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刹那温柔
    :

    梁辰也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眼神森寒,盯得赵培宁浑身发毛,哆嗦个不停。对天发誓,他从来都没有见过梁辰这样的人,更没有见过这样可怕的眼神,被他这么一盯,就如同心口窝里顶了一把刀子似的,满身上下每个毛孔都炸开了。

    正在这时,兜里的电话突然间响了起来,赵培宁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哆嗦着,向梁辰抬眼望过去,梁辰哼了一声,“接吧,宁少,我只是跟你谈谈事情而已,并不是想对你进行人身拘禁。”

    “是,是,我明白。”赵培宁稍后退了两步,将电话接通,捂在耳朵上,同时间,梁辰已经伸手在兜里将自己已经放到振动上的电话接通,并将一个无线蓝牙耳机戴在了耳朵上,静静地听了起来。

    梁辰的电话中依稀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声音,“我们被人打得这样惨,全都在医院里,你什么时候给我们送钱来。”随后电话里又传来了赵培宁的低语声,“嘘,你不要出声,我现在也自身难保。现在该干嘛干嘛去,等我脱身之后自然会再找你。如果你再敢打电话,保证你一分钱都拿不到。”随后,不待那个人说完,便已经把电话挂掉了。

    他并不知道,刚才梁辰已经通过特殊手段将他的sim卡复制了,只要他的电话响起,梁辰这边便能清楚地监听到他的通话。

    这一切,都落在了梁辰的耳朵里,他不动声色,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极度鄙夷的笑容来。

    捂着耳朵,陪着笑脸走了过来,“我家里人,在担心我的安危,说要不要再派几个人过来看看。我说不用了,刚才只不过是一场误会罢了。”赵培宁强装镇定地道,话里话外依旧隐隐地透露出一丝威胁的味道来,潜台词是在说,“你要真敢动我,小心收拾你。”不过梁辰这么凶悍,他不敢说得太露骨就是了。刚才崩溃前挨的那一刀,痛彻心肺,让他记忆犹新。

    梁辰也不说话,继续盯了他半晌冷冷地看,让赵培宁心神不宁,只能赔着笑。半晌后,梁辰喷出口烟来,冷冷地道,“刚才你说,要赔偿我?好啊,怎么赔偿?”,他冷哼了一声道。

    “我给你钱,给你钱,多少钱都行。”赵培宁一见梁辰这么说,立马眼睛就亮了,忙不迭地从怀里掏出支票本来,就要签支票。

    “不用这个,我没有拿着支票去钱行提钱的习惯。”梁辰冷冷地把他的支票挡了回去,同时死死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也不用那么麻烦。把你的钱包给我。”梁辰指了指他的口袋,赵培宁立马乖乖地把钱包拿了出来。梁辰在钱包里翻了翻,里面只有千把块的零钱,倒是各种卡有一大堆,心底下冷冷一笑,已经有了底。

    从里面抽出了一张黑色的卡,卡面上浮着一颗钻石样的图案。整张卡做得美仑美奂,十分精致。那是某行发出的本行特色钻石卡,最高透支额度可以达到五百万。看这样卡面的样子还是很新的,磁条上连点擦痕都有,估计都没怎么用过,梁辰心底下冷冷一笑,已经想好了收拾这小子的办法了。

    “有信用卡就可以了。你跟我走!”梁辰冷哼了一声,已经站了起来。赵培宁心惊胆颤地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梁辰倒底想要干什么。

    转眼间已经回到了车上,此刻,刘莎莎正紧张无比地扒着车窗子往外看,担心得不行不行的。她可是清楚梁辰的脾气的,如果真要发起怒来,恐怕都能将这天捅个窟窿。可是,正因为这样,她才更担心梁辰,担心梁辰要是真的得罪了这个宁少,他就完了。毕竟,传说中的京城四少可是飞扬跋扈,横行京畿,无人敢惹,谁要敢惹了他们,下场都是很凄惨无比的。她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怎样,只是在担心梁辰会不会有事。

    终于看到两个人好好地走了回来,这才松了口气,一下跳下车子去,跑了几步去接梁辰。

    梁辰心底下依旧有气,横了她一眼,眼里威棱迸射,刘莎莎小嘴一扁,不敢再说什么,只能委委屈屈地跟在后面上了车子。不过心底下恨不得把旁边的那个正陪着笑跟个孙子一样的宁少挥刀斩成千万段,才能解了心头这股怒气。但碍于这个宁少的威风,她实在有些不敢。

    不过心底下纳闷的是,这个宁少一直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被梁辰打服了?还是怎样了?

    旁边的张大年看着两个人也有些不可思议,看着赵培宁的样子满脑袋问号,难道这个宁少就真的就这样服软了?

