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8章 :不公平
    :

    就算是以虞占元和梁子恒的镇定,此刻也不禁被震骇了一下。孔泽淳则冷冷地坐在一旁,神色不动,脸上似乎也很震骇的样子,但眼神的深处却闪烁着未知的狡诈还有一丝像是很得意的光芒。

    “刘华强,你确定刚才不是一时糊涂才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虞占元紧紧地盯着刘华强,徐徐说道。

    道上混的人,最重信义和承诺,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之中,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身居这样位置的人做出的保障和承诺,就算不能说一字千金,至少也是吐口唾沫就是个钉,来不得半点反悔和虚假。毕竟,砥剑节之上所说的每一个可不是儿戏,那都是要历历记录在册的。

    “我确定!”刘华强面对无情地点头道。

    “好,那你现在就退出砥剑节吧。另外,你的产业我马上会派人冻结封锁,帐目资金不得私下转移,否则家法处置。”虞占元冷哼了一声,直截了当地下达了命令。他当然不会相信刘华强就这么甘心撤出砥剑节。这个小子可是号称j省道上的第一号狠人,敢为人之不敢为,做人之不敢做,今天这一幕就充分能体现出来,这家伙绝对是一个敢拿刀子割自己的狠人。只不过,刘华强倒底为什么要这样做?那却是不得而知了。虞占元这样说也是见招拆招,一逼到底,就是想要看看他想怎么玩儿。

    “没问题。”刘华强转身便向外走去,看样子,居然是来真的了。

    不过虞占元和梁子恒是什么人?在江湖中见惯了风霜雪雨,岂能真的就这样相信他?只是冷冷地注视着他转身而去的背影,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或许,无法未料的“意外”即将就在下一刻发生。

    “刘华强老大,稍等一下!”这个时候,孔泽淳的声音响了起来,虞占元和梁子恒的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冷笑来,果然来了。

    刘华强倒是真听话,果然就那样站住了,转过身来,脸上好像还很莫名其妙似的。

    “孔秘书长,又有什么事情?”虞占元冷冷一笑,转头望向孔泽淳问道。

    “没什么事情,我想,虞守望应该宣布一下刚才那场比赛的结果了吧?刘华强老大听完了结果再走也不迟嘛。”孔泽淳哈哈一笑,居然提出了这样一个好像跟主题没什么关系的问题。

    “好,那就如你所愿。下面我宣布,四号拳手,连胜十二场,打通关,创造了j省乃至全国砥节上一个令人瞩目的辉煌,迄今为止,只有八十年前的王海川老大曾经创造过这样的奇迹,这也是我省砥剑节上的骄傲。按照延续百年的规矩,他在打通关的那一刻,也成为了我们j省暗秩序的终身名誉老大,来自全国总盟会和分盟分和区盟会都会有相应的奖励,并且还将从j省原属于总盟会的产业中抽取出百分之五做为奖励由其永远经营。而他所代表的梁子恒老大,也将成为下一任j省道上暗秩序顺序排行第一位老大。大家鼓掌通过。”虞占元毫不含糊,当场就开始宣布了比赛结果,同时拍起了手掌,用示威性的眼神望了孔泽淳一眼。

    可惜,响起的几个掌声却是单调零落,只有三个人鼓掌,一个是虞占元,一个是梁子恒,另外一个居然是老大位置已经被夺走的莫千华。

    其他的人,都是一脸的漠然,坐在那里冷冷地望着虞占元,也不说话。

    “怎么?可是有人不服?刚才四号拳手打通关的过程,想必大家也都看到了吧?谁还对这个过程有疑义?”虞占元两眼中威棱迸射,望向了那些并没有鼓掌的人。

    此刻,孔泽淳居然坐了下去,摆出了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好像在看热闹似的。

    “虞叔,没有人不服,不过,我忽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不知道当问不当问。”这个时候第五位老大孙青,也就是那位相扑手的主子,一下站起来,皮笑肉不笑地向着虞占元说道。

    “既然自己把握不定那就不要再问,会后再说。现在我没那么多时间去扯这些没营养的。下面,请四号拳手上台,请孔秘书长代表全国总盟会致贺词并且颁发终身荣誉老大令牌。”虞占元一挥手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是铁了心想要快刀斩乱麻把这件事情办成铁一样的事实。

    那个终身荣誉老大令牌虽然到现在为止总盟会只发出去过一次,八十年前到现还一直未发出去过,但按照规定,这个令牌每一次砥剑节也是必须要到的,不管有没有这样的人物出现,终究要有备有患。这一次倒真是派上用场了。

    说罢,虞占元已经拿眼望着孔泽淳,看他倒底怎么办。

    孙青被虞占抢白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站在那里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犹豫着都不知道该不该坐下。

    铁笼一响,梁辰缓缓地拖着一条腿、捂着胸前的伤口走了出来,神情萎顿至极,如果不是两个人架着他走出来,他好像都已经快走不到了,尤其是左侧身体,像是半身不遂一般,仿佛动都不能动了。

    就在梁辰被梁子恒手下的人架着一步步往外走的时候,孔泽淳盯着他,终于说话了,“虞守望,按照刚才的实际情况,我确实很想发这个令牌,与你一同见证这个年轻人所创造的奇迹。只不过,我们的砥剑节是公正、公平、公开、透明的,如果哪位老大有什么疑问,终究要让他们让清楚才行,要不然的话,难免会贻人以口实和把柄,这就有些不太好了,我做为监督人,夹在中间也难做啊,如果有疑问没解决,这个令牌也不好发嘛。”孔泽淳清了清嗓子,慢条斯理地说道。

    虞占元盯着他,老眼里掠过了几丝寒光,冷冷一笑,豁地转头过去,“孙青,既然孔秘书长都发话了,那你就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人没耐心跟你在这里磨叽。”

    孙青哼了一声,终于可以再次开口说话了。

    “虞叔,我怀疑此次砥剑节不公正!”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慢条斯理地道。

    “什么?”虞占元和梁子恒同时吃了一眼,没搞清楚他话里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