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秋林的电话
    :

    高羽几个人再次对望了一眼,眼里都涌起了说不出的兴奋神色来,终于又到了他们安保公司大显身手的时刻了。

    “呵呵,张总有一批古董想送到华京去,托运和航运怕出什么意外损伤,起了没必要的纷争,所以想通过物流路运,但找了几家安保公司都不可心,所以就找到了我们。曲总则是旗下的一家演艺公司准备引进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的大型综艺晚会,神州梦想—走进江城,现场到时候大概会有超过七万人的观众,找了几家安保公司都不可心,也担心人员素质问题,所以,也找到了咱们。唔,具本的事情,你们好好谈谈吧,我出去抽根烟。”梁辰将具体情况说了一下,笑了笑,站了起来。

    “这……辰哥,你不留下我们大家一起谈一下细节问题?”张大年和曲满堂都是一愣,相互间对望了一眼,显然神色里对高羽他们略有些不信任。

    “呵呵,不必了。张总,曲总,我的兄弟个个都能独挡一面,你们只要相信我,就应该相信我的兄弟。”梁辰已经站起来往外走,边走边笑道。

    “那是,那是,辰哥手下的安保公司灭了整个图江道,连我们这些不在江湖上的人都听到了这个传说,哪能信不过辰哥的兄弟们呢。”张大年有些不好意思一笑道。

    “嗯,那就好,羽子,你们几个就代表我,和两位老总详细一下吧,看看具体怎样操作这两件事情。”梁辰已经走了出去。对于自己的兄弟,他当然有着绝对的信任。况且,现在是时候把这些兄弟们一一推上台前了,毕竟,每个人都要历炼,都要成长,如果总是在他的羽翼庇护下,永远都不可能真正地成熟起来,长成一株参天大树。必须要给他们崭露头角和显示身手的机会,不断地磨励锻炼他们,才能在以后可堪大用。

    门轻轻地关上,梁辰已经走了出去,屋子里留下了几个人开始切入技术性层面进行具体商谈。

    王浩然一直领着几个兄弟在外面亲自候着,他不放心几个兄弟粗心笨脚的,虽然这些兄弟们打打杀杀个个都是一把好手,做起事来也干净利落,不过对于服侍伺候的事情,他还是不放心,每次梁辰或是兄弟们在这里商量事情,他都要亲自操作茶水点心的事情,半点都不含糊。

    正在这时,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接起来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哪位?”梁辰问道。

    “秋林。”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久违的声音。

    “呵,感谢你居然还记得我。”梁辰呵呵一笑,心底下说不出的亲切来。

    “救命之恩,永生不忘。”秋林的声音依旧冷冰冰的,听上去很是生硬,但语气的深处却掩藏不住一丝激动。

    “说吧,找我什么事?如果想赛车的话,我现在可没时间陪你了。”梁辰哈哈一笑道。

    “不,想向你表示感谢,同时也有些事情想跟你商量。你什么时候有时间,飞来华京一趟?”秋林问道。

    “你在华京?”梁辰倒是小小地吃了一惊。

    “这里才是我的家。几个月前我只不过是到全国各地走走,散散心,没想到便遇到了你,也是我的荣幸。知道你现在即将一飞冲天,更荣幸。”秋林哼了一声道,不过语气深处却是有着说不出的欣赏。

    “呵呵,你的夸奖倒很是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看起来,你也不是普通人了。”梁辰微微一笑问道。

    “当然不是,事实上,我是……”秋林一下压低了声音,仿佛在电话里也怕被人偷听似的。

    梁辰听到了答案,怔住了,久久没有回话。

    半晌,皱起了眉头,“那你找我去华京是想干什么?”他的语气里已经带着浓浓的戒备之意。像秋林这样的人,如果真的找上他,态度还是如此郑重,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果然,秋林在电话里说道,“如果是兄弟,你来华京详谈吧,我确实有事求你。当然,你也可以不答应,我也不会记恨你,不过,我会成为你以后生命中永远的路人。”说到这里,秋林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语气中有着无比的沉重。

    “怎么?你遇到了麻烦?”梁辰皱眉问道,语气里有一丝说不出的关切。虽然当初只是见过一面,但他对秋林的印象实在很好,说不出为什么,他总感觉自己与秋林是同一类人。骨子里的特质让他们相互吸引,这是一种惺惺相惜似的欣赏。

    “如果没有麻烦就不必来找你了。”秋林哼了一声,像是认为梁辰这是句废话。

    梁辰只是一笑,并没有计较,什么人什么脾气,指着秋林这样的人温和地同人讲话,那几乎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说吧,我能做什么?”梁辰笑笑问道。

    “如果是杀人的话,你做不做?”秋林突然间的一句话,尽管声音低微,却如同一个雷霆响起。

    梁辰怔了一下,不觉地眯起了眼睛,“你觉得我很像一个杀手?”

