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玩死人不偿命
    :

    “老公,你,你这倒底是要干嘛啊?”刘莎莎向窗外一看,居然真是京百,小嘴张成了“o”字形,有些搞不清楚情况了。

    “让你做一回有钱人。”梁辰哼了一声,已经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那边,张大年和赵培宁已经下了车,赵培宁根本没敢跑,梁辰的身手早就深深地把他给震撼住了,他很清楚,如果自己敢跑,以梁辰这种敢直接挥刀砍人的狠角色,绝对会废了自己,他压根儿就没敢动过这个心思。

    “张总,锁好车子,我们一起上楼吧。”梁辰搂着刘莎莎往楼上走去,回头看了赵培宁一眼,“你,滚过来。”

    赵培宁立即点头哈腰地跟了过来,不敢有二话,让刘莎莎又是吃惊又是好笑,这,这还是那个专横跋扈的赵培宁宁少吗?

    京百是整个华京城中最大的豪华百货公司,全国闻名,当然,这里也奢侈的百货公司。因为这里的五楼整整一个楼层都是世界最著名的顶级奢侈品牌,像什么lv、古奇、爱玛士、香奈儿等等等等奢侈品牌,几乎一网打尽,应有尽有。一句话,没有买不到,只有买不起。

    而整个京百就坐落在整个华京最繁华的古安街上,一天二十四小时营业,永远不打烊,可以随时满足顾客的需要。

    尽管已经是深冬,还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这里也依旧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当然,这个时候来逛这种奢侈品牌大商场的,基本上都是小蜜伴大款,秘书陪老板,一个个美丽时髦的女人挽着一个个奇形怪状什么模样都有的半大老头子或是成功人士,迈动着优雅的步伐走在那锃明瓦亮能照得出人影儿的大理石地面上,飞扬的青春与迟暮却要拼命将青春揽在怀里的龌龊交织在一起,让奢侈品午夜场充满了一种鼻子闻不到却能用心感觉到的莫名其妙的味道。

    几个人一起上了五楼,两位售货小姐原本都已经快步走了上来,可一看见赵培宁用带血的手帕正捂着耳朵,还有刘莎莎手上还缠着纱布,同样血迹殷然,登时就吓了一跳,犹豫着不敢上前来了。其中一个还警惕地拿起了对讲机,准备随时看苗头不对就叫保安上来。

    “老公,你倒底要干什么啊?”刘莎莎实在有些困惑了,搞不清楚梁辰倒底是怎么想的。难道这么晚了,他真的有心情想给自己买东西?可这种情况下,还带着个那个赵培宁,是什么意思?

    梁辰也不回答,眼神一扫,便已经看到了一款最新上市全球限量版的爱玛仕女士包包。上面标价,二十一万七千八百八十八元。

    “这个,给我包起来。”梁辰一指那个包包,喝了一声道。

    正拿着对讲机准备随时叫保安的那个售货小姐一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包包就算是在整个五楼,也算是第一流的比较昂贵的奢侈品了,这男人说要便要了?他倒底有没有钱付帐啊?别到头来自己白忙活一场。

    “怎么?怕我没钱付帐么?”梁辰怒喝了一声,“啪”地一下把那张黑色的卡拍在了旁边的玻璃柜台上。@&@!

    那个售货员的眼球登时凝固了,居然是一张某行特别发行的黑钻信用卡,透支最高限度可达五百万元。这种卡可不是轻易给人的,而是针对一些极其有分量的尊贵用户发行的。她已经在这个五层待了两三年,如果要是不认得这种卡,那眼睛就算是瞎了。

    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直接就将对讲扔一边儿去了,迈着两条长腿噔噔噔几步便跑过来,“好的,先生,您稍等。”

    二话不说,她直接便将那个包包了起来,就在身后捧着。

    “嗯,还有这个,这个,这个,都给我包起来。”梁辰带着刘莎莎向前悠然走去,手里不停地指点着,于是,一件接着一件的奢侈品被打包起来,最便宜的一条镶钻腰带也要十四万多。更可耻的是,梁辰还居然买了一整个系列的珍藏版的lv包包,整套下来就是一百多万。

    梁辰指点不停,到后来,那个售货小姐已经拿不动了,不得已又喊来三个同伴,帮她一起拿着。*&)

    梁辰身后的赵培宁汗如雨下,腰已经不争气地筛起糠来。他终于明白梁辰倒底是要干什么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转身就跑。转眼间,梁辰就已经花进去几百万了,如果不出意外,这些都是要他赵培宁来买单的……一想到这里,赵培宁整个人都要炸了,却不敢说什么,更不敢跑,只能唯唯诺诺地在梁辰身后跟着,心里头都已经开始滴血了。不过他却在安慰着自己,“不要紧,不要紧,只要那笔买卖一成,这点小钱又算什么?”

