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狂欢中的危机
    :

    几天来,梁辰一直在华京游游逛逛,只要刘莎莎不拍戏,梁辰就陪着她逛街,刘莎莎贵的东西一概都不买,就拽着梁辰专往便宜的地方钻,吃东西也专往小吃上瞄,知道的清楚她已经是一个小明星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就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小女人而已。

    不过她越是这样朴实,越是让梁辰爱煞,没办法,这样的女孩子现在实在太难找了。最让梁辰感动的是,居然还给了梁辰一张卡,里面有四百万,这是她几个月以来拍戏拍广告挣的钱,当这钱接到梁辰手里的时候,梁辰怔了好长时间,只感觉鼻子里有些发酸,却无话可说。

    其实他现在已经很有钱了,不敢说亿万富翁,起码千万富翁还是当得起的,并且他也把具体跟刘莎莎说得很清楚了,要给刘莎莎买什么都能买得起,可问题是,刘莎莎死活不要,甚至超过一万块的东西都扯着梁辰便走,看也不看。

    拿她的话说,现在梁辰的事业还处于起步期,不能未富先奢,就算富了也不能奢多,勤俭些总是好的。再说,她喜欢的是梁辰这个人,又不是他的钱,她希望自己有经济上的独立性,不想依靠梁辰,也不想做花瓶。

    梁辰反问她,“那你给我钱算是怎么回事?”

    刘莎莎振振有词地道,“那是代表我的爱。你有一个亿给我一千万,只能证明你有钱。我有四百万给你四百万,证明我爱你。”也让梁辰摸着鼻子无话可说,只能狠狠地……亲她。不过回想过陈美琪的那辆a8,他心底下就是一阵汗颜,如果这件事情要是让刘莎莎知道的话,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很伤心。但他也无可奈何,毕竟,陈美琪救过他的命,想必,莎莎应该对此不会有太多的想法吧?!

    不过他却不敢再想下去了。

    又过了三天,刘莎莎的戏终于全部拍完了,只剩下一些后期工作还有配音了,刘莎莎在与不在,问题都不大了。王桐山当然不敢再“扣”着刘莎莎不放,毕竟,梁辰在这里已经守了好几天了,要再不把人家老婆放回去的话,自己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他也不敢没有这个眼力见儿。

    明天,梁辰和刘莎莎就要回家了,张大年倒是还要待上些日子,要到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去了。毕竟,这边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他临时抽调精干人员在华京成立了办事处,来应对那些从全国各地络绎不绝跑来投标的施工单位,过些日子还要搞一个招标发布会,一时间倒是风风火火,干得风生水起的。至于骗子的事情,那一切都不必再提,有限的几个人心知肚明守着这个秘密会心一笑就行了,其他的不必再说。

    临行前的一天晚上,宾馆里,刘莎莎正腻在梁辰身上,边往他嘴里一颗颗地塞葡萄,边要他陪自己看韩剧,幸福得都快飞到天上去了。

    梁辰搂着刘莎莎,只希望这样的日子长一些,再长一些。此时此刻他才真正地明白,为什么古语说温柔乡是英雄冢。没有体会过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温柔乡倒底有多大的魔力。

    很不幸的是,就在梁辰和刘莎莎正在享受这甜美无比的二人世界时,梁辰的手机响了。

    看着梁辰的神色严肃起来,刘莎莎知道,他肯定是有要事要办。不待梁辰说话,便已经甜甜一笑,将电视小些声音,然后跑去洗手间了。

    “你在哪里?”秋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里面透着无法压抑的激动。

    “宾馆。”梁辰短促地应道。

    “他现在已经出来了,在天华街七百五十号,皇朝ktv。”秋林咬牙切齿地道。

    “好,没问题。我马上到。”梁辰点点头,揣起了电话,已经拿起了自己的衣服。

    “老公,你,小心些……”刘莎莎听到门响,从洗手间里跑了出来,小声地道,她的脸有些白,手有些抖。尽管她不知道自己的男人要去做什么,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肯定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梁辰不想告诉她,是因为不想让自己担心。

    “没事。莎莎,我只过是出去走走而已。一会儿就回来,你乖乖地待在屋子里,不要走。”梁辰微微一笑,亲了亲她吹弹可破的脸蛋儿笑道,已经转身走出去了。

    “嗯。”刘莎莎乖乖地点了下头,关上了门。

    梁辰穿上外套,已经走了出去。

    景山别墅区。

    这个别墅区依山而建,独门独户,全天候二十四小时保安巡逻,家家户户电子监控,临控头密布于整个小区之内,安保级别甚至就算是国家博物馆也不过,房价四万一平起,也是整个华京最高档的别墅区之一了。

