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感谢
    :

    下午两点钟,梁辰已经回到了大学城,没人知道他与单强的会面究竟谈了些什么。

    回到武馆去转了一圈,此刻,武馆早已经重新收拾好,正式开始营业了,前来学武的学员们用络绎不绝来形容,绝对不夸张。

    其实大学城这边原本也办过武馆的,是由江城体大的几个老师办的,但学生们兴趣都不高,办来办去,办黄了,后来也就没有武馆了。

    可现在因为师大一条龙梁辰的崛起,再加上他手底下的兄弟在各所大学之中的号召力,你牵我带,勾起了一群热血年轻人的蠢蠢欲动的那颗武侠心,一时间,来学武的人络绎不绝,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点,一个小时一个班,足足十四个小时,全都排满了,梁辰手底下能够做武术教员的兄弟只有六七个,忙得不可开交,就算从江城体大雇来了两个武术老师,也颇有些不够用。现在健美老师、瑜珈老师,器械老师,还缺得很多,几个兄弟都忙得冒烟了,而高羽和马滔忙于新人训练的事情,暂时也抽不出身来,这些兄弟简直就是脚打后脑勺,一坐下来都不想站起来了。

    不过,这银子也赚的是哗哗的,多个班轮换,一期学员至少一千多人,每期班都是三个月,每个月一百五,一次**足学费,除了器械健身、健美操等等那些想锻炼的人之外,剩下学武术、散打的、泰拳什么的人,完成三个月的初级班后,想晋级中期班或高级班的,同样也是各自三个月,学费就更高一些了,不过那是后话了。

    这第一期学员下来,就收了五十几万,仅仅是学费而已,其他的包括服装定制、日常饮品销售什么的,还都没算在内呢。

    李铁的财务办公室已经组建起来了,先期暂时以朝阳安保公司内部科室名义成立,几个经过严加考察层层选拔才挑出来的人才加入到了这个团队之中,先期负起了审批、行财与支付的责任。

    财办的两位小帅哥临时负起了收钱的任务,忙得头晕眼花,点钱点得都有些手发软了。不过工作起来却是兢兢业业,不敢有半点含糊。

    梁辰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虽然屋子不小,楼上楼加起来二百多平,但这一个班接一个班的,确实不够大了。

    好在李铁未雨绸缪,早已经在对面通过换租的方式又租了一套房子,楼上楼下加起来五百多平,足够大了,代价是用市中心的一套一百五十平米的门市房换租的,从房价上来看基本等值,但大学城这边房产的主人却是高兴得都要疯了。毕竟,开门做买卖,图的就是客流量,这套五百多平米的房子搁在市中心无疑象征着巨额利润,客流量在那里搁着呢。但如果放在大学城这边,根本没多大用处,比起市中心那套一百五十平的房子来,潜在消费市场和价值无法相比。那家房主只要不是傻子,当然肯干了。反正换租,你用我的我用你的都不花钱,而且在市中心无论做什么买卖肯定都会大赚一笔,他要不干才是脑子进水了。

    当然,这也是李铁的聪明之处,彼此都不吃亏,各取所需,谁也赚不上,从这个细节上就能看得出来李铁的脑子绝对不是白给的。

    这套房子已经在装修了,只是简装一下就可以,铺个地板什么的,再进些器械,估计再有个十几天就能开业。到时候前来学武的人还能再翻一倍都不止,别的不说,单这一个武馆钱赚的可就大发了。

    “铁子,你在哪儿呢?”梁辰看着武馆里的兄弟们个个忙得脚不沾地,卖力地教着学员们练武,请来的教师看在钱的份儿上也是不遗余力,一片热火朝天的景像,微微一笑,大学这边的事业,已经开始逐步走上正轨了。

    点着根烟,走出了武馆外,梁辰拿起了电话,“铁子,你在哪儿呢?”

    “辰哥,我在姜校长的办公室呢,正在谈那块校园地的事情,想把这块地买下来。另外,辰哥,跟你汇报一个好消息,姜校长已经向校务办公会提交了附属医院换建的提案,已经在校务会上批准通过,现在还要逐级审批,如果快的话,大概有一个月就能下来了。姜校长还提议说,最好我们私下里再商量商量运作一下,找个外地的客商什么的做做幌子,这样还能做为招商引资项目得到市里的大力支持,一路绿灯,流程走得会更快。”李铁拿着电话走到了外面,低声说道,语气里难掩兴奋的语气。

    “呵,好,那我到时候就去找人吧,也算做姜校长的一个政绩工程,到时候他如果能够顺利上位接任校长,对我们的发展也有着莫大的好处。”梁辰点了点头笑道。

    “没问题,辰哥,我一定把你的意思转达到。”李铁嘿嘿一笑道。

    “唔,还有件事情,你如果要是找好了汽修厂的地角和汽修人才的,接下来有时间的话,去找车展中心找一下王伟伟王经理,我已经跟他通过气了,他那边以最低价支援我们建汽修厂的设备,并且免费安装维修,还可以给我们派技师进行培训带徒弟。你争取这几天先把这件事情定下来,把汽修厂的架子搭起来。记住,眼光长远一些,不仅要开集汽车美容装璜修理配件于一体的汽修厂,还要做长远打算,开一家四s店,代理汽车品牌销售,这样做售后,同样会开辟另一条赚钱的渠道。”梁辰笑笑说道。

    “天哪,辰哥,你真太神了,我地点都已经找好了,大着呢,是以前的一家废弃的服装厂,足有两万平,厂房都是现成的,举架什么的都够高,开啥都够了。现在就苦于进设备和带学徒的大师傅呢,有了物力人力资源,一切都不是问题。”李铁兴奋至极地叫道。