    “你不像。因为你本来就是。我能在你身上闻到刺鼻的血腥味儿。”秋林居然笑了,笑得意味深长。

    “开这样的玩笑有意思么?”梁辰有些生气起来。

    “好了,你来华京吧,我们详谈。无论你做与不做,或者认不认可我,我都要与你这个我一生唯一的朋友再聚聚。”秋林说道。

    梁辰思索了一下,“你这样的人绝不会轻易向别人提出要求。好,我三天之后就会去华京,到时候,详细面谈。”

    “就这么说定了,到时我等你。”秋林的语气明显兴奋起来,再说了几句,挂上了电话。

    揣进了电话,梁辰皱眉深思了起来,久久,才吐出了一口长气。

    “辰哥,羽哥他们在里面跟他们谈上了啦?”这个时候,王浩然走过来笑道。

    “嗯。”梁辰点了点头,看了他一眼,“浩然,陪我出去走走,我有些事情跟你谈。”梁辰笑笑,往前面走去。

    “好咧。”王浩然赶紧吩咐了几个守在这里兄弟把守好里面的门,别让闲人进来,而后自己便跟了下来。

    虽然已经晚上八点多钟了,球室的生意依旧火爆,每张台子都有人打球,雇的几个小服务员还有摆球的服务生忙得脚不沾地,让梁辰不禁微微点头,王浩然这个人虽然开拓创新意识不强,发展能力有些欠缺,但看摊守业却是一把好手,单看这间球室让他经营到现在的这个规模,已经很不错了。就算李铁亲自来经营这家球室,大概也比他高不了多少。

    两个走出了门去,何晶跑出来送了盒烟,还拿了两瓶可乐,“辰哥,我可不是白拿做顺水人情,这可是我请客哟,要记得我的人情,别忘了辰哥你答应过我和莹莹的事情。”小丫头笑嘻嘻地说道,又跑了回去,孙莹也扒着门笑嘻嘻地看。两个小姑娘回去后不知道嘀咕着什么,嘻嘻哈哈地一通笑。

    “铁子和泽子的女朋友真是让这帮小子给宠坏了,没大没小的。不过她们两个都很勤快,能力也都很强,在我们这个小店里站吧台,确实有些委屈她们了。”王浩然边打开中华烟,递给梁辰一枝,边笑着道。

    梁辰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抽了,拿过了可乐喝了口,转头望着王浩然,笑道,“浩然,最近店里的生意怎么样?”

    “店里的生意?还可以吧,十二张台子,再加上卖酒卖酒,还有楼上的茶座,一天利润大概两千四百元左右,去掉雇人的工资和食材等等,一个月净赚三万块以上还是没问题的。”王浩然清清楚楚地把财务状况报了出来,让梁辰暗自里点了点头。

    “呵呵,浩然,你会不会也觉得有些委屈?”梁辰又喝了口可乐,转头突然间问道。

    “啊?我,没觉得啊。在这里的日子我觉得很快乐,反正,只要在辰哥你的身边,干啥都行,干啥我都高兴,都觉得踏实。”王浩然挠了挠头,嘿嘿一笑道,却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

    “呵呵,浩然,其实我有时候真的觉得挺对不起你。其他的人,现在都已经有了一定的位置。比如铁子,现在已经成了咱们即将组建的集团财务总监兼企业业度拓展深入拓展总策划师。羽子和吉子他们,负责安保公司,太子那边已经包下了采石厂和采沙厂,每个人都有事情做,每个人都很忙,你会不会觉得,自己有些失去了自己的位置,会很茫然?很委屈?”梁辰望着王浩然笑笑问道。

    “没有。辰哥,其实我这个人很容易知足,只要有事情做就行。其实我也知道我自己的能力,没什么大本事,也做不了羽哥、铁子还有吉哥他们能做的那些大事,如果真的说委屈的话,我最大的委屈就是因为帮不到你太多而感觉到委屈。辰哥,这是我的真心话。”王浩然心下说不出的激动,没想到,梁辰居然一直都惦着自己,让他的一颗心热得如浸在温泉中,说不出的骄傲自豪。当然,更多的是感动。辰哥的这种体贴关怀无处不在,并且对每个兄弟都一视同仁,从不会让任何人受到冷落,他也无法不感动。

    “呵呵,浩然,我只是想告诉你,以后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的发展计划,还要成立很多很多的子公司,都要人去管理,所以,希望你别着急,能稳得住架子,耐得住性子,另外,要多学习,学学如何管理,凡事都要从宏观大局去考虑问题,多磨励锻炼自己,以后才会得担大任。”梁辰拍了拍他的肩头道。

    “辰哥,你放心吧,我现在正好好地学呢,只要以后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必定会还你一个惊喜。”王浩然使劲地点着头,握着拳头道。

    “呵呵,我相信你,浩然,努力吧,咱们的事业半年之内就会有大发展,所以,你一定要做好准备,让身边的人都做好准备,否则,到时候你如果不具备相应的能力,可就别怪我没给你机会了。”梁辰呵呵一笑,有意激将他。

