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瞬间翻脸
    :

    就算是以梁子恒的镇定和城腑,此刻也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口气,胸口剧烈地起伏了几下,真正色变了。缓缓地吁出口长气,他紧紧地盯着梁辰,一字一顿地道,“梁辰,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梁辰微抬起了下巴,直视着梁子恒,他居然在笑。

    “呵呵,梁辰,你觉得这可能吗?”梁子恒笑了,眼里有着深深的讥讽。

    “世间的事情,没有可不可能,只有可不可做。如果不做,任何可能都没有。只要做了,便拥有了成功的可能。”梁辰微微一笑道。

    梁子恒笑了,不过笑容中的讥讽却愈加明显。“年轻人,这样浅显的道理在你没出生的时候我就已经懂了,不需要你来教我。我现在很好奇的是,你凭什么有说这话的底气?抛开一切不谈,你真认为现在可以有跟我提要求的资格了吗?”

    不待梁辰回答,他已经冷冷地笑了,“我知道,你跟虞占元虞叔关系匪浅,我也承认,j省之内,虞占元身为守望者和暗秩序仲裁者,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手中权柄,都极有份量,但你同样要清楚一点,虞叔也必须按照规矩来办事,如果他非想要打破这个游戏规则,恐怕j省道上的同僚也不会就甘于摆布了。”

    “啪啪啪……”他话音刚落,梁辰已经鼓起掌来,“好,梁先生,说得太好了,你的话让我听到了一个铁骨铮铮的道上硬汉的誓言,看起来,梁先生参加这个砥剑节,所图谋的,恐怕并不只是简单的一个上位而已了,或许还有更多。”

    他刚说到这里,梁子恒脸上骤然变色,眼角抽搐了几下,死死地盯着梁辰,“看来你好像知道了很多?”

    “‘知道’二字,却是不敢当了,我只不过是随便猜测一下罢了。”梁辰呵呵一笑道。

    “随便猜测?那你猜到了什么?我倒愿闻其详。”梁子恒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神色已经开始冷了起来。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梁先生恐怕不仅仅是想做一个j省道上的一哥,而是想在j省建立起一个新的秩序,不再受人摆布的秩序,同时摆脱所谓总盟会的控制,让j省在暗秩序上成为一个真正的独立的j省。成为暗轶序中的国中之国。用古代的话来讲,就是自立为王了。”梁辰笑笑说道,可是抛出的这几句话却如同重磅炸弹,一下炸在梁子恒的心底,让他的脸色顿时一白,同时眼神也更加阴森起来。要知道,对于道上混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相当于过去封建社会的大叛乱了,绝对的大逆不道,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走漏风声出去的话,梁子恒必然要遭受灭顶之灾,首先就是来自北方北五省组合成的华北区的区盟会的追杀。就算侥幸不死,也要承受来自全国两大分盟会的北方分盟会的怒火,就算还能躲得过去,接下来,就是全国总盟会的雷霆之威,层层绞杀,铁人也要变成渣。存在了百多年的暗秩序帝国总盟会,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一家一地敢脱离总盟会自立为王,任何的叛乱哪怕是仅仅稍有风吹草动,都必须要彻底剿杀灭于萌芽之中。就如同古代敢于挑战皇权威严动摇根基者必须要死甚至剿灭九族一样!

    这是梁子恒心底下潜藏了很多年的秘密,甚至从来都没有向人说起过,今次却被梁辰一语道破,梁子恒登时心底如炸响无数惊雷。

    不过他终究是枭雄级别的人物,面对着梁辰揭破了自己心底的想法,可脸色一变之间就已经恢复了过来,深吸口气,摇头笑道,“小朋友,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说。事关重大,你这样乱说话,不仅会害死别人,也会害死你自己和你所有的朋友的。希望,你这只是一句玩笑话罢了。”不知不觉中,他的话里已经带上了浓厚的威胁之意。

    梁辰却置若罔闻,只是一笑,抬头负手望着梁子恒,“梁先生,您真的觉得我是在开玩笑么?”他的笑容可堪玩味。

    梁子恒沉默了下去,半晌,抬起头来冷冷地道,“我倒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猜测?”

