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办法
    :

    “我的天,对啊,就是这么回事。兄弟说得太对了,哪怕就是算是世界上再愚蠢的人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愚蠢的,更何况是事关头顶上的乌纱帽呢?兄弟,要不是你这么一提点,没准儿我还真去那位高官那里揭发那个骗子了,到时候搞不好羊肉没吃着反倒惹了一身的骚。”张大年一拍大腿,向梁辰竖起了大拇指道。

    不过,打死他也想不清楚,这个梁辰,简直就是妖孽一般的存在,居然就能一眼看破这么复杂的问题,实在太厉害了。想到这里,他对梁辰解决自己的事情的问题,希望再度飙升,已经由原来的百分之一,上升到百分之十了。

    “其实看破这件事情很简单,只要把握住人心,把握住每一类人的大致心理所想,顺势分析,结果自然就出来了。”梁辰微微一笑道。

    “那兄弟你说吧,接下来怎么办?”张大年现在已经对梁辰佩服得五体投地了,眼巴巴地望着他道。

    “很好办,你继续跟这个骗子合作嘛,我们不管他是怎么拿到这纸合同的,我们只要拿到属于我们的合同就可以了。恭喜你,张总,如果你做得好的话,成为这个实际上的二级承包商,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了。到时候,你的工程队不仅可以上马这个工程,实在吃不下的,也完全可以发包出去,而且还可以从中间捞取各家承包商的好处费,这个工程不但可以挽回你的在澳门赌场的损失,甚至还能让你大赚一笔,也未可知。所以,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是去‘求‘他,而不是去那位高官那里揭破他。”梁辰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话说到这里,已经不必再细说了。他相信张大年是个聪明人,当然对这一切都能有一个准确的把握。只不过,这一次那个骗子是要倒大霉了,不仅昨天晚上倒搭进去五百万,把奢侈口打了水漂,而且更要命的是,他还要零利益地将二级发包的资格拱手转让给张大年了。

    “哈哈,兄弟,没错,你说得没错,我明白了,马上照做!”张大年兴奋地一下站了起来,狂笑了一声道,他洗了把脸,便开始打起了电话。

    而与此同时,梁辰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微微一笑,走出去接电话。看来那个骗子还没有换号儿,正在那里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坐等着各路开发商给他送钱来呢。

    “宁少吗?我是江城的张大年啊。”张大年在电话里依旧十分谦卑地说道,像是昨天晚上根本没有识破那个骗子的身份。

    赵培宁一怔,随后在电话里便装模做样地狂吼起来,“张大年,你这个混蛋,你昨天晚上带来的那是什么混蛋的流氓?把我打成这样,还如此羞辱我,你,还有那个小子,都给我等着吧,别说工程你们连个渣儿都捞不着,要是你们今天晚上之前还不跑路,就别再想出这个华京城!就算你们出得了华京城,我也要找人追杀你们到天涯海角!”赵培宁在电话咬牙切齿地咆哮着,大发雷霆。

    如果不知道的人兴许还真就被他给震住了。但张大年心里面有底,知道这小子不过就是在装腔作势而已。心底下鄙夷不屑,不过表面上依旧是无比谦卑,一迭声地道歉,“对不起,宁少,实在对不起,我这就跟他一起去陪罪,还有,那个工程,无论如何宁少也要照顾我一下,哪怕分给我指尖儿大的一点儿都可以。况且,您可是名满京城的大人物,大人又何计小人过呢。”张大年装做苦苦哀求的样子道。

    “滚,张大年,给我记住了,这件事情没得商量!”赵培宁在电话里继续装腔做势地吼着。

    “别,宁少,真的,算我求您了,我这一次可是连身家性命都赌在这上面了,把所有公司的流动资金全都抽调一空,如果您不帮我,我可完蛋的,真的完蛋了!我这就去看您,马上就去看您,还有一些小礼物需要给你。另外,昨天晚上梁辰的那五百万的奢侈品,就当是我考敬您的,我马上来,您别走,别走啊……”张大年在电话诚惶诚恐地道,表足了敬意,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看在你还算心诚的份儿上,滚过来吧,别让那个梁辰过来,如果他要来,这个工程你连根毛儿都捞不着。”赵培宁又吼了两句,挂上了电话。

