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不负苍天不负心
    :

    一群人回到了酒店里,坐了下来,彼时,耿帅几个人刚刚醒过来,睡眼惺松地问他们去哪里去,当被告知是被枪室比枪了,几个人一下酒全醒了,大骂董海波几个人不讲义气,当时为什么不推醒他们,结果害得他们错过了这么精彩的一幕。

    骂完之后就赶紧追问比枪的过程和结果,当得知梁辰居然和刘嘉逸这个枪王战成了平手时,三个人真是很惊骇,望着梁辰的眼神如同看着外星人。能从刘嘉逸手上硬生生地赢得一局,就算只是比装枪,那也绝对是了不得的本事了。起码他们几个就自叹不如。

    不过好歹刘嘉逸还能扳回一局来,为他们赢得一个面子,虽然这是建立在梁辰喝多了酒的基础上,也足够他们兴奋半天的了。无形中,在他们心底,已经将梁辰拔高到了一个无法形容的高度,似乎能赢梁辰一点半点的,都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哈哈,喝酒,喝酒,我说嘉逸啊,你今天……咦,刘嘉逸这小子呢?跑哪儿去了?”陈志勇兴高采烈地正要再夸奖刘嘉逸几句,却发现刘嘉逸已经不见人影了。

    “这小子好像没跟我们上车。”董海波挠了挠脑袋,有些不敢肯定地说道。

    正说到这里,“砰”的一声,门已经开了,一回头,却是刘嘉逸正站在门前,一言不发,死死地盯梁辰,不过眼神里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有的只是无尽的惊骇和说不出的尊敬。

    “嘉逸,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啊?快进来,你今天可为咱们特战大队长脸了。要知道,我这位小兄弟,那可是连我外公家里的那票超级特种兵都打不过的猛人。当时玩丛林战,他一个人就硬生生从一个排的特种兵包夹之中冲了出来,还在铁板桥上接连打趴下十个人,包括赵阳和荀栖都上了,也不是对手。你们虽然很强,但与赵阳和荀栖他们比起来,恐怕还要差上一个等级吧?”陈志勇大笑道,站起来去拉刘嘉逸。

    他不小心终于把这件事情说漏嘴了,一群人愣怔之下望向梁辰的眼神再次变了,就像望着一座山,要知道,赵阳和荀栖可曾经都是军区特战大队的比武尖子,军区特战大队啊,那可比他们这个军级野战部队的特战大队要高上一个档次了,那两个人,可想而知,会有多厉害。梁辰居然连他们都干趴下了?实在不要太强了吧?

    只不过,今天梁辰带给他们的震撼却并未到此结束。

    刘嘉逸并没有理会陈志勇,只是那样深深地盯着梁辰,而后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等走到桌子前时,突然间一伸手,将那块靶板放到了桌子上。

    “你这小子,酒喝多啦?拿这玩意来干什么?”陈志勇瞪了他一眼,好气又好笑地道。

    “大队长,刚才的速射比赛,我输了。”刘嘉逸终于将目光从梁辰脸上挪开,随后向陈志勇低头说道。

    “输了?你怎么会输呢?刚才我看到梁辰分明就是脱靶了嘛。”陈志勇一愣,随后摇头失笑道,真开始怀疑刘嘉逸是不是酒喝多了。

    “不,他并没有脱靶。”刘嘉逸缓缓地摇了摇头,指着靶板中间的那个弹孔道,“大队长,你应该清楚,十米速射靶板,九二式手枪命中靶板时,靶板上会形成多大的弹孔。”

    “这还用问?最多不超过一公分,而且因为移动速度过快,靶板弹着点还应该向某侧倾斜。”陈志勇身为特战大队大队长,对这个当然熟悉无比,顺口便答了出来。

    “您现在看看,这个弹孔有多大?倒底有几个倾斜角?”刘嘉逸伸手拿出了一个卡尺,在弹孔上一量,一群脑袋凑了过来,“一点五公分,咦,怎么会这么大?”董海波挠了挠脑袋,有些不解了。