    最上面的一栋带游戏池和花园的别墅内,此刻,一个十分英俊却是满脸戾气的年轻人正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怒意冲天。

    “吗的,那个王八蛋,不就是玩儿了他一个不要的女人么?至于就这么阴魂不散地缠着我不放?给他块价值几十亿的海外飞地都不要,弄得我连家门都不敢出。这个王八蛋,要不是家里背景雄厚,我肯定搞死你!王八蛋,王八蛋。”那个年轻人怒骂不停,随后拿起一个杯子狠狠地摔在地上,像是困在笼子里的野兽一样暴躁不安。

    此刻地上已经满是瓷杯碎片,如果是有心人会狂吃一惊,居然全都是古代官窑的瓷杯,每一个都价值万金。摔的这几个杯子估计就已经够一户普通人家吃个二十年了。

    “宁少,您息怒。我们已经得到消息,他好像今天早上就已经走了,好像是去了国外散心去了。”身旁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高大中年人低声地在他耳畔说道。

    “真的?”宁少脸上露出了一抹喜色来。

    “确实是真的,我们的人这些日子一直在悄悄地跟着他,能够证实他确实走了,并且通过查阅航班次已经确定,他去的是马尔代夫。早晨九点走的,现在还在飞机上呢。”那个中年人低声说道。

    “哈哈,这个丧门神终于走了,太好了。给老子备车,我要好好出去玩一晚上,这些日子可把我憋惨了。自从他回来以后,两个月啊,我几乎从来都没出门,每天待在这个破房子里都要闷得生锈了。”宁少狂笑一声道,显得极其兴奋。

    “可是,宁少,夫人吩咐过,为了您的安全起见,这些日子要您禁足,不能出去这里,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他是条疯狗,如果真要是针对您安排了什么阴谋,您可就危险了。”那个中年人小意地在他耳畔提醒道。

    “行了行了,我妈总是这么胆小,他都已经走了,我还怕他个鸟?这个华京城里,除了他还有有限的几个人以外,敢动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别废话,给我备车,我今天晚上要去k歌,泡马子,谁敢拦我,我弄死他。”宁少挥手咆哮道,已经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可是……”那个中年人为难地道。

    “你想死么?”宁少豁地转头盯着他,眼里闪过了一道凶光。

    那个中年人无声地在心底下叹了口气,退下去备车了。

    过了一会儿,别墅里驶出五辆车子来,前后四辆都是陆虎,中间那辆是辆双涡轮喷射引擎的布加迪·威龙。车队呼啸而去,汇入了街上的灯河之中。

    “我地爱,藏不住,任凭世界无情地摆布,我不怕痛,也不怕输,只怕是再多努力也无助。”黄蜂酒吧之中,宁少搂着两个美丽的女孩子放开喉咙狂吼一声,两个女孩子如蛇一般缠在他身上,一个伏下身去拉开了他裤子的拉链,舔弄着那个丑陋的东西,而另一个则拿着瓶啤酒,嘴对嘴地喂着他啤酒,整个场面说不出的淫糜狂乱。

    “哈哈,爽。终于又自由了,但愿那个王八蛋死在外面,永远都别再回来了。”宁少大吼了一声,身下的那个女孩子同样一声尖叫,随后满脸糊满了白色的浆液。

    宁少心满意足地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又灌了口啤酒,向着包房里侧角的那个洗手间走了过去,看样子是啤酒灌多了,准备放放水。

    身旁的一个保镖见状赶紧走上前去,扶着宁少,另一个则推开了洗手间的门,查看了一下,才放心退了出去。

    其实刚才来的时候都已经查过了,并没有任何异样。只不过为了宁少的安全考虑,他们还要再查一下。

    “都滚出去,我要大便。”宁少醉薰薰地挥手骂道,已经在里面关上了门,两个保镖站在门外,等候着宁少。

    宁少摇摇晃晃地走到了马桶旁边,刚把那东西对准马桶准备放水,突然间感觉头顶上有沙沙声,不自觉地抬头一看,就看见头顶上的石膏天花板早已经挪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了一大洞来。里面正有一个头下脚上的黑衣人,脸蒙得严严的,正在向自己露齿一笑。

    他大吃一惊,刚要叫出声来,哪里还来得及?那个黑衣人闪电般地下坠一伸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宁少早已经晕了过去,随后,被那个黑衣人轻轻巧巧地弄回到天花板中去了,而后,上面又吊下来了一个人。他刚刚下来,上面的石膏板再度合上,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