑梁子恒,也要考虑到梁辰待会儿的处境了。

    “既然这场比赛这么不公平,那我强烈要求重赛,我们道上的规矩,砥剑节可是公正公平公开的,如此不公正不公平的事情,相信在座的每一位都不能忍受吧?我们不能让梁子恒老大吃亏,不能让梁子恒老子的拳手的鲜血白流,所以,必须要重赛,否则这对梁子恒老大和他的拳手太不公平了!”孙青挥舞着拳头,以极度厚颜无耻的表情和态度,终于吼出了这句话来。

    “对,重赛,我们强烈要求重赛。必须要重赛以显示公平,否则梁子恒老大的拳手血岂不是白流了?”周围那几个老大同样挥舞着手臂,同样厚颜无耻地不停助阵地叫嚣着,就仿佛是事先排演好的。当然,事先有没有排演过这幕戏,却是谁也不清楚,不得而知了。

    “我靠你吗呀我靠你吗!”就算以梁子恒这样有城府的人,心底下也不禁破口大骂起来。这群人简直就是一群吐人不吐骨头的狼,见自己有便宜的时候就闷声发大财,见别人得了便宜的时候就立马反水。如果真要按他们所说进行重赛的话,那梁子恒才算是吃了大亏,到手的鸭子就飞了,而梁辰则亏得更大,不仅终身荣誉老大的位置丢了,他的血也同样会白流。

    “重赛?哈哈哈哈,孙青,你可说得真好听。那我且问你,重赛之后,之前我的拳手取得的一切成绩还算不算了?”梁子恒怒极反笑,指着孙青道。

    “梁老大,我们明白你的心情,可知道你的拳手的辛苦,可是这明显就是有失公允的比赛,对你来说实在不公平,所以我们大家伙儿也是在为你考虑着想嘛。至于比赛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体现公平性,只有重赛才能还你梁老大一个公道嘛。”这个时候,李天鹰在旁边不阴不阳地说道,却是句句刺肝,字字诛心,好像站在公理道义的角度去义正严词地为梁子恒说话,其实险恶的用心却是不言而喻。这番话也算是报了刚才梁子恒出口大骂他的一箭之仇了。

    “去你吗的,公道你吗个头!你这种人渣还配与老子讲公道?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一枪崩了你?”梁子恒动了真怒,豁地拔枪对准了李天鹰的脑门子,咬牙切齿,只要他再敢说一句话,必定一枪崩了他。

    没办法,现在这些人是摆明了把他往死路里逼了,如果他再不拿出点态度来,那简直就要窝囊死了。如果这口气强咽下去,他会立马憋炸成一堆碎片。

    士可忍,孰不可忍,这一刻,梁子恒真就想这么豁出去了。既然摆明了就想往死里整他,他又岂能这样坐以待毙?

    李天鹰身后的人马立刻呼哨着同时拔出了枪来对准了梁子恒,而梁子恒的人马则呼拉拉围过来,同样拔枪以待,场面顿时再次剑拔弩张起来。这一次可是货真价实的对峙,只要一个搞不好,马上就是一场惨烈的枪战。

    “梁子恒,你这是在干什么?难道真要内讧么?呵呵,虞守望,没想到你监守的这个j省道上的各位老大居然这么没有规矩,遇到事情只知道拔枪以待,蛮干一气。梁子恒,我可警告你,任何老大都有提出质疑和重赛的资格,如果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而破坏这个规矩,不允许任何人提出异议和重赛,甚至要搞内讧,从而破坏了整个砥剑节,这个责任恐怕你还真担不起。”孔泽淳冷笑了一声,缓缓地说道。

    “担不起又怎么样?我的拳手就是我的生死兄弟,他为我打生打死连战十二场,我绝对不能让他的血白流。重赛可以,但爱重赛你们自己去重赛,我连赢十二场这个结果不能变。谁敢阻我,我就杀谁!”梁子恒眼中燃烧着疯狂的怒火,几乎是咬着牙根儿,一字一顿地道。

    “放肆!”孔泽淳“啪”一拍桌子,怒吼了一声,随后,整个二楼的大厅内哗啦啦涌入了一大批枪手,长枪短枪对准了下方的梁子恒一票人。虽然这里是他的地盘,但今天晚上却不能由他说了算,总盟会的枪手和警卫精英也全都集中在这里,就是为了预防突发情况的发生,并把其他所有不相干的人都驱逐了出去,每个老大只留下十个贴身警卫而已。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得了我?别忘了,这里是我的主场!”梁子恒连连冷笑,准备豁出去了,他绝对不能将已得到的利益拱手相让。况且,就算相让出去,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下,自己也万不可能再在这里得到什么了。他已经做好了翻脸的打算了。

    正所谓姜桂之性,老而弥辣,梁子恒这样的人,除非不准备豁出去,一旦豁出去,那就是惊天动地、慧星撞地球。

    旁边的虞占元一看事情要糟,必须要出来说话了,否则的话,如果梁子恒真要犟脾气发作在这里就跟一群人明刀明枪地干起来,那真是跟造反无异,到最后牵扯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人,整个j省的暗秩序恐怕都会乱套,打个天昏地暗。

    “子恒,不要放肆,把枪放下,有话慢慢说。”虞占元压了下手,示意梁子恒缓和一下情绪,同时梁辰也靠在桌畔,回望着梁子恒,隐蔽地递着眼睛,示意他不要焦躁,暂时冷静一下。

    “好,我给虞叔面子,不过,这件事情我必须要讨个说法,否则的话,今天我必不罢休。我梁子恒虽然背后没有什么大家族大势力撑腰,但我同样容不得任何人如此欺侮辱!”梁辰终于收起了枪,走回到座位上重新坐了下去。

    被他的枪顶得脑子上都已经出了一个红印子的李天鹰抹了把额上的汗水,怨毒无比地望了梁子恒,也坐了回去,可他和梁子恒的仇,已经结下了,日后必定不死不休。

    其他的几位老大也都暂时都沉默了下去,坐在那里,并不说话了,不过每个人都是眼神闪烁,显然各怀鬼胎。不过他们现在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梁子恒想这样就取得第一,然后他的拳手就这么一跃而成为永远的终身制老大与他们比肩,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今天大多数人都已经明里暗里跟梁子恒撕破了脸皮,如果梁子恒要是坐上了j省一哥的位置,那以后哪里还会有他们的好果子吃?

    “刚才各位老大说到重赛,好,我尊重大家的意见。不过,重赛终究是要有一个正当的原因和理由的,这同样是砥剑节的规矩,并且这个原因也必须要进行验证,只有原因成立,才能进行重赛的讨论与投票,这可不是说你们想要重赛就可以重赛的。”虞占元冷哼了一声,抬头望向在座的每一个人,缓缓说道。

    “虞守望,这个理由好像很简单嘛,就算瞎子也能看得出来,这个号码球肯定是存在问题的。否则,哪有那么高的概率居然能让梁子恒的拳手连打十二场?”旁边的孔泽淳冷哼了一声说道。

    “哈哈,孔秘书长,你这番话说得好,太好了。不错,我也怀疑这个号码球有人动过手脚。不过,我很好奇的是,这组号码球可是你孔秘书长亲带检验并摆到这里的吧?如果这个号码球有问题,那在座的诸位是不是也可以猜测一下,就是您孔泽淳孔秘书长在这个号码球上做了什么手脚呢?”虞占元等的就是他这句话,此刻终于找准机会将矛头直对准了孔泽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