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震怒
    :

    看起来张大年对这批货很是重视,居然亲自跟车。

    他的座驾换了一辆陆虎神行者二代,就跟在押运车后面,前后各是两辆朝阳安保公司新买的依维柯都灵,人多跑长途还得这种车子,原来的那几辆金杯面包车有五辆扔在了训练基地,供后勤及运送使用,剩下的几辆就扔在武馆和球室那边,增强机动能力,随时有事,随时接应。

    梁辰就坐在张大年的车子里,一路上跟他聊着天。

    从江城到华京,大约一千五百公里左右,他们是早晨出发,一路上基本都是高速,就中间有一段二级路,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晚上的时候就应该能到华京了。

    “看来张老板对我们朝阳安保公司并不是很相信嘛,要不然,我都亲自出动了,你居然还要撇下自己的公司亲自跟来。”梁辰看了张大年一眼,半是玩笑地道。

    “得了吧兄弟,我还能不相信你?我只不过是顺路去华京办几件事情而已,在你的保护之下,当然更能顺利了。”张大年嘿嘿一笑道。

    “要这么说的话,你这可是占我的便宜了,分明就是既想拿我当保镖,又想让我做押运,如果这样的话,工钱我可是要双份的了。”梁辰哈哈一笑道。

    “哈哈,兄弟,以你的为人,这种事情恐怕还干不出来吧?”张大年被梁辰逗乐了。

    梁辰也不再说笑了,只是斜眼看了他一眼,随后靠坐在车座上,“张总,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我想你应该是想拿这批古董去华京走动关系送礼吧?”梁辰语声淡淡地道。这辆陆虎前排座中间有可升降式隔音玻璃,所以两个人说话倒也不怕前面的司机还有一个保镖听到。

    听了梁辰的话,张大年登时悚然一惊,不能置信地回头望着梁辰,半晌,才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兄弟,这事儿你怎么知道的?我好像从来没跟谁说过啊。”

    “呵呵,只是猜测而已。不过张总放心,我这人嘴很严,就算猜到了也不会出去乱说的。只是有言在先,我们只负责押运,只要货到了地方,可就没我们的事情了。我最近事情实在太多,不想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梁辰呵呵一笑,话有深意地道。

    “不会,不会,怎么会呢。”张大年干笑了两声,回答道,梁辰淡淡一笑,也没有说话,重新靠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间觉得心底下有些异样的感觉,既非警兆,也非险讯,却无端端地令他有些莫名地烦燥,颇为心神不宁。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车队早就出了j省,已经驶出了四百多公里。中午打尖儿吃了个饭,略休息一下,然后接着赶路。

    一路上居然没有遇到任何情况,晚上十点钟,顺风顺水地到了华京市。可不知道为什么,梁辰心底下的那种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了。@&@!

    到了宾馆住下,这一次任务基本就算完成了,只要等张大年把东西送出去,一切就都ok。

    梁辰望着街上的车海,心底下禁不住热乎起来,这个全华夏最大的城市之中,就有一个他想念的人在这里,今天也算是借机会来探望她一下。

    他来之前并没有跟刘莎莎打电话,就是想给她一个惊喜。

    “让这些兄弟在宾馆吃吧,我们两个出去吃,找个地方好好喝两杯。”安顿下来后,张大年已经将梁辰拖上了车,亲自开车,笑着对梁辰说道。

    梁辰考虑了一下,向张大年笑笑,“我先打个电话。”随后拨通了刘莎莎的电话号码。*&)

    “臭家伙,你终于想起我来啦?说,为什么这两天一直不给我打电话?”刘莎莎娇憨的声音在电话那边传了过来,声音里充满了惊喜。

    “这两天事情实在太很多。”梁辰心中涌动着柔柔的情愫,歉意地说道,“莎莎,你现在还在拍戏吗?”梁辰试探着问道。

    “嗯……对啊,今天晚上还有一场夜景要拍,唉,好累啊,导演现在就在那边喊我呢。”刘莎莎迟疑了一下,在电话那边道。

    “哦,那你先拍吧。我待会儿再打给你,一定要注意身体。”梁辰略有些失望,他本想跟刘莎莎共进晚餐的,不过现在看起来应该不太可能了。现在都已经十点多钟了,如果等刘莎莎拍完戏的话,那不得凌晨去啊,还吃个什么饭?累都累死了。

