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谈合作
    :

    “我们走吧。”梁辰微微一笑,带着一群人悄然离开了这里。这里已经自成一体,悄然进入了良性运转的状态之中,他也不必要再操心什么了,更不必再打扰他们,还这里一片清静,只要让他们清楚这支队伍是为什么而存在,为谁而存在,将怎样存在,就足够了。

    接下来的事情,梁辰相信,董海波他们一定会做得很好。

    “辰哥,那个地下弹药库,倒底该怎么处理?什么时候能浮出水面?”此刻,高羽坐在梁辰身畔,低声问道。

    之前按照几个人的预想,原打算在弹药库上盖一个小型建筑掩人耳目,再在下面挖一下地下通道,让精英死忠分子在里面练枪,可现在看起来,基本上不可能了。这么多人,想掩人耳目不走漏风声实在是太难了。一旦消息传出去,那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弹药库,现在反倒成了一个烫手的热山芋了。扔又舍不得,捂在手里又烫得慌。

    “唔,这确实是个问题。让铁子再物色个地方吧,如果可以,我们开一个民用射击靶场,既能掩人耳目,也能方便我们的人练枪。”梁辰笑笑说道。

    “啊?”几个人全都傻掉了。

    “辰哥,我们,不是真要建一只军队吧?训练秘密武装部队,好像是违法的吧?”呆了半晌,马滔才回过神来,咽了唾沫,有些艰难地问道。这也是现场所有人的疑问。也是,一个安保公司,多些人手倒没什么,可辰哥居然要让他们开始练枪,枪这玩意,除了杀人之外,还能干什么?如果说现在他们这些人还能在国家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最大限度地做些什么,甚至跟黑.社.会上的交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把这票人全都拉起来,再加上他们现在还有这么多的军火,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性质就完全变了,搞不好被人扣个造反的帽子全抓进去吃牢饭,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呵呵,你们放心吧,造反不是我和你们能做的事情,也没有去做这些的必要。我也不是想当军阀,训练自己的武装部队。只不过,想要打造华夏的黑水,恐怕单纯靠徒手肉博,也是不行的吧?况且,想要建立一支真正的国际佣兵部队,如果我们的人连枪都不会用,那岂不是笑话?”梁辰淡淡一笑道。

    “真要组建佣兵公司?”高羽也吃了一惊,皱眉望着梁辰道。

    “为什么不可以呢?世间的一切到最后都是以实力说话。金钱和权势是实力,强大的武装力量同样也是实力。如果我们都拥有了,将来的发展,恐怕就不仅仅只是局限于一个江城,一个j省,还可以覆盖更广阔的区域。风物宜长放眼量嘛。”梁辰笑笑说道。

    “可是,辰哥,我们国家好像不允许建立佣兵组织吧?持枪可是非法的。像我们这一类的安保和保镖公司倒还可以。”李吉皱眉问道。

    “为什么非要在我们国家建立呢?我们只不过先打下一个基础和框架,如果真等到需要的那一天,就到哪个小国去建立一个国际合法的私营武装公司,在国外建一个训练场,将我们的人员输运过去,将这支强大的武装力量建立起来,岂不是更好么?”梁辰环视着自己的兄弟们说道。

    虽然这些兄弟们有激情,有热情,有思想,但还是经历的太少了,做事情,还需要他一步步地教才可以了。@&@!

    “国际合法私营武装公司?海外训练营?”一群兄弟们的眼睛都开始亮了起来,由最初的迷惘困惑甚至是担心,逐渐转变成现在的清醒激动和狂热。

    “对,对,这样干的话,合理合法,还可以接任务,在实战中真刀真枪地训练出一批铁血战士来,太好了。我同意。”天生暴力狂李吉当时就兴奋了,豁地一下站起来挥舞着拳头吼道,却忘记了是坐在车子里,这一站起来“砰”的一下就撞到了头,险些把脖子顶到胸腔里去,兄弟们笑成了一团。

    不过笑声中对未来的期望却是越大了。或许他们也不清楚,自己以后将走到如何的高度,但他们清楚的是,在梁辰的带领下,他们最后肯定会攀上生命中连自己都难以想像的一个高度。

    想一想,都让人兴奋无比。

    梁辰坐在车子里,手指轻轻地敲击着坐椅,却是心思起伏,表面上看去平静无比,但心底下却陷入了对过去的回忆之中,他仿佛又回去了自己曾经经历的那个炮火连天的战场,浴血冲杀的时刻,记忆的闸门打开,曾经过往的一切蜂涌而来,十四岁以后的那六年时间的征战与厮杀,逐渐在眼前铺展开来,形成了一幕幕残酷血腥的战斗画面,耳畔,依稀还有炮弹残片和子弹飞舞的呼啸声……*&)