    “这怎么还有一个倾斜角呢?嘉逸,你不会是一枪打出了两颗子弹同时命中靶心吧?”陶则凑了过来,仔细地看了半天,嘻嘻哈哈地道,刚说到这里,笑容突然间僵在了脸上,而周围其他人同样瞠目结舌,傻掉了。

    “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梁辰的那一枪所射出的子弹,正好从我的弹孔中穿过,所以,造成了弹孔扩大,并且弹孔中出现了两个倾斜角。”刘嘉逸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回答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么高的速度,靶子又这么小,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神的枪法?我不信,抠了自己的眼珠子我都不信!”黄少君大叫着扑了过来,又再仔细地看了一遍那个弹孔,最后一下坐在那里,望向梁辰时,眼神里已经不仅仅是尊敬和震骇,甚至带上了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不仅是他,其他所有人也全都被真正地震慑住了,对于这些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职业军人来说,梁辰这神乎其神的一枪,完全击溃了他们对射击的认知,他们想像不出,这倒底是怎样的天赋再加上怎样的残酷训练,才能造就出这样一个怪物来。

    当然,也曾有人想过这是不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不过这个想法刚在脑海里闪过便被放弃了,事实上,用同一个靶板打靶的事情可是梁辰提出来的,他既然敢这么提,就必然有这样提的把握。就算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这个碰到死耗子的几率可也未免太大了些吧?

    梁辰始终沉默着,望着空中的吊灯,略有些出神,这让他想起了曾经的往事,想起了每天单是练习举枪的动作就超过十个小时的那种艰苦训练,练习晚上十五米外打移动香火头儿时的情景……

    “你,才是真正的枪王,我刘嘉逸服了。从此以后,你在哪里,我在哪里。”刘嘉逸叹息了一声道。坐了下来,端起了酒杯一口便干掉了满满的一杯酒。

    “我也服了。兄弟,你简直就是一台精密到无限级别的机器啊!我无话可说!”陈志勇举起了酒杯,其他人也不约而同地共同举起了杯。

    梁辰从恍然中回过神来,淡淡一笑,“侥幸罢了,此事不必再提。倒是今天能够认识几位大哥,我深感荣幸。不管你们会不会过来帮我,我们以后都会是朋友。”

    梁辰举杯一饮而尽。

    其他人也同样一举杯,豪饮了进去。

    “辰哥,纠正你一句话,从今天开始,不,从现在开始,我们将不再是朋友,而是兄弟。套用句社会上的话来讲,打今儿起,我们跟你混了!”董海波年纪最长,已经三十岁了,这里面也以他为尊,给梁辰倒满了酒,大家伙也依次倒上,向着梁辰一举杯,却都不喝,只是定定地望着他。

    梁辰举起了杯,也有些激动起来,这是一群真正热血的好汉子,只要能折服他们,他们就会义无返顾跟你走,无论刀山火海,一旦认定,终身不改。

    “一日为兄弟,终生是手足。其他的,不想多说,事儿上见!”梁辰一举杯,大声说道,再次狂饮而尽。

    “永远是兄弟!”六个人齐声长喝,同样一饮而尽。

    喝下去的是烈酒,沸腾起来的是血液;放得下的是宝刀,提不起来的永远是千斤重的兄弟情!一日的承诺,便是终生的烙印,壮怀激烈!

    这酒,喝得酣畅淋漓。

    “我陪一杯。梁辰,我的这几个兵,从现在开始,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会善待他们,用好他们。我希望,你也能给我一个承诺,带着他们,在人间沧桑路上,走出一条正路,开创出一片光明正大的事业!”陈志勇端着酒杯,深深地望着梁辰,但话里却别有一番隐义,但他并不能当着这些兄弟的面儿明说。

    梁辰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毕竟,自己这些日子以来虽然所做的事情无愧良心,但在很多人眼里看来,还是有些不合法制,所以,陈志勇要他给出一个承诺,只不过是有些担心罢了。

    笑了笑,梁辰的神色陡然间肃穆起来,“陈大队,我只有一句话!”说到这里,他上指了指天,随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蓦然间喝了一声,“不负苍天不负心!”