    “好吧,亲爱的,记得待会儿一定要打给我哦。”刘莎莎笑嘻嘻地道,在电话那边啧啧啧亲了他好几口才把电话挂上。

    梁辰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温情无限,想见到刘莎莎的渴望更加强烈了。

    “在给女朋友打电话?这才出来不到一天,就想了?哈哈,看来你这英雄也难过美人关哪。不过我倒是很纳闷,哪位美女能配得上你辰哥。”张大年是过来人了,从梁辰那幸福而知足的神色中就能看得出来,啧啧地咂着嘴道。

    “呵呵,她不在江城,在北京。”梁辰笑了笑,心情很好地回答道。

    “啊?就在北京啊?这个,我是不是耽误你们约会了?”张大年倒是小小地吃了一惊,随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没事儿,吃过饭我再去看她吧。”梁辰摇头笑了笑,边转头望着街畔的车海灯流,还有路两旁那美仑美奂的橱窗,回答道。

    “我猜你女朋友一定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要不然,怎么连你这样的英雄也能迷得住呢?”张大年边开着车边笑着,同时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接连路过了好几个餐厅都没有停下来。

    梁辰倒也没在意,旅途奔波劳累了一天,倒也不着急先吃饭,欣赏一下华夏首都的夜景再说。

    听了张大年的话,他哑然失笑,刚想要谦虚两句,突然间便怔住了,身体也是剧烈地一颤,好像遇到了什么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嗯?怎么了?”张大年感觉到了他的异样,不禁出声问道。不过转头过去的时候,却是一愣。

    “停车!”梁辰突然间坐直了身体,咬牙怒喝了一声。张大年被吓了好大的一跳,赶紧一脚刹车踩住,却引得后面嗽叭声大作,倒也顾不得这么多,赶紧边将车子靠边停下,边小声地问道,“梁老弟,怎么了?”

    “不必你多事。”梁辰几乎是从牙缝儿里逼出了这几个字来,脸上一片铁青,随后,已经重新拨起了电话。

    梁辰此时此刻的神色如同凶神一般,脸上的肌肉都在扭曲,很有些恐怖,以张大年这样见惯了风雨的人物也不敢稍有忤逆,只不过心底下却在一个劲儿地嘀咕,“这个宁少倒底在捣什么鬼?怎么突然间出现在这里了?看梁辰的样子,好像也是因为看见了他才如此愤怒?”

    再度望向那面玻璃窗,依然看见那边有一个很是衣冠楚楚的俊朗男子坐在那里,对面是一个美丽到无以复加的女孩子,此刻两个人正相互间对望着,那女孩子在笑,笑容灿烂得如整个夏日里怒放的花园,岂止是一个千娇百媚可以来形容的?

    正盯着那个美丽得有些过份的女孩子出神,暗地里吞了口口水的时候,就听见车子里的梁辰已经拨通了电话,语气很平静,却有些平静得吓人。

    “莎莎,你在哪里?”梁辰在电话里平静地问道,那看似平静的语气之下,却仿佛隐藏着一头即将苏醒的万年暴龙。

    “啊……我,你呀,真是健忘症,刚才都告诉你了,我在片场嘛,一会儿就要拍戏了嘛,怎么?想我了?”刘莎莎娇嗔地道。

    “没怎么,呵呵,你忙吧。”梁辰放下了电话。

    张大年回过神来,刚要说什么,却听见梁辰手里已经传来了“咔嚓”一声响,电话的塑料壳居然已经被他捏碎了。

    “梁老弟,出什么事了?不要紧吧?”张大年心底下哆嗦了一下,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头皮登时有些发炸,连身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边劝慰着梁辰边在心底下祈祷,“千万不要如我所想……”

    梁辰深深地吸了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缓缓地伸臂指向了那个玻璃窗子中美丽的女孩子,冷冷地一笑,“那个女孩儿,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女友。我这次亲自带队来华京,就是为了想见他一眼。”

    “啊?这……”张大年狂吃了一惊,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后跟儿直接冒到了天灵盖儿,“我日他奶奶,这个王八蛋的宁少,居然是在坑我,我他吗……”他已经抓狂了。

    梁辰死死地盯了他一眼,就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盯住了自己的对手,“如果我所料不错,你是故意带我来这里的吧?”他缓缓地、一字一顿地问道。

    被他这带着腾腾杀气的眼神死死地一盯,张大年心胆俱寒,他感觉梁辰的眼神分明就是两把利刀,直插他的心窝。

    哆嗦着身体,下意识地一点头,“是”刚回答出来,便恨不得狠狠地打自己两个嘴巴,赶紧摇头,“不是,不是,兄弟,你听我解释,我……”

    话还未说完,梁辰已经打开了车门,直接走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