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诡异的比赛(下)
    :

    盯着眼前这个倒地的拳手,梁辰眼中有着层层的疑云涌起。

    他万万没有料到,这个人居然真的是一个病秧子,而且根本就是没有练过半点功夫的普通人,完全就是上来挨打送菜的。

    别说是他了,恐怕随便换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上来,即使不会功夫,也照能打得他满地找牙。

    这个莫千华老大在搞什么玄虚?是在玩票还是玩人亦或是在玩他自己呢?要知道,这种比赛每一场都至关重要,有可少赢一场便会丢掉所有的身家,甚至连翻本的机会都没有了。

    台下的梁子恒眉头也皱紧起来,眼神中寒芒四射,深深地思索着,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比赛结果,四号拳手胜。拳手退场。第二位老大,赵骏,请出示你的号码牌。”这个时候,虞占元倒是稍缓了一口气,继续面无表情地向赵骏说道。随后,有工作人员打开了铁笼,将里面的那个折了腿的拳手拖了出去。

    “我选中的是四号,梁子恒老大。”赵骏站起来,出示了一下自己的号码球。

    梁子恒眼中有冷电激射,却不做声,只是有些担忧地望向了梁辰。

    “请四号拳手留在拳台。”虞占元望向梁辰,隐蔽地眨了两眼,同时眼里有着浓浓的担忧神色。

    梁辰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也看到了虞占元的眼神,禁不住怔住了,缓缓转过头去望向台下的梁子恒,却看见梁辰子恒搁在桌子上的拳头已经紧紧地握在一起,望着他的眼神愤怒中却又有些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赵骏的拳手也已经上来了,于是,又是满场哗然。

    这个人瘦小枯干,满脸皱纹,居然是一个五十几岁的老头子,而且面目黝黑,身上精瘦,几乎没有几两肉,好像风一吹都能吹跑似的。

    “肃静!”虞占元阴翳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喜意,却转瞬即逝,喝了一声道,整肃了一下现场的秩序。

    而旁边来自全国总盟会和分盟会还有区盟会的几个负责监督的人,脸上却明显露出了一丝怒意,强自忍耐压抑。

    梁子恒也愣住了,随后转头看了看赵骏,却看见肥头大耳的赵骏正捻着一串佛珠,谁也不看,嘴里还念念有词着,也不知道是在念着什么。

    除了梁子恒之外,其他的几位老大眼里都森赛起来,怒意却是越来越明显。

    那个瘦小的半大老头已经哆哆嗦嗦地钻进了铁笼之中,恐惧地望着高大强壮的梁辰,身体已经颤成了如秋天的落叶一般,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一个正经八本的拳手,甚至搞不好只是一个可怜的扫大街的下岗职工也说不定。

    梁辰望着这个简直不能称做为对手的对手,却已经笑不出来了,他分明闻到了一种叫做阴谋的味道,却一直还未想清楚,这个阴谋倒底来自何方,为了什么。纵然之前已经充分地估计到了将会遇到的困难,却从未想像过,这种困难倒底会是怎样的困难。

    “当”金锣鸣响,梁辰这一次并没有立即冲过去,只是紧紧地盯着那个拳手,眼里闪现出了说不出的怜悯与悲哀来。那个半大老头身体如筛糠般抖着,恐惧地望着梁辰,双腿颤得让人眼晕,他的眼里分明涌现出了无比的绝望来,闭着眼,狂吼了一声,居然低着头一下便向着梁辰撞了过来。

    梁辰叹了口气,轻轻地一闪,伸手一个劈掌已经劈在了他的脖颈上,结果,这个半大老头当场就晕迷了过去,再也爬不起来了。场外面一片哗然,同时夹杂着低低的骂声,不过每个人的骂都都很含糊,也说不清楚倒底是在骂谁了。

    “比赛结果,四号拳手胜。蔡文龙,请出示你的号码球。”虞占元继续喊下去。场外的工作人员也已经把那个晕迷过去的半大老头子拖了出去。

    “我选中的也是四号,梁子恒老大。”高高瘦瘦的蔡文龙出示了自己的号码球,同时瞥了梁子恒一眼,眼中的神色居然很轻松,不过眼神底处却着一丝意义含混的笑意,像是讥讽,又像是同情,还有幸灾乐祸,反正很复杂,梁子恒看不懂。

    他只是阴沉着脸,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蔡文龙的拳手出场了,当他的拳手出场时,全场顿时哗然起来,居然是一个还扎着两条辫儿的小女孩儿,大约只有五六岁的样子,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还拿着一串糖葫芦舔吃个不停。

    “我……草……”有几位老大当场就想拍桌子骂娘了,好不容易才把脏话忍了回去,这他吗的也太离谱儿了。

    “砰!”一拍桌子,全国总盟会的监督代表已经站了起来,气得浑身发抖。

    “蔡文龙,你这是什么意思?拿我们的砥剑节当做儿戏耍么?如果你还是这个态度,就算你自动弃权,马上离开这里。”孔泽淳气得几乎没剩几根的头发都要立起来了,怒吼了一声道。

    “孔秘书长,好像砥剑节没有规定说不允许用小孩子拳手吧?再者说,谁不想隐藏实力,在第一场比赛中用自己的下驷对敌人的上驷呢?这也是一种对阵技巧嘛。”蔡文龙耸了耸肩膀说道,满不在乎地道。

    “你……”孔泽淳被蔡文龙顶得一口气没上来,险些噎了过去。

    “孔秘书长,请息怒,按照规则确实是这样,无论哪位老大派什么样的拳手,只要拳手上场就可以了。”虞占元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不过,就在这时,那个小女孩子看见场中间的气氛实在太压抑了,一位位老大或是面目狰狞,或是咬牙切齿,真是很恐怖,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手抓着糖葫芦,一手抓着铁笼的门,死活都不要进去,嘴里还一个劲地喊着要找妈妈,这一战是根本就没办法打了。场中低骂中夹杂着忍不住哄笑声,就这样,第三场比赛,也不费吹灰之力,便赢下来了。

    “恭喜啊,梁老大。”蔡文龙转头向着身旁的梁子恒哈哈一笑道。

    “呵呵,承让。”梁子恒拱了拱手,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道。

    “不过你的拳手可要小心些了,接下来的比赛好像不是那么容易好打的。”蔡文龙扔下一句话,悠然地嗑起了瓜子来,像是在看一场与己无关的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