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暴龙
    :

    “砰!”一声闷响,两条铁腿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闷响。那个泰拳手默不作声,右肘一曲,一肘便击向了梁辰的软肋,可是谁都能看得出来,他与梁辰对过的那条腿落地之时早已经一软,呈现出了一个奇异的角度来。那分明是受了重伤的症兆,只不过这个泰拳手受过极其严酷的训练,疼痛神经早已经麻木,痛感下降至普通人的十倍以下,才不会抱腿呼痛了。

    那个泰拳手抡出了一肘,梁辰同样以肘对肘,二话不说,挺起左肘回撞过去,肘尖儿对肘尖儿,“啪嚓……”仿佛是什么瓷器碎裂的声音响起,那个泰拳手右臂登时耷拉下去,眼神里终于露出了一丝震骇混合着痛苦的神色。

    未待他后退过去,梁辰闪电般地已经伸出了左手,一下便把住了那个泰拳手的脖子,向前一搂,同时一肘狠狠地砸向了他的头顶顶心。

    那个泰拳手只得举臂向上一护,“咔”的一声脆响,这一次骨折声清晰无比,梁辰的这一肘已经狠狠地砸断了他的左臂臂骨。

    未待那个泰拳手退出去,梁辰下方已经闪电般地踢出了一脚,那个泰拳手本已经右腿受伤,梁辰这一攻又是迅急无比,根本不可能再躲得过去,被梁辰的那一脚正踹在左腿的迎面骨上,“喀”,轻响传来,几乎堪比钢铁的左腿骨折,那个泰拳手脸色灰败下去,向后一退,可身体却是一阵大晃,“扑嗵”一声便倒在了那里。

    至此,两臂两腿,尽数折断,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却是再也站不起来了。只能坐在地上,眼中不能置信地望着梁辰,就好像仰望着一座自己永生也无法攀越过去的高山。

    梁辰威风凛凛地站在场中,可谁都能看得出来,他孤傲的神色底处,却是掩藏着一丝说不出的痛楚,同时,左臂与左腿轻轻地颤抖着,虽然表面皮肤看不出什么来,可对于他这样的高手来说,一旦肢体上出现这种不由自己的动作,就摆明了他已经受了轻,以这种无法控制肢体的动作来看,最少也是中度受伤。

    “葛老大,这小子已经受了伤,快不行了,你的人加把劲,没准就能将他干趴下。”吴大鹏死死地盯着梁辰的左臂与左腿,低声在六号老大葛立的耳畔低语道。刚才他苦训多年花费了无数金钱培养出来的相仆手就死在了梁辰的手下,让雄心万丈想靠着这个相扑手在此次砥剑节中大放异彩的他倍受打击,他现在对梁辰已经恨得直咬牙根儿。如果可以,真想一枪崩了他。

    葛立是个矮墩墩很是结实的车轴汉子,一张天生的紫红脸膛,听着吴大鹏的话,只是哼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衣服站了起来。

    “第五场,四号拳手胜。工作人员清理赛场,葛立,请出示你的号码球。”虞占元望着葛六号老大葛立道。

    “我们抽中的也是四号球,梁子恒老大。”葛立出示了自己的号码球。

    “哗……”这一下,梁子恒的人马忍不住大声叫骂起来,就算再背再倒霉也不至于选了六连战吧?连一场间隔都没有,世界上哪有这样巧的机率?这分明就是在做弊,把人往死里打。

    梁子恒依旧沉默着,只是望向场中的梁辰,时刻关注着他的眼神,只要梁辰有什么异动,他就立马会做出反应。梁辰向他轻眨了下眼睛,以微不可察的动作摇了摇头,示意他暂时依旧不需要任何举动。梁子恒会意,站起来向着周围压了下手,随后深深地望了台上的孔泽淳一眼,孔泽淳却看也不看他,只是坐在那里微闭着睛睛,也不知道倒底在转着什么念头。这也让梁子恒心下疑云丛生,要知道,这种号码球的摆设可全都是由这个孔泽淳几个人还有虞占元说了算,虽然他并不相信虞占元也跟他们同流合污在这方面做弊,可问题是,如果在虞占元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呢?会怎样?

    但如果这个孔泽淳真是来对付自己的,倒底缘出何因?他自问自己做事向来没有漏过半点马脚,况且就算独占j省让其脱离总盟会控制的念头,知道的人也绝对不会超过两个,一个是单强,另一个就是梁辰,剩下的人,都是自己的死士心腹,绝对不可能说出去。况且就算有这个想法,也要等到他真正坐上j省暗秩序一哥的位置后再说,全国总盟会又怎么可能提早对付自己?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又是因为什么居然让他自己连中六元?如果说这里面没有阴谋,打死他都不会信的。就算再巧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连十亿分之一的机率都不可能有!

    “难道,是那十个老大联合起来想把我挤出j省?还是……”梁子恒心底下不停地转着,眉头逐渐深皱起来。

    这个时候,通道上已经走出来一个白种人,身高跟刚才的那个相扑手差不多少,也超过了两米一十,无比的魁梧高大,就仿佛是一座巍峨不倒的大山一般,就算全世界用来形容强壮的语言一起堆砌在他的身上也不为过。精壮的上身呈现出了几乎完美的倒三角状,块块肌肉鼓起,上面布满了恐怖的一道道伤疤,甚至因为刚才运动兴奋的过程中,这些伤疤一条条充血鼓起,呈现了暗血红,像一只只蚯蚓般爬满在他的身上,远远望过去,他就像一个刚从地狱血海中走出来的战神,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无比的强悍。

    当他看见梁辰的时候,脸上就露出了一抹噬血的狞笑,死死地盯着梁辰,就如同一头盯住了猎物的野兽,时刻准备扑击出去,撕碎他。

    毫无疑问,这就是一台会行走的杀人机器,天生就是为了杀戳和被杀而存在。

    “暴龙,攻击他的左臂左腿,把他给彻底撕碎!”在那个杀戳机器暴龙走过葛立身畔时,葛立低声道。

    “他死定了!”暴龙用并不纯熟的华文回答道,紧盯着梁辰的眼睛已经因为兴奋而变成了一片异样的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