    梁辰一笑,重新合上了电话,走回到屋子里来。

    “怎么样?”梁辰微笑问道。

    “成了,这小子肯让我去过去了。我还以为他会拒绝我呢。”张大年咧嘴一笑,兴奋地地道。

    “呵呵,他是骗子,骗子以得利为目的,你颠儿颠儿地跑上去给他送钱,他又怎么会舍得拒之门外呢?当然,他不是有充分的把柄在你手里的话,这一次你就算送再多的钱,他也照旧不会把工程给你的。”梁辰笑笑说道。

    “没错,兄弟对人心的把握太透彻了。”张大年叹服道,实在太服气了。

    梁辰笑了笑,伸手将一个mp4递给了张大年,“这里有几段他的电话录音,你可以拿去,必要时拿出来,做为威吓的证据。另外,那位高官那里,你可以适时地稍稍点拨,相信,能坐到那个位置上的人一定会明白这件事情事关重大的,只要他学会装糊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就好了。”

    张大年睁大了眼睛,有些疑惑地在这个mp4按了几下,只听里面清晰地传来了电话录音,“马先生,你租我们公司的那辆凯迪拉克已经到期了,请问您是续费再租,还是不租了?如果不租的话,明天就可以来公司办理手续了。”

    “赵先生,您雇我们公司的安保人员全都受了伤,现在需要医药费三万八千元,我们公司可以事先垫付,不过这些都是要利息的,我们会将所有款项一并打入雇佣费里,到时候希望您一次结清。”

    “胡先生,您欠我们公司的钱什么时候还?……”

    大概一共有七八条电话录音,基本上都是跟催款有关,所不同的是,居然每个公司的称呼都不同,但都是赵培宁接的电话并一一回复的。

    “嗬,好家伙,这小子敢情不是骗了一家两家啊,而是骗了好多家,甚至礼仪公司都骗了。敢情他所有摆排场的东西都是租来的,甚至包括他的那套豪宅都是租的,而且还都用了不同的化名。可真难为这小子了,为了设这次的局,可费了不少的心血。”张大年咋舌道。

    只是他搞不清楚,为什么梁辰居然会有赵培宁的电话录音,这也太神了吧?

    梁辰呵呵一笑,面对着张大年的疑惑也不点破,抬头说道,“张总,希望这些录音能给你带来帮助。至于怎么用它,我想你现在应该比我清楚。”

    “没问题,有了这个东西,这个赵培宁就算不是假的也是假的了。吗的,哪位贵家公子居然连座驾都是租的?那简直都让人笑掉大牙了。”张大年狠狠地咬着牙,握着拳头道。

    “唔,具体怎么办,那就随你了。祝张总马到功成了。”梁辰一笑道。

    “兄弟,你这样出手帮我,我必定肝脑涂地以报。”张大年说着说着就已经动了感情,一把抓着梁辰的手,无比感激地道。

    “不必,大家都是朋友,我只希望这件事情成功后,你能本着良心去做人,做事。千万不要把这个工程干砸了,如果真出现什么豆腐渣工程,抛开一切不谈,你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或许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但谁说不是好人就不能做好事呢?”梁辰最后一句话语带双关地道。

    “明白。兄弟,正行做事,正经做人,你的教诲我记住了,这个工程,我会将它打造成标杆工程。至于如何谢你,我现在什么都不说,事儿上见。”张大年重重地点头,不过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声已经有些发颤了,哽咽起来。

    “张总,大家可都是男人,你也几十岁的人,可千万别跟女人一样哭哭啼啼的,那可太没劲了。好了,我有事,先出去一趟,你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不必管我了。千万别忘了,回去后你可把帐给高羽他们的安保公司结了,哈哈。”梁辰笑了起来,转身已经走了出去。

    “真是个奇人!”张大年狠狠抹了把脸,让自己精神了一下,顺便也把那即将涌出来的泪水抹了回去,在心底叹道。

    梁辰相信以张大年的精明,只要给他点出路子来,这件事情必定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当下也不再去想,出去后嘱咐了自己的兄弟们几句,随后就让他们胜利返程了。

    至于他,这几天当然还有些要事去办,暂时不能回去。况且,还要等刘莎莎一起回江城呢。

    目送着自己的兄弟车队的离开,梁辰长吁了口气,而后拿出另一个新买的手机,安上自己的电话卡,拨通了一个电话。

    “你到了?”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声音里却透出了一丝惊喜来。

    “昨晚到的。”梁辰呵呵一笑回答道。

    “好,你到长江路五十八号紫罗兰餐厅,我在那里等你。”那个声音说道,随后便挂上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