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戳破
    :

    “哈……”刘莎莎吃了一惊之后,却忍不住捂着小嘴笑了起来,终于明白了梁辰在干什么了,这分明就是将这个宁少往死里玩儿啊!回想起宁少那丑恶嘴脸,心底下的暗爽就甭提了,爽透了,太爽了!

    不过爽完了之后却隐隐有些担心,梁辰这一次玩儿得实在太过份了,宁少肯定会恨死他的,怎么办?想到了这里,脸上就有着掠上了一层挥不去的阴霾。

    “天哪,这么搞,宁少会恨死梁辰的,也连带地会恨上我,完了,完了,我算是要彻底交待在这里了……”张大年哭丧着脸,跟在梁辰后面,都有些欲哭无泪了。

    梁辰早就瞥见了两个人的神色,淡淡一笑,边欣赏着那边五个售货小姐护卫利益的英姿,边站住了,悠然问道,“你们是不是在担心这个宁少会对我或是你们不利?”

    “是啊,啊,不是,不是,这种仗势欺人的货色,活该受到这样的惩罚。”张大年刚刚说出一个字来,就猛然间发现自己又犯了一个错误,赶紧大摇其头,却是明显的心口不一。

    “呵呵,如果我说,这个人是个骗子,只不过是把自己伪装成京城四少之一的赵家宁,你们信么?”梁辰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继续往下走,随口而道,像是很随意的样子。

    “骗子?不会吧?他可是京城四少之一的宁少啊,连那位京城高官都说过的啊。”张大年一愣,随后将脑袋摇得跟个护浪鼓似的,根本不信。

    开什么玩笑,如果这人真是个骗子,那自己岂不是世界上最大的猪头?

    梁辰淡淡一笑,“其实有时候,人之所以不相信现实,并不是不想相信,而是不敢相信。因为一旦相信,就是对自己的一种诋毁,是自尊的伤害。大概,这就是皇帝的新衣之所以大行其道的原因吧。”

    身后的张大年额上汗如瀑布而下,怔怔地站在那里,望着那个被五个售货小姐群殴得已经快断气了的赵培宁,嘴唇都有些颤了起来。

    “老公,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判断,但我相信你。我老公说的话就是真理。其他人,爱信不信。”刘莎莎搂着梁辰的胳膊,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心底下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一切担心尽去,说不出的踏实。在她心里,梁辰说的一切都是真理,她就是相信,哪怕就算是梁辰骗她,她也相信。

    当然,她相信梁辰永远都不会骗她的。永远!

    “这,这,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张大年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你爱信不信吧,我言尽于此。明天我的兄弟就会撤回去,如果你还想跟这个宁少谈谈,那就随你的便吧。朋友一场,别怪我事先没警告过你。”梁辰头也不回地往下走。

    “不不,辰哥,你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会这么判断?给我一个理由,一个让我相信的理由,好不好?”张大年咬了咬牙,终于跑了下来,在门外拦住了梁辰,几乎是用上了哀求的语气。事关重大,他必须要弄清楚。毕竟,一旦这个工程上马,他至少要扔进去三分之二的身家,所以必须要将这件事情弄清楚。

    “理由?很简单,如果他真是京城四少之一,家里的背影那么雄厚,被我抓了这么长时间,又怎么会没人来救他?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梁辰冷冷地一笑道。

    “这,这,或许是他家里人不知道情况……”张大年不住地用手绢擦着额上的汗水,其实从梁辰这句话一说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相信了一半,可为了那最后的一点可怜的自尊与赚钱的希望,他依旧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

    “他的三个保镖只不过受了轻伤而已,又怎么可能会不将这么重大的事情报告给他家里?好,就算他家里不知道,不过你觉得,这么一位大少出门,仅仅只带三个保镖那么简单?甚至连一个像样的管家都没有带?凡事还需要自己亲自带卡付帐?更重要的是,你们可以看看他现在的德性,为了区区五百万的奢侈品,居然就肯忍受那五位售货小姐的施虐暴打,拼死命还要把一个二十几万的包包抱在怀里不松手?这是一个真正身家几亿几十亿的阔少的表现?就算没见过,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某某神秘大少为了追女,甚至不惜一掷千金买辆玛沙拉蒂送女友?这五百万,在真正的大少眼里,又算得了什么?钱,对他们来说,不过就是帐面上的数字而已,可能会这么在乎吗?”梁辰冷冷地笑道,残酷地一一戳破了赵培宁身上的伪装,将可怕的现实摆在了张大年的眼前。

