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要他们服气
    :

    “没这个兴趣,部队太约束了,不适合我。”梁辰摇了摇头笑道,抬头望着陈志勇,“陈大队,说吧,今天找我来,倒底什么事情,我现在对你的谢意还有些糊涂呢,等待着你的解答。”

    “呃,这个,先喝酒,咱哥俩慢慢聊,不着急。”陈志勇出奇地脸孔红了一下,拿起杯子跟梁辰碰了一下,仰头干掉了一杯,典型的军人作风。梁辰陪了一杯,随后也不说话,只是拿眼望着他。

    “其实我是来感谢你给你背黑锅的。这件事情,如果不说开的话,老感觉欠你的,我这人没有欠人的习惯。”陈志勇叹了口气道。

    “背黑锅?”梁辰怔了一下,有些莫名其妙。

    “这个,索性直说了吧,就是关于我小姨怀孕的那件事情。”陈志勇苦笑了一下道。

    饶是以梁辰的镇定,也不禁通体生寒,打了个哆嗦,不能置信地望着陈志勇,“原来,那件事情,是你做的?”

    陈志勇不停地叹气,“是啊,其实我也不想的,只不过,限于形势所迫啊,我外公那人,最是传统,根本见不得这样的事情……”

    梁辰继续打寒颤,满头黑线,呆了半晌才吁出口长气,“陈大队,你真……够勇气,确实惊世骇俗的,实在让我佩服!”梁辰真的无语了,这个陈志勇确实够牛的,上了自己的小姨不说,还把人家搞大了肚子,现在居然还敢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岂止是一个惊世骇俗啊。

    “兄弟,你不会也这么传统吧?这真的很惊世骇俗么?”陈志勇好像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样子,睁眼望着梁辰。

    “岂止啊……陈大队,我实在佩服你!”梁辰竖起大拇指,“真心”地赞叹道。

    “我……靠,你想什么呢?”陈志勇猛然间感觉不对劲了,一下醒悟过来,大叫了一声道。

    “你希望我想什么?赞美你的无畏和勇气?”梁辰深深吸气,又是惊骇又是好笑。

    “真他吗乱套了,不是那回事儿,你别误会,我跟我小姨没什么。事情的起因是我在省医院有了个女朋友,都交往四年了,可是我外公一直不同意,就说什么我还事业未成,不允许考虑谈对象成家的事情。可最近我女朋友怀孕了,如果要是让我外公知道,不打死我才怪呢。我女朋友也还是未婚,更不敢在自己单位用自己的名字化验,否则传出去对她对我都不好,就这样,恰好我小姨脚伤去医院,于是我就让我小姨拿了她的尿样去化验,当然写了我小姨的名字,然后,居然就被你和琪琪撞到了,然后我小姨更狠,居然还把这口黑锅扣到你头上了……乱七八糟的……我就是向来你解释这件事情,同时向你表示歉意。毕竟,一切都是因我而起的,你这边反倒误会上了,以为我跟我小姨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太欣赏你了,我真想揍你一顿。”陈志勇满头黑线地道。

    梁辰吁出口长气,原来是虚惊一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他心底下有一种说不出的庆幸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得而复失了一样,这让他自己都感觉到有些奇怪,却搞不清楚这倒底是为什么。@&@!

    “原来如此,吓我一跳。不过这也不能怪我,谁让你刚才没把话说清楚呢。”梁辰喘口气笑道,刚才真把他惊到了。

    “你这小子,向来脑子那么好使,怎么现在就糊涂了呢?我真服了……”陈志勇笑骂道,这下总算说清楚了,要不然梁辰还指不定怎么看他呢。

    “道歉倒是不用了,其实也不能怪你,一切都是你那个小姨搞的事情罢了。”梁辰叹了口气道。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他倒也释然起来,不过对杨忠勇的脾气倒是更增进一层了解了,这老爷子看来当司令员当惯了,家里外面都是那样专横霸道的,自己的外孙处个女朋友都管得这么严,真要了亲命了。