    张大年亦是看得惊奇无比,这个梁辰,倒真是好大的手笔,几百万啊,就这么流水般地花出去了,就算是以他这样的集团老总,j省巨富之一,也不敢这么随意地花钱啊——他倒是还没搞清楚情况,不知道怎么回事。

    在里面逛了半个小时,刘莎莎已经被这里的奢侈品弄得眼花缭乱了,身后的五个售货小姐抱着一大堆的货物累得气喘吁吁,不过脸上却是无比的兴奋,都死死地盯着刘莎莎的背影,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这女人也太有福气了,不仅找了这么一个高富帅,而且还对她这么好,人比人简直气死人。

    后面也有一大堆小蜜挽着大款的胳膊,眼睛都看得直了起来,如果不是梁辰身畔就站着一个倾国倾城的刘莎莎,恐怕现在她们都已经直接甩开身畔的老板扑过去了。吗的,要是跟这个高富帅风流一回,也能给自己这么疯狂地买一回奢侈品,这注定要拿来做赌注的青春就算都扔进去也值了。

    “买单!”梁辰买完了东西之后,干脆利落地走到了收银台,将卡往台子上一拍,而后拿眼冷冷地横了赵培宁一眼,刘莎莎亦回头看了赵培宁一眼,却又是惊骇又是好笑地发现,现在赵培宁整个人居然跟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满脸是汗,连衬衫都湿透了,甚至头发梢上都开始向下滴着汗。他迟疑着,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就是迈不动步子。

    “嗯?怎么?”梁辰的眉毛开始缓缓地竖了起来。

    “没,没怎么,好说,一切都好说。”赵培宁抹了把脸上的瀑布一样的汗水,走过来颤抖着在密码板上摁下了一连串的数字。不过,最后那个确定的绿键却是迟迟不敢摁,只是拿那种心碎欲绝的眼神望着梁辰,他现在只想给梁辰跪下。

    梁辰却没理他,只是抓起了刘莎莎晶莹玉润的小手,让她伸出了食指,微微向她一笑,“做有钱人的感觉,会很爽的。”随后,把着她的手,在那个绿键上轻轻地一摁。

    “叮……”一声轻响,数据传输,随后票子便已经打了出来,居然精准无比,正正好好处于最高透支上限额度,五百万元。

    “天哪……”赵培宁一下如一滩烂泥般瘫在那里,如果不是有收银台支着,恐怕他已经软在地上不会动了。

    “你现在可以走了,宁少。从现在开始,我们再无半点瓜葛。”梁辰不屑地望了他一眼,挽着刘莎莎便向外走去。

    “哎,先生,先生,您的东西……”那五个销售小姐在后面急匆匆地追了上来。

    梁辰头也不回地道,“都送给你们了。”

    “啊?”满楼皆惊,鸦雀无声,针落可闻,每个人的嘴巴都张成了“o”字形,五百万的奢侈品啊,说扔就这么扔了?连个水漂都没打起来,这人是脑子烧坏了还是发神经啊?

    随后,那几个售货小姐登时就是一声尖叫,甚至有一个当场喜极而泣,痛哭失声,非要哭着喊着要给梁辰献一个香吻甚至香拥,却被刘莎莎虎视眈眈地拦了回去。

    那边的宁少一听到梁辰的话,再也忍不住了,“嗷”的一声虎跳便已经蹦了起来,让人很怀疑他倒底是什么品种转世投胎的,怎么居然能蹦那么高?

    随后,他便直接冲到了那五个售货小姐身旁,鼓着死鱼眼睛,死命地往回抢那些奢侈品,两眼中冒着疯狂的绿光,“我的,都是我的,这全都是我的,都他吗还给我,还给我……”

    不过,那几个售货小姐也非易与之辈,原本柔弱不堪的她们,在这一刻爆发出了强大无比的战斗力,甚至不惜用生命……还有高根鞋来捏卫她们巨大的既得利益。

    “姐妹同心,其力断金,这死货居然敢抢我们的lv包包,扁他!”于是,粉拳如雨,**成堆,怒骂与痛扁共舞,大牙随唇血齐飞。

    好家伙,这一顿疯狂的暴打,五人齐上,打得赵培家都快断气了,比梁辰打得还狠。

    不过这货真是舍财不舍命,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硬生生地从五个售货小姐手里抢下了一个爱玛仕的包包来,死死地抱在怀里,任尔东拳西腿南肘北膝,甚至挨了一整套的七伤拳,也不松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