    “辰哥,我啥也不说,到时候事儿上见,我肯定不会给你丢脸。”王浩然狠命地点着头道。

    正说到这里,屋里传来了爽朗的笑声,回头一看,高羽三个人已经陪着张大年和曲满堂两个人正从楼上走了下来,听笑声就能感觉出来,张大年和曲满堂对高羽几个人显然很是满意,事情应该是定下来了。

    “哈哈,辰哥,你的手下确实个个都有独挡一面的本事啊,不但对安保业务无比熟稔,甚至包括具体环节及每个细节都考虑得丝丝入微,把事情交到他们手里,真是太让人放心了。没说的,我们的事儿就交给他们做了。”张大年哈哈笑着道。

    “而且价各也公道合理,像你们这么做买卖,多了不用,我看再做个几单,你们就会名扬j省,甚至辐射整个北方地区,成为北方最大的安保公司了。”曲满堂也啧啧赞不绝口。

    “呵呵,二位老总过奖了。既然都谈妥就好。我相信我的兄弟绝对不会让二位老总失望的。”梁辰笑着将两个人送上了车,两台车子呼啸而去了。

    “辰哥,成了,成了,两单生意,张总那单是五十万,曲总那单是一百万,要是两单都能圆满地做下来,咱们安保公司总算能扬眉吐气一下了,也能真正在j省安保行业内打开局面了。”马滔兴奋地直挥手道。

    “瞅你那没出息的样儿,一看就不是做大事的人。两单生意加一起才一百五十万,就把你兴奋成这样,真是。”吴泽心底下同样高兴,却装做十分不屑的样子看了马滔一眼,马滔笑骂了一句上去掐他的脖子,两个小子就闹到了一处,还是高羽把他们分开的。

    “别闹了,还是想一想怎么把这两单生意圆满地做下来吧。现在我们面临的困难还很多,比如虽然激浊行动结束了,但还要防止那些混子的反扑,无论出什么任务,大学城这边必须要留足人手,以防万一。招聘的事情也必须要迅速尽快结束,尽早开始对新人进行训练。还有,两单任务一前一后,护送押运任务是三天以后,而现场安保任务则是十天以后的元旦,我们现在时间紧,任务重,你们两个还有心思在这里闹?真是!”高羽横了两个家伙一眼,骂了一句道,两个家伙都是一咧嘴,嘿嘿笑着不说话了。

    “唔,羽子说得对,现在确实是时间紧任务重,不过机遇与挑战并存。我们朝阳安保公司现在已经从轩域集团划了出来,独立自营了,现在就需要我们自己打开局面,创出我们的品牌和名号。这两单生意,其实是张大年和曲满堂看在李厚民李总的面子上主动找我们来的,并不是完全因为对我们公司的信任,所以,我们这一次要把事情办得漂亮些,让他们真正地认可我们,甚至替我们去广为宣传,树立起我们的口碑来,大发展几年,甚至把我们的公司打造成华夏的黑水,才是我们最终极的目标。所以,你们必须要好好地谋划每一个细节,不能出任何纰漏!”梁辰肃容说道。

    “是,辰哥!”几个人收起了笑容,严肃地回答道,远远望过去,就像是几个标准的军人,正在聆听长官的训话。

    第二天是周一,大学城激浊行动已经落下了帷幕,一群混混流氓恶霸闻风丧胆,死的死、疯的疯、伤的伤、残的残,全都跑得不见踪影了,大学城的暗秩序经过了这一番血洗之后,已经完全恢复了稳定,清除了这一颗颗依附在大学城之上的毒瘤之后,大学城已经恢复了一片清明,隐隐间,开始有着蓬勃向上发展的趋势了。

    而外面的一些投资商也早已经得知了消息,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一颗来大学城做买卖的心思也都开始活泛起来。

    毕竟,大学城随着近十年的发展,学校的不停搬迁到这里,并且每所学校不断的合并,不断地壮大,学生群体越来越庞大,再加上原有的住户居民,还有学校的教职员工,潜在消费市场绝对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可惜的是,因为大学城这边秩序太差,过于乱套,表面上虽然一片清明,可骨子里已经烂到渣了,所有外来的投资商或是商户们无不受到大学城大大小小的混子们的盘剥,最后不少人不得不撤出了这里,这无形中也给大学城在外面的投资环境打出了一个不良的口碑,还有谁敢来这种地方投资兴业?毕竟,一个地方是否吸引外来商户,不仅仅在于当地的政策,更在于当时的软硬投资环境。所以,因为这些混混流氓和各大势力的存在,也严重限制了当地的发展。

    不过现在好了,现在大学城已经完全清除了这些毒瘤,投资环境上逐渐得到改观,那些外来客商们心眼儿不活动才是怪事。毕竟,这里可是一片待开发的处.女地,谁能先来这里抢先立足,捷足先登,谁就能在这里掘得更多的金子,所以,这几天以来,来大学城打听消息的人都是络绎不绝,大学城迎来一个新的发展机会,是指日可待了。

    当然,这些事情外界的投资商们和商户们能想得到,有心人自然也能想得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