    “我小姨那人,精灵古怪,手法刁钻,厉害着呢,虽然只比我大一岁,但我从小就怕她。不过她对琪琪一直溺爱得不像话,从小的时候就是这样,要天上的星星都不敢给摘月亮。”陈志勇叹了口气,想起了小姨的厉害之处,不禁缩了下脖子。

    “呵呵,确实够厉害的,行事太过刁钻,往往出人意表,不过太过剑走偏锋容易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梁辰淡淡一笑道。*&)

    “梁辰,今天就咱们哥俩,没有外人,你跟我交个实底儿,跟我小姨,还有我妹妹之间,倒底没有什么扯不清楚的关系?”陈志勇左右看了看,雅间封闭不错,隔音效果良好,外面也不敢有人偷听,毕竟这可是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索性也就直截了当地跟梁辰把话挑明了。

    梁辰一阵头疼,他知道,恐怕这件事情才是今天陈志勇想找自己聊聊的正题儿,其他的所谓感谢也好,道歉也好,只不过是捎带着的罢了。

    “如果我说没有,你信不信?”梁辰揉了揉眉心,叹口气道。

    “我想相信。”陈志勇模棱两可地回答道,眼神闪烁,摆明了还是不确定。

    “陈大队,我只能说,我从来没对你妹妹还有你小姨动过什么歪心思,更没跟她们有过什么扯不清的关系,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其他的,我再多说也没用了。”梁辰叹了口气道,实在有些无奈,他真是解释得有些累了。

    陈志勇定定地盯了他半天,居然也叹了口气,拿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仰头干了进去,哈出了一口酒气,“兄弟,说句实在话,你说的一切,其实我都信。可现在的问题是,老爷子已经注意到你和琪琪还有我小姨的关系了,并且他还要……”陈志勇说到这里,像是想起了什么,苦笑了一声,摇了摇,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他还要怎样?”梁辰心底下莫名其妙地一寒,隐隐间感觉到了什么,却根本无法抓住。

    “算了,不说这些了,或许他只是说气话罢了。梁辰,我小姨和我妹妹,都是我最亲的人,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别伤到她们,好么?”陈志勇叹了口气道。

    “我已经在这么做了,可问题是,总不能让我在这个城市里消失吧?我现在的根基可全都在这个城市里。”梁辰无奈地说道。

    “那倒不至于,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闹心。”陈志勇同样郁闷,其实具体情况他不是不清楚,换位思考一下,他并不认为自己会比梁辰做得更好,或许也会迷失也说不定。

    “对了,你小子现在还真是有钱了,送我妹妹一辆a8?老天哪,那得二百多万吧?你这么搞,也不怕我妹妹对你更死心塌地的?”陈志勇摸了摸鼻子,换了个话题,很有些羡慕嫉妒恨地道。

    “救命之恩,又岂是几个钱能抵消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舍命去救她一次,也不想欠下这么重的人情。”梁辰叹口气道。

    “唉,我妹妹那丫头,现在已经对你是情根深种了,前些日子我听说那件事情的时候,几乎都要吓个半死了。这丫头,为了你简直能豁出去一切。”陈志勇看来也了解整个过程,叹了口气道。

    梁辰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抽着烟,最难消受美人恩,面对陈美琪的穷追猛打甚至不惜以命相交,还有那天在出租屋内那番惊心动魄的话,都让他一想起来,灵魂深处都有些无名的颤栗。

    “唉,梁辰,你这样的人物,注定了会是女人致命的毒药,沾上了就会上瘾。”陈志勇叹气道,用了一个很诗意的形容词。

    “这话有些扯得远了。”梁辰苦笑着摇摇头,有些尴尬地道。

    “算了,走到哪里算哪里吧,人的思想都是自己控制的,旁人就算再着急也没用。况且,我那个妹妹,从小就特立独行,连我老爸和外公都说不听,谁也管不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只要你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够了。”陈志勇又点起根烟道。

