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退出
    :

    “放屁,我有这么说么?李天鹰,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靠黄赌毒发家不走正途的渣子,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说话?还敢在这里血口喷人,跟我扯这个没用的蛋?”梁辰子恒豁地回头怒视着李天鹰骂道。

    李天鹰一怔,随即大怒,“砰”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梁子恒,别人怕你,老子却是不怕,你再敢把刚才的屁重放一遍?!”

    “哗啦啦……”身后的拔枪起响起,李天鹰的人已经齐齐地拔出了枪来,一致对准了梁子恒。而梁子恒的人也纷纷拔枪以待,局势顿时剑拔弩张起来,颇有擦枪走火一触即发之势。

    这个时候,虞占元的声音适时响起,“你们都干什么?想反天么?是不是当我虞占元已经老不中用了?管不住你们了?都他吗把枪给我放下,否则老子把你们全都清出去,谁也别想再参加今天砥剑节,自动除名。”虞占元一声怒喝。

    “是,虞叔,我听您的。”梁子恒一低头,随后挥了挥手,让手下率先收起了枪。

    对面的李天鹰犹自咬牙切齿地望着梁子恒,刚才他被骂得很惨,颇有些不想善罢甘休。

    “怎么?李天鹰,你也不想听我老头子的话吗?还是你已经当方秘书长死了?不管事了?把枪收起来!”虞占元是典型的指桑骂槐,表面上是在劝架,实质上是在贬损孔泽淳,孔泽淳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却拿这个老资格的守望者根本没有办法,只能咬了咬牙,咽下这口气去,不过却在心底下发狠,“虞老匹夫,我们走着瞧!”

    “是,虞叔。”李天鹰咬了咬牙,让自己的手下收起了枪,坐在那里,却是气得一张脸已经殷红得快滴出血来了,望着梁子恒的眼神都有一种恨不得食之内寝其皮的感觉。

    “梁子恒,刚才你说的那番话,倒底是什么意思?莫非你真的在怀疑孔秘书长在这号码球上动手脚了?”虞占元冷哼着问道,可话却说得十分露骨了,恐怕只有聋子才听不出来。

    旁边的孔泽淳牙齿咬得格格响,却根本挑不出虞占元半个理来。没办法,虞占元老奸巨滑,每一句都是站在孔泽淳的角度来说的,却让孔泽淳根本没办法发作了。

    “虞叔,子恒不敢,只是连中十元,心底下愤懑,略有些失态,不好意思。孔秘书长,我向你道歉了。”梁子恒居然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向着孔泽淳便是一躬,孔泽淳就算有天大的怒火也发不出来了,只能硬生生地憋在心里,冷哼了一声,脸孔气得铁青,根本不理会他。

    虞占元心底下倒是好笑,也不再继续这个无聊的话题,这一耽搁,又是十几分钟过去了,再加上之前那一场梁辰休息的二十几分钟,以他的体力,应该也恢复得还可以,能接得住接下来的这几场了。

    当下也不再磨叽,李天鹰的拳手上场。

    结果,上场不到半分钟,他的拳手就被梁辰一个窝心脚踹中了肝区,当场肝破裂,口鼻蹿血死在了那里。@&@!

    接下来,就是第十一位老大曹铭的拳手上场了,悬无悬念,又是选中了四号。这一次,谁也没出什么妖蛾子,但依旧耽搁了近十分钟,因为排位第一的老大莫千华居然来了。无论如何,他现在都是j省名义上的一哥,迎接一下的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况且这个身高体阔的胖子上来就跟每一位老大主动握手寒喧,还寒喧了好长时间,更走上去跟孔泽淳几个人一顿赔礼道歉,说自己有要事耽搁,来晚了,实在不好意思。

    结果又过去了十分钟,梁辰又借机恢复了一下体力。

    结果也依旧是的毫无悬念,梁辰继续书写着他杀人王的神话,硬是一把掐碎了曹铭那个拳手的喉结,将他如甩小鸡般扔到了一旁去,任由他自己断气去。

    不过,再接下来,孔泽淳却已经意识到了不能再给梁辰任何休息的机会了,无论虞占元怎么插科打诨,他也置之不理,一个接着一个地喊了下去。

    胡宇的拳手上场,那是一个强壮无比的黑人,曾经得过世界大力士冠军,被胡宇挖了过来,上来就将梁辰逼到了死角,而后一个熊抱将梁辰抱住,同时狠狠地将梁辰甩起来往地面上砸他的左侧身体。梁辰奋力抽出手挖了他的眼珠子才摆脱了他的熊抱,将他打死在当场。*&)

    此刻的梁辰已经完完全全精疲力竭了,真的站不住了。可孔泽淳似乎是有意想把他搞死,根本不给他半点休息的机会,继续喊上了刘华强的拳手。

    刘华强的拳手实力并不强,却有一股拼命的狠劲儿,居然被梁辰拼出最后一丝余力打倒时,依旧抱住了梁辰的腿,狠狠地将他掀倒在地上,而后,在众人错愕的眼光中,他突然间嘴一张,一柄寸长的小刀已经咬在牙齿之间,狠狠地刺向了梁辰的喉咙。

    虽然梁辰拼命闪过,但这一刀终究刺中了他的前胸,并且划出了一个长长的伤口,皮肉翻卷,血流如注!

    梁辰狂吼一声,一脚已经踹在那个拳手的小腹上将他蹬开,自己却已经半跪在那里,捂着那个长长的伤口,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吗的,刘华强,你居然敢玩儿阴的?这是破坏规矩,你他吗的真想找死么?”梁子恒这一刻终于反应过来,没有半点打通关创纪录终于拿下了全省暗秩序一哥位置的喜悦,相反狂怒不已,一脚踹翻了桌子已经奔着刘华强而去,而刘华强此刻却是眼神一寒,突然间拔出枪来,照着铁笼中自己的那个拳手“啪啪”就是两枪,那个原本已经挨了梁辰一脚腹腔大出血离死不远的拳手,只来得及抽搐了两下,便已经去见了阎王了。

    “刘华强,少玩儿这一套,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待。否则,我让你今天来得去不得。”梁子恒指着他的鼻子怒吼了一声道。

    虞占元同样缓缓站了起来,死死地盯着刘华强,“刘华强,你这是破坏规矩,在打我的脸,打方秘书长的脸,打全国总盟会的脸,所以,你不仅要给梁老大一个交待,更要给我们一个交待。”虞占元语带寒冰地说道,瞥了梁辰一眼,心下又痛又怒,真恨不得活剐了这个玩阴招儿的王八蛋。

    在众人目光各异的环顾之下,刘华强将枪扔在了桌子上,居然笑了,还拱了拱手,“梁老大,虞叔,方秘书长,还有分盟和区盟的代表及现场各位老大,实在抱歉,今天这个事情确实是一场意外,我没想到我的拳手居然会动兵器,这是我的失职。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决定,从此退出j省暗秩序,将我的产业全部拱手相让给梁老大,以做赔偿。”

    此言一出,震惊满座,所有人都狂吃一惊,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