    “可,可是,他,或许是很小气吧……”张大年嘴唇哆嗦着,还在强自争辩着,可是心底下已经绝望了,梁辰这最后一击,无异于抽走了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让他想承包这个工程仅存的希望尽化为泡影。

    “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我只能说,张总,你太善良了,却善良得有些愚昧。”梁辰无奈地摇头一笑,挽着刘莎莎的小手,已经走出了店外,扬长而去了,徒留下一个满脸绝望的张大年。

    刚一出门口,刘莎莎便已经兴奋地跳了起来,不由分说,“啧”地便在梁辰的脸上亲了一大口,“老公,你好棒啊,简直就是神仙,居然能将这个骗子看破,太厉害了,你就是我的偶像,从见到你的那一天我就已经崇拜你了。嘻嘻……”刘莎莎美滋滋地挽着梁辰的胳膊往前走,心底下像无数花儿绽放,欢喜得不得了。

    压在心上的那块沉甸甸的大石头终于搬走了,现在这一刻,她终于想起了梁辰突然间出现在她面前的惊喜,想起了梁辰的种种好与酷和帅,想起了一切的一切,这让她心底无限幸福温暖、开心快乐,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现在就把梁辰扑倒了,在这大街上狠狠地爱他、亲他,哪怕就算做一回女流氓也再所不惜。

    是的,这种想法确实很疯狂,可就是她现在内心中无限快乐的真实感觉。

    只不过,梁辰刚一出门,便用力地甩开了她的手,冷着一张脸,快步往前走,半个字都不说。

    刘莎莎知道他心底的气还没消,倒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追在后面重新痴缠上来,狠狠地抱着梁辰的胳膊,整个人都快挂在了他身上了,让梁辰根本甩不掉。

    “老公,你还在生气啊?你倒底在气什么啊,那个骗子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了,你要因为我而生气的话,那我可太委屈了,我当时也是担心你啊,才去亲那个死骗子的。”刘莎莎抽着一张小脸摇着他的胳膊撒娇。

    “是不是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的话,你这个傻女人就会真的被人骗了?不仅骗色骗身,还要被骗得提心吊胆甚至被骗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梁辰积蓄了半天的怒火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

    他不是生气,恰恰相反,他是因为爱怜,是因为担心。刘莎莎太单纯了,也太好糊弄了,这样一个骗子居然就能骗到她,还险些骗色成功,他真要抓狂了。

    “人家也不想被骗啊,可是连那个高官,还有王桐山他们,就算是你的那个奸滑似鬼的商人朋友都被骗了,我就算智商再高也没用啊。再说,他一个劲地拿你说事儿,我,我好害怕,怕他真的对你不利……”刘莎莎眼圈儿红了起来,抽泣着,小声且委屈地辩解道。

    “你凡事用用脑子好不好?别人被骗你就得被骗?我为什么没有被骗到?反而识破了他?”梁辰一阵心疼,可为了给她长个教训,不得不继续板着脸吼她。

    “那是因为你聪明、人家笨嘛,再说了,一切都有你在呢,我用那么多脑子干什么啊?!”刘莎莎一边抱着他的胳膊一边像个小孩子似的抹着眼泪,妆容都花了,看上去像个小花猫,却让人一眼望过去,心头更增无尽的爱怜。

    不知不觉的,梁辰满腔的怒火悄然间早已经散去了,狠狠地盯了她一眼,“你少装可怜,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了。”不过话虽如此说着,可是大手却已经不受控制地伸了出去,替这个自己深爱的女孩儿擦着眼泪,心底下又是生气又是爱怜又是心疼。这死丫头,什么时候都让人放心不下。

    “我没有装可怜啊,我是真的可怜。好可怜的。人家一个女孩子,本来就想守在你身边不想出来拍戏的,你却非得让人家拍。一个人孤苦伶仃地飘荡在外面,想自己的老公却不在身边,没人陪说话,没人抱,没人疼,想看他一眼,他整天忙忙忙的,几天也不登一次q,想跟他说说话,一打电话就占线,再不聊两句就有兄弟来找他,他必须要走,人家这心里冰冰凉的,还用装可怜么?是真的可怜呀……”刘莎莎再也遏制不住自己心底勃的情感,喃喃地诉说着思念之苦,一下便扑进了梁辰的怀里,大哭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