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拖
    :

    不过这一战梁辰也同样浪费了巨大的力气,这个巴西人很灵活,远腿近拳,打得飞花溅露,稍沾即走,梁辰也是好不容易抓住了机会才将他杀死的。

    靠在铁笼的一角处,梁辰剧烈地喘息个不停,下巴上的汗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滴滴不停地滴下,再强大的人,经过了这四场不计性命的生死相博,也要精疲力竭了。他不是钢浇铁打的,同样也会累。他现在急需要休息,必须要休息至少两分钟以上,才能稍微缓解一下已经极度疲劳的筋肉,否则的话,再这样打下去,恐怕搞不好哪下一发力,身上的筋肉会因为超负荷运转而导致突然间抽筋,那时候可就是他的死期到了。

    坐在铁笼之中,梁辰喘息着,同时望向了虞占元那边。

    “四号拳手胜。”虞占元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抬头望向了梁辰,看到了梁辰做的一个隐蔽的手势,已经会意,并不急于要求下一位老大出示号码球,而是慢条斯理地转头望向了下方的梁子恒。

    “梁子恒,你的拳手已经拿下了七场拳赛,七连战,创造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历史,同时,也为你成功保住现在的位置甚至更前进一位创造了最有利的条件,请问,你还要求你的拳手打下去吗?”虞占元转头望向梁子恒问道。

    “砰”,旁边的孔泽淳一拍桌子,“虞守望,你什么意思?这还用问吗?只要人不死,就要一直打下去,这是砥剑节的规矩,专门为鼓励勇者而设的,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守望者,难道这点规矩都不懂?”孔泽淳怒道。

    “孔秘书长,干嘛发那么大的火呢?规矩我自然是懂的,不过身为j省的守望者,在见证了一个强大的勇士拿下了七连胜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辉煌之后,我难道没有责任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去询问一下那位拳手代表的老大吗?现在赢了七场,已经至少奠定了前三的位置,人家现在就算不想打了,也不是不可以嘛。”虞占元皮笑肉不笑地望着孔泽淳道。

    “你,你这是破坏规矩。如果不想让我回去全国总盟会投诉你的话,那就快点儿让比赛继续下去,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里瞎缠。”孔泽淳盯着他怒道。

    “呵,投诉我?好啊,老孔,你现在就可以投诉,不过,投诉我之前,希望你也能好好地想想后果。小兔崽子,老子比你多吃了二十年的咸盐,真以为老子是吓大的?回去你主子赵满堂那里打听打听,我跟他是一辈的人,当年我们在一起混江湖的时候,你还在你吗的裤裆底下转悠呢。”虞占元怒吼一声骂道。

    “你,你……”孔泽淳气得浑身发抖,就算他比虞占元小上二十岁,现在也五十出头的年纪了,居然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并且他还是全国总盟会的副秘书长,心底下的羞怒就不用提了,险些一口气没上来噎死过去。

    还是分盟会和区盟会的人上来,好说歹说把他们各自劝开了一旁去,而这么一耽搁,已经足足过了五六分钟,铁笼中的梁辰现在居然已经四仰八叉地躺在了满是血污的地面上,最大限度地养起了精神来。

    下面的那个老大徐济成握着自己的号码球,急得几乎眼睛冒火了,刚才好不容易见梁辰已经累得精疲力竭,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就想着趁机捡个大便宜,可随着台上两位大佬在那里扯皮,时间也在一点点地流逝着,如果让梁辰这头猛虎再次蓄足了精神,恐怕他的打手也会失去这个干掉梁辰的最佳机会了。

    又吵闹了半天,好不容易,两个人才消停了下来,虞占元一口一个小兔崽子骂个不休,气得孔泽淳几乎都要背过气去了,牙齿磨得格格响,只能强自忍耐,不过盯着虞占元的眼神却是怨毒无比。

    但无论如何,砥剑节也还是要继续下去的,就算以虞占元的威风也不敢轻易打破这个古老的传统了。不过,无论如何,他已经为梁辰争取到了最宝贵的喘息时间。

    “梁子恒,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怎么,不给我的面子?”虞占元最后问了梁子恒一句道,向梁辰子恒眯了眯眼,梁子恒会意,呵呵一笑,“当然要按照砥剑节的规矩来了,虞叔,这个规矩我还是懂的。我不放弃,我的拳手也不会放弃。”

    “好,徐济成老大,请出示你的号码球。”虞占元点了点头,转头望向徐济成。

    “我选中的也是四号,梁子恒老大。”徐济成几乎是磨着牙从牙根儿里逼出了这句话来,眼看到手的机会就这样悄悄地溜走了,他当然心底下颇有不甘。不过还抱着一丝侥幸,希望梁辰没有那么快恢复过来,自己的拳手还有可趁之机。