    “很简单,我们是同一类人,是那种都不愿受人摆布、受人控制的人。而同类人,往往最清楚同类人的心理所思所想。”梁辰扬眉说道。

    “你这个答案太牵强了,说了等于没说。”梁子恒冷冷一笑。

    “那好,我就说些有用的。梁先生的产业好像不仅仅局限于j省,甚至还远出国外,辐射整个东南亚,甚至岛国的k1和美国的八角铁笼都有你的股份在其中,试问,您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看得上小小的一个j省所谓的砥剑节呢?推而思之,您又怎么可能把j省的暗秩序一哥放在眼里?于你来说,那简直就如同一场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罢了。既然如此,您却依旧低调行事,始终把根扎在j省,始终要参与到砥剑节中来,呵呵,梁先生,你说,这会不会让人心中疑窦重重呢?”梁辰盯着梁子恒,缓缓地说道。

    说到这里,梁恒终于忍不住,脸上真正的变色了。

    “你在调查我?你倒底是什么人?”梁子恒一声怒喝,随后他身后的书架上的书纷纷掉落,一只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捅破了书架上特定的木纹纸,直接伸了出来,对准了梁辰。

    梁辰笑了,神色依旧镇定自若,笑容落在梁子恒的眼里,却更显莫测高深,“梁先生,不必如此紧张,也不必怀疑我倒底是什么人,你只需要知道,我对你并没有恶意,相反,我是真心想跟你来谈合作的,这就够了。”

    “抱歉,我没办法相信你。把他给我拿下!”梁子恒杀决断,根本不再听,手一挥,门外已经抢进了一群人来,个个举着枪,向他逼近了过来。当先的一个,正是那个已经伤愈的铁龙。

    铁龙拳头捏得嘎嘎作响,大踏步走了过来,伸手便要抓向梁辰。

    “敢动我一下,我让你再在床上躺两个月。”梁辰望着他,负手而立,眼神一寒道。

    “小子,你太嚣张了。”铁龙面对着他森赛的眼神,不由得心头一凛,胸口有些隐隐作痛。梁辰那绝艳惊才的身手给他留下的印象简直太深刻了,尤其是当初那如飞天将军般直冲而起撞在他身上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一辆加重货车迎面撞中似的,瞬间有一种绝望透顶的感觉。

    而今面对着梁辰的威压,他心底轻颤了一下,居然有些不敢再看梁辰的眼睛。无论他怎样想,却依旧要屈辱地承认,他心底对这个强大的年轻人,已经有了一种不可磨灭的畏惧感。

    “给我跪下!”他身后的那个耳朵缺了一块的唐虎已经从后面绕了过来,一枪柄砸向梁辰的脖颈。

    “给脸不要!”梁辰眼中寒意大盛,反身已经疾快无伦地以一个微小的动作躲开他,随后伸手便是闪电般的一个动作,手臂柔若无骨地绕上了他的手臂,搂住了他的脖颈,向下一压,唐虎已经身不由己地跪了下去,梁辰左臂屈肘已经一肘砸在了他的脖颈上,强壮如唐虎居然也根本承受不住,“哎”的轻叫一声,伏倒在地上。他的手枪也早已经到了梁辰手里。

    “放下武器!”周围哗啦啦一阵枪栓响,子弹全都上膛瞄准了梁辰,只要他敢有半点异动,一秒钟之内,他立马便会变成马蜂窝。

    梁辰将枪扔在了地上,举起了手,望向梁辰子恒,“梁先生,我是带足了诚意而来,如果你非要如此对我,未免有些气量太小,疑心过盛了,那你就不是一个能做大事的人物,更不配占山自立,封己为王。”

    “我能不能做大事,有没有这个资格,不是你说了算的。废他四脉,丢进水牢,严加拷问,我要知道,他倒底是什么人,接近我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梁子恒眼泛寒芒,语气如十二月的寒冷,透着刻骨的寒。对于任何一个哪怕是能从最细微处触动他敏感神经的人,他也不会放过,就算真的杀错,他也在所不惜。这才是一个真正枭雄的本色。就是凭着这种冷酷悍厉、杀伐决断,他才能从重重腥风血雨中博杀至今,安然如恙。无论如何,梁辰已经触动了他的逆鳞,必须要付出代价!

    “是,大哥!”铁龙纵然觉得废掉梁辰这样的人实在有些太可惜了,可令如山倒,必须服从。一咬牙,已经将枪对准了梁辰胳膊,即将扣动扳机。

    梁辰脸上神色不变,依旧深深地盯着梁子恒,不过眼里却有着一丝说不出的失望,也让梁子恒怔了一下,心底下有种莫名的直觉,总是感觉,梁辰好像并不是他的敌人。

    只不过,就是这一迟疑之间,铁龙的枪已经顶在了梁辰的肩膀,手指已经扣在了扳机上,“砰!”枪声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