    梁辰轻咳了一声,知道该转移话题了,要不然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会没完没了,“对了,陈大队,我刚才看到耿帅了,就是我们以前的教官,呵,据说他也曾经是你们特战大队的人。”梁辰把话题引向了自己想要的主题。

    “嗯,我的兵,不过他服役的年头到了,再说年纪也大了,都二十七了,也无法提干,而且我们特战大队只是一个军级单位下属的特战大队,不像各大军区的那种特殊战斗部门,所以注定不可能终身职业化,特战大队的军人到了一定年限也是要转业回家的。这不,退役的时间已经到了,还有六个兵,都要转业,今天我借着请你吃饭的机会,也是给他们先饯行一下。”陈志勇说到这里,有些伤感地说道。

    “原来如此。都是普通战士么?”梁辰点了点头,有意无意地问道。

    “两个排长,四个班长,都是因为提干提不上去了,只能转业回家。”陈志勇叹息道。

    “现在都已经找好工作了么?”梁辰心底下已经有了谱儿,继续问道。

    “还没呢,他们刚办完的转业手续。不过,就算到地方上,他们想找工作也是很轻松的,我们特战大队出去的人,个个都错不了。”陈志勇说到这里,骄傲地一笑道。事实也确实如此,特战大队出去的人想找工作简直太轻松了,凭着过硬的身手和良好的素质,到哪里都能混个保安主管什么的当一当,月薪过万绝对都不是问题。

    “这是实话。陈大队,我那边刚刚成立了一个朝阳安保公司,才招上来几百人,正缺训练教官和管理人员呢,你说,他们要是去我那里,怎么样?有言在先,我就是这么一问罢了。”梁辰呵呵一笑,吸了口烟,眯着眼睛小意地望着陈志勇,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啥?几百人的安保公司?嗬,你这手笔还真不小哇。”陈志勇吸了口凉气,着实吃了一惊,他知道梁辰厉害,但没想到居然厉害到这个程度,竟然在短短四个月时间,发展到如此的规模和速度,这个年轻人无法不让他刮目相看了。

    “混口饭吃而已。陈大队,如果他们真的能去的话,别的不说,年薪二十万起,五险一金,如果出任务的更有补贴和奖励。怎么样?”梁辰笑了笑,抛出了自己的条件。

    “年薪二十万起?好家伙,你小子现在真是有钱人哪,请几个人就肯这么大出血。”陈志勇咂了咂嘴巴道。

    “怎么样吧,你先替他们考虑考虑。当然,这只是前期工资,满一年之后,还会再涨,具体的,就要视个人能力而定的。只要是人才,我这边绝对差不了,你应该相信我的为人。”梁辰微笑望着他道。

    “这……”陈志勇真有些心动了,说实在的,没能让自己的部下转干,本身就已经够窝火的,当然希望自己的兵到地方上能过得更好些,现在梁辰这么一说,这么丰厚的条件,他无法不心动。

    “唔,我可以帮你问问。”陈志勇说做就做,已经站了起来,开门就往那边的屋子走,梁辰坐着没动,只是凝神听着,过了一会儿,便听见那边的屋子发出了“哄”的一声惊叹,随后,乱纷纷的窃窃私语声传了过来,听上去像是各持意见,略有些小小的争执。

    过了一会儿,陈志勇已经从那边的屋子里走了回来,咧嘴向梁辰一笑,“兄弟,我跟他们说了,他们倒是没啥不同意的,不过你得彻底让他们心服口服才行。我带的兵,都这个怂脾气,不管物质条件怎么样,首先一点是要他们服气,他们才肯跟你。否则,给再多的钱,他们也只会瞧不起你,根本不尿你。”

    “哦?好,没问题。他们想怎样,尽管说。”梁辰轻挑了下眉毛,微微一笑问道。

    “嗨,部队出来的人,还能怎么样?”陈志勇咧嘴乐道,话里的潜台词不言而喻。

    “好,没问题。”梁辰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跟着陈志勇已经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