    “好,痛快!干了!”陈志勇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一声狂笑,已经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

    然后,他就直接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今天晚上的这顿酒喝得太暴力了,基本上都是一杯一杯的干,就算是神仙也受不了。

    喝到最后,桌子上已经没有一个人是清醒着的了,包括梁辰在内,他后来已经记不住自己倒底喝了多少酒,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应该是最后一个倒下的——以他的酒量也终于承受不住了。

    最后还是陈志勇的勤务兵回去找了十几个兵把他们几个扶回了特战大队的。

    第二天,清晨。吉浩球室,高羽几个人围在桌子旁边,面对着大厨精心准备的西式早餐一个个都有些食之无味。

    “你说辰哥上哪儿去了呢?昨天晚上一夜未回来,打他手机也不接,今天可是添丁进口的大日子,这招上来的一千名学员还等着他训话呢。再者说,他说找教官的事情,现在也没个着落,这都火上房了,辰哥还不回来,压抑死我了。”马滔嘴里嚼着一块面包,都快嚼出水来了,不停地看着表。上午九点钟,就是报到日,现在已经八点半了,梁辰居然还没回来,几个人都有些犯愁了。

    “辰哥应该是有要紧事在忙,大家先吃饭吧,等辰哥到八点半,如果他还不回来,我们就先去训练场那边。”高羽浅啜了一口牛奶,嘴里虽然安慰着大家,可心底下却也有些不托底。

    正在几个人食不知味不停地看表的时候,突然间门被推开了,而后,梁辰出现在门口,他身后,居然一溜排开了六个人,虽然都穿着便装,可看那彪悍的气质,还有那眉宇间勃勃的英气,无不彰显着铁血军人特有的气质。让人搭眼便能看得出来,他们是军人,而且还是最优秀的那种!

    “辰哥,你回来啦!”高羽几个人如释重负地长出了口气,如果梁辰还不回来的话,他们可就要马上出发了。

    “呵呵,回来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几位就是我们安保公司的新教官。董海波、胡一博、刘嘉逸、耿帅、黄少君、陶则。他们都曾经是特战大队的精锐战士,现在正式加入我们朝阳安保公司了,从现在开始,他们就是我们可以坦城相交、赤诚以待的好兄弟。”梁辰依次将六个人介绍了过去,同时也将高羽几个人介绍给他们,随后笑道。

    “是兄弟就甭说了,来,握个手!”马滔哈哈大笑着已经走了上去,瞄准了董海波,伸出了手去。梁辰哑然失笑,并没有阻拦。昨天他被那几个小子考验了一下,今天也该轮到他们了。不过,这也是马滔这些小子们对亲来的兄弟特殊的“欢迎”方式,普通人,他们还不屑于这样做呢。

    “好啊,咱哥俩亲近亲近。”胡一博哈哈一笑伸出了手去,一下与马滔的手握在了一起。

    随后,依稀便能听得见,两个人手上嘎嘎嘣嘣传来了骨节响声,听上去像是在炒豆子一样。

    两个人握了半天的手,额头上都是青筋蹦起,隐隐都有汗水渗了出来。

    居然是半斤八两,马滔的手劲也绝对不俗。

    “好了,别闹了,时间快要到了,我们走吧。”梁辰笑了笑,在两个人手上一切,已经把他们分了开来。

    “好家伙,当兵的我见过太多了,像你手劲这么大的,还真没见过几个。”马滔甩着手,咧嘴说道,很是服气了。

    “咱们感觉一样,改天喝点儿。”胡一博咧嘴一乐道。

    仅仅从楼上到楼几步路的功夫,一群人便已经勾肩搭背混成一片,亲热得不得了。没办法,都是热血好男儿,也都是年轻人,而且还有梁辰在中间穿针引线,彼此间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努力,根本没有任何芥蒂,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起使,相交起来自然简直不要太轻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