    他的回答已经在所有人预料之中了,包括梁子恒的人马,此刻俱都摇头冷笑,深为这个砥剑节而感动不屑。这摆明了就是在阴人玩儿,太不公平了。但此时此刻,他们就必须要面对着这个不公平的规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徐济成的拳手出战了,居然是一个乌其麻黑的阿三,双手合什地走了出来,头也不抬。

    而此刻场上的梁辰已经重新缓缓地爬了起来,艰难地站在那里,身体依旧向右侧倾斜着,看样子左侧的伤势已经彻底发作了,痛得左脚都不敢着地。

    徐济成眼里重新又燃起了希望的火光。

    只不过,他希望的火花还未曾燃烧多久就已经破灭了,寄予厚望的那个能把自己浑身上下的骨骼练得柔软无比甚至可以腰部一百八十度大拧弯的那个阿三,就在用自己的胳膊和大腿锁死了梁辰的左臂左腿拼命拉扯想让梁辰伤上加伤的时候,梁辰却用右手硬生生地把他的一条腿拧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圆周——跟螺纹钢似的。

    就算再柔软的人也禁不住这么折腾,毕竟人不是蟒蛇,所以,那个阿三只是屈辱地倒在地上,被梁辰一记铁拳打得肠穿肚烂,死得不能再死了。

    但梁辰刚一打完便再度躺了下来,没办法,实在太累了,况且这个印度阿三也不是白给的,刚才已经把他的左臂和左腿险些同时拉脱臼了,现在还痛得要命。况且,弄死这个混蛋甚至耗费了更大的力气——他简直就像是一条真正的蛇,始终蜒蜒缠绕在他的身上,如果不是抓住机会利用甩力和身体扭曲力,将他的大腿拧了个三百六十度,估计现在也都还解决不了这个家伙——他的骨骼实在太柔软了,就算是巴西柔术恐怕也比不上。

    “四号拳手胜,请工作人员清理现场。”虞占元心底下大松了一口气,询问式地望了梁辰一眼,躺在地上的梁辰右手食中二指弯成一个圆,示意自己还可以再打,不过还需要再休息一下。

    虞占元会意,刚要转头再次如法炮制像上次一样为梁辰争取一下时间,结果,还不待他问话,孔泽淳便已经抢先问道,“李天鹰,请出示你的号码球。”

    李天鹰等的就是这句话,梁辰现在就像是一株已经被锯断了大半树干马上就倒下来的参天大树,他当然希望自己的拳手就是最后那一锯。

    闻言立马站了起来,“我选中的也是四号,梁子恒老大。”

    随后,他的拳手就已经出现在了通道的尽头。

    “好,请你的拳手上场。”方泽淳根本没理旁边气得胡子都已经翘起来的虞占元,喝了一声道。此情此景,就算是虞占元也没有办法了,毕竟,全国总盟会的代表同样有主持会场的权力。

    李天鹰得意至极地一挥手,他的拳手刚要走向通道,此刻,却听见梁子恒一声怒喝,“这不公平!”,随后,他已经站了起来。

    “嗯?梁子恒老大,又怎么不公平了?你必须要说出你的道理来。否则的话,可别怪我拿全国总盟会的家法来压你了。”孔泽淳小眼眯了眯,望向梁子恒,射出了几道阴森森的光来。

    “哈哈哈哈,公平不公平,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还用我再说吗?为什么我的拳手从出战到现在,居然连中十元,梅开十度?难道天底下真有这样巧合的事情?”梁子恒怒笑了一声道。

    “哦?那你是怀疑这号码球有人动了手脚了?”孔泽淳哼了一声道。

    “子恒不敢这样质疑。不过,如果说天底下真有这样巧的事情,恐怕任是谁都不会相信吧?就算站在高速公路上连续撞车恐怕也不会连续被撞十次吧?这简直比中彩票的机率还要高上几亿倍。”梁子恒连连冷笑。

    不过眼角余光却一直望着梁辰,密切地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梁老大,你这么说好像就有些不上道儿了吧?号码球可是现场几十上百双眼睛盯着看的,况且,这还是在你的主场之中,谁又能在号码球上做手脚?莫非,你是在怀疑几位总盟会和分盟会还有区盟会甚至包括虞叔在内的这几位在号码球上动手脚?”李天鹰在旁边阴恻恻地拱火。那边的孔泽淳脸色已经彻底森寒下来,望着梁子恒眼神不善,场中的氛围骤然紧张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