    不过,手机铃声响起,却打断了他回忆的思绪。拿出了电话一看,皱了下眉头,上面显示的是梁子恒三个字。

    “停下车,我接个电话。”梁辰握着手机向前面开车的吴泽道。

    “好咧。”吴泽轻踏刹车,停了下来。

    梁辰走下了车子去,在远处接起了电话。

    “辰哥,真的很神秘啊,跟了他这么长时间,我发现他几乎就是无所不能。而且,每一次外出回来,都能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惊喜,在他这里,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办不成的事情,简直太神了。”马滔咂着嘴巴叹息道。

    高羽望着车外梁辰远远的身影,叹了口气,悠然说道,“或许,辰哥不是个谜,而是个答案。经历过太多太多事情的人,本身就是旁观者的答案,是对这个世界的交待。能跟着他做事,是我们的荣幸!”

    一群兄弟尽皆默然下来,对高羽的这番感叹心有戚戚。

    梁辰接完电话重新回到了车上,一群兄弟们也没再多问。车队回到了大学城后,梁辰没有稍做半点停留,而是直接坐上了驾驶位,扔下了一句话,“晚上吃饭不必等我了。”随后,车子便扬起满天雪粉,远去了。

    所有人都没有多问,对他们来说,辰哥的神秘是理所当然的,他们已经习惯了辰哥的神秘了。

    车子一路疾行,转眼间已经来到了梁子恒买下的那片老工业区,停在了宁江路宇森公司前面。

    停在黑色的大铁门前,摁了两下车喇叭,自动大铁门缓缓打开,车子开了进去,在门停下,梁辰走下了车。随后,两个极其高大魁梧的秃头大汉已经守在门前,其中一个就是他曾经打伤过的那个“六哥”,看样子,他的伤已经好利落了。

    不过,这一次见到梁辰,他的眼里非但没有半点愤怒怨恨的神色,反而带着深深的忌惮与恐惧。大概,他也听说了自己的大哥铁龙都被梁辰一膝盖顶飞出去肋骨断了七八根的事情,自己栽在他的手里,也不算是什么意外了。

    梁子恒在二楼等他,二楼上有一个巨大的会客室,布置得美仑美奂,沿着墙壁居然还摆了一长溜的胡桃木书架,里面有不少线装书,还有许多当代近现代大家的著作,从文学到哲学,应有尽有,屋子里一片沁人的油墨香。

    此刻,梁子恒就站在一个书架前面,戴着副花镜,聚精会神地看着一本线装书。直到梁辰进来的那一刻,他才抬起头来。

    此刻,他的下属已经全部退了出去,屋子里只留下两个人,静悄悄的。

    “来了?”梁子恒像是见到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很是随意地打了个招呼。

    “来了。”梁辰笑笑,站在了他的身畔。

    “明天就是砥剑节了。你还有什么想法,现在可以跟我说一说。”梁子恒的语气依旧随意且云淡风轻,像是述说的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已。

    “嗯,想跟你就砥剑节谈一下合作的事情,不知道梁先生有没有兴趣?”梁辰同样语气淡淡,可是梁子恒听到这句话后,豁地一下便抬起头来,眼里露出了针刺般的光芒来……

    “合作?”梁辰子恒眯起了眼睛,盯着梁辰,半晌不语。最后,“啪”地一下合上了书本,“不妨说来听听。”

    “很简单,我帮你打拳,你帮我挺一个人上位。”梁辰淡淡一笑,走到了梁子恒旁边的书架旁,负手看着书架上的书说道。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是当初面对梁辰恒时束手缚脚的那个梁辰,态度闲云淡雾,隐隐间已经有了与梁子恒平等对话的态势。

    “挺谁上位?”梁辰恒轻哼了一声,紧盯着梁辰道。

    “我的一个兄弟。”梁辰迎着他的目光,淡淡地回答道。

    “挺到什么位置?”梁子恒眯了眯眼,将手里的书放回到了书架上,负手转头望着梁辰。

    “j省暗秩序的一哥。”梁辰淡淡地道,可是简短的几个字里,却如一个惊雷“轰地”炸响在梁子恒的耳畔,饶是梁子恒经风历雨多年,此刻也忍不住豁然变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