    “好,那你就大胆地去做吧。”梁辰微笑挂上了电话。

    随后紧了紧衣服,召了下手,张达早已经给他把车子加满了油,缓缓地开了过来,下了车,直咂巴嘴,摸着车子简直都有些爱不释手了。

    梁辰摇头笑了笑,“别着急,一切都会有的,只要你努力。”他坐上了车子,摇下车窗向张达笑道。

    “只要跟师傅学足了本事,我以后开飞机都不是问题。”张达嘿嘿笑着拍自己师傅的马屁。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跟浩然学上了?行,我走了,你先在武馆这边帮忙,记住,别忘了自己的学业。”梁辰笑笑,一踩油门,车子已经轻快地蹿了出去。

    “师傅,我不会辜负你的。”张达狠狠地一握拳头,夹着自己的那本已经翻卷页了的英汉大辞典走进了武馆。

    车子一路驶去,开出了大学城,二十分钟后已经在市里一家饭店门前停了下来,径直走进了一个包间,包间里早就坐了三个人,一见到梁辰全都站了起来,笑着打招呼。

    三个都是老相识了,一个是唐科,一个是何春林,另外一个则是久违的白先明。白先明已经是政治部副处长了,实职正科,掌管全市警员的评论论赏,权力不可谓不大。

    “辰哥,大学王啊,好久不见,愈发英明神武了。”白先明哈哈大笑着,上来跟梁辰握手。

    “我们兄弟们之间还用这么相互吹捧么。”梁辰哑然失笑,将手里的包放在桌子上,握了握白先明的手,几个人一同坐了下来。

    “白处长,唐所,何所,今天找大家小聚,有这样几件事。第一,表示感谢。”梁辰说到这里,从包里拿出了两个牛皮纸袋向着唐科和何春分明推了出去。

    “你这是干什么?”两个人怔了一下,神色顿时阴暗了下来,各自把牛皮纸袋推了回去,他们都大略地能猜到这个牛皮纸袋里装的是什么,当然不能要。如果要了,恐怕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是兄弟都就都拿着。如果不要,我现在起身就走。”梁辰摇了摇头,重新将纸袋推了回去。

    唐科和何春林相互间对望了一眼,唐科叹了口气,“行,收着吧,辰哥这人向来做事恩怨分明,如果不收,恐怕他真会不高兴的。”他拿过了纸袋,看了一眼,里面居然一份文件,上面分明写着即将建成的修配厂的干股,百分之一。而何春林那份,则是武馆的干股,为百分之十。何春林同样愣住了,望着梁辰,心中百味陈杂。当初梁辰强取豪夺从他手中把房子拿了过去,而今,居然是另一种方式以百分之两百、三百甚至四百的利润开始返还给他,做人做事的厚道之处,让何春林无法言说,心底感慨万千。这个年轻人,只要帮过他的人,就绝对不会亏待,端的是有情有义,。

    “白处长,我知道你最近正在竞争政治部主任,副处干部一步提起,前途无量。这一百万,你拿着,祝白处长步步高升。”梁辰微笑推出了一张卡去,那里面是死鬼春千洋临死前做一回冤大头送给梁辰的钱,他索性也便做个顺水人情了。

    “我,这……”白先明怔了一下,随后眼睛就略有些发潮。

    确实,他这些日子正准备竞争政治部主任,实职副处,其实他下派锻炼包括实职正科任职的时间都已经不短了,完全够资格竞争政治主任这个副处级职位,只要竞争上,便能一步登天,进入市局领导班子,再干几年转为副局长那是指日可待,现在他最挠头的就是钱这个问题,毕竟,现在这个社会,想当官,没人没钱你当个屁啊你当!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队,尤其是在官场中体现得尤为明显了。白先明虽然家庭条件不错,但想要从众多实力雄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钱是个大问题,他现在没办法解决。

    只不过,打死他也没想到,梁辰今天来居然就是为了帮他来的,而且出手就是一百万。梁辰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情况?要知道,这件事情他跟唐科都没说过啊!一时间,又是感动又是疑惑,白先明看着那张卡,不知不觉地怔住了。

    “无功不受禄,我什么都没帮你做过,你这样帮我,我受之有愧啊。”白先明沉定了一下,想把卡推回去,却被梁辰摁住了手。

    “白大哥,别跟我客气了,这钱你拿着用吧。我说句最实在的,或许你以前没有帮过我,但希望你以后能帮到我。当然,这并不是利用,也不是交换,你不必把这个事情看得太功利,也不必担心害怕,我会不会因此为把柄拿捏要挟住你,就算你以后上位了,我也会给你找不少的麻烦。这个你都不必担心,我只想是说,在以后,原则许可范围内的,只要你能帮我一下,便帮帮我,不帮我,我也不会记恨于你,更不会以此为把柄要挟你。同时我也会向你承诺,绝对不会做任何危害社会和他人的事情,让你以后为难。”梁辰微微一笑,缓缓地松开了手。

    白先明凝视梁辰半晌,再没说什么,直接将卡拿起揣进了怀里,“兄弟,我无话可说,再说什么都是虚的。日后图报。”

    “呵呵,只要白大哥别认为我是挟惠以报就可以了。”梁辰笑笑道。

    “你不是那样的人。”白先明几乎是冲口而出。

    “喝酒,咱们今天只论感情,不言其他。”梁辰端起了杯子,一饮而尽。其他三个人同样举杯而干。

    又是一顿海喝,最后几个人里只有梁辰一个人是清醒的,没办法,只好喊来几个兄弟,把他们依次送回家去,自己也回去了武馆,收拾了一下行装,准备后天出发去佑护张大年的古董车去华京。

    当然,至于为什么去华京,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了。

    时间转眼便到,周四,梁辰带着三十个兄弟分乘上五辆车子,已经出了江城,开始向华京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