    “你滚到前面去坐。”梁辰一指赵培宁,赵培宁也不敢说什么,乖乖地走到前面坐上了车子。他几次都想张嘴问问梁辰倒底想干什么,什么时候能放了他,却不敢问,生怕问完了再招来这位大爷一顿暴打,吃不了兜着走,那自己可承受不起。

    “张总,开车,我们去京百。”梁辰可真不含糊,直接把张大年当成司机了。张大年也不敢多说,在导航仪上按下了京百的路标,而后一路便往前开了过去。

    “把手伸过来!”梁辰伸手摁亮了顶棚的车灯,看了刘莎莎一眼,没有好气地说道。

    “噢。”刘莎莎知道梁辰正在气头上,她素来是个极其聪明的女孩子,当然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在自己的男人面前撒娇耍横,什么时候就必须要软弱一点。可怜巴巴地应了一声,伸过了手去。

    梁辰一看这双小手,心便抽紧了。凭心而论,其实并没有多大伤口,没有什么大碍的,只不过被玻璃划伤的小口子确实不少,鲜血淋漓的,看上去挺吓人的。再者说,这么一双晶莹玉润的小手划成这样,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也会心痛的,更何况她又是梁辰的女友。

    “你是傻子么?脚下有玻璃都不知道?摔成这样?”梁辰又气又心疼,冷着一张脸,拿过了一瓶矿泉水帮她清理创口,清理完后,又在衣服兜里掏了几下,拿出了止血药洒上,又掏出了一卷纱布来,边给她包扎边怒哼道。因为这一次是出任务,怕路上有什么紧急情况,所以包括他在内,每位兄弟都随身带着纱布还有止血带以及一些止血药物什么的。没想到自己没用上,反倒是刘莎莎用上了。

    “人家担心你嘛。”刘莎莎心底下偷偷地笑了,虽然梁辰凶巴巴恶狠狠的,但她知道,这个臭家伙是真的心疼自己了。不过脸蛋儿上依旧在装可怜儿,嘟着红艳艳的小嘴巴小声地道。不过清理创口的过程委实很疼,她忍不住咝咝地吸着凉气。

    “下次再有什么情况先把四周看清楚再说。又不是没长眼睛。担心别人也要先考虑到自己。是不是很疼?”梁辰尽量将动作放到最温柔,嘴里却依旧冷冰冰的,语气一点也不友好。

    “真的好痛的啊,这不都是为了你么,你还说人家……”刘莎莎可怜巴巴地道,不过却一直在盯着梁辰看,爱不释“眼”地看,看那英挺的鼻梁,看那有神的眼睛,还有那紧锁的眉头,那薄薄的刚毅的唇线,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酷、那样的帅,她越看越爱,同时间心底下几个月以来累积的相思无法言喻,梁辰刚刚在她手上系完了最后一个纱布结,她便再也遏制不住心底下早已经泛滥得无法形容的相思,一把便搂着梁辰的腰死死地抱住他,像头小猪一样往他怀里拱去。

    “你干什么?放开我,车里有人呢。”梁辰倒不提防她会这样,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又是温暖,可当着外人的面,尤其是还有一个让他犯恶心的赵培宁,他无法和刘莎莎温存。只好轻推了她一下低喝道。

    “爱谁谁,你是我的,我只有把你搂在怀里才感觉踏实。唉,真舒服呀,这个世界上就我老公的怀抱最温暖了。”刘莎莎伸手便已经拉上了隔断幕布,使劲地在梁辰怀里拱来拱去,终于“得逞”,一下拱进了梁辰的怀里,幸福地叹了口气,仰着脸调皮地望着他,低低地说道,梁辰依旧冷着脸,什么也不说,但刘莎莎知道,他基本已经不再“抵抗”了。要不然的话,以他的本事,要真想拒绝自己,自己根本拱不进来。

    “就你老公的怀抱最温暖?你的意思是说,还有别的男人怀抱可供你选择?”梁辰心底下有气,鸡蛋里挑骨头地道。

    “你,你这死人,怎么说话呢?”刘莎莎气得在他大腿上掐了一下,却不料一下把手上的伤口弄裂了,鲜血又渗了出来,疼得她哎哟一声低叫出来。

    “我看看,你能不能老实些?别乱动了。”梁辰赶紧拿过了她的手,在车灯下看了一眼,见没什么大碍,才放心下来。

    “老公,你不用担心我,是我给你惹了这个大麻烦。一会儿把他放了,咱们跑吧,跑回江城去,要不然,在这里,凭他的势力,你斗不过他的。我就算死了也无所谓,可是,我不想让你有事,不想你有半点事。如果可以,我宁愿拿去换。”刘莎莎说到这里,已经动了感情,大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晶莹的泪珠来。

    正在这时,车子一下停了下来,京百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